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春闺记事 > 第377节赶路
  顾瑾之第三次拜访刘家庄的甄宅,甄老太爷和甄大奶奶都放松了警恨,还挺高兴的。

  他们是欢迎顾瑾之的。

  而后,他们看到容貌俊美的少年跟在顾瑾之身后,衣着素朴可气质出众,眼神明亮,笑容倜傥,不由都愣了愣。

  顾瑾之个绍说:“这是庐阳王,我的夫君。我今日带了他来,给老爷子拜今年。您当我是女儿,还没见过我夫君呢。”

  甄老太爷顿时眼眸湿润。

  甄大奶奶则忙跪下,给朱仲钧磕头。

  他们把顾瑾之和朱仲钧迎到了甄家的中堂,丫鬟们捧了茶点。

  “哥哥什么时候回城了?“顾瑾之口吻亲昵问甄大奶奶。

  甄大奶奶忙回答:“他初一清晨就赶了回去,说过了上元节再回来。谅大人器重他,他不得闲,在家的日子少………

  顾瑾之就叹了口气。

  “我昨日从宫里出来,倒是见到了他。否则,我也不会急急忙忙赶到这里束……”顾瑾之道。

  甄大奶奶和甄老太爷都微愣。

  两人面面相觑,又都看向了顾瑾之。

  顾瑾之微微笑了下,却不再说这个话题了,只问甄大奶奶,家里的孩子们好不好:“家里有几个孩子?我来了好几次,都没有见过。今日大过年的,怎么不清他们来给我拜今年?”

  甄大奶奶的注意力顿时就拉了回来。

  她笑着道:“乡下孩子,不知道规矩,淘气得紧,怕冲撞了您,不敢让他们来磕头。”

  “这话我不爱听。”顾瑾之笑容满面“,京里谁不知道,我是在乡下长大的?难不成自己长在乡下,反而嫌弃乡下的孩子?快去领了来我瞧瞧模样。家里有几位姨娘?也带过来我瞧瞧,“,

  甄大奶奶见顾瑾之说得真诚,就连忙去把孩子们都领了过来。

  不过半刻钟,就有一群人跟着甄大奶奶进来。

  为首的是三个男孩子,最大的有七八岁,长得非常像甄末;小的三四岁,穿得很厚,有点挪不动脚,粉嘟嘟的既不像甄末,也不像甄大奶奶,和后面的姨娘长得像。

  而后,是两个女孩子,都穿着粉红色的长袄梳着双髻。都是五六岁的年纪,一个有点黑,活泼机灵,眼睛直往顾瑾之和朱仲钧身上瞅,很好奇;另一个则白暂腼腆。

  五个孩子纷纷给顾瑾之磕了头。

  顾瑾之一人拿给他们一个荷包。

  而后,甄末的三个妾也上前,给顾瑾之磕头。

  顾瑾之同样打发了压岁钱了

  她没有让他们走,而是一个个问他们的话。

  五个孩子三个姨娘,顾瑾之事无巨细的问,偶然还问甄大奶奶几句。这几个孩子里,有三个是甄大奶奶的亲生的。另外两个,分别是两个嫉娘生的。还有位老姨娘孩子夭折,而后就无子。

  几个姨娘都不算特别美艳温柔听话。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黄昏酉时天色黯淡了下来。

  石仓安排的侍卫也已经到了。

  顾瑾之就起身,对甄大奶奶道:“嫂子,咱们移步,说几句话……“,

  甄大奶奶狐疑,想到刚才顾瑾之说甄末昨日去看了她,心里发紧跟着顾瑾之出了中堂。

  朱仲钧则一直沉默坐着。

  此武,他端起丫鬟新添的热茶,慢悠悠啜了一口。

  他不说话,满屋子的人都不敢开口,热闹的气氛猛然冷却。

  顾瑾之和甄大奶奶已经出了屋子。

  两人没有走远,甚至没有另寻地方说话,只是沿着墙根慢慢走。顾瑾之最近和人聊天,似乎都爱在冰天雪地里。

  “嫂子京里即将不太平了……“,顾瑾之对甄大奶奶道。

  她一口一个嫂子,让甄大奶奶感觉很亲昵。

  只是这话让人心里发寒:

  “怎么?“甄大奶奶问。她没有怀疑顾瑾之骗她,只当自己住在乡下,消息闭塞。而顾瑾之在城里,又是王妃,什么大事都知道。

  甄大奶奶又觉得顾瑾之亲近。

  她从心底就相信了顾瑾之这句话。

  “”知道的人不多。”顾瑾之压低了声音,“之前居庸关地龙翻身,不少工事拐塌,您听说过吧?上次又暴雪,草原冻死了不少牲畜。蒙古人就靠牲畜为活计。牲畜冻死,他们活不下来,打了过来。”

  甄大奶奶心口一紧。

  她连忙问:“打到了哪里?”

