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符皇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小师叔的命令
  多谢“千玄令”童鞋的打赏捧场~~

  ——

  论道大比第三个月的第二十二天。

  身负重伤的顾言,运气似乎很差,但也并不差。

  说他运气很差是因为,就在这一天,伤势未愈的他再次被神院东皇胤轩一行人发现,对他展开的追杀。

  说他运气并不差,是因为就在追杀的过程中,他被路过的夜辰和雨九岳一起出手救下。

  被两个道院传人救下,运气不能算好,所以只能叫不差。

  目睹这一幕,外界不少修道者皆都愕然。

  众所周知,道院在帝域五极中,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无论是对待神衍山、女娲宫,还是对待太上教和神院,皆都采取着两不相帮的策略。

  在这等情况下,夜辰和雨九岳这等在道院中拥有着极大影响力的传人,忽~无~错~小~说~~~然从神院东皇胤轩一行人手中就下了身负重伤的神衍山传人顾言,就不得不让人心生怀疑。

  这意味着什么?

  难道道院已开始改变态度,朝神衍山那边靠拢了?

  此刻,就连归元大殿中的勒夫、赤松子二人目睹这一幕,也禁不住脸色一沉,眸子里涌出一抹冷意。

  “呵,没想到,那陈汐之前联合孔悠然,淘汰了你们道院那么多弟子,可如今倒好,你们道院弟子居然还如此热心肠,主动救下了神衍山一名弟子,这可真了不起。”

  赤松子冷笑,声音在大殿中回荡着。

  其实,不止是他和勒夫,就连闻葶和虞贞也都没想到,竟会发生这样一幕了,心中也不禁疑惑不已。

  早在很多天前,淮空子便重返归元大殿中,此刻正端坐在中央主座上,只是唯独缺少了赢秦帝君。

  换而言之,从那天赢秦帝君和淮空子一起离开之后,便像消失了一般,再没有出现过。

  但这一点显然并未引起什么动静。

  此刻,当淮空子听到赤松子那带着浓浓讥讽和质问味道的话语后,却是显得颇为平静。

  他只是略一沉吟,便说道:“这只是两个小家伙个人的做法,并不代表我道院的态度,或许,他们只是不忍心在第二轮论道中,少了顾言这样一位值得尊重的对手吧。”

  闻言,赤松子冷笑得愈发厉害,嘿然道:“希望最好如道友你所说那样,否则的话,可是会让我等寒心的。”

  声音中带着一抹威胁。

  淮空子却像没听出来一样,含笑道:“道友大可放心。”

  赤松子冷哼了一声,便不再多言。

  勒夫却是眉头皱起,若有所思地瞥了淮空子一眼,感觉淮空子自从前些天返回归元大殿之后,态度似乎就隐隐发生了变化。

  不止是勒夫,连闻葶和虞贞也都察觉到,但却根本猜不透淮空子心中是如何想的。

  但不管如何,当看到顾言被夜辰、雨九岳联手救下,还是让闻葶暗松了一口气。

  如今道鼎世界中,他们神衍山已仅剩下陈汐、顾言、图蒙三人,若顾言再发生意外,那这第一轮论道中,他们神衍山可是彻底一败涂地了。

  ……

  也是这一天,夜晚,月明星稀。

  陈汐盘膝坐在一处山崖之畔,云海蒸腾,在夜色下显得静谧而壮阔。

  他的神色已漠然到了极致,再看不到任何一丝的情绪波动,像一座泥塑的雕像般。

  从和孔悠然分开之后,直至如今,他依旧没有寻觅到一丝有关神衍山其他弟子的消息。

  甚至,一路上他连对手都遇上。

  若是此次仅仅只是他一人参与这一场论道大比,他自然极为乐意看见这样的处境,起码他已获得铭道古鼎,又不必遭受对手的争夺,处境简直不能更好了。

  但可惜,这次陈汐并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着神衍山,他还有很多同门也在其中。

  这一切都意味着,他不能仅仅只为了自己。

  “逆运神盘……太上教……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陈汐心中喃喃,神色却是漠然一片,眸子深处涌动着冷冽彻骨的神芒。

  深吸一口气,他长身而起,决定继续出发,不过就在此时,他忽然眉头一皱。

  “咦!”

  几乎是同时,极远处地方传达来一声轻咦。

  旋即,在那极远处夜幕下,凭空闪现出两道身影来,那赫然是夜辰和雨九岳。

  不过,陈汐的目光在两人身上一扫,却是一下子落在了雨九岳背后。

  雨九岳背后,背负着一个人,那人衣衫染血,脸色苍白,精神萎靡到了极致。

  可陈汐还是一下子就认出,那是顾言!

  一瞬间,陈汐眼眸骤然冰冷到了极致,锵地一声拔剑而出,剑尖杀气犹如潮水般铺天盖地而出,遥遥指向了夜辰和雨九岳。

  “放下他!”

