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符皇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火鸦酒馆
  从乔生口中,陈汐大致了解了一些火鸦镇中的这些恶人的实力。

  在这上千号恶人中,稻草张、人头李、赤罗兰、武夫子、齐胤这五大恶人的实力,处于顶尖级别。皆有金丹圆满境的修为,杀人如麻,战斗经验极为丰富。

  刚了解到这一情况,陈汐其实还是很惊讶的,毕竟在他看来,既然火鸦镇汇聚着整个大楚王朝的穷凶极恶之辈,按理来说最厉害的恶人不应当就这么点实力的。

  但经过乔生一解释,他瞬间就明白了。

  修为在涅槃境之上的的恶人,威胁太大,在外界犯下的罪愆也太重,天怒人怨,不杀不足以泻民愤。针对这些恶人,大楚皇朝也不敢怠慢,担心养虎为患,所以针对这些人,采取了最为冷酷的剿杀。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修为在涅槃境之上的恶人,哪还敢在火鸦镇驻足?

  而稻草张他们的存在,是苦力,在大楚王朝的可控范围内,不虞出现被剿杀的可能,但只要他们进阶涅槃境界,也不可避免会被杀掉。

  这对修士而言,可就太痛苦了,不能进阶,也就意味着寿命有限,活着也跟等死没有什么区别。

  或许这就是大楚皇朝对他们的处罚吧,活着等死,有时候比直接杀了他们更折磨人。

  总而言之,了解了火鸦镇的实力之后,陈汐已不再担心自己的性命会受到威胁,跟在乔生背后,推门走进了火鸦酒馆。

  值得一提的是,在进入酒馆之前,乔生小心嘱咐陈汐,对于新人,这些老人会故意找茬,立下马威,所以请陈汐该忍耐时就忍耐一些,千万别做傻事。

  陈汐对此不置可否。

  门一开,一阵寒风就随着钻了进去,陈汐在门口站定,原本喧闹不休的酒馆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不大的酒馆内,十几张桌子零散摆置在四周,正有几十个恶人围在桌子四周,喝酒聊天。房屋最里边则设了一个长长的柜台,酒馆老板支着下巴,在柜台后边假寐。

  此刻看到陈汐进来,酒馆内所有目光都朝这边望来,这些恶人皆目光含煞,面容狰狞,看到陈汐那张陌生的面孔,神情中都流露出一丝戏谑。

  “哟,又有新人来了,欢迎光临火鸦镇。不过这位小哥长得可真俊俏,要不要来姐姐这里喝一杯酒?”

  一名坐在众多恶人中间,单手托腮的妖娆女子吹了一个响亮口哨,一对桃花眼直勾勾望着陈汐,秋波流转,艳丽似桃花。

  这道娇滴滴的声音一出口,顿时冲散了刚才的沉寂气氛,酒馆内重新变得热闹起来。在这些人眼中,陈汐模样年轻,身材瘦削,并没有任何的威胁力。

  “这女人就是赤罗兰了,你要不要陪她喝一杯?”乔生笑嘻嘻调侃道。

  “喝一杯?小心被破开脑袋,当做种花肥料用了。”在一个角落里,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那是一个手握书卷的儒袍老者,仙风道骨,正在独酌。

  不用乔生介绍,陈汐就大致猜出,这老者必然就是另外武夫子了,单从面容上看,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儒雅的老者,竟然喜欢听着活人的惨叫声才能入睡。

  “小哥,别听那老家伙的放屁,我赤罗兰只坑杀看不顺眼的家伙,姐姐我看你顺眼极了,巴不得捧在掌心里呵护呢,怎会拿你做肥料?”赤罗兰吃吃笑道。

  “哟,哪个新来的家伙不是被你捧在掌心呵护,结果呵护得脑门都被凿开了?”武夫子似乎挺喜欢跟赤罗兰抬杠,又毫不客气揭穿她。

  顿时那赤罗兰也顾不得调戏陈汐,跟武夫子一来一往争吵起来,惹得酒馆内的其他恶人都纷纷大笑不已。

  陈汐没有理会这些,来到柜台前,说道:“我需要一份冥暗森林的地图。”

  这时候,乔生飞来到柜台后,跟酒馆老板低语了几声,大概是在介绍陈汐的身份,说完之后,就笑嘻嘻离开,留下酒馆老板和陈汐两人。

  酒馆老板点头道:“冥暗森林的地图我这里的确有,不过地图不全,价格也贵,你确定要购买?”

  陈汐点点头,他有种预感,针对自己的黑日劫杀已经开始,若再不抓紧时间进入早已计划好的“第三条路线”,只怕会被敌人抢占先机。

  而拥有一份冥暗森林的地图,无疑要方便许多。

  酒馆老板抬起头,打量了陈汐片刻,淡淡报出一个价格:“五十万颗凝婴丹。”

  闻言,酒馆内的所有喧哗声顿时又沉寂下去,一个个目光怪异地盯着酒馆老板,似是没想到这黑心的老板,这次竟然不但黑,而且还如此离谱,明显是狮子大开口。

  陈汐眉头一皱,沉默半响,还是拿出一个储物袋,丢了过去:“希望这份地图值这个价钱。”

  酒馆老板顿时精神一振,笑眯眯点头道:“大概你也知道齐胤那家伙吧,这份地图就是他在冥暗森林内闯荡这么多年,亲手所绘制,不但记载着冥暗森林的路径,还把一些凶险之地都标注出来,绝对值这个价钱。”

  说着,酒馆老板拿出一枚淡青色玉简,递了过去。

  略一打量,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陈汐当即收了下来,点头道:“多谢。”转身朝门外行去。

  酒馆老板一怔,似没想到陈汐如此急迫,心道:“难道这小子犯下了天怒人怨的罪行,正在被全力通缉只杀?要不怎么一刻也不愿停留?”

