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很是偏僻,而且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附近的住户,拢共加起来,恐怕也不超过二十家,而且这时候还是下午,大部分住户都是在外出上班的时间,而这个时间段有时间回来的,恐怕也就只剩下这位背景神秘的汤川秀树先生了吧!

  果然那个人下了车之后,就直奔这条小巷子走了进来,而且在走进的时候,他还时不时的前后张望了几眼,虽然动作很是轻微,可是却都被李逸帆看在了眼里,这说明这家伙的警惕性很高。

  李逸帆带着阿雄和阿信快速的来到了楼下,然后把那根之前被他们剪断的,曾经绑在门把手上的绳子,再一次的给绑了起来。

  对于这样一个警惕性颇高的家伙来说,只要开门的时候门把手上的力度,有那么一丝的不对,他也能够察觉的出来。

  李逸帆并不担心,因为那个家伙走的很慢,阿信留在楼上,一直在给他们报那家伙的方位,所以他们有着充分的时间,来布置一切。

  很快楼上的阿信就没了声息,李逸帆也顾忌到,应该是这个汤川秀树来到了门前,他和阿雄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门口,等着这家伙进门。

  而到了门口的汤川秀树也并不急着进门,他显示蹲下,查看了一番,自己贴在门框下部的透明胶带,当看到这个透明胶带并没有破损,跌落之后,他也松了口气。

  看样子自己真的是多心了,那个谷崎润一郎是个什么货色,不过就是一个黑涩会分子而已。他失踪一天两天的并不能代表什么。

  汤川秀树掏出钥匙。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锁。然后并没有急着开门,而是握紧门把手把门轻轻的推开了一道缝隙,之后就把手里一直提着的雨伞伸了进来,他这雨伞的握手出有一个机关,这边轻轻一按,那边就会弹出一把弹簧刀,轻轻的割断了里面的绳子之后,汤川秀树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可是刚一进屋子,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一股有危险的感觉,迅速的冲进了他的脑海,刚想转身往外走,可是身后却传来了一股怪力,直接揪住了他的脖领子。

  汤川秀树也不回头,直接就把手里的雨伞往身后直接鎚了过去。。。

  如果要不是刚刚看来这家伙雨伞上的机关,这一下子,李逸帆肯定会着了他的道。不过这时候他可是早有防备,当这家伙手里的雨伞悄悄的捅过来的时候。他一个闪身,让过了这把雨伞。

  汤川秀树的杀手锏可不止这一下,这雨伞的伞柄是带钩状的,只要在往回一拉,伞柄上的刀锋,还是可以重创对手的。

  可是还没等他的第二个动作做出来,就有一把冰冷的手枪,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乖乖的放下雨伞,不会那样做。”

  “啪啦!”

  做了一半动作的雨伞,直接掉到了地上,汤川秀树很配合的抬起了双手,背对着李逸帆,可是李逸帆却依旧能够感觉到这家伙身上透出来的那股危险的气息。

  阿信从旁边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只塑料手铐,直接把这个汤川秀树给拷上了,然后一推这家伙的肩膀,想让这家伙转过身来。

  可是就在这时候,李逸帆感觉到已经到了极度危险的时候,他猛的一把推开了站在汤川秀树身后的阿信,然后就看到了一抹闪亮的刀光。

  这个汤川秀树果然是有一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用嘴唇叼住了一只刀片,就在他回头的那一刹那,他嘴唇上的刀片,就往阿信的脖子哪里划了过去。

  如果狗狗不是李逸帆推了阿信一把,刚刚那一下子,就直接能够把阿信的大动脉和气管都给划开。

  汤川的动作很是凶猛,而且看样子,他这样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尽管李逸帆及时的推开了阿信,让他避开了要害部位,可是他的肩膀还是被划伤了。

  “你他妈的,这个混蛋。”

  看到肩膀上那到细细的伤口,不断渗出来的血迹,阿信一下子就恼火了,抬头就给了这个汤川以枪托,直接级把这家伙的眼角给砸破了。

  而李逸帆这边更是利索,抬手就是一枪,直接打在了这汤川秀树的膝盖上,这下子就算他今天能够活下来,但是今后也是个废物了。

  刚刚想把刀片吞下去自尽的汤川,没想到这俩人上手就这么狠,尤其是李逸帆这一枪,射在膝盖上,当即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刚刚还想吞咽下去自杀用的刀片,也随着这一声惨叫,从嘴巴里掉了出来。