  字字如刀,杀机沛然,这片天地都陷入哀鸣中,几欲崩灭。

  “我若不放呢?”

  夜辰怔了怔,就禁不住笑起来。

  “小师叔?”

  就在此时,趴在雨九岳背上的顾言抬起头,当看见陈汐时,那暗淡的眸子里骤然涌出一抹亮泽,但旋即,他就意识到陈汐误会了,急促道:“小师叔误会了,是他们救了我。”

  “你多说什么啊,我正想和这家伙打一架呢,你可也无趣了。”

  夜辰撇了撇嘴,朝雨九岳使了一个眼神。

  雨九岳心领神会,顿时将背上的顾言放下。

  陈汐怔然,仔细凝视夜辰和雨九岳许久,又看了看正在朝自己走来的顾言,最终收起了谪尘剑,连忙迎了上去。

  “这是怎么回事?”

  陈汐将顾言扶在一侧岩石上坐下,又拿出一些灵丹妙药塞入后者唇中,这才皱眉出声。

  声音中,透着一抹担忧,据他观察,顾言的伤势实在太过严重了,差点就伤到道基,浑身气机紊乱,这时候就是拥有灵丹妙药,也根本无法立刻缓解对方伤势。

  “我们见到他时,他正在被神院东皇胤轩他们追杀。”

  夜辰和雨九岳也走了过来。

  “神院?”

  陈汐眸子中寒意大盛。

  “不是神院,在之前我和太上教冷星魂他们交手时,便已受到重伤,不过能够淘汰掉他们两名弟子,也算值了。只是没想到,我运气似乎有些太差了,今日又和神院东皇胤轩他们狭路相逢,若非夜辰他们相助,只怕……”

  顾言喘息开口,声音有些急促,话还没说完,额头冷汗便扑簌簌流淌下来。

  一位拥有绝世之姿的祖神境强者,此刻却沦落到这般地步,连说话都如此费尽,可想而知他受到的伤势何等之严重。

  “别多说话,你先休息吧,其他一切交给我了。”

  陈汐又是愤恨,又是心疼,制止住顾言说话后,就把目光看向了夜辰、雨九岳二人。

  “这次……多谢两位了。”

  陈汐深吸一口气,说道。

  夜辰笑了笑,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何是我们道院之人救了他?”

  陈汐坦然点头:“不错,我正是想不明白这一点,这一路上,可是有不少道院弟子败在了我手中。”

  “这不重要。”

  夜辰摇头,神色也是变得严肃起来,道,“因为这就是论道大比,有输有赢,我可不会因为这些,而就将你视作仇人。”

  陈汐眉毛一挑,略带诧异地看了夜辰一眼,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要救助顾言?”

  夜辰和雨九岳互望一眼,最终坦言道:“我只希望,你们神衍山不要去仇视道院。”

  陈汐眯了眯眼睛:“此话怎讲?”

  “有些人犯了错,就该有人去补偿,我只是想告诉你,我道院一直奉行着公平公正的态度,来主持这一场论道大比,但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相信很多人都没有想到。”

  夜辰轻叹道,“对于阴谋,我是最厌恶的,无论是出于何等理由,都不应该在论道大比中使用这等不光彩的手段。”

  陈汐能够感受到,对方说的是实话,甚至已判断出,夜辰只怕也早已了解到了某些事情,故而才会采取这等方法,试图化解自己对道院的敌视。

  “犯错了,可不仅仅只是补偿,还要为此付出相应的代价,若办不到这一点,恕我无法原谅。”

  陈汐沉默许久,这才说道。

  对于陈汐的态度,并未让夜辰感觉有多过分,他略一思索,便认真点头道:“我相信,道院会给你们神衍山、女娲宫一个交代的。”

  陈汐道:“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那就这样,先行告辞了,陈汐,不管如何,论道大比必须要进行下去,我可是很期待和你交手那一天,或许等下次相见,我们就是对手了。”

  夜辰洒然一笑,双手负背,和雨九岳转身离去。

  “这俩家伙,倒还算不错。”

  陈汐凝视着他们离开,沉思了许久,最终摇了摇头,不再多想,把目光看向了顾言。

  “小师叔,不必担心,把我留在这里就可以了,这次哪怕被淘汰掉,我也没什么遗憾了,正经是您可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顾言感受到了陈汐的目光,睁开眼睛,苍白透明的脸颊上挤出一抹笑容。

  他担心自己拖累陈汐。

  陈汐拍了拍顾言肩膀,也不顾顾言反对,就小心将他背在了自己背上,然后这才说道:“安心养伤,由我在,没人能够淘汰得了你。”

  言辞平淡、平静,却透着一股坚定不容置疑的力量。

  顾言心中忽然涌出一抹无法遏制的暖流,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多说什么。

  ——这是小师叔的命令。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小师叔的命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