|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官路青云梯 > 3337: 目的达到了
  “什么事啊?”丁长生点了支烟,问道。

  “我来北原这才多长时间,可是耳朵里听到你和宇文家的消息可是不少了,而且外面说这些事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还说你是为了宇文家的案子复仇的,现在好了,复仇的目的达到了,何家胜和车家河都被清算,柯北出逃,剩下的人也会被算账,北原的盖子被你揭开了,有这回事吧?”林春晓问道。

  “不能说不是,也不能说全是,这里面是有些问题,但是也不全都是这些事,说的不是很全”。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那你和宇文灵芝是怎么回事?真是有一腿?”林春晓问道。

  丁长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说了另外一个问题,“在你来之前,外面也有人传说我和你有一腿,你怎么看这事?”

  “你”

  “所以,很多事没法解释,就不要解释了,传言嘛,传的多了也就没什么新花样了,如此而已”。丁长生说道。

  “那就是说,你和宇文灵芝真的有问题了?可是我听说宇文灵芝家的案子没这么简单,你可要做好准备”。林春晓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也没说什么,慢慢来吧,不急在这一时,倒是你,该打算一下,新来的省委书记是谁,怎么应付吧,仲华刚刚上任省长,省委书记是不可能的,这么一来,新的省委书记要么是空降,要么是本土选拔,现在省里有资格上位的还有谁,鉴于省里的**情况,上面恐怕不敢在省里本土选拔了吧?”丁长生说道。

  “可能吧,但是省里的也不会老实了,省委副书记陈文科早就开始在京城里活动了,至于活动的结果如何,还不知道”。林春晓说道。

  “他?”丁长生摇摇头,说道:“这个人和何家胜的关系不是很好,是个老滑头,要是真的是他的话,仲华和你的日子还好过些,不然的话,来一个强势的省委书记,你这个副省长在中间夹着就难受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还在和林春晓探讨省里的政治方向,手机忽然响了,一看号码,虽然自己存着这个号码,但是这个号码从来没给自己打过电话。

  “喂,什么事?”丁长生问道。

  “刚刚医院里送来了一个病人,我听急诊科说的,好像是以前的老省长,叫翁长泉的,吞入了大量的安眠药,正在抢救,我觉得这事应该告诉你”。秦丽珊在电话里小声说道。

  “谢谢,我知道了,谢谢你”。丁长生说完就挂了电话,忽的一下站了起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林春晓问道。

  丁长生砸吧了一下嘴,说道:“你说我这嘴是不是有问题,我刚刚给翁蓝衣通电话时说她老爸没几天活了,这不,我医院的一个朋友来电话说,翁长泉正在急诊室抢救,吞入了大量的安眠药,这明摆着是自杀啊”。

  “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林春晓也吃惊的站了起来。

  “说的是呢,现在只要是一出事,当官的都是想各种办法死,死了就完事了,一死百了,保护一批同僚,也保护了自己的家人,留下一笔财富供子孙挥霍几辈子,要是不死,就得把同僚供出来,可谓是人财两空,家人还会很恨他们,恨他们不死”。丁长生叹口气说道。

  “我们得去医院看一看情况吧?”林春晓说道。

  丁长生没开车,直接和林春晓一起坐车去了医院。

  但是很遗憾,丁长生和林春晓到了的时候,抢救已经结束了。

  “这位是林省长,谁是这里的负责人,抢救情况怎么样?”丁长生一进门就问道。

  “对不起林省长,人送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我们还是按照程序抢救了,但是很遗憾,人没救回来,一个是发现的太晚了,二是吃的太多了”。医生说道。

  丁长生低声对林春晓说道:“这事应该及时和仲华沟通一下,把翁长泉相关的人员也要控制一下,等待着纪委和公安局来调查”。

  林春晓点点头,出去打电话了,丁长生走到了翁长泉的遗体前,掀开了蒙着头的白布,翁长泉睡的很安详,好像是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都是带着微笑的。

  丁长生心想,你是舒服了,翁蓝衣回来怎么办,看到你这幅德行,估计又要骂我不守信用了。

  丁长生出来的时候,林春晓已经打完了电话,脸色不是很好。

  “怎么样?”丁长生问道。

  “没什么,都说清楚了,很烦到这种地方来,让人感觉不舒服”。林春晓说道。

  “嗯,那走吧,我刚刚看了一眼翁长泉,我和他见过几次面,这一次估计是最后一次了,这个老头是个有智慧的人,老奸巨猾,可是他再老奸巨猾,也想不到我把他女儿又叫回来了,估计要是有鬼的话,非得把我撕了不可”。丁长生说道。

  “行了,别说了,瘆人”。林春晓抖动了一下肩膀,打了个寒颤,说道。

  “他把一切都算计好了,但是唯独我这里他没算计好,我在北原,得罪的人了多了去了,我觉得至少不少于一半人想把我弄死,我揭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盖子,但是有些人还是不高兴,真是很让人心寒”。丁长生说道。

  “你说的是谁?”林春晓问道。

  “没谁,不说了,前面放我下来,我去办点事”。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下了车,去了超市,杂七杂八买了不少东西,然后下了地下车库,叫了滴滴打车直接把自己接了出去,然后给安迪发了信息,问她位置在哪里,拐了不少的弯道,这才见到了这个外国妞。

  “我以为你会把我抛弃了,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就是过河拆桥呗”。安迪见到丁长生后,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

  “错了,你的中文水平还不是不行,这不叫过河拆桥,这叫卸磨杀驴”。丁长生说道。

  “什么什么?卸磨杀驴?谁是磨,谁是驴?”安迪一脸懵逼的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