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1号,美国,纽约,纽交所。

  早上九点,股市刚刚开盘,西北矿业的股价就犹如是天空中的自由落体一般,直坠地面。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这几天的时间里,大家对这家来自加拿大的西北矿业公司,可以说是失望透顶。

  在华国的勘探队员出了事,这家公司也派出了调查小组,可是到现在为止,已经五天时间过去了,他们除了确认了几名勘探队员遇害的消息之外,是连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传回来过。

  自从无名勘探队员遇害的消息,被北美地区的各大新闻媒体大肆报道之后,这家公司的股票就处于到处被人抛空的状态。

  可是这家公司的反应却及其迟缓,既不选择公关公司出来帮忙辟谣,也没有自己出面托盘救市,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公司的股票跳水。

  他们这样的举动,可是让很多经济专家都跌碎了一地的眼镜,因为他们这样的做法,无疑是自取灭亡的套路。

  不光经济学家对他们的举动摸不着头脑,那些股民们更是对他们的不作为失望异常,股市里到处都是抛售他们股票的声音,但是却根本没人愿意出售接盘。

  在最开始的两天,还有一些持有这家公司股票的中小股东,或者机构,出来护盘,想要保证股票的价格。

  可是往股市里砸了不少钱之后,才发现这根本就是个无底洞,而西北矿业的迟缓反应。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于是他们也跟着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甚至有一些公司。为了能够减少自己的损失,居然都开始反转操作,也开始抛出自己手里的西北矿业的股票。

  这些中小股东和机构的动作,更是引起了其他股民的恐慌,都连带着纷纷出手抛空西北矿业的股票。

  而这一波在资源板块的行情,不光是重挫了西北矿业的股票,连带着其他矿业公司的股价也都跟着受到了影响。

  要知道股市投资,最重要的就是信心。一家资源公司出状况,哪怕他就是一只小蚂蚁,但是也很有可能会引起其他公司持股人的恐慌,到时候如果真的由于这么一次小小的行情,而引起一次大的雪崩,倒也不是不可能。

  很多大公司这时候,都选择站出来护盘,同时也头或明或暗的开始指责西北矿业的不作为,显然对于受到他们的拖累是相当的不满。

  就在昨天晚上收市之前,西北矿业那边又传出了一些非常负面的消息。据说因为这次赴华探矿的事情,本来就有很多公司高管和股东不同意。但是都拗不过公司的真正大股东,这才勉强同意了这次商业上的冒险行为。

  现在出了事,公司内部到处都是讨伐那个大股东的声音,甚至已经有很多小股东开始转手他们手里公司的股票,一些公司的中高层都开始递交了辞职信。

  西北矿业现在已经是站在了风口浪尖上了,现在公司内部又爆发出内乱的消息,原本还抱着观望心态的投资者们是再也坚持不住了。

  于是就有了今天早上一开盘,西北矿业的股价就大肆跳水的行情。

  离纽交所不远的曼哈顿下城区的格林威治村的一桩三层小楼里,凯文和大卫正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对面的电视墙,上面时刻的显示着最近一段时间,各大矿业公司的股价行情。

  下面的操作间里,已经聚集了超过一百个操盘手,随时等待着他们的指令,要对西北矿业下手了。

  “凯文,西北矿业的股价,现在已经 连续下跌了五天,尽早开盘的价格是一块八美金一股,但是按照现在的行情,今天中午之前就能跌破一块五,等到下午两点估计能破一块三了,你看咱们是不是该出手了?”

