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大明仙人 > 第三十三章 阴兵借银
  冬夜深沉,一点烛光如豆。

  米脂知县拨弄了好几回,可烛光还是依旧明亮不起来。知县老爷索性放弃,就着书房的一点如豆灯火,总算写出来了一片自己还比较满意的文章。

  就在知县老爷还来不及仔细欣赏一下自己的”大作“时,外面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吹的窗户纸啪啪作响。知县老爷听得风声,不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又将屋子里的炭盆移近了一点。

  ”下官夙夜忧劳,唯恐辜负圣恩,枉负圣人教诲,陛下重托。为朝廷牧守一方,励精图治,安抚黎明。幸赖陛下洪福,上官英明,于是四野得安,黎民称颂。虽不能显三代之治,却也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乡野之中,黎庶之民安居乐业,此朝廷之德也。兹有匪盗,凶名卓著,凶悍异常。使得黎民不安。下官闻之,日夜查访“知县老爷将自己的大作又读了一遍之后,还是总觉得少了什么,苦思之时,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声起,知县大为光火地冲出了门去。还不待开口喝骂,就看见自己的衙门里丫鬟,家丁,还有衙役们已经乱成了一团。

  “阴兵借银?”

  “五鬼搬运?”

  下面人的禀告乱哄哄地,米脂知县老爷突然觉得自己流年不利了,待自己夫人带着几个管家账房前来哭诉的时候,更是遍体生寒。一身皮裘棉衣,也挡不住自己的心情,如坠冰窟!

  “够了!”知县一声怒喝,打断了自己妻子的哭诉,跟一只暴躁的公牛似的踹着粗气,在书房里面打起转来。

  银子丢光了,的确心疼!毕竟那是知县这些年辛苦收刮下来的。知县老爷十年寒窗,不就为了当官吗?千里为官,不也就为了钱吗?但如今怕的就是丢银子事小,暗处的风波事大啊!

  说穿了,只要官位还在,银子总会回来的。但若是,这事情传出去,如何跟朝廷解释?

  “银子丢了就丢了,所有人不得声张,若是敢胡言半句,立刻打死勿论!”知县这么多年县太爷当下来,官威还是有一些的。也比眼睛里只有白花花银子的女人想得周全。银子不干净,哪怕丢了都不能声张。虽然官场上,清官比白乌鸦还少见,但事有可做,莫被人知啊!不然自己还不得成为被放弃的棋子?

  就在知县老爷决定隐瞒事情的手,仿佛老天还嫌知县老爷受的打击不够似的,很快就有县库大使如丧考妣地跑来哭诉:“大人,不好啦!银库里的银子突然飞了。”

  知县闻言,脸色突然一下子就白了,一屁股瘫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就这一夜,米脂县内要晕倒,或者已经晕倒的绝不止知县大人一个。满县大小官员,有品没品的,只要沾了那五百两银子的得,全都一夜将家财丢了精光。

  官员们晕不晕,山神庙里没人关心。但山神庙里,堆得跟小山似的金银财宝,却让了尘跟小西外所有人都快晕了。

  一阵阴风袭来,金银财宝便如雪花般,凭空出现又瞬间砸了下来。眨眼功夫,就堆得跟小山似的,在篝火映照下闪闪发光!

  小西对钱财没概念,但这样一堆白的黄的还是很漂亮的。不比那些乞丐们的眼中的贪婪,恐惧,还有震惊。小西是纯粹喜欢闪闪发亮的东西。

  ”师父!这些就是金子,银子?“可怜的小西长这么大就见过几文铜钱而已,金子银子压根没亲眼见到过。眼见这面前小山似的黄白闪光,扭头问道。

  ”是啊!”了尘头也不回地答道:“是金子,银子。既是衣食,也是也是惹祸的根苗啊!”

  了尘看到了山神庙里乞丐们那渐渐忘却了了尘给予他们的痛苦回忆,也忘了山神庙里还有一个恐怖的存在。金银迷人眼,钱财堵心窍。乞丐们眼中渐渐只有了眼前的财报,那副跃跃欲试的神情,了尘又如何会看不到?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倒难得他们还能忍这么久啊!

  “好了!一人十两银子,自己拿,算你们跑这一趟的辛苦费。多拿了后果自负!”了尘终于开口了。一群乞丐如蒙大赦。脑子里冲突这么久,一边是畏惧之情,一片是贪婪之心。想抢不敢抢,是人都不好受的。

  一大群人乱哄哄地跑到金银堆里,只能拿一小锭安慰下自己。是需要极大的克制力的。了尘却仿若故意纵容似的,只顾着和小西聊天,连金银堆里的情况看都不看,

  但那些乞丐的行动,了尘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能管住自己的不多,管不住自己的不少。大部分乞丐拿的都不止十两银子。甚至有偷偷在破衣服里藏了上百两金子的。鼓鼓攘攘的以为别人有多瞎,这都看不见?

  了尘摇了摇头,这批金银可是赃款,就那么好拿?

  能规规矩矩只拿十两的老实人,了尘自会留下,也保得他们一切平安,衣食无忧。多拿了的,了尘却会让他们离开,生死各安天命。能平安享受的,了尘只当他们福运无边,被官府拿住了得,也自能怪他们自己命不好了!

  “好了,你们既然已经都拿到银子了,也不算身无分文了。以后找个好营生,也算一辈子无忧了。”了尘拍了拍手道。

  “你,你,你,还有你。”了尘随手点了四个人头道:“你们四个留下,其余的可以拿着银子离开了!”

  了尘留下的四个是真的只拿了十两银子的。无论是出于畏惧,还是别的什么。至少他们还是管住了自己的手。

  了尘话音一落,山神庙的乞丐们顿时傻了眼了。

  什么意思?

  了尘轻笑道:”这批银子可都是偷来的,官府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拿了那么多金子,银子还不赶快跑,还等官府来抓不成?“

  一众自以为得计的乞丐瞬间脸色煞白,有想将银子放回去的,却被了尘眼睛一瞪,立马噤若寒蝉的不敢妄动了。

  ”你们连夜走吧!今天的事情以后千万别说。说了命可就没了。官府反应没这么快。你们连夜离开了米脂县,就算平安了。“了尘连哄带吓地将那群家伙赶走了。留下的四个乞丐,一个瘸了条腿。一个年纪大了,还有两个就是十三四岁的少年。

  ”贫道将你们留下,你看你们还没有被钱财迷了心窍。你们以后老实生活,自然平平安安,衣食无忧!“了尘许偌道。

  ”小西,你要不要拿两个?“了尘又没品地逗小孩玩了。小西一生气,两个腮帮子就会一鼓一鼓的。特别萌!

  小西翻了个白眼,没理睬边上那没正形的师父。

  了尘讨了个没趣,便只能作罢。掏出一张黄纸来,就在篝火前写了封书信,放在了金银堆里。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地围着金银堆里打起了转来。

  ”疾!“了尘口中一声喝令,右手并指成剑,向着金银堆一指。原本还像小山似的金银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一会儿,千里之外的豹房里,正德皇帝正难得地在晚上处理公文呢。突然听到殿上一阵清风吹了进来。然后金子,银子像雨点一般砸到了大殿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