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穿越之修仙 > 735<晋江文学城独家发布>
  就在此刻,云冽身上,忽然有一道虚影站起。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三五步后,那虚影晃身于剑域之中,忽然舞起剑来,劈斩挑抹,不过是最简单的剑法罢了。但饶是如此,那每一剑竟也有劈山断石之威,而每一道剑痕,都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极是精准。

  远远的,众星奴见到,俱是极为震惊。

  就有一人迟疑道:“那虚影所舞……好生熟悉。”

  经他这般提点,就有其余人等,也是发觉。

  那道虚影挥剑之态,分明就如同云少主第一个十年里,在荒山下练剑时最初所使一般无二。

  他们心里,隐约就有猜测。

  莫非这乃是将那十年所练剑法,再度演练一回?

  在这步入渡劫期时,有此异象,倒也不甚奇怪……

  但就在下一刻,云冽身上,却又走出第二道虚影来。

  同样是与他一模一样,也同样手持黑金长剑,却是舞出另一套剑法来。而这剑法比之那最初的基础剑法,却多出了些许变化,只是仍旧十分简陋,但出乎意料的是,那破绽,却是少之又少。

  随即,有第三道虚影,第四道虚影……

  每一道虚影出现后,都会走出几步,再晃身到那剑域之内,占据一处所在,演练出一套剑法来。而每一套剑法都比上一套剑法要来得繁复些,唯独相似之处,便在于几乎都没什么破绽。

  无数的虚影出现,有无数套剑法,都在连续挥动。

  而那剑法挥动到最后,居然牵引了那一处的剑域,与其中密布的剑气结合,引动一种极其玄妙的力量。

  就像是化作了无数“剑”字,又带着极其纯粹的杀气,直至那剑道本源。

  那被剑域阻拦在极远之外的修士们也见到这一幕,眼瞳蓦然收缩。

  这般的异象,竟是从未见过!

  其中有修炼剑法者,此时痴然若醉,竟是控制不住,对准那某一道虚影认真凝望起来,像是神魂都被那剑法吸引,手里的长剑,也禁不住出鞘,对照那虚影剑法,一剑一剑,比划起来。

  越是比划,他们越是觉出不凡,一时间,居然再也不能□□了。

  直至突然间,有一位习练剑法者胸口一闷,“哇”地一声,正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这时他们骤然明了,自己是被那一套剑法中所蕴含的杀气所伤,让肺腑重创,才会引发如此反应。

  尽管那剑法与自己十分相合,尽管那剑法也非是高明到难以修习,可那毕竟是有八炼剑魂的剑修虚影演练而出,又是在步入渡劫的紧要关头,比起往常来,就多出了许多迷惑之力,而这迷惑之力,就引得修炼之人忘却自身安危,不顾己身所能承受之力,就此自伤了。

  众修士醒悟过来,下意识地,再度后退。

  竟然是连看一看,都如此危险……

  云少主之能,果然名不虚传!

  那一头,剑域里的虚影,已然有数百上千之多,他们每一个都是云冽,而每一个又非是真正的云冽。

  此时,无数虚影所演练的剑法,也又发生了一种变化,那本已演练到极其繁复的剑招,又渐渐变得简单起来。

  同时,剑域带来的威压,也更重了。

  好似因着有了这些剑法牵引剑域之威,使得更广阔的土地,也都被剑域布满。

  这星辰上,剑意纵横,化作万千剑网。

  云冽曾领悟有止杀剑法,三式剑招,此刻以其意念释放而出,在空中肆意奔腾,那密密麻麻的黑金剑意,也仿佛化作了雷霆,交织出极其可怕的威势!

  此刻,即便不去修习那些剑法,竟也有了肌肤被割裂之感。

  有好几位星奴,面上都露出血痕,淌出丝丝热血来——这热意刚出即冷,他们怔愣之下就手一摸,方才发觉这手掌上,染上了一抹殷红。

  更有一些星奴,衣衫被那一种寒意割破,居然通体上下,都有些冷飕飕了。

  众修士大惊,再度后退。

  此时,徐子青也终于动了。

  他如今无需刻意去用上什么神通,待到了这渡劫期时,只消他心念一动,从前所领悟之物,就随他心意,自如变幻。

  先前徐子青手指点出,化作巨大的青色光罩,笼住了众多属下。现下因他师兄释放威势太强,先前的那光罩已然被削得极薄,否则,那光罩里的人,又怎会被那杀机与剑意所伤?

  他若再不动手,这光罩碎裂后,那剑意呼啸而来,恐怕他这些属下便非是仅仅被其所伤,而是要在这浩瀚威能下,被其绞成一团血肉了!

