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符皇 > 第九百零九章 试探实力【第二更】
  一间漆黑阴暗的房间中,一盏青铜油灯摇曳,洒下一片黯淡昏沉的光泽。

  “我已经放弃了,你不用再劝。”白丞浑身笼罩在阴影中,看不清其面容,声音低沉而沙哑,显得有些阴森。

  “白丞长老,你真打算拒绝来自左丘氏的援助?”白丞对边,有着一团阴影蠕动,甚至连模样都看不清楚,被黑暗覆盖了全身。

  他的声音尖利中透着一丝浓浓的优越感,即便被白丞拒绝,依旧好不着恼,徐徐说道:“只要这件事办成,以后就让让整个紫荆白家重返仙界,也是可以商量的。”

  白丞挥手打断道:“够了!”

  那人沉默了许久,这才尖声尖气说道:“白丞长老,在我左丘氏眼中,不能成为朋友,那就只能是敌人了,你最好还是再慎重考虑一下,牵累到自己不要紧,若是牵累到整个家族,那可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你在威胁我?”白丞眉头拧成一团,声音也不客气起来。

  “唔,白丞长老误会了,我是在帮您出谋划策呢。”那人尖声笑道。

  白丞沉默,神色阴晴不定,就如同那摇曳不定的青铜灯芯。

  见此,那人愈发得意,悠悠说道,“如果白丞长老不忍心和白惊辰撕破脸,我们可以出手相助,虽说在人间界,以我们的力量还奈何不得白惊辰,但在他的眼皮底下杀一个早已注定该死的孽子,还是能够轻松办到的。”

  说到这,他语气突然变得诡秘起来:“当然,如果白丞长老需要,我们也可以帮忙解决掉白惊辰,扶持您登临家主之位,我相信,凭您的雄才大略,再加上我左丘氏的帮助,完全可以把紫荆白家带引上一个新的辉煌!”

  啪!

  白丞脸色一沉,手中的茶盏被捏碎成粉末,从指缝中簌簌飞扬。

  旋即,他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道:“你走吧,这一切我都当没听到。”

  那人一愣,似是不敢相信白丞会拒绝如此丰厚的条件,他依旧不甘心道:“白丞长老,若非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以为……”

  “滚!”白丞直接打断了他,低声暴喝道。

  “你……”那人霍然起身,身躯在阴影中一阵蠕动,似是已动怒。

  砰!

  房间的门突然被从外一脚踹开,木屑横飞,门外那明媚阳光随之涌入,将整个房间的黑暗驱除一空。

  “大胆!是谁?”那人尖叫起来,借着那明亮的光,能够清楚看到,这人是个脸颊瘦窄,面色漆白的青年。

  他一身锦袍,宽袖博带,气质阴柔,给人一种阴森冰冷的感觉。

  旋即,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道魁梧高大的身影,正负手踱步走进了房间中。

  此人,赫然是白惊辰!

  “你来了。”白丞抬头看了他一眼,平静说道。

  “你……你……”那人神色骤变,似没想到白惊辰会出现在这里,一时被惊得都说不出话了。

  “你什么你,狗娘养的东西,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啪!

  也不见白惊辰动作,他那蒲扇般的大手已狠狠抽在那青年脸上,打得他一头栽倒在地,口喷鲜血,惨嚎叫道:“你居然敢打我!?”

  砰!

  白惊辰又是一脚狠狠踹在对方身上,骂道:“真他妈挫,就你这样的货色,老子就是杀了你,你又奈我何?”

  说着,他抬脚一阵乱踹,把对方踹得浑身骨头都碎裂了不知多少块,浑身浴血,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凄惨之极。

  “是不是有点……”白丞似有点不忍,说道。

  “没事,这小子欠收拾,敢把注意打到我头上,这不是找抽?”白惊辰漫不经心说道。

  白丞怔了怔,若有所思。

  “白惊辰!只要你不在乎整个紫荆白家被灭,你就痛痛快快杀了我!”那青年嘶声咆哮道,脸上血渍弥漫,狰狞一片。

  “哟,他以为我不敢杀了他?”白惊辰哈哈大笑,说着就要动手。

  “且慢。”白丞突然开口,阻止了他。

  那蜷缩地上瑟瑟发抖的青年见此,不禁狞笑道:“怎么着,不敢动手了?来啊,你白惊辰不是很嚣张吗?”

