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公主到底还是十岁的孩子,又从娇宠长大,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身子不禁一抖。

  李皇后看在眼里,恼在心里。

  女儿这般不成器,做出这等事情不要紧,但也不知道毁尸灭迹,真当所有人都是傻的吗。

  可女儿再不争气,也是亲生的,不能不管。

  李皇后冷冷地看向宫女,呵斥道:“公主让你们好生带楹丫头去换衣裳,你们却阳奉阴违,真真是放肆至极,若是再不说实话,这舌头也不用留着了!”

  两个宫女脸色瞬间煞白如纸。

  这是要弃卒保帅,把嫡公主摘出去的节奏啊!

  昭贵妃仪态高贵,柔柔一笑,风华万千,“姐姐说的是,她们确实放肆,只是从前倒是未曾发现,她们连主子的话都能违背。”

  李皇后冷淡道:“贵妃的意思是,有人指使她们吗?”

  “姐姐莫要生气。”昭贵妃掩唇一笑,不慌不忙不紧不慢道,“妹妹不过是有些疑惑罢了,况且嫡公主的寝宫并不远,似乎不需要经过御花园呀。”

  说着,还朝皇帝娇娇笑道:“皇上,您说是不是?”

  白楹她见昭贵妃话里话外都是偏帮她的意思,有些意外,这可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啊。

  她借机探出脑袋,怯生生道:“阿楹那时候,那时候听见宫女姐姐说……”

  嫡公主不等她说完,抬起下巴不屑打断,“说什么了?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吗?”

  昭贵妃柳叶眉轻轻蹙起,善解人意道:“公主不如让白姑娘说完。”

  白楹泪眼朦胧,猫似的说道:“宫女姐姐说、是公主吩咐了。”

  “岚儿年少气盛,被本宫和皇上娇惯的不像话,最是傲气,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李皇后拉住嫡公主的手,关怀地看着白楹,“彼时风大,楹丫头许是听岔了。”

  两个宫女头磕在金銮殿上,不敢说话。

  白楹也不再吭声。

  昭贵妃的目光落在两个宫女上,轻描淡写:“既如此,你二人胆大包天,做出这等事情,还公然欺瞒皇上,来人,将她们拖下去,杖毙吧。”

  两个宫女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着李皇后和嫡公主,眼泪簌簌而下,一个劲磕头,鲜血混着泪水,“公主救命,公主救命啊。”

  一切似乎已经水落石出。

  皇帝本就对嫡公主有所怀疑,加上她心虚的反应,越发肯定这一切都是嫡公主的指使,但这是他唯一的女儿,又向来疼爱有加,绝对不能传出不好的名声,给皇室蒙羞。

  他沉沉的看了嫡公主一眼,本欲顺着昭贵妃的话,直接处理了这两个宫女,却没料到嫡公主没按耐住,破罐子破摔似的,不甘的喊道:“是儿臣又如何?”

  众人哗然。

  白楹立刻收回刚才递过去的挑衅眼神,像受了惊吓般,身子轻轻颤抖,躲在苏嬷嬷身后,在偌大的大殿上显得格外弱无助。

  皇帝沉着脸看着嫡公主,“岚儿,你老实说,当真是你吩咐的?”

  李皇后来不及开口阻止,嫡公主便杏眸含怒,不甘又怨怼地看了白楹一眼,一字一句不屑道:“儿臣没有错!都是她咎由自取,儿臣不过是给了她一个的教训罢了!”

  她傅云岚是大煜王朝高高在上的嫡公主,唯一的公主,天底下除了太后母后外最高贵的女子,白楹不过是国师大人善心大发捡来的孤儿,就算托付给静太妃照顾,也就只比宫女好一点儿!

  萤火之光,又怎能与皎皎明月相比?

  她就算百般捉弄,也不过是这个贱民的荣幸罢了。

  “放肆!”皇帝怒道。

  眼见皇帝脸沉的像是能滴出墨汁来,李皇后心一慌,急急呵斥道:“岚儿,住口!”

  真是越说越荒唐!

  被顶撞了的皇帝自觉有失颜面,连带着迁怒李皇后:“皇后教的好女儿!”

  傅云岚被斥责得眼眶一红,死死咬着下唇,不肯低头认错,“与母后何干……”

  “啪!”

  清脆的耳光声打断了她的话,李皇后拉扯着她跪了下来,眉眼温顺的自责道:“是臣妾的错,岚儿年纪不懂事,臣妾自当好好教养她。”

  傅云岚捂着被打的脸颊,眼泪簌簌而下。

  她眼中含恨的瞪向白楹,她明明没错,都是这个药罐子以下犯上,让她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

  在座众人皆垂首不语,大殿内寂静一片。

  苏嬷嬷摸了摸白楹的脑袋,将她的披风包裹的更严实些,让她不要害怕。

  皇帝冷冷地看了李皇后一眼,龙袍一挥,“既如此,这段时日,皇后就好好教养岚儿,不准她离开云华宫一步!六宫事宜,全权交由贵妃处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