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穿越之修仙 > 756<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那些言语,云冽尽皆听入耳中。

  然而他既然已有决意,自不会为外物所扰,也不曾有半点动摇。

  旁人为难之事,于他而言……也未必如何为难。

  《荒鸿剑典》第一式,以荒芜之意化作一抹流光,须臾之内,奔波千里,斩人于无形之间。

  虽如今只有这第一式,却已然可以叫人窥得其中厉害之处,倘使更多剑式,威力更是难以描述。

  云冽神色不动,抬起手指时,只见之上,已有一道剑光凝聚。

  这正是方才那第一式剑招了。

  此时有旁人见到,登时眼瞳收缩,震惊至极。

  这气息……与先前他刻录葫芦时,散发出来的一般无二。

  难不成,只在刚刚领悟到剑式的刹那,这剑仙便已学会了么!

  这人因着发觉此事,并不同其余之人般,感叹之后,就已继续去领悟图纹了。他深吸一口气,却是暗暗窥看这剑仙举止。

  而后,果然被他发觉更多来。

  云冽与其他剑仙不同,他在下界时,小乾坤便化作了无边剑域,内中剑意多不胜数,因一个“杀”字,可以被他杀机牵引,操纵飞驰。

  这些剑意与他所修之道并不相合,但也因此,往往可以被他利用起来。纵使化作一门神通,也是可行的。

  如今虽说《荒鸿剑典》也非属无情杀戮剑道,却与他小乾坤里一些剑意气息相近,才能只在方才那转瞬时间里,已然被他掌握。

  云冽将这指尖剑光流转,往前方徐行。

  突然间,在经过一处山壁时,这剑光陡然迸发璀璨之光,同时,在右侧的一块山壁上,有许多图纹扭曲,像是有所呼应一般!

  云冽停下步子,走到山壁前方,往那处看了一眼。

  下一刻,他又道:“荒鸿剑典,第五式。”

  说完之后,方才那块石碑上字迹变更,洞顶的紫皮葫芦,则直接飞来。

  云冽做事从来利落,立时便将这第五式也刻录于葫芦上了。

  很快,这葫芦外皮的图纹,也更完整了一分。

  随即,云冽略阖目片刻,指尖上,那剑光之意恍然变动,居然也就流溢出第五式的气息来。他再往前行,在那前方,不知不觉有三四处的山壁,同样都有图纹扭曲,也同样在他目光扫过后,化作了一种凛然之意,被他领悟,又被他刻录。

  居然也是在小半个时辰里,就被他聚齐了前七式,这《荒鸿剑典》总共也不过只有八式罢了,尽管最后一式寻起来难了些,可在云冽指尖剑光连番变动后,仍旧将其寻找出来。

  正此刻,云冽将最后一笔落在紫皮葫芦上,这葫芦登时焕发一重紫光,旋即穿透石壁,也杳然无踪了。

  且那石碑上,原本书写有“前七式”的字样,现下也径直消弭。

  那《荒鸿剑典》,已然是齐全了!

  一直跟随云冽身后那人,心跳得十分急促。

  他从不曾见过如此厉害的剑仙——尽管凌天宫剑仙为数不少,可不论是传言亦或是如今事实,都从未听闻,从未见过。

  这剑仙,是什么人?如此本领,从前为何不曾听见他的名声……

  云冽将一部上品仙法悟出后,也不停下,就往山壁上,扫视过去。

  剑仙者,虽未必只能领悟出剑道,但于他而言,却只对这些图纹里的剑法、剑意有些兴趣。

  其余仙法,他便不欲领悟了。

  这般就过了有数个时辰。

  云冽在下界时便博览诸多剑法,且本身一颗剑心通明,对剑道上的悟性极强,所以,他既然一心往剑典处领悟,也很是迅速。

  才这般短暂时间里,他已悟出有七部下品剑典,三部中品剑典,两部上品剑典。无一例外,都是攻击力绝强之法,或繁复,或化繁为简,都是神妙非常的。

  跟随他那人初时还无比震惊,但看得越多,也逐渐不再露出什么异样。

  到后来,他几乎都觉得有些麻木起来。

  他也越发难以猜测,究竟是什么人物,领悟这仙法,竟如用膳饮水般简单。

  终于,在云冽又要往更深处行去时,那人心下一横,还是禁不住上前数步,唤道:“这位师兄,请留步!”

