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大侠萧金衍 > 第220章 中奖
  自次日起,赵拦江便极少开口说话。

  他将金刀横于膝前,坐在一块垛口上,似乎进入入定状态,就连有人上前拜祭李秋衣,他也毫无反应。

  李倾城有些担心,问萧金衍,“这家伙不吃不喝,不会脑袋出问题了吧?”

  萧金衍道,“隐阳城是金刀李秋衣封神之处,此地处处有金刀王当年留下的痕迹,赵拦江得了金刀传承,在这里,才能更彻底的领悟金刀刀意。”

  赵拦江入城两日,隐阳城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

  城主府暗中搞出不少动静,北周、西楚间谍也似有动静,尤其是宇文天禄入城后,连萧金衍也感应到,城内来了不少高手,虽然他们尽量隐匿气息,减少真元波动,但萧金衍的弦力,对真元十分敏感,总能捕捉到一些别人未曾探知的痕迹。

  “我这几日总觉得要出事,却说不出在什么地方,不管如何,赵拦江能越快领悟金刀传承,我们在面临隐阳局面时也多一分把握。”

  李倾城反问,“你武功练的如何了?”

  萧金衍二话不说,一记无双神拳向李倾城攻去,李倾城未料到他会突然袭击,但毕竟是通象高手,对付个知玄,还不是手到擒来,内力微吐,强行将身体向一侧拉去。

  萧金衍如影随行,一拳快似一拳,练了百万拳后,终于有了一丝拳意,李倾城大喝一声,剑未出鞘,施展了一记幻剑三击水。眼见就要击中,李倾城忽觉得背后一道真气袭至。

  砰!

  李倾城身形一滞,向前一个趔趄,萧金衍拳挥至,横在他脸颊旁,笑道,“论境界修为我不如你,但真打起来,你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李倾城有些惊讶,“刚才那一拳,从背后袭来的真气,你是怎么做到的?”

  萧金衍嘿嘿一笑,“那日跟箭公子同行,交流切磋时,我偶然间想到的。不过,这种偷袭,对一人只能用一次,要仔细着用。”

  李倾城道,“走,跟我去个地方,见个从未谋面的老朋友。”

  “你第一次来隐阳城,竟还有熟识的朋友?”

  李倾城笑了笑,“本来不熟,但刺杀我的次数多了,也就熟了。”

  在来隐阳路上,李倾城、赵拦江先后遭到了几拨人追杀,从李煎饼的口中得知,悬赏命令是由白虎坊的老柴油铺发出,两人笃定是城主府的指使,但又缺乏证据。

  两人来到白虎坊,在一处闹市区,找到了一家“老柴油铺”的招牌。

  店内生意冷清,油铺无窗,里面有些阴暗,点着两盏油灯。门口横着四五个油桶,店内只有两人,掌柜在高柜后面敲打算盘,剩一个伙计,靠在柱子上打盹儿。

  萧金衍、李倾城进了油铺,打量了许久,也未见有人上来问客,于是咳嗽一声,“掌柜的,这生意还做不?”

  掌柜头也不抬,对伙计道,“朱重,来客人了。”那伙计酣声如雷,掌柜骂了两句,只得放下算盘,凑上前,笑道,“两位可要买油?”

  李倾城问,“最近生意兴隆啊。”

  掌柜道,“兴隆个屁,最近形势吃紧,大家连饭都吃不起了,哪里还有闲钱买油吃?两位客官,不知要什么油,本店有上好的香油、菜籽油、花生油。”

  李倾城问,“有柴油嘛?”

  掌柜笑道,“客官说笑了,小老儿姓柴,并不卖柴油。”

  李倾城道,“就是那种洒在地上,一点就着火的那种。来十斤!”

  柴掌柜道,“你说的是火桐油啊!”他悄声道,“你还真找对地方了,不过小店内的桐油是造册登记的,购买超过一斤,要有官府的文书。”

  桐油极易燃烧,为防止有人用来为非作歹,都是限量供应,超过限量,要经过官府审批,说明购买人身份、用途等等。

  萧金衍哈哈一笑,“文书当然是没有的。”

  柴掌柜道,“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价格上,恐怕有些贵。”他见两人眼生,又问,“两位,不会买来做杀人放火的买卖吧?这个小店怕是担待不起。”

  萧金衍故作犹豫道,“实不相瞒,我们有个厉害的仇家,追杀了我二人一路,我兄弟俩苦思冥想,才想出个办法,用桐油对付他。”

  那掌柜眼神闪烁,顿时有了警惕之心。

  李倾城打量着铺子,道,“柴老板,你生意不大,手笔却不小,墙上挂的这副松鹤延图,如没猜错,应是唐伯猫早期的作品吧?以当今市价来看,少说也三四万两银子。”

  柴掌柜色变道,“你们是谁,来此究竟有什么目的?”