  徐子青再探出一指,点在那已然摇摇欲坠的光罩上。

  刹那间,光罩陡然变厚了许多,就像是一块青色的琉璃,光华流转,极致美丽。

  那剑域扩展得极快,可在遇见这光罩时,却并不会将其摧毁,反而像是温柔的水浪遇上了礁石,平缓地朝两边分开,就此绕了过去。

  与此同时,这浑圆的光罩却被镶嵌在剑域之内,**而又和谐。

  那本以为小命堪忧的众多星奴、侍者们,见到周身再无那般冰寒之意,方才放下心来。此时他们见到那静立于剑域中的青衣修士,心头当真感激不已。

  跟随两位少主这许多年,两人之间的情谊,真是举世罕见的了。旁人再如何琴瑟和鸣的恩爱道侣,也不曾见得如这两位少主一般,竟连所修之道,都能这般匹配,这般互相包容。且两人之间的信赖之情,居然连在沉浸于意识深处突破时,都不会伤及对方半分!

  徐子青倒不曾留意这些属下们的念头,他只是抬起头,看向了半空。

  在他那师兄演练出那许多的虚影之后,高空里的异象,也酝酿得有几分成熟了。

  那也是一个巨大的法则漩涡,但这一个法则漩涡却与徐子青的不同,它带着一种极致冰冷的意味,仿佛卷入万物,但万物皆杀一般。

  待法则漩涡不断扩散时,也逐步遮蔽了整颗星辰,那阵势极其恐怖,使得天地之间的一应之物,也都杀机覆盖,让人打从心底里,都生出了一种杀意。

  ——这便是,被那无情杀戮剑道影响了!

  渐渐地,法则漩涡扩张到一种再不能扩张的境地,那似乎是已然到了极限,突然就稳固下来。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在那漩涡之内,一柄无形的巨剑,缓缓生成!

  由剑锋至剑柄,由虚幻到凝实。

  这一柄巨剑并非如从前那般呈现黑金之色,而是透明的,却又散发出恐怖的气势。

  终于,凝聚而成!

  而就在它凝聚成的刹那,法则漩涡,自然也好像都被这巨剑吸收一般,消失无踪。

  下一刻,这巨剑动了!

  它散发出万千冰寒,无尽杀意,猛然自高空坠落,直直刺向了云冽的天灵!

  徐子青的眼瞳蓦然收缩。

  ——师兄!

  他的心头剧烈跳动,被那巨剑的突兀之举,骇得心境猛然摇动!

  但很快,他又反应过来。

  这是师兄的法则漩涡所化,又怎会伤害师兄?

  一切,定然在师兄掌握之中才是。

  徐子青深深呼吸,镇定下来。

  果然,那巨剑虽是直冲而下,可云冽的天灵处,却也有一柄黑金巨剑直冲而起。这两柄巨剑在空中碰撞,却是无声无息,融合在了一处。

  紧接着,爆发出刺目之光!

  徐子青看得清楚,在那光芒之内,融合的巨剑一阵扭曲,正是化作了一条黑金巨龙,栩栩如生,与他小乾坤里的木之青龙极是相似,只是那一双龙目中,所蕴含的却是一种冰冷之意,便叫它似乎也显得更狰狞几分。

  但他的心中,却微微一暖。

  与师兄携手这许多年,不论是所修之道,还是两人情意,都已密不可分。

  于他而言,走到此步殊为不易,可心中却是那般欢喜。

  那黑金巨龙翻腾一阵,并未咆哮升空,而是就着方才俯冲之势,如同当初那条木之青龙一般,也冲进了云冽的天灵之内,直接进入到他的小乾坤中。

  而云冽的小乾坤里,无数剑意所化的长剑,都在不断吞吐剑气,那黑金巨龙在倒挂星河里长吟不止,那无数的长剑,也发出了“嗡嗡”的低吟。

  这里的杀气,这里的剑意,都比从前浓烈了千百倍。

  在那黑金巨龙上,许多锁链死死将它禁锢,而这一条黑金巨龙却似极不甘般,奋力地挣动。

  每一次挣动,都有极强烈的剑意,迸发出来。

  此时在那外界的剑域里。

  无数的虚影一个一个减少,就像是骤然消失了一般。

  但小乾坤内的剑意长剑,却是一柄接着一柄,都散发出更加强烈的锋芒。

  剑域在不断缩小,一里一里,退潮一般地,往云冽周身压缩。

  ——不,这非是压缩,而是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罢了。

  待最后一寸剑域也已收回后,云冽的小乾坤,也扩大了许多倍。

  方才分明释放在外的剑域,如今已化在小乾坤中了!

  云冽睁开眼,眼中无惧无怖,无喜无忧。

  但他周身也并无一丝气势,就如返璞归真,他好似一柄剑,又仿佛只是一个凡人。

  无疑,他也已步入渡劫期了。

  漫天的异象俱是消散,那光罩里的修士们,也不由得齐齐松了口气。

  徐子青往前走了两步,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便已到了那白衣剑修的近前。

  “恭贺师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