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苏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情况非常不妙,这时候他躲在一个沙发的后面,他的手里只有一把小手枪,可是对方的手里却是一把自动的冲锋枪,对方把他压制的根本就动弹不得。.

  一想到自己所处的绝境,盒苏就怒了,他真的不想死,不想死在这里,于是他端起手枪也不露头,就凭感觉朝着对方的方向可是还击。

  可惜刚开了没两枪,他就感觉自己的后背一热,然后一阵无力感袭来,他知道自己中枪了,真是够倒霉的,对方手里的自动武器的穿透力,显然不是这个破沙发可以阻挡的。

  就在他心里升起无边的懊恼的同时,他的后背有感觉传来一阵剧痛,显然挨了不止一枪,他很想跳起来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可是一伸腿却感觉到了浑身传来的无力感,然后就两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阿里。迪拉尔很快就射光了手里这只mp5的子弹,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打空了两个弹夹,不过对方的情况也很是不妙,他感觉最起码有两个家伙,被他打死了。

  就拿着两把喷子,也敢和我斗,艹!想当年老子,可是砍着那帮华人的脑袋长大的,你们就算是从北面来的有能怎么样?

  最后还不是要落得个,客死异乡的下场,等到把你们全都干掉之后,就算你们都死了,老子也要把你们的脑袋砍下来,看看你们今后还敢不敢来这里找老子的麻烦?

  这时候的阿里,很是有点意气风发的感觉,他仿佛有回到了几年前,那个越野长街,他手握砍刀,冲锋在前的时候。。。

  阿里给自己的枪又换了个弹夹,尽管这时候房间里已经没人在向他射击了,可是他却不敢冒头,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死了没有,还有没有后来的帮手,他只是很心焦自己的手下都特么死到哪里去了?

  盒苏,还有那个被他吹嘘的宾蒂,还有其他的那些马仔们,这帮该死的混蛋,老子这边都已经打生打死的开战了半天了,这帮家伙怎么还没过来?

  难道他们都已经被对方给杀绝了?一想到这里,阿里就感觉自己的腿一软,不过他强制硬撑着,反正已经打死了两个对方的人,今天也算是赚够了本了。

  不过如果有生的机会的话,他当然不想死,他这时候最期望的还是,自己在楼下的那帮手下赶紧上来。

  不过结果很令他失望,他在楼上等了半天,楼下也依旧是没什么动静,倒是房间里的空调出风口,一个劲的往外排放着一些难闻的刺鼻的气体。

  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多次参加过各种运动和警察当街对垒不知道多少次的阿里,很快就想起了催泪瓦斯这么个玩意,这是怎么回事,哪里来的这么浓厚的催泪瓦斯的味道?

  阿里对这玩意很了解,具体怎么对付这东西他也很有经验,他这时候正躲在自己的那个实木大班台的后面,他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条毛巾,然后用桌子上面的矿泉水打湿,扶住口鼻,甚至把整张脸都包住,只是在双眼处扣了个窟窿出来。

  他知道这种垂泪瓦斯,其实里面装的大部分都是通过化学方法提炼出来的辣椒素,这玩意一旦遇水,就反应的更加激烈,能够对鼻粘膜和口腔产生强烈的刺激,眼睛也是不例外。

  而且这玩意就算是落到裸漏在外的皮肤上面的话,也会产生强烈的刺激感,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全身包个结实,没有裸漏在外的皮肤。

  这阿里其实也算是命大,李逸帆之前一共往通风井里面投掷了四颗催泪瓦斯弹,不过那几颗都落在了通风井的井底,而且因为这桩小楼的楼上楼下的面积,实在是不小,而且通风环境也不是特别的差,所以一楼和二楼相对而言是重灾区,可是三楼要相对好得多,这也是为什么阿里,能够从催泪瓦斯当中幸免的主要原因。

  阿里躲在自己的大班台后面好半天,对面没人朝他开枪,这让他放心了不少,他不敢打电话找救兵,因为害怕声响会暴漏了自己的方位,他有一种感觉,敌人就躲在黑暗的地方在等着自己暴漏,一旦自己要是暴漏了位置,对方肯定会给自己致命的一击。

  可是等了都快半个小时了,楼下却依旧是没什么动静,这让他感觉很着急,同时心里已经是把自己的那些手下骂了个狗血淋头,特么的自己没听见那么多的枪声啊,怎么自己的那些混蛋手下还不上来?

