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春闺记事 > 第119节吹牛
  宁萼和宁夫人总瞧他,朱仲钧不高兴。

  他做出小傻子的神态,狠狠瞪了宁萼夫妻一眼。

  宁萼和宁夫人一阵尴尬。

  而后,他们再也没瞧朱仲钧。

  宁家是太后的娘家,顾延臻和宋盼儿态度恭敬。

  可到底彼此不熟悉,开玩笑的话也怕触及对方的忌讳,宋盼儿的话很少。宁萼又不太愿意在妇人面前说正经话,宁夫人是个最拙的,顾延臻更是寡语。

  一时间,气氛有点冷。

  宁萼目光瞥到了顾瑾之,想着她那日在坤宁宫使劲盯他的腿,不由又把右腿缩了缩。

  万一她问自己是怎么弄的,岂不是尴尬死?

  他是宠*小妾,才撞伤腿的。

  宁夫人来这里,是想打听长子的情况,她不达目的不甘心的。庐阳王瞪他们,她就不敢贸然再问。可庐阳王喜欢顾瑾之……

  “……听闻顾小姐医术超高。我家侯爷前几日骑马卡了下腿,走路总有点不便。寻了几位大夫瞧,都说不妨事,让静养数日。可我们总不放心,贸然打扰,也是为了王爷这腿……”宁夫人笑着,找机会和顾瑾之亲近。

  顾瑾之就看了眼宁萼。

  她笑了笑,道:“侯爷应该不是骑马卡了的……”

  宁夫人不解。

  宁萼的老脸上,却是一阵燥红。

  宁夫人更不明白了。

  顾瑾之起身,对宁萼道:“侯爷倘或相信我,请到隔壁说话。我细把王爷病情告知。”

  宁萼不太想。

  他知道自己的毛病。

  他没有旁的*好,唯看到美人就心痒,非得弄的手不可。这些年,外头的女人不论,家里就有九个小妾。

  新娶的小妾。更是销魂,让他流连驻足。

  身子有点虚,这是正常的,他自己知道。

  可他不想被旁人道出来。

  宁夫人却不知道他这些事,又一脸期盼着,想和庐阳王说上话。

  宁萼只得道好,跟顾瑾之去了隔壁的梢间,请她看病。

  他们在梢间大约说了两刻钟的话,出来之后,宁萼一脸的愤怒。脸都黑了。

  顾瑾之神色平静如常。

  宁夫人等人都好奇不已。

  宁萼再也不想坐了,给顾延臻拱了拱手,就对众人道:“我约了川宁伯吃酒。先告辞了。”

  宁夫人错愕,心里大骂宁萼,好好的发什么疯。

  顾延臻也微讶。

  宁萼已经甩袖而去了。

  宋盼儿大怒,心想哪有这样做客的?

  又不是顾家贴上去巴结宁家的?

  既然是他们先来拜访,怎么这态度?

  她重重冷哼。

  这一声冷哼。让宁夫人忐忑不已。她是个和软腼腆的女人,平日里相处的几位夫人,也是温柔敦厚之辈,像宋盼儿这样人前发火的,她还没见过。

  一时间,她脸通红。

  宋盼儿却已经起身。道:“宁夫人,我怀着孩子,身子不济。先去歇了。”

  然后也故意一甩手,让顾瑾之搀扶她进内室,把宁夫人搁下。

  宁夫人一下子从脸颊红到了耳根。

  她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顾延臻只得尴尬着,让丫鬟们送宁夫人和宁家的小姐少爷出门。

  临走前。宁夫人还想问庐阳王宁席的事,庐阳王却也转身。跟着顾瑾之和宋盼儿进了内室。

  宁夫人心里大惊:顾家把庐阳王哄得这样好,好似他们家自己的孩子一样不避嫌。

  已经闹翻了,宁夫人只得先告辞。

  她的女儿宁萱、宁东跟着她,由丫鬟带领着,出了顾家的大门。

  上了宜延侯府的马车,宁夫人脸也沉了下来。

  十五岁的宁萱对母亲说:“一家子上不得台面!听说他们一家人是从乡下来的,前几日在坤宁宫见了顾小姐,还不觉得。如今瞧着,果然不假的。粗俗又不懂礼数,娘别为了他们动气。这样的人家,何必自降身份来拜访?”

  “娘哪里是要拜访他们?”宁夫人苦笑,“只是想找庐阳王,问问你大哥之事。哪里知道,受了这样的气。你说得对,这样的人家,真真没有教养。”

  “太后还那么喜欢顾小姐,也不知道她给太后灌了什么迷魂汤!”宁萱冷嘲道,“京里其他人家说起庐阳王准妃,都莫名其妙。谁家不想把女儿嫁给庐阳王?偏偏让顾家占了这样的便宜。”

  宁夫人轻轻叹了口气。

  她也觉得无辜。

  原本来拜访顾家这等白衣门第,就是自降了身份,传出去要被人笑话。

  如今还把人家呛出来,要是叫人知道,真丢人现眼。

  宁夫人后悔死了。

  她哪里知道,宋盼儿竟然这等泼辣不知事的性格?