  大卫看着对面电视墙上不断滚动的实时数据,对坐在另外一边的凯文问道。

  凯文冰冷的蓝色眼眸,也在盯着电视墙上的数据,他没有急着回答大卫的问题,而是脑子飞速的运转,判断着现在的形势。

  好一会儿过后,他才对大卫说道。

  “让下面的人,把我们在别的公司上的投资,都悄悄的撤回来吧,美铝,伯利恒的人都已经开始出来护盘了,再继续下去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这次三天赚了一千万,也算够本了。下午两点半之前,我要看到所有的资金到账,三点开始,准时出手西北矿业,今天晚上收市之前, 咱们要给所有的人,来一次震撼。”

  凯文心里盘算了一番之后,感觉也快到了收网的时机了,他决定不等了。

  大卫心里也松了口气,他一直没有凯文这样沉得住气的本事,现在西北矿业的股价,就跟吃了泻药似的,一路下挫。

  如果再不出手,今晚收市之前,他们甚至可能真的跌破一块钱,那样的话,这家公司的股票,就真的成了垃圾股了。

  纽交所这边随时都可能给这家公司停牌,如果一旦停了牌,那就麻烦了,这可是会影响到他们一系列的后继计划的。

  虽然西北矿业被停牌倒也不错,他们可以直接在这家公司申请破产之前,去找他们谈收购,那样的价格更划算。

  但是时间上他们等不及,要知道在加拿大,还有辛克鲁德在等着他们去收购呢。

  之前他们可是和加拿大的那位能源部的部长说好了,拿下辛克鲁德之后,他们就会给那位部长的竞选资金里提供一笔七位数的赞助,而且还会动用自己的一切资源,来帮助那位部长参与竞选的。

  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喽。

  而且拿下西北矿业 之后,他们就会用西北矿业对辛克鲁德进行并购,到时候西北矿业光是股价上的上涨,就足够能让他们收回成本还大赚一笔的了。

  不花一分钱套现两个优质企业,这样的算计,才应该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做的事。

  有了这样的成绩,到时候在今年的家族年会上,谁还敢轻视了凯文和自己?

  。。。。。。。。。。。。

  很快就到了中午休市的时间,在休市之前,凯文和大卫手下的那些操盘手们,基本已经收回了这段时间,他们投资在其他公司身上的百分之六十左右的资金。

  还有百分之四十左右的资金,不过他们不着急,这些钱在下午两点之前,应该全部能够收得回来。

  中午凯文和大卫出了办公室,直奔中央公园,哪里有纽约最好的法式餐厅,他们这样的人,当然不会亏待了自己。

  即便是哪里一顿饭要消费数百美金,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那点钱还没有他们的一根鼻毛重要。

  酒足饭饱之后,两人回到了工作间,下午一点,纽交所准时开启了下半场模式。

  两人坐在办公室里品着咖啡,商量着后面的计划,至于下午的具体操盘,不用他们动手,毕竟他们这样的大人物,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要不然那些从哈佛高薪聘请回来的股票经纪人是干什么吃的。

  就在两人畅谈未来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闯了进来。

  凯文眉头一皱,显然对这人的粗鲁很是不满,不过却没有发作,这人正是他手下负责本次操作的操盘手头头,杰克。施耐德。

  “凯文,不好了,有人先下手了?”

  凯文还没来得及生气,听到杰克的话,猛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刚刚他和大卫再聊拿下了西北矿业之后的事情,没怎么关注纽交所里面的情况,按照他们的估计,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这时候他和大卫都站起身,转过头开始留意墙上的大屏幕。

  大屏幕上西北矿业的股价,在下午开市之后,就是一路下探,很快已经跌到了一块三左右,可是随后连续几手大单,将市面上已经挂了好几天都无人问津的西北矿业的股票是一扫而光,让整个市场是为之一顿。

  很多场地操盘手都不得不停下他们手里的动作,然后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就意识到,应该是有大鳄入场了。

  美林的人连续抛出了三手三百万的大单定价一块三毛五,对方根本就毫不在乎,一口吃光,这可让所有的人都看出了对方的雄心。

  于是原本这几天一直担心手里的货出不去,最后随着西北矿业被纽交所摘牌,然后股票烂在手里的中小机构和散户们,都跟疯了 一样,把他们手里的 股票扔了出来。

  而对方竟然是来者不拒,有多少吃进多少,西北矿业的股价, 很快就从最低时候的一块三,一路攀升,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已经攀升到了一块四毛五的地步。

  这让凯文和大卫,还有杰克是大吃一惊,这斜刺里杀出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过这时候他们已经顾不上想那么多了,凯文回头对杰克交代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下去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