  李逸帆走过去,又给这家伙来了个仔细的搜身,从这家伙的后腰里,翻出来一把格洛克,裤兜里翻出两个弹夹,在脚踝上还找出了一把史密斯威森的点三八口径的转轮手枪,最后在他白衬衫的衣领里,又翻出了一把光亮锋利的刀片。

  当看到自己藏在衣领里的刀片被翻了出来之后,这个汤川秀树的眼神是彻底的黯淡了下去,做这行的,早晚都有这么一天。

  原本他还想给自己来个痛快的,看来是不可能了,做这行的可没有什么日内瓦公约的保护,一旦要是落在了敌人的手里,那么等着他的绝对是不敢想象的凄惨的结局。

  阿信像拖死狗一样,把这个汤川从楼下一直拖到了楼上,期间这家伙那受伤的膝盖一直在流血,可是他也不理会,显然是被刚刚这家伙那凶猛的一刀给激怒了。

  来到了三楼,阿信狠狠的把这家伙往他的那张书桌前面一扔,然后李逸帆端着手枪微笑着走了上来。

  “你们是什么人?华国人?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靠坐在书桌边上的汤川,突然转客为主的出声问话了。

  “这个你不用管。。。。。。。讹。。。。。。。。。。约翰。雷恩先生?嘻嘻,你不是叫汤川秀树吗?怎么改名叫约翰。雷恩了?”

  李逸帆手里拿着一张,刚刚从这家伙身上翻出来的门禁卡,笑嘻嘻的问这个家伙到,这张门禁卡,正是在青山医院里面的通行证,上面的相片和眼前的汤川一摸一样,只不过名字不是叫汤川秀树了,而是叫约翰。雷恩!

  一看到这个名字,在看看这汤川秀树的体型,李逸帆心里就大概的有了谱。

  这个汤川秀树身材修长,和平时他们见到的日本人有着很大的区别,这家伙的身高甚至和李逸帆的身高差不多,足有一米八八左右,和那些平均只有一米七多的日本人可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李逸帆走到这家伙的身前,一把扯开了他的上衣,露出了里面坚实的肌肉,这块头,这个健硕的劲头,可绝对不是普通的日本医生能够锻炼的出来的。

  他的动作让边上的阿雄和阿信都感觉到很是诧异,怎么?难道老板还有那调调的口味?一想到这,两人不由得突然感觉自己的菊花一紧。

  不过他们显然是误会李逸帆了,李逸帆直接又把这汤川秀树右臂上的衣袖给扯了出来,果然和他猜得没错,这家伙的肩膀上露出了一个三叉戟的纹身!

  “呦!。。。。。。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汤川先生,原来不光不是日本人,还是个美国人呢?而且还是个海豹突击队成员哩。。。嘻嘻,我说的没错吧。。。”

  李逸帆说出的话,让阿雄和阿信都感觉有些目瞪口呆,他们之前不过是受过普通陆军训练的二道贩子的步兵军官而已,这样专业的间谍方面的知识,他们哪里能够知道?

  而这时候汤川倒也没反对,只是冷笑着了一声,脸上带着极其轻蔑的表情说道。

  “真是笨蛋,我怎么可能是日本人呢?没错,我就是一个美国人。”

  看样子这家伙很是有当日奸的潜质,而且看来他对日本这个国家的感官也是非常的不好啊!

  “海豹第六突击队成员,约翰。雷恩先生。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个cia吧?好像cia很喜欢从海豹里面挑选人员。”

  这一次汤川秀树选择了沉默,他没有回答李逸帆的问题,不过沉默也就是一种承认吗,李逸帆基本已经可以断定,这家伙就是cia的成员。

  “好吧,那咱们就不废话了,约翰。雷恩先生,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资料是什么意思?”

  李逸帆说着就把他之前从这家伙书桌上找来的那些资料,都丢在了这家伙的身上,当这些资料砸在汤川秀树的身上的时候,这家伙浑身一抖,不过随即就把头给扭了过去,显然是打算负隅顽抗了。

  “你看看,这又是何必呢?都这时候了,难道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可以翻转局面吗?嘿!约翰先生,你是不是在找这东西?”

  李逸帆说着从身后拿出了一把粘满了胶带的手枪,当看都这支枪的时候,汤川秀树的表情,一下子就不淡定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