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花绝地小时灌药,花蚕始终保持着少年的体态……也便是纤腰细肢,白莹莹的皮肤柔嫩光滑,晶润如玉,仿佛能掐出水来。

  他此时已然将衣衫除尽,随手仍在一旁,而他则赤足裸身,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极快地走到了花戮的身前,然后,他跪坐下来,倾身扶住花戮的脸,把唇覆了上去。

  花戮此时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虫毒与春毒交相反复、冰火两难,在他体内不停冲撞。他极力调动身子里的内力,急速运功,只盼着能逼出一些,也好有个缓解之道,最不济,也得让另一人走出洞穴、方能心无旁骛、专心运功。

  他也知晓此刻不妙了,然而却也无可奈何,既然他在与花绝天争斗时错漏了背后的偷袭,便也该自吞苦果,万不能牵累那人。

  花戮艰难地将那个自己一直护着的少年赶了出去,跟着便闭目屏息,专心行功……不曾想,却在下一刻感受到面颊上一点柔软碰触,只一下,便点燃了体内熊熊欲|火,即是再控制不能。

  他猛然睁眼,就见到一张仿若桃香凝成的秀美面容凑在眼前,温软的呼吸交融,竟带着几抹清甜。

  花戮知晓,此人从吐息到□无一不是剧毒,现下嗅到的,便是他经年积累在体内的幽幽毒香……

  “快、滚!”花戮几乎从牙缝里逼出两个字来。这不知好歹的现在还来撩拨,不要命了么?

  却见面前人微微勾起了嘴角,露出个再熟悉不过的讥诮轻笑来。

  “我的哥哥,现在不要命的……你在说谁?”语气低缓,就连声音里都透着说不出的暧昧。

  花戮身子绷得更紧,紧咬牙关看着那秀美少年缓缓后退,他原本就要忍不住了,可这时才又发现,这人居然是裸着身子伏在面前,自白皙的颈项朝下,似泛起了柔柔白光,大好春光一览无余。

  “我、说、滚出去!”他已然快止不住情绪了,饶是再冷漠的性子也见不得这番景象,更何况还有那作祟的春毒,使得他每一滴血液都叫嚣着想要解放。

  花蚕见花戮这模样,唇边的笑意不觉加深,之前那种种不快,似乎也散去了些,他可没听花戮所言,反而更是靠近,抱住了花戮的头颈,一咬舌尖,狠狠地吻上了花戮的唇。

  灵活的舌叶轻巧地撬开了花戮的唇齿,花蚕把舌尖血送入花戮的口中,然后便缠着他的舌头一阵吸吮,让他没了半点推拒的机会。

  喂完了血,花蚕也没有放开花戮,反而是唇与唇依旧相连,他轻笑着含糊不清地说出来:“哥哥可要好好吞下去,毒人的舌尖血能解天下百毒,哥哥可莫要辜负了我这做弟弟的一番心意才是……”他感觉到花戮的身子已经绷到了极限,甚至有了些微微的颤抖。他笑声更轻快几分,带着一些调侃的,“还有……”

  他舌尖灵巧地拖出花戮的舌,轻轻地咬了一口:“哥哥若是不行,做弟弟的也只能再努一把力了……”说到后来,语声几不可闻。

  花戮的忍耐早已到了极限,他眸光暗沉,随着花蚕的声音越发深黯,到听完最后一句话,他终是抓住花蚕的手腕,用力一拉,便把他揽入怀中,翻身压下。

  而花蚕只觉着一阵天旋地转,下一刻,便与人交换位置了。

  背后是冰凉的石地,而身上却欲|火沉沉,花蚕看着那永远冰冷的青年眼里深沉的欲|望,终于也觉得燥热起来,他放软了手臂搭上花戮的肩,一个使力把他拉了下来,让两人肌肤相贴,再曲起两膝在花戮硬实的腹部轻柔磨蹭……

  花蚕的举动压垮了花戮最有一丝自制力,他狠狠地掐住花蚕的肩胛,硬把他半个身子都提了起来,嵌入自己怀中,那双手在他背上不断逡巡,撩得花戮双目赤红,一口咬在花蚕的肩上,此时他眼里只有那一具充满了诱人气息的香嫩**,只想着要把身体里的燥气全数发泄除去,而再没有了半点温柔。花蚕敛眸,双腿无声地环在了花戮的腰上。

  ------------剪掉河蟹--------------

  又不知过了多久,待到花戮清醒过来,他那器物还嵌在自家弟弟体内,两臂搭在那柔软身子上,手里还不自主地揉捏着那雪白的软肉,感觉十分舒适。

  而花蚕更是凄惨,浑身青青紫紫自颈项一直蔓延到大腿根部,便是连小腿以及私密之处也没被放过,全是大小淤痕,还有数个干涸白斑凝聚,红色血丝纵横,再配上花蚕那莹白的皮肤和秀丽的面容……饶是早知其人狠毒残忍的花戮,也觉着他甚是楚楚可怜。

