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符皇 >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来势汹汹
  十万丈门户拔地而起,累累白骨堆砌其表面,它屹立在那里,让人只能像蝼蚁般仰视。

  实在太过巍峨崇高,镇压此地,无形中透着一股慑人的威压。

  哧!

  虚空中,忽然风雷大作,银蛇乱舞,那是一道又一道粗大如龙的闪电,缠绕在门户四周,那是末法劫雷,威势不可测。

  一时之间,这片天地每一寸空间中,都仿佛充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毁灭气息,令人心颤。

  末法之门!

  根本不必思索,陈汐等人就断定,那一座十万丈高大的神秘门户,便是传说中的末法之门!

  它很神秘,藏在禁劫大渊之下,已不知延存多少岁月。

  末法!

  便是万法皆灭,万道崩殂之意!

  一旦末法之劫降临,这世间所有的道和法,都将湮灭一空,修真者也将彻底失去其生存的根基!

  而在传闻中,这座末法之门内,便藏着这样一股足以毁灭一个纪元的劫难之力。

  这一刻,陈汐等人神色凝重,遥望那一座神秘高大的末法之门,浑身都有些发寒。

  “之前,我曾试图以自身之力镇压这一切,可惜,直至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太过不自量力了……”

  迦南咳血,面色惨白,眼眸暗淡无光,声音中透着一股浓浓的悲怆和无奈。

  众人这才意识到原来在这之前,迦南盘膝坐于此,口诵佛音,竟是为了阻止末法之门出现!

  可遗憾的是,他最终还是失败了,咳血不止,模样憔悴暗淡。

  “诸位同道,我已再帮不上什么忙了。”

  迦南苦笑叹息。

  “迦南,你已帮了我们不少忙,起码若不是你,我们根本就不会清楚这里的一切了。”

  陈汐深吸一口气,道,“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无论如何,我必当倾尽全力带大家一起重返上古神域!”

  言辞平静,掷地有声。

  可只有陈汐自己清楚,若是真如迦南之前所言,他们想要离开这里,唯一的希望便是打开这一扇末法之门。

  那样的话……

  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怎么办?

  陈汐心中沉重,目光凝视着远处那一座十万丈高的末法之门,一时沉默无言。

  那末法之门表面上,堆砌着累累白骨,完全被覆盖,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其真实面目。

  迦南之前曾说,只有他陈汐能够打开这一扇神秘门户,可是此刻陈汐自己却是一点头绪也无。

  “陈汐,我们不如趁现在离开这里?”

  石禹沉声道。

  “不可能的。”

  不等陈汐开口,迦南便摇头道,“这禁劫大渊只能进不能出,一旦如此做,只会遭劫而亡。”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石禹皱眉道。

  “你看到那些白骨尸骸了么,当初他们之中也曾这么做过,可最终都落了个身陨道消的下场。”

  迦南叹息,“这就是一个死局,唯一的出路,就是打开这末法之门。”

  闻言,众人心境变得愈发沉重,退路没了,唯一的出路也在那末法之门内,这简直让人进退两难。

  毕竟,一旦打开末法之门,那后果之严重,又有谁能够承担得起?

  更何况,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人试图打开这一扇门,可几乎都以失败告终,换做他们这些人,可不见得便真的能够办到这一步了!

  “迦南说的不错,来了这禁劫大渊,可就再无任何退路可选了。”

  就在此时,一道轻笑声悠悠从那大渊上空传来,伴随声音,一行身影脚踏虚空,踱步而至。

  那为首的一袭血袍,气息狂暴而冰冷,正是王钟!

  在王钟身后,还跟随着十多名黑袍人,他们头戴斗篷,浑身遮掩在浓浓黑雾中,气息冰冷而无一丝感情波动。

  一瞬间,陈汐等人眼眸皆都一缩。

  虽明知道这些上个纪元延存下来的古巫后裔会抵达,可当这一幕真正发生时,陈汐他们心中依旧不免有些沉重。

  尤为让他们意外的是,王钟竟成为了那些古巫的领首!