  “兄弟,既然来火鸦镇了,不喝一杯酒再走?”酒馆门前,突然被一个魁梧的独目大汉挡住,望着身前的陈汐,粗声粗气说道。

  “让开,我赶路。”陈汐淡淡道。

  “噢,要赶路也行,不过得先问问在座的各位兄弟姐妹们答不答应。”独眼大汉冷然笑道。

  “不答应,好不容易来了一位新人,哥几个兴致高,想要喝酒庆贺一下,当事人不在岂不是太无聊了?”

  “对啊,你这年轻人也太没礼数,请大伙喝一杯酒再走也不迟嘛。”

  酒馆内的众多恶人都纷纷嚷嚷起来,一个个目光戏谑地望向陈汐,眼底深处更有着一丝炽热的贪婪。

  刚才陈汐拿出五十万颗凝婴丹购买地图,他们可都看在了眼中,此刻陈汐在他们眼中,俨然就是一个肥美的羊羔,不咬上一口实在不甘心。

  “你真决定不让开?”陈汐浑然不理会周遭一切,只盯着身前的独目大汉,眼眸地涌出一丝杀机。

  独目大汉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寒流,感到一种无法遏制的惊惧,但很,他就惊醒过来,恼羞成怒地盯着陈汐,狰狞道:“你在威胁我?”

  话虽这么说,其实他内心已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不过碍于面子,他还是在强撑着,甚至他以为刚才那一刹那涌出的寒意,只是自己的错觉。

  独目大汉的这一声狰狞大喝,顿时令得酒馆其他人的脸色也变得不善起来,一个个手按在兵器上,杀机毕露。

  整个酒馆内,顿时被杀机充盈,空气也仿似凝固。

  “小哥,你人长得如此俊俏,可莫要做傻事哦,要不你死了,只能被姐姐拿来做肥料了。”赤罗兰朝陈汐抛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言辞之间却是透着无尽杀意。

  “关在老夫的人坑里也不错,那饱经痛苦的凄厉尖叫,必然可以让老夫睡一个踏实的好觉。”那武夫子也合上手中书卷,悠悠朝这边望来。

  “可惜啊,我的人偶只能用美丽的少女尸体,杀了也无用。”就在这时,酒馆门被从外打开,锦衣貂裘的稻草张走了进来。

  在他身边,还立着赤裸上身的人头李,闻言,不由瓮声瓮气道:“可惜什么,让我做出骨珠也不错。”

  陈汐抬眼看了看四周,神色依旧波澜不惊,平静说道:“好,我请各位喝酒,一人一壶如何?”

  独目大汉嘿然冷笑道:“成啊,一壶酒十万颗凝婴丹,你拿出两三百万颗凝婴丹,咱们就开开心心喝酒,如何?”

  “我怕你喝不起。”陈汐突然叹息道。

  “喝不起?小兔崽子,等你死了就知道大爷喝不喝得起!”

  独目大汉勃然大怒,没想到都这时候了,陈汐还如此嘴硬,当即嘶吼一声,探手就朝陈汐抓来,准备先发制人。

  轰!

  掌风呼啸,浑厚的真元裹挟着凶煞之气,宛如一头咆哮而出的凶兽,欲要择人而噬。这名独目大汉的实力,明显也极为强劲,手法娴熟老道,甫一动手,就毫无保留动用了全部力量,可见其并不像表面那样鲁莽。

  可惜,他遇到的是陈汐。

  锵!

  一抹寒光乍现,浑厚掌力还未碰触陈汐的身体,便即在半途溃散。

  独目大汉瞪圆了眼睛,僵在原地,短短不到十分之一刹那,目光从阴狠转为震惊,再变成呆滞。他的脖颈间不知何时已被洞穿一个血窟窿,血水直至此时才骤然迸溅而出,喷洒四周,他那魁梧的身躯也随之轰然倒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战斗似乎还未开始,就已经结束。

  其他恶人还没来得及行动,独目大汉就已经轰然倒地,看着地上独目大汉兀自不断汩汩冒血的咽喉,众人心中都是一惊,做梦都没想到,一个瘦削的年轻人,一个初来乍到火鸦镇隽秀青年,居然能够在一刹那间秒杀掉独目大汉。

  要知道,那独目大汉实力虽不出众,可也有金丹后期修为,在没来火鸦镇之前,也是北蛮一位赫赫有名的凶徒,双手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

  然而此刻,却就这样死了!

  “我说过,你喝不起我请的酒。”陈汐看也没看地上的死尸,淡然说道。

  [d586]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