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符皇 > 第八百七十三章 两尊天仙【第一更】
  这一按之力如此巨大,湮灭之光璀璨,结成封印,震得梅青元身上的防御轰然崩开,脸色都狰狞起来,忍不住连连咆哮。

  但是任凭他如何挣扎,皆都无济于事,膝盖被压迫的一下断裂,直接就在陈汐面前跪了下去!

  “跪下了!”

  “陈汐他……太强横了!”

  “这梅青元自持仙界大人物后裔,不可一世,嚣张跋扈,如今却被镇压下跪,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是回到仙界,他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哈哈,痛快!他以为在人间界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可在陈汐面前,依旧不堪一击,也让他好好清醒清醒,无论做人做仙,还是低调些为好。”

  大殿门外彻底沸腾,一众核心种子弟子看到陈汐把梅青元压迫的跪下,一个个又是震惊,又是痛快。

  掌教温华庭和烈鹏长老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有些不敢相信。

  “孽障!”

  梅青元目眦欲裂,快要发疯,无边的耻辱从内心深处涌了出来,一张俊脸憋得紫红,嘶声咆哮道:“陈汐,你完了!你彻底完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梅青元最大的敌人,这世上没人能救得了你!没有!”

  陈汐皱眉,眸中泛起一抹杀机,若是在符界,他完全可以放开手脚,杀了这混账,但回到宗门之后,却不得不考虑太多东西,反而有些束手束脚。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都像不顾一切,将这些混账全部给抹除了。毕竟,正是因为这些家伙,令自己这个九华剑派的长老反而成了敌人,更是波及牵连到整个西华峰众人身上,这已经触犯了陈汐的逆鳞。

  “哈哈,怎么了,小杂碎,有种你杀了我,来啊!”梅青元眼神怨毒,脸色扭曲,疯狂尖叫起来。

  他已经决定,等自己脱身,一定找机会将眼前这小蝼蚁抽筋扒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将今日所授一切耻辱都千倍万倍的奉还!

  啪!

  陈汐毫不迟疑,一巴掌就抽在他的脸上,打得他口鼻喷血,淡淡道:“想死?哪有那么容易。”

  “你你你……老子要杀了你!杀了你!”梅青元恨得牙齿都快咬碎,疯狂竭力挣扎,但在陈汐的绝对压制下,最终也是徒劳。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什么你,强抢我的人,谁给你的狗胆?”陈汐神色平静,手劲却颇大,抽得梅青元一张脸都红肿如猪头般,发出杀猪般的尖叫。

  见到这一幕,连掌教温华庭都有些不忍看下去了,他忍不住道:“陈汐,见好就收为妥。”言外之意就是,这小子背后有人,彻底得罪了,于己不利。

  “见好就收?没门!”

  梅青元闻言,跋扈的气焰又涌上心头,尖声叫道:“还有你,温老儿!纵容门下弟子欺辱于本公子,简直罪该万死!现在,本公子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将陈汐擒下,本公子可以既往不咎!若不然,你就等着为今日一切赎罪吧!”

  啪!

  陈汐又是一巴掌抽在他脸上,牙齿混杂着鲜血喷了一地,脑袋嗡嗡直响,眼前直冒金星。

  见这混账终于认清局势,乖乖闭嘴,陈汐这才抬眼看向温华庭,道:“掌教师伯,此事由弟子一人承担就足够,您不用再过多为弟子费心。”

  “胡闹!”

  温华庭脸色终于变得严峻起来,厉声呵斥道:“记住!就是将天都捅破,你还是九华剑派的弟子,我这个做长辈的,又怎可能袖手旁观!”

  说到这,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巍峨睥睨之色,不再隐忍,不再犹豫,不再患得患失,充满一方主宰的威仪。

  “还记得你第一次进入宗门时,我说的话吗?咱们九华剑派以剑立派,讲究的就是剑心如一,锐意进取,若失了这份锐气,若连一个弟子都照顾不到,这掌教——不当也罢!”

  温华庭负手而立,他身姿高大,眸光如电,有一种气吞山河的威势。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包括大殿外的那些弟子在内,所有看向温华庭的目光都变得不同,变得振奋、敬慕,更有一股凝聚力在心头激荡。

  士为知己者死。

  一个宗派,想要屹立不倒,内外经营得如同铁桶一般,首先就要有担当,有担当才能拥有凝聚力!

