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大明仙人 > 第二十六章 宫内
  无论文官们怎么想,了尘已经完全懒得理会了。表面上道貌岸然,暗地里蝇营苟且就是说那帮都圣贤书。

  朝廷没什么新鲜事,所以了尘在礼部的一场风波很快流传了出来。而司礼监肯定是前几个知道消息的。两厂一卫在崇祯之前还是很得力的。如今关于事情起因,过程,对话详详细细地都拜在司礼监掌印李广面前。说起来李公公虽然是太监,但也是在内书房饱读了诗书的,若不是因为自己是太监,李公公自认三甲题名还是没问题的。所以李广有时候身为太监却会很多时候站在文官的角度去看问题,不能不说实在奇怪。

  “哎~~圣上病入膏肓,为人臣子怎能如此啊!”李广看着报告知道自己必须禀报了。事情早晚会有人报告上去,内廷里盯着自己屁股下面的家伙不是一个两个了。若是在隐瞒下去,自己身为天子家奴却是无论什么理由都下场好不了。

  李广想的不错,就在李广准备报告的时候,已经有人提前将事情报告了,报告之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刘瑾刘公公。而且也不是报告给皇帝陛下,而是报告给了太子朱厚照听。太子一听大怒;“这帮内外大臣想干什么。想害死父皇吗?。怎么连厂卫也没报告吗?“

  ”这事我也是听在东厂当值的小太监说的。却不知道李公公说了没有。说起来李公公可是一直以读过书自傲的“刘瑾一把小刀子就递了上去。就差直接说李广李公公跟外臣一条裤子的。太子果然想起了李广平日的作为,愤恨不已。

  ”不行,这事情我要告诉父皇母后。“太子说完就准备前往懋勤殿当面向父皇报告。却把刘瑾脸都吓白了。跪在地上抱住了朱厚照的大腿说到;“奴才只是看不过李广身为家奴,却吃力扒外。可太子殿下,您这一去,李广肯定知道。他是总管太监,是司礼监内相。您一去他肯定知道是奴才告的状。奴才死了不要紧。可老奴却舍不得殿下啊?“刘瑾一番哭诉却是把太子朱厚照给逗笑了道”别说得跟痴男怨女似的。本王不直接去救是了。别哭得跟什么似的。“朱厚照想了想也是,李广在宫里肯定少不了心腹,自己贸然去告状,这不是把自己底下刘瑾往死里坑吗?

  朱厚照没去父皇寝宫,而是去了坤宁宫找母后去了。

  坤宁宫内皇后大发雷霆,外面的臣子皇后可以不去管,但内廷就是皇后可以管的了。”我饶不了这吃里扒外的老狗“。皇后几乎咬着牙道。如果说这天下谁是最关心皇帝的皇后张皇后了。张皇后和自己丈夫二十年夫妻情深。现在看着自己丈夫病重一日胜意日,怎么能不心如刀绞。李广算吧皇后得罪到家了。

  李广自认是对大明,对当今忠心耿耿,但十载心血终究抵不过”隐瞒圣听“四个字。其实大明建立厂卫不就是为了别于官员禀告建立地另一套情报来源,以制衡官员的吗。李广却和文官一起隐瞒事件,那建立二厂一卫有什么意思。所以李广显然读书读傻了,自以为忠心,却忘了自己该站的地方。屁股错了什么都是错的。

  却说李广知道无法再压住消息了,这才往懋勤殿走去。通报之后进得殿内。发现皇后和太子都在。而皇帝则躺在榻上。

  周围太监宫女这会看自己的眼光明显异样。

  ”老奴叩见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广跪下行礼。

  整个大殿鸦雀无声。无人叫自己起来,李广只能继续跪在了地上。这会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头了,汗珠一下子就淌了下来,寻思着自己犯了什么错。偷眼望去,皇后太子往向自己的眼光一片冰冷,太监们的眼光却跟看死人一样。暖和地大殿里。李广却终于感到了三九严寒。

  良久,皇帝在重重地咳嗽了一声,嘶哑地说到;”李广我们主仆一场有十几年了吧“

  李广跪答“禀皇上,十七年零九个月“。

  皇帝叹息了一声道;”是啊,快十八年了,十八年抵不过内书房师傅一两年。“

  李广大急道:“禀陛下,奴才心中只有陛下啊!皇上“

  ”你走吧,去凤阳养老吧。朕不想再见你。“弘治皇帝显然不相信李广地话。

  ”啊!“李广听见皇帝的话,一时间呆住了,顷刻间嚎啕大哭到;”皇上,奴才一片忠心啊,皇上。。。。“

  ”滚“皇帝已经不在信任这个跟了自己十几年的心腹太监了,病重的他现在正是最多疑的时候,死亡的恐惧,病痛的折磨,对朝政的担忧,显然磨光了最后一点耐心。如今自己知道最信任地太监也学会了隐瞒,焉知平日里有没更多的事情糊弄自己。现在的他已经只能信任自己儿子和相濡以沫的结发妻子了。因为只有他们是自己一家人。

  李广失魂落魄地走出了懋勤殿地大门。心中一片懊悔。如果现在还不清楚圣上我为什么发落自己就实在对不起自己在内相位置上呆的这几年了。

  一路上太监宫女见到了自己如避蛇蝎,李广除了苦笑还能怎么样。也不知道怎么走到了司礼监的门前,正准备进去收拾一下。却被看门的小太监拦住了到;“李公公,您现在不是这里的人了。司礼监何等重地,您还是不要进去了吧,免得小的们为难。”李广无奈,平日里拼命巴结自己,自己却看都懒得看一眼的蝼蚁一般的人物也可以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李广又找到了内阁办公的地方,希望内阁诸公们可以帮自己想想办法,可走到内阁,却发现自己依旧进步了。想请看门的太监帮忙通报一下。太监却叹息了一下,摇了摇头。李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第二天,李广便匆匆走到了去凤阳的路上,路上没一个人敢去送行。太监们不敢,文臣们不愿。不愿意背上勾搭阉竖的名声。

  李广的倒台让满朝大臣算是看清了事态的严重。礼部员外郎黄斌连夜辞官,连答复都不及细看,就匆匆回安徽老家去了。

  而了尘却在这一天,登上了白云观的法台上,开始给白云观众道友讲解存神静思,由阴神成就阳神,进而一窥神道的法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