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凤临天下之妃子不善 > 第六十章 最后那点利用价值
  “娘娘,还是奴才来吧。”彩霞伸手去接她手上那个绣得糟糕的香囊,搞不懂自家主子怎么忽然想要绣香囊,余翘却轻轻避多她伸来的手,“我想自己绣完它……哎。”

  她轻轻一叹,“也不知道能不能剩下的时间够不够绣完。”

  彩霞赶紧劝慰道:“娘娘,没事的,太医都说了,只要你一直待在冰窖中,就不会毒发的。”

  余翘微微一笑,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太医话虽是这么说的,可是谁知道她最后的命运是什么。

  余翘也不去多想这些,越想心情越是乱,所以这段日子余翘总算是找一些事情来让自己忘记一些事情,就像是现在她想绣一个香囊,里面绣上她的名字,外面绣上惊鸿二字,她心里唯一牵念的人就是那个孩子了。

  这时,冰窖的铁门忽然从外被推开,夏卿在郭麟的引领下走了进来,他们刚走下台阶,彩霞就已经挡在了她身前。

  “你们要干什么!”彩霞急急的吼起来。

  余翘伸手按住彩霞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彩霞回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像是提前知道了些什么似的。

  余翘低声了然的问道:“你知道他们今天会来?”余翘其实一直都在等今天,夏卿的出现是否说明她的生命要结束了?

  彩霞哭着点头,“娘娘,皇上中毒了,他们说是跟你中的是一样的毒……他们想要你……你,你……”余翘明白了,略微点点头,便看向了迎面而来的夏卿。

  夏卿一走近,也没有废什么话,直接开门见山说道:“请娘娘移驾潜龙殿!”

  余翘扬起下巴,略微一点,笑道:“我觉得这里很好,没有必要离开……”

  夏卿面露怒色,“这可由不得娘娘您了。”

  “那我能知道为什么吗?你也知道我根本不能离开这里半步。”

  “请娘娘放心,潜龙殿中有皇上的御用冰窖,比这里要好上十倍……”

  “他中毒了?”

  “娘娘,你太多话了。”

  “中的跟我是一样的毒。”

  “娘娘!皇上中毒的事情,只有他身边信任的人知道,外面的大臣都不知道,你知道多了,并不是什么好事。”

  余翘知道既然夏卿找来了,自己在这里尚算安宁的日子也就结束了,“想拿我做小白鼠?”

  “小白鼠?”夏卿似不明白这三字的意思。

  余翘笑了笑,面无表情,“想利用我身体里的毒,来做实验,救他的命?”

  夏卿没有开口承认,不过脸上那莫名冷硬的笑容已经告诉了她答案,说真的,余翘并不想死,这时她想起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话,也许这是一次机会,也是她逃出去的唯一机会。

  “如果我答应你,我有什么好处?”

  夏卿双眉皱起,“你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格吗?”

  余翘摇头,挺开心的笑起来,“我没有啊……但是我觉得我身体里的毒,就是跟你讲条件的资格,皇宫里没有第三个中毒的人了,夏郡王,除了我,别人能帮你了。”

  其实,这段时间余翘静下来之后,也有认真的想想关于自己体内这种毒的是什么毒,在现代时,她就是在研究所里研究各种毒素的,要是在她认知范围内的毒,她早就找到解毒的方法了,而她身体内的毒,很复杂,也许还不止一种也说不定。

  夏卿略带欣赏的看向她,“没想到你竟然敢在这种时候跟我提条件。”

  “我来做这个试验品,但是到时候我要离开皇宫。”

  “也许到时候你都没命离开这里。”

  “就算最后我成为一具尸体,也请你帮你送出去,就算是随意丢进河里,湖里,或者乱葬岗里,也不要留在这里。”余翘伸出修长的手指,潇洒的指了指阴暗的铁牢,夏卿眼中的欣赏更是甚,这个女人果然是与众不同。

  “看来你很恨皇上。”

  “恨倒是说不上了,就是觉得自己不应该来这里的,但是既然已经来了,我也准备好接受这里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

  “你倒是看得很开。”

  “没办法啊。”余翘耸耸肩,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不看开一点,自己难受啊。”

  夏卿被她的通透逗笑了,“好,本王答应你,如果你能撑到最后不死,本王会悄悄的送你出宫,不会有人知道……就算是最后你不幸成为了尸体,本王也会在外面给你找一处风水宝地,安葬你。”

  “成交!”就这样,余翘成为了为慕容谨之解毒的小白鼠……当夜,暗影卫准备了一口大桶,在里面灌满了冰块,再将余翘全身裹上棉布放进木桶中,因为潜龙殿是皇上夏季避暑的行宫,需要翻越京城城郊外面的两座大山才能抵达,所以除了是当夜启程之外,夏卿加派了暗影卫连夜将她送到了潜龙殿地下的冰窖中。

  当她到达时,冰窖中已经准备好了,不过余翘没有看见宫中的太医,只有一位身穿白衫,身姿挺拔,面若冠玉的男子在那里。

  夏卿介绍道:“这位是韩良,千叶神医。”

  余翘没那心情认识什么神医,径直走进铁牢中,便有暗影卫上前来锁上铁门,韩良看了夏卿一眼,两人默默无语。

  余翘笑道:“这里还不错,比我之前住的地方好很多呢。”

  夏卿走后,韩良上前,看了她一眼,眼中神色有些复杂,反倒是余翘一脸悠哉哉,侧身就躺在了一旁的贵妃椅上。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余翘问道。

  韩良略有些腼腆,早就听闻这位皇后曾让皇帝焦头烂额了一阵子,近日一见倒真是如传闻一样‘与众不同’。

  “你不怕吗?”

  余翘眨了眨眼睛,“怕啊,可是我更怕待在皇宫里,我情愿死,也不想一辈子都被禁锢在那个鬼地方!”

  韩良眼神飘向一旁被一围明黄色绸布遮挡起来的地方,眼神变得异常的小心翼翼,余翘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便指着那块布问道:“那块布后面是什么?”

  韩良冷漠的说道:“跟你无关。”

  余翘看得出来他对自己有些敌意,不过无所谓了,反正她又不想跟他做朋友,“是他吗?”

  余翘想过无数次在跟慕容谨之见面的情景,可是没想过会是这样再见面。

  “韩良,掀开布!”那道布后面的人突然开口,韩良便立刻上前掀开那块布,慕容谨之果然在里面,平躺在金色的龙床上,眼窝深陷,目光盯着头顶的某处。

  余翘现在的身体可比他好太多了,至少还能走动走动,不像他完全处于一种瘫痪状态,除了那张嘴能动之外。

  “活该!”余翘像是终于吐出了一口恶气一般的开口,“你也有今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