  眼下温华庭的一席气魄十足的话,无疑达到了这种效果。

  “哼!华庭,为了一名无足轻重的弟子,就说出如此莽撞的话,成何体统!?”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冷哼声蓦地从大殿外传来,若惊雷乍现般,隆隆震荡在众人耳畔,令得所有人都脸色一变。

  伴随声音,三道伟岸的身影犹若瞬移般,凭空显现在大殿之中,一个个周身法则缭绕,气息如渊如海,宛如一轮轮烈日般,神威无双。

  这是一位老者和两名中年男女,甫一出现大殿中,单单是他们身上释放的气息,都令得虚空都嗡嗡哀鸣起来,像是在匍匐恭迎一群王者驾临。

  刚才说话的是那名道袍老者,面容清瘦,颌下一缕柳须,眸光深邃无垠。

  看见他,掌教温华庭深吸一口气,和烈鹏长老一起躬身道:“飞灵师伯!”显然,此人就是九华三圣之一的飞灵了!

  “不好,是那两尊仙界来的大人物!”

  与此同时,陈汐耳畔中突然传来烈鹏长老的传音,声音中带着一抹焦急:“陈汐,那一名中年名叫梅落霄,女子名叫鱼钟霞,皆是来自仙界的大人物,天仙之尊,高高在上。尤其是那梅落霄,乃是梅青元的四叔祖,你务必要隐忍,其他的事情交由我和掌教处置。”

  陈汐眼眸一眯,抬眼扫视了过去,就见那梅落霄一袭青衫,面容儒雅,犹若一名文士书生一般,但目光却是森寒如电,泛着令人心悸的光泽。

  而那鱼钟霞则是一名云鬓盘髻的美妇人,身穿紫色霓裳,气度雍容华贵,自有一股俯视众生的气度。

  “怪不得梅青元这些混账敢如此猖獗,原来所依仗的便是他们这两尊天仙人物……”陈汐心中冷笑不已。

  他在心中暗暗把此两人和冰释天对比了一下,哪怕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说,这梅落霄和鱼钟霞的气势虽强,可总给陈汐一种无法和冰释天相比的感觉。

  要知道,在人间界的冰释天,仅仅只是一尊分身而已,光是如此,气势都能比得过两尊真正的天仙,这让陈汐不得不怀疑,冰释天的本尊修为,究竟又该有何等强大?

  当然,这仅仅只是从表面的气势上判断,至于他们实力究竟如何,以陈汐如今的修为也是无法揣度。

  “四叔祖!救我!”

  而当飞灵祖师带着梅落霄和鱼钟霞抵达大殿时,蓦地,那跪在地上的梅青元发出一声凄厉大叫。

  原本,那梅落霄和鱼钟霞抵达时,一瞬就将大殿中的一切看在眼中,尤其当看清楚那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居然是跟随自己一起下界的弟子时,脸色都变得阴沉起来。

  此时再见到跪倒在地,鼻青脸肿如猪头般的梅青元大声呼救,两人的脸色已是阴沉的快淌出水来,一对眼眸中尽是冷冽森然之色。

  “青元,站起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何事!”梅落霄沉声道,声音平静中透着一股毫不掩饰的怒意。

  其实他根本就不用问,一眼就看出是谁干的了,只不过他需要一个理由来发泄心中的怒火罢了。

  尤为重要的是,他其实也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小东西,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四叔祖!是他,就是他,以下犯上,目空一切,还将高师弟他们全都击昏,手段卑劣,态度猖獗之极!您可一定要替大家做主啊!”

  自打梅落霄二人进入大殿中,那梅青元就精神一振,不过心中虽亢奋,嘴上却委屈得像个怨妇般,怨毒地盯着陈汐,咬牙切齿说道。

  说话时,他挣扎着就想要站起来,回到自家四叔祖身边。

  砰!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大耳光又狠狠抽在他脸上,打得他脖颈都差点断裂,嘴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声,重新跪倒在地上。

  这一巴掌实在太狠,也太快,更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

  不止是那梅落霄、鱼钟霞没想到陈汐敢在自己眼皮底下动手,就连飞灵祖师、掌教温华庭、烈鹏长老等人都没有想到,陈汐在此时此刻居然会这么做。

  一下子,温华庭和烈鹏心中就叫苦不迭,陈汐这么做,无疑就是把他自己往火堆里推啊,这让他们还如何去挽救?

  气氛变得死寂起来,只有那梅青元的哀嚎痛呼声响彻,刺激得梅落霄的唇角都禁不住狠狠抽搐起来。

  “梅道友……”飞灵老祖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瞥了陈汐一眼,这才开口说道。

  “不用多说。”

  然而不等他多说,就被梅落霄一挥手打断,他眼眸冰冷如刀,在温华庭、烈鹏等人扫视了一圈,最终落在陈汐身上,道:“今天,我要带走此子,尔等可有意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