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符镇穹苍 > 第669章 城主归来需跪迎
  李辉暗自摇头,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这些护卫和供奉全是蠢货,还不如那些护卫沿海的修士呢!不知道郝月林给他们灌了多少汤,居然在城主府对手持大印的城主出手。

  “收……”

  话音出口,叮叮当当乱响,这些护卫和两名供奉身上的法宝灵宝全部离体,镇压得死死的。

  “教你们一个乖,城主云游归来需跪迎。”李辉大步向前走去,护卫感觉庞大力量劲爆压来。

  “砰,砰,砰……”在场护卫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跪拜下去。

  这些护卫将膝下砖石跪出裂纹,要知道城主府的每块砖石都相当于法宝,如此碰撞膝盖已然破碎,鲜血顺着砖石裂纹蔓延,他们心中的惊恐已经无法用道理计量。

  “你们可以不跪吗?”李辉来到两名遨游期供奉面前,就听“砰砰”两声重响,二人将砖石跪得粉碎,没有任何还手余地,也跪了。

  突然,有话音传来:“李思凡,你不是郝文通,更不是沐风城城主,少在本宫面前狐假虎威。”

  数百名护卫和十数位遨游期供奉出现,这些人只是明面上的力量,还有很多高手隐藏在暗处伺机而动。

  李辉负手而立,笑道:“郝月林,当年大敌当前,你毅然与我站在一起,说过城主府就是你的家。我正好有事,不忍心鸠占鹊巢,所以静悄悄离去将沐风城交还给你,直到此刻也没有收回此城的意思。其实呢!我在与你背后之人下棋,知道郝家那些老祖宗为什么让一个外人做城主吗?”

  “哼,还不是你抓住机会趁虚而入,以血炼之法和符阵控制了天魁灯?”郝月林的眸子冷。

  李辉笑吟吟点头:“不错,正是趁虚而入,可是在我控制天魁灯最初那段岁月,郝家老祖宗收回此灯不难,灭杀我这个城主更加不难,为什么他们没有动手呢?沐风城作为郝家第一城集结九芒气运,说白了这就是一件气运至宝。问题来了,焦林天站在你背后,如此高人隐士怎么就那么好心牵扯进来,每次所请必然出力?”

  郝月林大怒:“焦爷爷早年救过我的命,正是得他指点,我郝月林才能活到今天,容不得你挑拨离间。”

  “唉!郝月林啊郝月林,原本再精明的人,置身于海量气运中心沉浮六百载,也逃不掉利令智昏之路!众生心心念念如同杂音,听得多了,再坚定的心神也会受到染化,所以你不可能突破到遨游后期生出阳神,拖累太多。”

  郝月林歇斯底里喝道:“我利令智昏?我要是利令智昏,沐风城哪有今日繁荣?我要是利令智昏,郝家在十大家族中哪有机会上升到第五位?”

  李辉看向护卫,收起笑容威严说道:“如今城主归来,郝月林这个代城主可以歇歇了,谁给你们的胆子对我剑拔弩张?”

  下一刻,护卫“砰砰”跪倒,大大小小供奉狂喷鲜血,双膝同样砸入砖石,在沐风城的真正主人面前没有一点抵御能力。

  电光火石间,就在压力升腾之际,“嗤”地一声轻响,四十九根金针杀至。

  李辉心头一凛,这四十九根金针十分可怕,白泽神眼之前没有看到它们,沐风城这么多至宝和灵宝也没有搜索到它们,宛如神来之笔,不着痕迹,不受镇压。

  “叮,叮,叮……”四十九根金针刺入混沌道体,不过这只是开始。

  微风轻送,两道身影脚踏道痕来到李辉近前,一左一右抓住他的手臂,冷笑道:“真当自己是沐风城城主就可以横行无忌?为了对付你,我们已经准备六百年。”

  “咯咯咯!”郝月林踏着莲步轻笑走来,眉飞色舞说道:“焦爷爷在这盘棋上,可要比你想象的程度高明多了!昔年我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叮,叮,叮……”又四十九根金针出现刺入混沌道体,加上两名可怕高手欺身到近前全力镇压,李辉竟然无法动弹。

  只听郝月林继续说道:“百年前,我们做好准备,我更是不惜受伤与侄儿演了一场戏,散布消息出去说要撬动沐风城镇压暗仙,可惜没有将你引回来,却引来一帮不相干之人。你之前送回来的那些手下死心眼,察觉不对立刻退入地宫,还好本宫在他们之中安插了细作,这会恐怕都化成灰了。”

  李辉忽然施展妙法,挣脱一左一右两名高手牵制,同时身上光阴倒转,插在身上的金针倒飞回去,惊得郝月林站住。

  “原来全是演戏,你和你妹妹一直有往来,姐妹俩同心对付郝家嫡系诸脉,你们在郝家修士面前始终站在对立面,以确保有一人可以乘势而起,而我对于你们来说是个意外,多年以来你们时时刻刻都想纠正这个意外。”

  话音到处,庞大力量镇压,当场镇杀一左一右两名高手。

  轰鸣声就在耳畔,两名高手爆出恐怖的神道气息,而且还掺杂着仙道气息,竟然一左一右重新抓住李辉的手臂,喝道:“小子,你的话太多了。”

  “哦?太初古朝留存到今天的虚神?祭拜逝去之仙得了造化,真是制备的道符的上好原料。”

  “杀!”两尊虚神一起用力,想要撕开混沌道体,奈何就算他们的力量再大十倍也没有可能破坏劫力淬炼多年的末日劫道圣人。

  “先跪着吧!炮灰而已,等会再处理你们。”李辉淡淡说道。

  两尊虚神身上砰砰乱响,脸色苍白跪倒在地,他们明明算到了一切,为什么拿对方没有办法?

  郝月林急逃遁,不料刚走三步砰然落地,将砖石跪成齑粉。

  李辉忽然看向府邸中的假山,就见另一个郝月林出现,目光中全是冷意傲气,身前背后气象非凡,头顶日月星辰大如枇杷,星光如琴弦落在她的身后。

  “原来如此,这个代城主是你妹妹郝月晨,真正的郝月林并未身陷气运洪流,六百年来苦修臻至虚乘初期,在同辈修士中惊才绝艳,道途远大。”

  郝月林冷然道:“你不怕吗?除了一具遨游期道体,六百年来你的法相竟然寸步未进,还敢回来耀武扬威,当真不知所谓。”

  李辉赞叹道:“厉害!数百年就跨越了遨游期到虚乘境的藩篱,让我不得不说声佩服,而且浩劫之下,虚乘境修士再不用隐藏自己。然而我要说,虚乘境修士见到城主也要跪拜迎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