  白丞突然拎起一个座椅,狠狠砸在了那青年身上,砰的一声,木屑横飞,而那青年受此打击,剧痛之下,登时浑身一抽搐,晕厥了过去。

  那座椅可是由上等灵材黄绸铁木铸造而成,又被白丞当做武器来用,其力道之可怖也就可想而知。

  “他妈的,老子本打算放你一马,可你偏偏不知进退,果然是欠收拾!”白丞破口大骂,探出枯瘦的手掌,一巴掌又把对方给抽得清醒过来。

  “你……你……”青年虚弱到了极致,睁眼看着暴跳如雷的白丞,犹自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白丞阴测测一笑,抬脚踏在对方的头颅上,咬牙说道:“老子早受够了你们这帮鸟玩意,我呸,不就是左丘氏的小喽啰吗,老子当年纵横天下时,你们还他妈没出生呢!”

  一边骂,他一边暴踹对方,力道竟比白惊辰还凶残。

  片刻后。

  地上只剩下一堆烂肉泥,白丞这才收手,慢条斯理说道:“唔,居然忘了跟他说一声,不做死就不会死。”

  白惊辰哈哈大笑:“对,作死就得死!”

  他知道,从白丞动手杀死对方那一刻起,就已经表明了其心意,换而言之,这一场因为左丘氏掺合而令紫荆白家内部产生的派系斗争,从今日起就彻底结束了。

  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该如何面对左丘氏的怒火。

  不过他白惊辰不在乎,同时他也相信,自己大哥白丞,妹妹白婉晴,乃至于整个紫荆白家的族人都不会在乎。

  如果白顾南在此,看见这样一幕绝对会惊得眼珠都掉下来,然后感慨一句,跋扈和嚣张,果然是紫荆白家的遗传。

  当然,当跋扈和嚣张配合与之相等的力量时,那就是一种无所畏惧的勇气,霸道睥睨的气魄!

  ……

  当陈汐返回迎宾大殿时,就看见整个大殿中乱糟糟一片。

  白顾南哭爹喊娘似的哇哇大叫,抱头鼠窜。

  而在他背后,不紧不慢地跟着一道冷峻肃杀的身影,手中一杆漆黑长枪犹若一条灵动的鞭子一般,不时抽在白顾南的屁股上,响起一阵啪啪的沉闷响声。

  那一道冷峻身影,身披漆黑战甲,一头长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露出一张精致到极致的英俊容颜,肌肤白皙如玉,轮廓完美得就如同从上苍之手中斧凿刀刻出来一般,给人以惊艳无匹的感觉。

  这绝对是一张能让女人都嫉妒发狂的容颜,不过他的眼眸却被一根黑布束缚,不免令人有些好奇,那黑布之下,究竟藏着一对怎样的眸子?

  当看到这一道冷峻身影时,也不禁怔了怔,半响才认出那是殇,只不过对方所带的头盔已不再,这才露出其容颜来。

  灵白、木奎、黄毛小熊阿蛮他们正在一旁大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陈汐,快,快帮我把这该死的东西降服了!”白顾南看见陈汐出现,就像遇到救星一般,哭嚎着就要冲过来。

  但还未等他行动,就被殇一枪抽在屁股上,以一种狗吃屎的姿态趴在了地上,狼狈到了极致。

  灵白他们又是一阵大笑。

  见此,陈汐眉头一皱,上前拦在白顾南身前,果然,殇顿时收手,不再进攻,矗立在那里,就像一具毫无情绪的石像般。

  “这是怎么回事?”陈汐把白顾南扶起来。

  “嘶!”白顾南扶着腰,疼得倒吸凉气不已,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认为殇是女人,所以就纠缠着非让殇取下遮盖眼睛的黑布,这才惹恼了殇。”灵白身影一纵,落在陈汐肩膀上,笑嘻嘻说道。

  女人?

  陈汐抬眼扫了一下殇,发现他摘掉头盔之后,的确像极了女人,并且还是那种美丽到极致的女人,也怪不得被白顾南这个纨绔给纠缠住了……

  意识到这一点,陈汐不由一阵无语,帮着白顾南检查了一下伤势,发现只是皮外伤,疼则疼已,但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顿时放下心来,这说明殇在动手时其实还是很有分寸的。

  “妈的,我怎么知道一个男人能长成这般祸国殃民的模样!”白顾南一副痛心疾首的悔恨模样。

  说到这,白顾南突然意识到什么,道:“你已经见过小姑了?”

  陈汐点头,却是不愿多谈这个话题。

  “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办?”白顾南继续问道。

  “静心修炼,然后去一趟天衍道宗。”

  陈汐早已规划好,待从紫荆白家离开,就返回宗门闭关,直至和冰释天赌约的时期抵达,就前往天衍道宗!

  “噢?真的决定要和冰释天对战吗?来,让我试一试你如今的实力究竟能不能和冰释天对战!”

  便在此时,大殿外传来一声粗犷的声音。

  旋即,还未等陈汐反应过来,整个视野中已被一尊拳头所充斥。

  一尊仿似裹挟天地而至的拳头!

  ——

  第三更凌晨1点左右,今天月票只有6张,这是为哪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