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大明仙人 > 第六十四张 济世之心
  待厨房饭熟的时候,男子才气喘嘘嘘地大汗淋漓跑回来跟了尘回报道:“我跟附近的村民都说了,哎~现在几乎家家都有病人,有的就剩一口气了。今天一天又死了好几个,都在家里哭呢!我上门的时候,一说,都哭了。这年头就怕天灾**的。老百姓总是不得安生。他们说准备准备就会把病人带过来。族长也说要来拜见仙长。于是我就先回来通知了”男子擦了擦汗,眼见得村子里到处一片白幡,心里也很不好受。

  了尘稽首行礼表示感谢道:“善福信,心有慈悲,功德无量。”

  男子立马跳开,他可不敢受仙长的谢礼,忙道:“仙长才是真正的大慈悲,活神仙。小的哪里敢受仙长大礼。您久了我儿子,我都还不知道如何报答仙长呢?而且都是乡里乡亲的,我这不过是应该的。”

  了尘微微一笑曰:“大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善福信会有好报的。”了尘说完。男子脸上面相就开始微微转变,一道为不可察的红光流过天庭。了尘也不说破,含笑不语。就在这时,男子的浑家在厨房里喊了起来道:“仙长,饭都熟了了,可以开饭了。”

  饭桌上,一派农家风味,鸡鸭都有。显然这户人家拿出了最大的诚意招待了尘了。要不是没喂猪,了尘都怀疑,会不会杀猪来招待他。除了已经酣睡地小儿子,这家人都坐在了饭桌前。难得荤腥的饭菜比的上过年了。男子延请了尘入席道:“可惜,家中已经没酒了,这个时候,也没得地方打酒。道长不要嫌弃怠慢才好。”

  了尘却是一笑道:“正巧,贫道带酒了”,说完就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个酒壶来,把这家人吓了一跳。这酒壶刚刚仙长藏哪的,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从了尘符水救人,中年男子就知道了尘不是普通人了,对于了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拿出酒来一点都不奇怪。有法力在身的道士和普通人当然不一样。了尘拿起酒壶给出了小女孩子外所有人都倒了一碗道:”这时山中的果酒,喝一点无妨。“说完,和男主人碰了一杯之后,各自一饮而尽。

  ”好酒!“中年男人放下酒碗,犹自不舍地道:”如此好酒,真不知道哪儿的酒能比的上了。仙长,这不会是天上的仙酒吧?“

  了尘闻言一笑倒:”不是不是,不过自家山上产的平常果酒罢了。“心中却暗道,”为了这酒,我都快把青城山的猴子得罪光了啊!怎么能不是好酒?“

  一壶酒,两人干碗一碗又一碗,直到中年男人都快趴桌子底下去了才算完。这时,院子外面的门终于被敲响了。了尘神识扫过,轻轻一拍那位已然醉得不行地仁兄肩膀,仁兄立马酒劲全无。睁开眼来,第一反应就是还要再喝。了尘则微微一笑道:”有人来了,酒不可再饮了“说完,酒壶入手,转眼消失不见了。中年男子恍然若失地道:”能喝上这么一会,就算死也无憾了啊!“不过感叹一句,立马引来父母妻女地怒目而视。只能怏怏地跑去开门。

  院门大开了,门外站了好些人,为首的是个老头,白发白眉的,显然很有些年纪了。拄着根拐杖,却身体硬朗得很,走路虎虎生风。而且颇为威信地站在了第一个。

  ”福生无量天尊“了尘行了个稽首礼。都不用问,前面的肯定就是族长了。说不定他儿子就是村长或者里长。这在这个年代太普遍了。

  ”仙长安好。不知道仙长何处修行?”老族长人老成精,做事之前还要先盘盘道。看是不是骗子或者邪教什么的。

  “贫道来自青城山。云游到此。“了尘稽首道。

  ”青城山可是道家名山啊,失敬失敬。“老族长神色一震。了尘却暗暗苦笑道:”自己的师门不过青城山挨点边。可是和老族长说的青城山福地扯不上关系“。

  ”,仙长慈悲为怀,济世救人。老朽在此感激不尽。“老族长带着众人救给了尘行了一个大礼。又道:”不知道道长需要些什么准备?老朽也好马上派人去办。“老族长见多识广。主动问了出来。了尘也不由大声为这个族长点了几个赞,到底人老成精。办起事情绝对想得周全。

  ”那就劳烦族长帮安排个僻静点的屋子,还有一些清香火柱什么的就好。需要治病的自己带个碗来。“了尘想了想道。

  族长闻言,竟然就把了尘带到了村子中央的一座青砖大瓦房里道:”这里原本是我二儿子的房子,不过他现在常年在外地谋生,平时也没什么人住。不过我那老婆子还是经常来打扫打扫的。希望道长不要嫌弃,暂当药庐可好?“

  族长都把自己儿子的家贡献出来了,了尘当然满意道:”福生无量天尊,族长仁心一片,贫道在此谢过。“了尘说完,就和族长一起走进了这家暂时的”药庐“。

  族长让几个族中后生帮忙简单收拾了一下,又搬来了神案,香炉,之类的东西。待得稍稍有了点样子之后,了尘便开始了诊治病人。族长就坐在一边。他还只是听过自己族侄一个人说得神乎其神而已,自然还有些不放心。所以一定要坐在旁边,确定了了尘真有本事了才会离开。

  第一个进来的确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整个人都已经烧的迷迷糊糊了,被自己老爹老妈背着进来的。其实也就自己父母才会不怕连累地背着重病的儿子来死里求活了。就是一般亲兄弟也不一定有这个胆量了。

  了尘仔细地瞧了瞧小伙子的症状,脉都没切。就开口道”碗拿来“小伙子母亲立刻掏出了一个青色瓷碗来。了尘点了点头。把碗放到了桌子上,掏出一张符箓照旧晃了晃,符纸燃起。了尘轻轻地在碗沿边上一敲,碗里立刻出现了一满碗清水来,了尘不等族长和小伙子父母回神,就把符纸化入了水中道:”给这位小伙子喝下去吧!“

  “啊!啊!...族长和小伙子父母半响才回过神来,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了尘笑了笑不以为意。把符水端起,送到了小伙子父亲面前道:“这是你儿子吧!发病应该也有几天了,赶快喂他喝了吧。然后带回家好好睡一觉就好。”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