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招剑式,即便是罗睺剑君,也觉出其中之奥妙,心里对云冽的剑道天赋,也终是有了些赞赏。

  尽管还不知此人是否能达至天君境界,但是无疑,只要云冽能突破至九天玄仙,恐怕就有了威胁一般天君的能力了。

  而云冽这般的资质,要突破大罗金仙,往上而去,必然没有疑问。

  自然,也能让这剑君正视了。

  云冽在罗睺剑君逐渐认真起来的切磋里,实力突飞猛进,而罗睺剑君也终于肯将自己剑道的精妙,更细致地演练出来。

  渐渐地,云冽见识到了几乎其中精义,在谢过罗睺剑君后,才换了另一位八炼剑君,继续磨练自己的杀戮四式。

  但他面前的积累也仅止于此了,想要更进一步达到第五式,却是不能。

  云冽的功绩点,也在不断地消耗着……

  一点一点地,转化为他的力量。

  再说徐子青,在云冽不断磨砺的同时,他也在不断让万木吞噬仙草仙木,也不断和容瑾更加契合,逐渐从更进一步的容瑾那处,得到了另一门仙法。

  这也是他通过和本命之木的相契、互相信任,自悟而出。

  仙法名为:万木种心衍化己身之法。

  说来这名字颇长,但顾名思义,就是将那万木的神通融合在自己身上,与万木合体,演练无尽妙法。

  即为万木加身之法。

  徐子青心有所感,不过万木里还有大半不曾吞噬变化,故而和他的仙体并不十分相合,也就不能用来磨练。

  如今最方便的,最容易淬炼的,自然是他的本命之木了。

  下一刻,徐子青双眼微阖,仙法运转,口中说道:“容瑾化于我身!”

  刹那间,一股血雾自他的小乾坤里喷出,一瞬把他全身席卷,让他的眉心之处,登时出现了一朵犹若容瑾叶苞般的图纹,张开利口,正将那金色仙印含于其中。同时,徐子青的手腕处、脚踝处,也都有血色的纹路出现,它们虽然看起来极为简洁,又只有指甲大的叶苞作为点缀,却依然显现出一种诡异的美丽来。

  这时候,徐子青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好像突然充满了强大的力量。

  举手投足间,他的力气都是从前的数倍,肌肤与*,都坚硬了许多,让他有一种……即使上品仙器劈斩,都无法给他造成损害的感觉。

  徐子青知道,这就是容瑾的力量了。

  尽管嗜血妖藤有种种本领,可一旦通过他这仙法附体在他的身上,就舍弃了很多其他本事,将自己最强大的几种能力,加诸他身。

  其一就是那刀枪不入的外皮,其二是无比可怕的力量,其三……也是最厉害的。

  徐子青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每一根手指前端,都冒出了有半寸长的指甲,血红色,尖锐无比。这些指甲就像是叶苞里的利齿,闪烁着森然的寒光。

  然后,他又轻轻抓合一下。

  果然,这些尖锐的指甲才稍稍动作,就发出犀利的破空声响,手指内仿佛有无尽的力气,恐怕是再如何坚固的*,都能被指甲抓开,都能被这手指撕碎!

  强悍的仙体抵挡不住容瑾的撕咬,也就抵挡不住他这十指的威力。

  徐子青从下界到仙界,除了几场战争之外,其实很少真正与人肉搏交手。他通常只用那几种有数的仙法神通,又或者直接让容瑾出手,自己本身的仙法,还在不停地酝酿之中。

  不过,如今这《万木种心衍化己身之法》,应该是他自创仙法的基础,他的己身之道与万木不能脱离,所悟出的道理也不能与万木脱离,在这种仙法之下,再不断完善,想来就能成为他的根本。

  但无论是什么样的仙法,想要让它有真正的威力,就不能枯坐家中,只凭妄想。要有无数亲手体会的实战经验,还要有无数次的总结失败,改正谬误,才能得到真正的本事。

  徐子青知道,自己与师兄不同。

  师兄从最初练剑开始,就博采众家之长,交战无数,他在这方面弱了许多,即使成功成仙了,那万木仍旧是听从容瑾的多,却没有真正和他心灵相通。

  如今,这门基础之法,就是改善的时候了。

  想定后,徐子青站起身,道一句:“仙法离身!”