  气氛沉寂肃杀,剑拔弩张,令人直喘不过气来。

  这一刻,陈汐他们一行人立在虚空中,身后便是那一座足有十万丈高的末法之门。

  而在他们对面千丈之地,便是王钟一行人,隐隐形成了遥遥对峙之架势。

  “对方共计十六人,是我们这边的两倍还多,这倒并非是重点,重点是我怀疑他们每一个的实力只怕都不会弱于我们了。”

  这一刹,孔悠然清眸涌动,飞快传达意念给众人,“若真如此的话,想要杀死他们,必当会有一场血战了。”

  其他人也意识到这一点,对方既然敢如此大摇大摆地现身,必然是有恃无恐,准备了完全手段。

  “诸位莫要担忧,先静观其变。”

  陈汐这一刻显得极为冷静,神色沉静而从容,传音给众人,“如今那末法之门还未开启,他们只怕不会着急动手了。”

  一番话,让得孔悠然心中皆都踏实不少。

  这一切说来缓慢,实则皆都发生在短短几个眨眼间,达到陈汐他们这等境界,用意念交流也不过是电光石火之间的事情。

  “诸位道友,我们又见面了。”

  甫一抵达,王钟双手负背,伫足虚空,一袭血袍在风中妖艳诡异。

  他唇角含笑,目光扫视陈汐一行人,犹如一位猎人在审视自己的猎物般,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睥睨之姿。

  唯独当看见迦南时,王钟微微一怔,旋即就若有所思道:“看来,本座已经不必再介绍我们的身份了。”

  一句话,就让陈汐他们进一步确定,这“王钟”果然就是来自上个纪元的一个古巫!

  “王钟,少在那里装腔作势!”

  王钟很看不惯对方那骄傲睥睨,处处流露出的傲岸姿态,禁不住冷喝出声。

  “蠢货,本座名叫阿律耶,可不是王钟那种废物可比的。”

  曾乔装“王钟”的阿律耶轻笑,声音中透着不屑。

  阿律耶!

  显然,这才是“王钟”真正的名字。

  被阿律耶讥讽为蠢货,顿时令石禹脸色一沉,正待说些什么,却被陈汐拦住。

  “我很奇怪,那一扇末法之门还未曾打开,为何你们却如此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了?”

  陈汐神色淡然,眼眸锁定对面的阿律耶。

  “实不相瞒,当你们抵达这里之后,一切都已成定局,早晚出现都是一样。”

  阿律耶慢条斯理开口,透着一股绝对掌控的味道,正如陈汐猜测那般,他这时候似乎根本不着急动手。

  “哦,那你们又是如何断定,这一次一定可以打开这一扇末法之门?”

  陈汐神色波澜不惊。

  对方不着急动手,他同样也不着急,若能从对方口中获知一些消息,那就更好不过了。

  阿律耶唇角忽然泛起一抹古怪的弧度,凝视着陈汐,道:“陈汐啊陈汐,没想到你直到现在还不明白,打开这一扇末法之门的关键便在于你么?”

  此话一出,孔悠然他们心中皆都狠狠一震,终于敢确信,原来迦南之前所说的话竟是真的!

  陈汐竟是开启这一扇末法之门的关键!

  这一刻,陈汐眯了眯眼眸,声音依旧波澜不惊,道:“为何会是我?”

  这个问题他曾问过迦南,迦南却摇头不言。

  而阿律耶听到这个问题,却同样也是摇头不言,他只是轻笑道:“既然你不知道,那就一辈子不要知道为好。”

  陈汐皱了皱眉,道:“难道你不担心,我不会这么做?”

  阿律耶笑了,大笑,似感觉陈汐这个问题很幼稚,好半响才收住笑声,道:“看来,你们直到现在还没好清楚你们的命运,早已不由你们自己来掌控了!”

  说到最后,声音中已带上一抹胜券在握的味道。

  “笑话!”

  “危言耸听,只会虚张声势,看来你们这些古巫后裔也不过如此。”

  孔悠然他们皆都嗤之以鼻,掌握自己的命运,这等狂妄之言对方还真敢说得出口。

  阿律耶见此,笑得愈发欢畅,指着众人道:“看看你们这些上古神域的天之骄子,帝域五极年轻一代中的领军人物,如今一个个却像愚蠢之极的白痴般,偌大的古神域居然会被你们这些白痴占据,简直是上天无眼!”

  言辞辛辣,跟辱骂也没什么区别了。

  孔悠然他们哪曾受到过这等诬蔑了,一个个登时脸色一沉,心中升起一抹愠怒。

  这该死的异端,还真把他们当做任其宰割的猎物看待了!

  “诸位小心有诈,这家伙只怕是在故意激怒我们。”

  陈汐眼眸冷冽,提醒众人。

  也就在此时,阿律耶神色忽然变得平静,甚至有些淡漠,道,“看在你们马上就将死去的份儿上,本座可以坦白告诉你们,这一次行动,我们古巫一脉已筹谋了太久,也等待了太久,单凭你们这些人的力量,是绝对无法反抗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或许你们不相信,但这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说到这,阿律耶唇角忽然泛起一抹诡秘的笑容,目光一一从陈汐他们身上扫过,这才继续说道:“当然,为了表达我古巫一脉的诚意,你们死亡的方式,却是可以选择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