  不过花戮既然醒了,又已知是被对方救了性命,便不能再蛮干下去,只是缓缓抬腰,把自己的东西抽了出来,直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花戮见花蚕双眉紧蹙,知道是让他受了不少罪,也不知醒来要如何报复自己,可如今承了情……他倒是并非毫无记忆,在失去理智之前,他分明看到这人脱衣而来,撩拨自己,想必是做好了准备要让自己活命的,就放任了自己去做……却没料到,会将他伤到这地步。

  虽然没什么替人料理的经验,但也知不能让他这般裸着身子躺在冰凉的石地上,然而附近又没有温水替他洗漱,花戮伸手,把花蚕抱进怀里,而后倾身伏了下去。

  花蚕早在不知什么时候便失去了意识,只有朦胧所感,而不晓今夕何夕,到一切云歇雨收之际,他也只能模模糊糊躺在那里,而全身无一根手指能动。

  好在他还记着此刻并非安逸之时,觉着身上人的大动作停了,就强撑着意志,想要早些醒来。

  于是没过多会,他便在一阵轻柔的触碰中睁开了眼睛。

  他是被包在个温暖的怀里的,而有个黑发浓密的头颅正在自己胸前缓慢移动,而那一点点**皮肤的感觉,便是此人惹出来的。

  总算是解了毒么……花蚕心中有感,想起之前所受那罪,再想起全是自己招来的,心中火气一升一降,而那暖热的吮吸舔吻,又让原本便沉耽情|欲的身子重有了动情迹象,不禁恼怒起来,便伸出手,在那人头上推去。

  自然是羸弱无力,推得几下都没能推动。

  不过花戮如此敏锐之人,却在怀中人气息乱了那瞬便知晓对方已醒,只是动作不停,现下见他出手推拒,当然便要给个说法,于是就抬起头,对上花蚕难得羞恼的眼神。

  “毒已解,放我下来。”花蚕看花戮一副七情不动的样子,火气更大了几分。

  花戮没有放手,他只是看了花蚕一眼,伸舌把嘴角的一抹白浊舔去。

  “你受伤,附近没水。”他平静地说道,“要帮你弄干净,上面还在对战,花绝天还未死。”

  花蚕听他说法,呼吸不禁一窒:“你是说,你要帮我……”

  “帮你舔干净。”花戮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便不再与他多话,俯首于他胸前,再度开始**……一寸一寸,半点不曾遗漏。

  花蚕也不知是恼是气,连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眼见花戮吮吻动作一直向下,不过一会工夫便已经到了腰腹处时,白皙的皮肤不自觉泛起了些红色,花蚕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怒气更盛,可他也不能开口,只怕一开口就是止不住的吟哦之声……而花戮则像是什么都没觉察似的,只专注做他自己的事情,渐渐地,就把他全身都舔得干干净净了。

  到后来,花蚕知晓此人说一不二、做事最是执着,原本是放弃了任他作为的,只盼早些做完,也早行他事,却在整个人被翻了过来时大惊失色。

  随着花戮的脸越凑越近,温热的吐息打在背上,花蚕背部的皮肤开始有了细小的战栗,而花戮的气息越来越下……花蚕猛然明白他想做的事情,不由大力挣扎起来!

  “花戮,给我放开!”他这回是真的气急,两世为人,他口沫□全是剧毒,从不曾与人这般亲密,先前让他“擦身”已是极限,可如今还要被做出更难堪的事情来,让他怎么不惊怒交加?

  可花戮却全不听他的,只一心从他脊椎上舔了下去,直到那隐秘的入口,也没有半点犹豫,他盯着那处看了一会,似在思索如何去做,但下一刻便凑了过去,将那红肿伤处一应抚慰,再伸舌直入,连里面也“洗”得干干净净了。

  花蚕力气不济,终是没能阻止,到花戮舌尖挺入时,他倏然一僵,又在花戮转动舌叶时软了腰,被紧紧箍在那强劲双臂间,再也动弹不得……

  花戮径自做完了所有,再把花蚕身子翻过来,只见怀中人脸色殷红,满眼含怒,而那红润嘴唇也给咬得破皮,双目不由黯了一黯,又覆了上去,把那唇瓣含在口中辗转吮吸,直到那点血腥全数化为自己的味道,方才停了下来。

  花蚕指甲掐进肉里,倒也强自镇定下来,看这人还要做出什么难堪之事,可花戮却又出了他的意料,他只是抱着花蚕站起来,走到洞壁前那堆红衣前,将它拿了起来,给花蚕仔细穿上,这期间一语不发,也再没有做出什么来了。

  ,。

  n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