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符皇 > 第二千一百零三章 道无双
  虚陀道主脸色微微有些阴晦,许久才低沉而沙哑说道:“老夫有一种直觉,那五个参战者中有一定的变数,似乎……并不会乖乖按照其宗族所传达的命令行事。”

  对于此,第二道仆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年轻人之所以能够在道途上不断进步,继往开来,就是因为他们从来不愿意听老家伙的话。”

  虚陀道主脸色愈发阴晦,道:“在老夫看来,不听话的,永远将被天道所遗弃!”

  第二道仆沉吟道:“既然你如此担心,为何不早早杀死此子,何必多此一举,要让他安然参与到护道之战中?”

  虚陀道主冷哼道:“这个决定来自教主的意志,可不是老夫能够质疑改变的!”

  太上教主的决定……

  第二道仆眼眸一阵恍惚,陷入沉默。

  许久他才微微一笑,忽然道:“据我所知,此次跟随你前来参战的两名引道者中,一个名叫冷星魂,另一个女娃娃又是谁?”

  虚陀道主沉默片刻,这才道:“她姓……道。”

  道!

  以道为姓,这可是一种禁忌!

  可据第二道仆所知,这世上却有一种人天生享受着这等无上姓氏,那就是……

  想到这,第二道仆顿时止住思绪,不再多想下去,这是一种忌讳,是对某种无上力量的亵渎!

  只不过他的目光,却不自觉地望向了苍穹,神色罕见地浮现出一抹复杂:“太上教主这么做,也不知究竟是对是错。”

  虚陀道主嘿然道:“拭目以待就足矣。”

  ……

  噗!

  璇玑营地,一道血光闪现,旋即一位参战者那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他眼瞳暴凸,脖颈诡异地扭曲起来,显然被扭断了脖颈。

  顿时一阵惊呼响起,附近一众参战者纷纷退避,露出一片空地,空地上,端立着一名冷峻若雪山般的男子。

  他面容俊美妖艳,足以让大多数美丽女子黯然失色,一头齐耳银色短发在风中飞扬,若银色流虹在飞舞。

  他立在那里,附近虚空就呈现出肃杀血腥之气,映现出尸山血海、森森白骨的可怖异象。

  一杆猩红如血的图腾战旗在他掌中猎猎作响,映衬得他冷峻中更多出一股铁血、睥睨的味道。

  “敢抢我的路,便是这种下场!”

  银发男子唇中轻轻吐出一句话,字字如惊雷,震荡十方,令那附近一众参战者又是一阵色变。

  咚!

  银发男子脚尖踏地,整个人若一柄染血尖锥,冲霄而去,转瞬消失在那一道门户秘道中。

  人虽去,血腥犹在。

  望着那横死在地的参战者尸骸,其他参战者惊怒之余,心底又不禁涌上一抹难以遏制的寒流。

  夏若渊!

  这个来自上等部族夏氏的九星域主境第一人,简直就是一个横行无忌,喜怒无常的恶魔!

  仅仅只是有人抢先一步要进入“道愆罪源”中,他就一怒杀人,手段何其之残忍。

  可一想到对方来历,以及那可怖的血腥手段,一众参战者却是敢怒不敢言,心中更是暗自决定,哪怕死在那些逆道罪徒手中,也绝

  (本章未完,请翻页)对不去招惹夏若渊一下!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一众参战者陆续离开。

  直至他们的身影皆都消失不见,在那附近的营地堡垒中,悄然走出了一男一女。

  男子神色孤傲冰冷,身姿雄峻,正是来自太上教的冷星魂。

  正如大先生巫雪禅所推测那般,如今的冷星魂早已不是从前的他,而是经由太上教“引道塑灵”秘法锤炼而成的一名“引道者”。

  所谓引道者,便是可以借助天道秩序之力为战斗手段的一种可怕存在,即便是在太上教中,能够祭用这等秘法塑造出一位“引道者”的,也只有太上教主一个人而已。

  “那家伙血性不错,以战养战,是天生的杀神。”

  和冷星魂并肩而行的彩衣女子轻声开口,她巧笑倩兮、顾盼流兮,一袭琉璃彩衣,映衬得她身段妖娆多姿,清纯中带着一股足以令众生颠倒的妩媚。

  冷星魂漠然,一字不发。

  他清楚,自己早已经死了,但他的记忆却被太上教主保存了下来,所以他清楚自己临死时,所遭受的一切。

  从开始被派来参与护道之战的那一刻,他心中便只有一个念头,为死去的自己报仇!

  报仇!

  杀了陈汐!

  至于其他人,他根本就懒得放在眼中。

  “难道死过一次的人都这般德性?”

  见自己的话没得到预想中的应答,彩衣女子细长如墨的娥眉一蹙,慢条斯理说道。

  “你……”

  冷星魂眼眸中猛地闪过一抹凛冽冰寒的杀机。

  “我怎么了?”