  霎时血红的纹路与眉心的叶苞全都如同潮水般退至他的身体深处,而他自己则转过身,进入了传送仙阵。

  让容瑾附身已然顺利达成,所需的还剩磨合,他还需前往绝地,好生修炼一番才是……而他那些功绩点已都换成了仙草仙木,也着实应该再去补充一番了。

  此刻,在徐子青的小乾坤里,已然蜕变的草木化作长龙,匍匐在地面吞吐木气,叫整个小乾坤如若仙境一般,而半空中,有许多仙草仙木悬浮,在不断地旋转。

  每一旋转,就好似有一尊大磨盘,把它们碾磨,而每一碾磨,上面都会飞出许多的草木之屑,被下方好些还未蜕变的仙草仙木张口吸收,使得它们周身的仙气,也变得越来越光彩耀目了……

  ·

  徐子青所去的地方,叫做迷乱平原。

  这一处绝地有着无边无际的野草,而那些野草坚韧无比,每想要拔除一根,都要花费极大的力气,在这野草之中甚至不能飞行,至多只能遁走,并且纵使是遁走,也要耗费掉平常十倍的仙元。

  在野草之中,有无尽的蛇虫鼠蚁,不论是哪一种野兽,都有着不下于妖兽的力量——或者说,它们就是妖兽中较为特殊的种类,尽管体型并不庞大,但身怀的特殊本领,却非常难缠。

  进入这个绝地,徐子青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如果是其他的绝地,妖兽体型庞大,对于容瑾来说不过是享受大量的血食,但对于他本身,还是不能磨练身法技巧,不能熟习这一种仙法。

  可在无尽野草里就不同了,如果来自四面八方的阴险野兽都能被他抵挡,那么他的能力,也必然有一个极强的拔高。

  到了这绝地前方时,徐子青迅速以容瑾附身,而后就举步走了进去。

  前方的艰难之处……已然近在眼前。

  一眼望去,野草高过他本身,徐子青刚刚踩进那野草里,就发觉四面八方都变得十分阴暗,只有上空投洒下来的光芒,带来了少许的明亮。

  然而在野草深处,还是有丝丝缕缕的危险之感,在虎视眈眈,随时随地,可能会突袭而出,将他杀灭!

  三步之后,徐子青彻底没入迷乱平原。

  忽然间,一条细长的黑影,从侧面骤然弹射出来!

  那犀利的风声响起,一缕淡淡的腥气传来,带着诱人的毒香。

  那黑影弹出的方向为西北放,来得急,飞得更快。

  徐子青毫不犹豫,左掌一挥——“刷!”

  这道响声之后,那黑影顿时断成了四五截,然而它跌落下去之后,落在地面上的,却只有一层软软的骨皮。它的血肉,居然不翼而飞了!

  与此同时,徐子青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处传来一丝暖意。

  而那小小的叶苞处,也传来了细小的声音:“娘亲,吃吃!”

  徐子青微微一笑。

  这就是容瑾的第三种附着在他身上的本事了——凡是被他手掌撕裂,或者被他双足踏碎的血肉之躯,都会在被划破表皮的刹那,把它们的血肉精华全部吸取,就连元神、魂魄,也都会随之流入他手腕或者脚踝上的叶苞中,被容瑾吞吃。

  尽管这些血肉精华并非是供给了徐子青的肉身,但是容瑾吞吃之后,力量就会增长,附着在徐子青身上后,徐子青的实力,也会因此增长。

  但那些煞气、血气,皆不会临于徐子青之身。

  然后,徐子青继续前行。

  之后一两里内,都只有零星的毒蛇跳出,每每都能被徐子青轻易捕捉到痕迹,又轻松地把它们一一斩杀,吸取血肉精华,喂养容瑾。

  慢慢地,徐子青走进去十里、二十里、三十里……他一面行走,一面记录路线图,并没有遇到太多的危险。

  但是徐子青心里的警惕,却是半点不少。

  迷乱平原里的各种毒兽,是很狡猾的。

  虽然这偌大的平原十分广阔,仙识不能穿透超过数丈的距离,很容易迷失、混乱,但若是刚刚进入的时候,出口离此不远,还是能够逃离的。

  所以,在这最初的一段路程里,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毒兽停留,更不会逼迫仙人就此飞快离去……而是等到仙人们行至深处,很难分辨方向的时候,那大量的毒兽才会蜂拥而来,将仙人围困其中,将其分食!

  尽管仙人十分厉害,尽管这些毒兽也许只有堪比天仙、灵仙的实力,但一头两头或许不算什么,一旦有数百上千一窝蜂地围杀过来时,就算是大罗金仙在中间,恐怕也够喝一壶的了。

  徐子青为磨练而来,即使看清了毒兽们的狡诈,也知其中危险,依旧不会后退。

  他慢慢向前,两手左右拨动,扒开野草,动作谨慎。

  这一刻,几十条毒蛇突然从四面八方扑来!

  徐子青眼瞳蓦然收缩,双手指风如电,把它们全数切割!

  可是下一瞬,在那些毒蛇蛇影之下,数百飞虫也疾扑过来,徐子青虽十分小心,将它们尽数杀灭,却依然有一只指盖大的虫子,一口咬住了徐子青的手臂。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然后,感谢所有留言砸雷和灌溉的宝贝儿,群抱群mua!

  泠鸢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306:19:41

  安琪莉可.柯蕾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322:04:20

  梓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323:10:49

  joyc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323:34:12

  肃月栖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2-0323:36:20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