  李倾城好整以暇道,“来买桐油,顺便跟柴老板谈一笔生意。”

  “什么生意?首先声明,小店做的是正经买卖,犯法的生意,咱们可不接。”

  “杀人算嘛?”

  柴掌柜道,“价格合适的话,偶尔也接一点。”他一改先前毕恭毕敬的脸色,傲然道,“既然你能找到我们天罡三十六,想必也不是无名之辈,不知是谁介绍你们来的?”

  先前靠墙佯寐的伙计,睁开了眼睛,手伸向身后,准备随时拔出兵刃。李倾城道,“饭一口一口吃,先来十斤桐油。”说罢,将一块银子扔在桌上。

  柴掌柜取出坛子,装了十斤桐油。

  李倾城接了过来,哗啦一声,顺手将桐油倒在了柴掌柜身上,顿时店内弥漫着一股桐油味道,萧金衍则顺手抢过一盏油灯,举在了手中,只要他一松手,整个老柴油铺就会变成一片火海。

  那伙计见状,正要逃跑,李倾城一个箭步,将他穴道制住,扔了回来。

  柴掌柜脸色大变,“你什么意思?”

  李倾城来到他身前,笑着道,“堂堂天罡三十六,想不到藏在一处不起眼的油坊,真是令人意外。柴掌柜,我来这里,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

  “小子,你招惹谁不成,偏要招惹我们天罡三十六,你们两个还年轻,我奉劝你们一句,把东西放下,兴许还有得商量,否则……”

  萧金衍手一松,油灯向他身上落去,吓得柴掌柜惊叫一声,萧金衍手一抄,将油灯抓了回来。

  李倾城道,“我这位朋友最近酒喝多了,手拿不稳,柴掌柜说话,可要三思而后行啊。”

  如今他浑身桐油,只要一点火星,不光他本人,就连整个店,整个白虎坊数十家店铺,都会烧成火海。

  “壮士请讲!”

  “我要看,这两个月来,天罡三十六收到的委托清单。”

  柴掌柜道,“我们天罡三十六,以诚信为本,替客户保密,若是答应你们,以后还如何在江湖上混?”

  萧金衍举着油灯在他脸前晃了一晃。

  “慢着,慢着,小心点!”柴掌柜心里快要崩溃了,“我不过是天罡三十六的一个接头人,哪里能接触到什么清单。”

  萧金衍将油灯贴在他三寸之处,“答非所问。再给你一次机会。”

  “我说,我说!”柴掌柜道,“清单在……”

  两人凑了过去,一阵风吹来,将油灯吹灭。

  柴掌柜见状,转身向外跑去,才跑到门口,寒光一闪,一支弩箭透胸而入。

  两人追门而出,见到几个黑影向远处遁去,等回到油坊,只见柴掌柜脸色发黑,已是气绝身亡,而那先前穴道受制的伙计,已不见踪影。

  李倾城在油铺内翻找,只找到一些琐碎零星往来账的册子,并没有任何关于天罡三十六的影子,“这里应只是一个接头地,看来我们要找的线索断了。”

  萧金衍将柴掌柜胸口弩箭拔出,仔细端详一番,道,“朝廷对弓弩管控极严,严禁民间持弩,这把弩箭,长七寸,比寻常弩箭短两寸,应不是军中制式,上面涂有剧毒,若能查弩箭来源,或许有一丝机会。”

  李倾城叹了口气。

  萧金衍却道,“李仙成杀赵拦江的心思,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算能找到证据,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拒不承认,我们能奈之何?”

  “交给宇文天禄呢?”

  “你也太小瞧宇文天禄了,他是什么身份,若真想杀李仙成,还需要证据?”

  李倾城心中有气,一拳打在高柜前的一只貔貅上,听得“咯噔”一声,油铺北墙之上,挂着的那一副松鹤延年图,竟缓缓升了起来,露出一个暗门。

  两人心中一喜,端起另一盏油灯,推开了暗门。

  顺着台阶而下,油铺之下,竟有一处地窖,地窖内,弥漫着一股桐油的味道,两人向下望去,只见地窖之内,密密麻麻排着十几只木桶。

  萧金衍凑上前,以弩箭刺一只木桶,桐油顺着流了下来,铺满了地面。

  他咋舌道,“一个不足两间的油铺中,藏了这么多桐油,你别告诉我,这些桐油是用来点灯的。”

  李倾城脸色动容,他出身名门,自然知道,就算整个金陵李家,一年桐油的用度,也不过十余桶,这么的小店铺,藏有如此多桐油,事出蹊跷。

  “这些桐油,是用来杀人的。”

  暗门口,忽然有人道,“不错,确实是用来杀人的。”

  两人抬头,正是先前那个伙计去而复返,手中举着一只火把,冷冷的望着萧、李二人,他喃喃道,“虽然不是给你们准备的,但你们发现了,那恭喜二位,中奖了!”

  说罢,火把向地窖之中扔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