  彩衣女子毫不畏惧地抬起头,凝视着冷星魂,唇角兀自勾起一抹若有如无的冷意。

  “你最好别再招惹我。”

  冷星魂深吸一口气,抑制住心中沸腾的杀机,道,“若把我惹恼了,我可不管你的姓氏有多可怕!”

  “我不信。”

  彩衣女子掩嘴一笑,声音柔媚沙哑,透着万种风情。

  “哼!”

  冷星魂再懒得理会此女,转身脚踏虚空,踱步走上了天穹上的秘道门户中。

  “也不知当初那应劫者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杀死他的,竟让他恨得如此偏执。”

  凝视着冷星魂离开,彩衣女子若有所思,旋即她就盈盈一笑,转身朝背后的堡垒门户中清脆叫了一声:“排行第四的老家伙,你不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偏偏不答应,告诉你,本姑娘叫……”

  “住口!”

  一道沉声大喝从堡垒深处响起,充斥无上威严,那可怖的气息犹如飓风般,狠狠将那彩衣女子卷走,抛进了那天穹上的秘道门户中。

  能够轻而易举办到这一步,且在神衍山排名第四的,自然就是有着“雷霆道主”称号的第四道仆!

  “道……无……双……”

  那彩衣女子虽消失,可却有着一道隐隐约约地声音,从中传达而出,缥缈之极。

  可即便极为缥缈,却在那修为达到通天地步的耳中,却依旧显得异常清晰。

  顿时之间,那营地堡垒猛地震荡起来,响起一道恐怖无比的咆哮声,惊扰天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该死!”

  ……

  道愆罪源,一片封神之山上的禁域,是护道神族对立阵营“逆道罪徒”的盘踞之地,地域之大,不在混沌母巢之下。

  道愆罪源中,覆盖着天道秩序中的另一面,邪恶而污浊,就宛如光明的对立面黑暗。

  逆道罪徒,是护道神族对这些生存在道愆罪源中的生灵的称呼,他们自身则已“天之圣裔”自居。

  天生的神圣后裔,一种极其骄傲荣耀的自称,可见在这些异端眼中,护道神族一脉大概也同样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异端。

  ……

  迷雾森林。

  这里是道愆罪源中的一处区域。

  此刻,陈汐正穿梭其中,神色警惕,早已蜕变多次的剑箓被紧紧攥在掌中。

  雾霭如血,覆盖天地,这一片古老而莽荒的森林极其之广袤,地形复杂,其中生着许许多多陈汐从未见过的奇怪植物。

  当进入那一道秘道门户之后,陈汐就被挪移到了这里,出于一种谨慎,陈汐并未在原地过多逗留。

  他很清楚,刚才传送挪移到这里时所引起的虚空波动看似不大,可在真正的强者眼中,这等动静已经显得太过醒目,一旦停留太久,恐怕就会引来敌人的窥伺。

  “千丈之上,充斥诡异天道秩序力量,不宜飞遁。”

  “大道法则陌生阴晦,布满邪恶、污浊之力,不宜参悟。”

  “神灵之气纯厚,夹杂着先天混沌之气,其中尚有一丝丝玷污力量的邪祟气息,可以汲取炼化,但须小心。”

  “感知距离缩短为三千丈,不宜快速行进。”

  一边在这一片茫茫迷雾森林中小心飞遁,陈汐一边飞快感知着四周环境,以做好充分的应对。

  道愆罪源,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所在,甚至可以看做是另一种“天道秩序”覆盖下的罪恶之地。

  若不尽快熟悉这里的一切,战斗时只会陷入极为凶险不利的处境中。

  最为令陈汐警惕的是,据父亲陈灵钧所所言,一旦护道之战开启,逆道罪徒同样会做出充足的战斗准备,一旦被他们发现护道神族的参战强者,必然会穷尽一切办法全力杀死对方!

  换而言之,这就是一片陌生的战场,栖居于此的逆道罪徒早已在无形之中占据了地利之便。

  他们这些来自护道一脉的参战者若要猎杀更多的战功,获取一场晋级道主境的无上机缘,势必会和逆道罪徒爆发冲突!

  陈汐已做好一切最坏打算,故而显得并不怎么惊慌,多年的征战杀伐,无数血与火的洗礼,早已把陈汐的战斗意志锤炼到了一种寻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半响后,他身影停靠在一株通体泛着暗红光泽的古老大树前,确保四周并无异常之后,他这才拿出一块令牌,检查了一遍。

  令牌上篆刻着一个古老的陈字,是在参与护道之战前,陈太冲交给他的,同样这个令牌也是参与护道之战的一个凭证。

  不过此刻,当进入这道愆罪源中,令牌表面却是悄然发生了一丝变化……

  ——

  ps:下雪天简直冻死人了,大家注意保暖,小心感冒哈~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