  “快到居庸关了。”顾瑾之道,“朝廷怕京城百信惊惶,故而隐瞒:大哥很担心家里,还说老太爷没享过清福,战事一起,生灵涂炭,可怎么是好……“。

  甄大奶奶的一颗心,宛如浸在冰水里。

  她根本无法判断顾瑾之这话的真假。

  如果是真的,那可怎么办?听顾瑾之这意思,居庸关是拦不住蒙古人,打到京城不过是几日之内的事。

  可如果是假的呢?

  顾瑾之有什么理由欺骗他们?

  顾瑾之对甄家很亲切,几次登门拜访,还说甄末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没有理由撒谎。

  甄大奶奶在心里简单判断了下,就选择相信顾瑾之了。

  “那怎么是好?“甄大奶奶着急起来,呼吸都不顺畅。

  “往南走。”顾瑾之道“,大哥没有明说,意思却走到了:他想让我帮衬着你们,趁早往南走。若是消息传开了,往南行的人越来越多,路上也不好走……“。

  甄大奶奶连连点头,道:“多谢您告诉工我明日就收拾东西,让人去通州雇船南下……。”

  “明天哪里来得及?“顾瑾之道“,您想想,居庸关到京城的话,快马才一天多。蒙古骑马的马更快,他们连夜袭来,城里还能挡一挡,你们这乡下就成了蒙古兵扎营之处,还有活路吗?”

  甄大奶奶下意识拢了拢衣领。

  寒意浸透了她的全身。

  顾瑾之的身份在那里,她和甄家没有利益冲突,而且甄末对她有恩,甄大奶奶听到战争的话,就想到了死亡和战乱,心里早就一团乱麻,什么也顾不上细想,把顾瑾之的话全部听了进去。

  她紧张问顾瑾之:“您是说,连夜走?”

  “对,现在就走。”顾瑾之道,“大哥也是这意思。

  他今日还要当值,不能回来送你们。他给了我些银票,说是问谗大夫借来的,给你们,让您务必带着孩子和老太爷赶紧走。”

  “好,好………甄大奶奶嘴唇有点哆嗦,不知是冻的,还是害怕。“他夜里也不回来?”

  “若是他能抽空回来,也不会麻烦我的:“顾瑾之道。

  甄大奶奶看了眼顾瑾之。

  她想,甄末敢大胆麻烦庐阳王和庐阳王妃,的确是事情危急,而谗家素来瞧不起甄家,是不会帮忙的。

  唯一能帮忙的,就是庐阳王妃了。

  甄末对家庭,虽然关心,表现得却挺冷漠。他托人安排家里人离开,又借钱给家里人做盘缠,像甄末的作风。

  甄大奶奶不再疑他。

  她点点头道:“好,我都听您的,现在就去雇车……“。

  “不用雇车:“顾瑾之道,“我送佛送到西,马车和护卫已经替你们安排好。他们会送你们到安徽庐州。庐州是王爷的地盘,先躲避一时,若是平安无事,再回来。”

  甄大奶奶真以为是去庐州,点头说好。

  顾瑾之让她吩咐心腹的丫鬟,去收拾东西。

  马车都停在甄家大院的西边后门。

  甄家众人,除了甄大奶奶,都不知道何事,大家不免心慌。

  可甄大奶奶在家里权威性很强,她的话没人敢质疑。连老爷子也是糊里糊涂的。

  朱仲钧悄声叮嘱石仓:“安排一队人,从庐州方向去。你们往另一条路上走,多设疑兵,让人追不上,直接往广西送。”

  石仓道是。

  顾瑾之又拿了二万两银子给甄大奶奶,让她路上打点吃追。

  甄大奶奶把自己的细软都收拾好,其他珍贵的东西,全部放在库房里,留下个心腹的管事,让他先安心守住家门,等他们回来。

  他们连夜上路了:

  没有闹出半点动静。

  甄家留下来的下人虽然害怕,不知道何事,却也没人敢去城里告诉甄末。

  顾瑾之又留下一名侍卫照看两日。

  天色已经黢黑,城里宵禁。

  顾瑾之和朱仲钧反而在甄家的宅子里住了一夜。

  他们四更天就起床,准备回城,城里五更天开城门。

  赶到城里,两人直接回了王府别馆,用了早膳就补了个回笼觉:夫妻俩到了中午才醒:

  下午,两人又去走访了些人家。

  像大长公主、长公主,都去拜了年,只把简王府撇下。

  到了第二天,送甄家众人的石仓回来了:

  他说:“路上很安全,没人追赶……。”

  朱仲钧满意点点头。

  到了第三天,司笺也从通州回来了。

  他已经安排好了一支空船队南下。

  走了两天,甄家众人已经走了很远。

  甄末仍没有发现。

  他在正月十五之前,都没有打算回乡下家里。

  平常也是一个多月回去一次,根本没想到家里会有事。

  【惊云破晓】2014年破晓更新组新一轮纳新!

  【惊云破晓】破晓武功队新一轮招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