  云冽略停了停。

  那人跟随云冽许久,也看出这位剑仙的性情。

  他自觉本身并未有十分隐藏,那剑仙必不会不能觉察,可剑仙觉察后,非但不曾停下质问,只仿若不曾察觉一般,任他跟随,也不理会……由此可见,剑仙本身极少与人结交,性子也是冷淡,若要等他来转身,怕是万万不能。

  而这人自己,却禁不住地……想接近一二。

  他自己亦是一位剑仙,然而,比之这位剑仙来,竟仿若萤虫与皓月,有天渊之别。

  正如此人所想,早在此人头次跟随时,已被云冽察觉。

  但也如此人所想,天下间有万灵之多,可也只有师弟徐子青,被云冽看在眼里,记挂心中,

  其余人等,若非主动与其说话,他也从不会有甚兴趣接近的。

  云冽转身,看向来人,默然不语。

  那人镇定一下心神,肃然说道:“在下是小卿天宫中于浩然,见过师兄。先前见师兄如此本事,于某钦佩不已,便想请教,师兄高姓大名。”

  这般客气,这般尊敬,尽足了礼数。

  云冽寡言,却非无礼之辈。

  他便说道:“小乾元宫,云冽。”

  于浩然仔细想了一想,不曾听说此人。他心里还觉得不可思议,此君分明剑道造诣惊人,为何会不见名声?莫非……

  他心里一动,禁不住询问:“云师兄可是最近刚刚加入凌天宫?”

  云冽略点头:“初飞升。”

  于浩然又是一惊。

  初飞升的罗天上仙么……难怪了。

  难怪了。

  于浩然立时看了眼云冽眉心仙印,心里转过许多念头。但这些念头暂且说不得,有些消息,他也还需多多打探。

  因此,他知晓这些后,又同云冽说了几句话,就告辞而去。

  云冽转身,并不在意。

  于浩然则是颇觉激动,待他查明情形后……必然再来。

  他此时只愿快些弄清心中所想,也只愿这位剑仙,莫要那么快离开这画窟了。

  ·

  大约过了两日,徐子青和云冽,在一处山壁前碰上。

  徐子青刚刚领悟一部仙法,却感知熟悉气息,不由抬头,果不其然,就跟他那师兄云冽,四目相对。

  随后,他不禁失笑:“师兄?”

  云冽也才悟出一部剑典,见到师弟,目光微缓:“如何?”

  徐子青心领神会,当即说道:“还算有些收获。”

  云冽看他。

  徐子青便笑了:“下品仙法十二部,中品仙法七部,上品仙法五部……倒是可以再去天宝殿好生挑一挑了。”

  这些被他领悟出的仙法,未有一部与他所修之道相合。

  好在,都是可以去交换的。

  说不得,还能剩下不少功劳。

  说完自个的,徐子青又来关怀云冽:“师兄如何了?”

  云冽道:“下品十五,中品九,上品五。”

  徐子青就一笑:“师兄又胜过我了,果然不愧是师兄。”

  云冽略顿了顿,将手往他发顶微按,旋即拿开:“不过取巧罢了。”

  徐子青笑而不语,摇了摇头。

  哪里是取巧了?师兄一心剑道,自得剑道青睐。

  而这青睐,也绝非一朝一夕可得。

  师兄弟两人略说了些话,就有意先行离开此地。

  虽说在这里可以多多领悟仙法,可他两个如今最为紧要之事,还是回去自家副宫,先做些修炼之事才好。

  徐子青往四处探看一番,并不见有记录功劳者,但转念想起那葫芦自行飞走之事,又觉得可能有其他妙处。

  于是,他也不去捉了人来询问,也并未派遣纸鹤,去请吕寅前来。

  徐子青只将云冽袖摆拉住,便同他一起,出了这仙人画窟:“师兄,你我且去交换功劳,选取仙法罢!”

  云冽自也是答道:“好。”

  ·

  一如徐子青所想,那些葫芦飞走后,在天宝殿里,就有记录。同时,在那殿中的仙阵里,也会有所反应的。

  师兄弟两个刚去了天宝殿中,他们的身份令牌上,就突然生出了一股热意来。

  徐子青取出一看,在那令牌背面,就显露出许多字迹来。

  比如他的令牌上,正写着“九万八千四百”,而师兄的令牌上,则是“十一万五千”,这就是他们所得的功劳了。

  随即,做那画窟任务领悟仙法分别能有多少功劳,他也立时明了:下品两百功劳,中品三千功劳,上品八千功劳,极品十万功劳。

  除却下品仙法较为容易体悟以外,悟出的仙法品级越高,所得越多,呈数十倍翻覆,着实大放得很。

  这领悟仙法,也必然是不甚容易之事。

  而这师兄弟两人,才不过花费了两三日时间,居然也积攒了如此多的功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