  难道他们都被对方收买跑路了?不可能啊?

  阿里感觉实在是蹲不下去了,他悄悄的探出了头往外看了看,外面依旧是漆黑一片,不过他的动作并没有给给他找来子弹,这让他很放心。

  他悄悄的站起身,突然他看到门口有一个影子闪过,阿里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梭子子弹又搂了过去,把办公室的门口打的是木屑横飞。。。

  不到半分钟的功夫,一梭子的子弹就打光了,可是就在阿里换弹夹的当口,门口又是人影一闪,不过人家也没冲进来,倒是好像一矮身,丢了个什么东西进来。。。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然后就是满眼的白光,阿里感觉自己的眼睛一阵难言的刺痛,这感觉比被人用辣椒水直接喷在眼睛上还难受,而且突突如其来的巨响,直接就把他的脑子给震得是昏昏沉沉的,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是一派的天旋地转,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这感觉就和刚刚吸完了白粉的感觉差不多。。。

  看着摇头晃脑,好似醉酒了一般的阿里,李逸帆上前一脚就把他给踹翻在地上,边上的老陶,用战术手电,满屋子的照了照,两个女人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浑身上下不满了子弹孔,显然是刚刚被宾蒂或者是盒苏击中身亡的。

  宾蒂的尸体就在门口,这家伙一冲进办公室就吃了阿里的枪子,浑身上下的弹孔也不少,被自己的老板干掉,他也算够倒霉。

  那个盒苏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后背上不满了不规则的弹孔,身体下全是血,看样子已经是气绝身亡多时了。

  屋子里这么几个人都死了,没有活口,这也让老陶放了心,这时候的阿里,已经被李逸帆用塑料手铐给铐住了,不过他还没有从刚刚那颗眩晕弹的威力当中清醒过来。

  “老陶你去楼下看看,好好检查一番,我估计一楼和二楼,应该还有这家伙的爪牙,不过被催泪瓦斯熏了这么半天,估计已经没什么抵抗力了。”

  李逸帆对老陶交代道,老陶点了点头,他知道该怎么对付这帮混蛋,给他们最好的出路,无疑当属送他们上西天最合适了,因为他知道,如果是自己落到了这帮人的手上,结果肯定会更惨。

  一想起这帮印尼猴子的恶行,老陶就浑身发热,想当年自己的一家人,就只逃出来自己和儿子,自己的父母妻子,都死在这些混蛋的手上,今天就是时间紧,如果不然他一定会让这些印尼猴子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的感觉。

  “小心点,对方说不定有清醒的,别被他们打了黑枪,这帮家伙还是很狡猾的。”

  看着双眼发红的老陶,李逸帆赶忙又劝了一句,老陶冲着他狠狠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下楼了,很快楼下就响起了一阵阵清脆的枪声,李逸帆知道那肯定是老陶在排队枪毙这些印尼猴子。。。

  李逸帆一盆冷水泼在阿里的头上,阿里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不过头脑还是有些发晕,但是最起码算是恢复了神智。

  这时候他看到一个高个大汉就站在他的面前,不过脸面看不清,因为对方带着防毒面具。

  “赶快放开我,你这个混蛋,要不然我会要你好看。。。”

  阿里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出来,就直接被那人一枪托砸的缩了回去,对方还不停手,紧接着又是一下子砸了下来,几下过后,阿里已经是满嘴是血,没有一颗固定的牙齿了。。。

  对方也不废话,直接一把就揪着他的领子,拖着他在地上一趟走,直接来到了他的那张大班台前面,然后帮他往地上一掼。

  那人直奔他大班台后面墙上的那张油画,把那油画移开了之后,露出了镶嵌在墙里的保险柜。

  “打开它!”

  那人的声音很是冰冷,阿里抬起头恶狠狠的看了对方一眼,很不配合,结果他等来的却是对方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枪,这一枪直接打碎了他的膝盖。。。

  “啊。。。。。。。。。”

  阿里抱着自己的膝盖,杀猪一般的叫唤着,一边叫还一边在地上打滚,可惜对方根本就没有可怜他的意思,直接从桌面上拿出一只签字笔,一脚踩住他那受伤的腿,然后一下就狠狠的把那支笔,插进了刚刚被他用枪打出来的弹孔里。。。

  一阵难以承受的剧痛,阿里昏了过去。。。(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