  “……明日叫人去庐阳王府,请王爷到家里吃饭,再细细问。”宁萱道,“娘,咱们是王爷的舅家,请王爷吃顿饭,哪里就犯了大忌?”

  宁萱到底年纪小,不懂朝中忌讳。

  “我也是这样想,可你爹爹说得很严重。”宁夫人也不懂,她道。

  只是,她对宁萼言听计从,也不敢违背丈夫。

  “爹爹总是危言耸听。”宁萱笑着道,“娘,咱们明日就请了王爷来,问问他大哥的事。爹爹要是不同意,不让他知道,不就好了?”

  宁夫人被女儿说的有点心动。

  回到了家,宁萼尚未回来。

  直到夜里快要起更的时候,宁萼才从外头回来,一脸的晦气。

  宁萱嘴巴上厉害,心里跟她娘一样,怕宁萼的。

  见父亲一脸不高兴,立马就脚底抹油溜了。

  宁夫人陪着小心,给宁萼宽衣,问他:“这是怎么了?外头哪里给了侯爷气受?”

  宁萼就很烦躁。

  他重重哼了一声。

  宁夫人又问:“还是孤家小姐说了什么不中听的?”

  宁萼就冷哼,道:“顾家真是不知所谓!削尖了脑袋想要巴结我。可作法也忒叫人恶心!”

  宁夫人心里愕然,忙问怎么回事。

  宁萼让她先把屋子里的丫鬟婆子们遣了出去。

  等只剩下宁夫人的时候,宁萼才道:“那小蹄子说我什么阳气虚。我说,我素来重保养,从来就不觉得虚。她就说什么上下各空虚了一半。因为上下仍是平的,所以赶紧不到。若不用药,就会瘫痪。她先笑我身子被酒色掏空,又吓唬我瘫痪,其心可诛!”

  宁夫人一下子变了脸。

  “侯爷,大夫的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宁夫人大惊失色,“侯爷房里。年纪的姨娘又多,说若虚,也是有的。”

  “胡说!”宁萼大怒,“你也信这话?我正是年富力强的年纪,哪里就虚?我从元宝胡同出来。特意去了问了几位德高望重的大夫和太医,个个说我面色红润,阳气丰盈,腑肾健康。

  那小蹄子定是知我府里姨娘多,哄骗我。随便用点什么药,治好了就是她的功劳。然后就攀上了咱们家!因为咱们家是太后的娘家,多少人家想攀上了,我原也不计较。只是她这番作为。拿我的身子赌咒,真真可气又可恶!”

  宁萼好色,他最怕自己的身子出了问题。

  偏偏顾瑾之说他身子阳气不足,要戒酒色,于是他讳疾忌医。恼羞成怒。

  宁夫人的心,半晌才平静下来。

  宁萼说的倒也不错。

  这些年。京里的大族望族想攀上他们家,借口再攀上太后,用了不知多少计谋,有时候令人滑稽可笑。

  像顾瑾之这样另辟蹊径,威胁恐吓再救治,倒也是头一回。

  真真黑了心的。

  太后是不是也就是这样被她骗了的?

  “侯爷,您说,当初她是不是也这样哄骗太后?”宁夫人抓住了丈夫的胳膊,问道。

  这个,倒也不至于。

  毕竟太后当时病得那么重,宁萼是知道的。

  “也许有点医术,却没有医德!”宁萼骂道,然后又猜测,“太后的咳嗽,到了病尾,就算不治,也该好了。偏偏她医了病尾,占了个大便宜,得了太后的喜欢。”

  这个猜测,很是靠谱。

  杏林界有病头、病中、病尾的说法。

  凑钱医了病尾的,治好了久病不愈者,就得了名医的名头,这种事还少吗?

  哪里是大夫的本事,明明是病家的病,到了头,该自己好了。

  “我要把这件事说给大家评评理,免得以后其他人也受她的诓骗。”宁萼狠狠道。

  第二天,宁夫人派人去请庐阳王,却得到回复说,庐阳王根本不在王府,而是住在顾家。

  宁夫人终于明白顾家的宋氏为什么敢那么傲气了,原是是哄好了王爷,有恃无恐。

  宁夫人叹了口气,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她很想知道长子如今怎样了。

  宁萼则半上午出门,交朋会友,把顾瑾之这件事,说给大家听。

  “……到底只是小小年纪,被名利冲昏了头!”宁萼道,“以为治好了太后,就能骗医术唬人。你们谁听说过阳气不足,还能上半身二成五、下半身二成五,所以感觉不到的?”

  众人就都忍俊不禁。

  这种说法,的确好笑。

  太医院那边听到了,也是笑得不行:“顾小姐是不是黔驴技穷,所以编出这样的话?这种话,亏她怎么想得出来?她当阳气是那桶里的水吗?”

  ——*——*——

  祝姐妹们中秋快乐,阖家团圆幸福!

  今天也是我的农历生日(捂脸),婆家和小姑家早就说了请饭,还有朋友也说要聚聚,写完这章我就要出门了,中午和下午的更新,都改在晚上。我一回来就会努力写的,大家体谅下,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