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徐子青并非头一次见到他人如这般的神情,也不以为意,只是有有些惭愧道:“在下衣衫不整,诸位仙友见笑了。”

  说完,他又释放一枚叶片,化作了一件外袍,披在身上。

  虽只是仙法形成,但他出行时并未带上其他衣衫,也只得如此了。

  凌空道等人自是连说“无碍”,并不见怪。

  郗景更是说道:“我等倒是带上了些衣衫,不过那用处不佳,仅蔽体罢了。若是徐仙人有需,只管提出就是。”

  徐子青便又谢过,直说若是仙衣再损,定会求取云云。

  这般稍稍寒暄了几句后,他就要去处置妖蛙的尸身了。

  先前他宰杀了一头,后来他师兄也宰杀了一头,这两头自然都是归了徐子青所有。

  不过因着刚刚他一时不慎,险些被躲藏在烂泥塘里的第二头妖蛙偷袭得成,这时心中难免有些紧张,不知是否还有余孽未除。

  这般想着,徐子青自就这般对云冽说了。

  云冽稍一阖目,旋即说道:“无事。”

  徐子青一笑:“多谢师兄。”

  荒岭绝脉处处禁锢五感六识,但若是有杀气浮现,师兄必然可知。

  确是极便利的。

  徐子青深信云冽,此刻便不再担忧,手指一探,两根藤蔓直入那妖蛙体内,将它们内丹剖离出来。

  同时,他却也在打量这两头妖蛙。

  它们形态相近,皆为雄性,血脉亦是相近,一头为罗天上仙级,一头为大罗金仙级,恐怕不是兄弟,便是父子。

  那头赤舌妖蛙的舌头那般厉害,又一直潜在烂泥塘里,怕是因着一直在淬炼妖法,后来也不知是兄弟还是儿子陨落了,才忍下愤怒,意欲将徐子青除去罢!

  徐子青轻叹一声。

  随即,他取了蛙皮蛙骨,一应可用之物收起,便转身而去。

  凌空道三人虽是在一旁警戒,郗景却也偶尔打量另外两人,看得久了,禁不住就对自家两位同伴说道:“云剑仙竟不在一旁静立,反去陪同道侣,看起来,也并非是不解风情之辈啊!”

  刘昀憨然一笑:“陪同道侣,本是理应如此的。”

  凌空道则是瞥他一眼:“莫胡闹,待那两位仙友过来时,切不可如此失礼了!”

  郗景自然是诺诺应声,他心中却是想着:若非那徐仙人看着是个好脾气的,云剑仙又对他很是看重,我哪敢多看这几眼?

  凌空道见他神情,已知他心里所想,摇了摇头后,只是无奈罢了。

  徐子青收拾妥当,与三人相会,歉然说道:“劳烦诸位久等了,是在下的不是。”

  凌空道看他客气,亦是笑着回应:“哪里,我等能在这荒岭绝脉中相遇,也是有缘,何况徐仙人与云剑仙如此关系,当为我等同伴,实无需如此见外了。”

  徐子青便也笑道:“既如此,在下愧受了。”

  随后,这一行四人变作了五人,再往深处去时,也更增了一分信心。

  凌空道等人皆是觉得,既然云冽能看中徐子青做他道侣,徐子青自然也应当不是易与之辈,定然能算作一个好帮手的。

  之后,几人就更发觉,徐子青的用处,可并非仅仅是好帮手而已。

  ……自打他加入进来,众仙之间的话语更多不说,气氛也活络了起来。

  而凌空道几人,也就更多知晓了相关云冽之事。

  譬如他们这一对双修道侣,乃是在下界便已成婚,同时飞升而来,如今这飞升的时日,也是极短。他们又知道两人是凌天宫的少宫主,一位是剑魂八炼的剑仙,一位修炼仙法的仙人,本身的实力都是极为不凡……

  过不得多时,原本与云冽本来只是相识的,现下与徐子青一通交往下来,彼此却能称得上相熟了。

  这称呼,亦有所变动——正是互相以兄台相称。

  “徐兄且看,那处有宝光乍现!”

  “既然得见,便是机缘,我等过去一观便知。”

  “徐兄,这一条妖蟒为大罗金仙级,这……”

  “我等齐心协力,倒也不惧。”

  “徐兄当心!这练荣宝晶之后有一头妖禽——”

  “多谢提点!凌兄也要仔细,后方亦有妖禽来了!”

  这般的情景,在此后数个时辰里,皆是如此。

  此刻,走在最前方的郗景,神色一动,倏然开口提醒:“徐兄,那处升起仙霞,呈芝兰状,应是有品相不俗的仙草生成。云兄之前对仙草多有喜好,不知这一株是否有意?”

  徐子青一怔。

  凌空道也见到仙霞之处,同样说道:“若是云兄有意,我等就要往那处去了。其中还有数里之地,再不前去,恐怕不及。”

  几人分明是有报答云冽之心,却是向徐子青提及,便是因着云冽之前与他们相处时,一日内能说得一二十字都是难得,实在叫人难以与他谈论。

  如今有徐子青在其中搭桥,自然是方便得多了。

  而徐子青,却是有些愣住了。

  他倒不是因着他们叫他来传达此意,反是为其话中之意。

  师兄对仙草多有喜好……他为何不知?

  若说喜好仙草者,当为他徐子青才是。

  云冽闻言,看一眼徐子青:“拿去。”

  说罢,袍袖一拂,就有数个匣子,直奔徐子青而去。

  徐子青也是拂袖将其取来,置于掌中一看,内中所有,全是仙草仙木,茎叶花果,无一不在。

  登时他心下生出一分暖意,口中忙道:“多谢师兄。”

  到此刻,他哪里还不知道这是师兄的心意?

  凌空道等人见到那眼熟的匣子,霎时明了。

  原来这云剑仙对仙草仙木较为看重,乃是为了他的道侣。

  难怪了,云剑仙分明是位剑仙,要仙草仙木何用?倒是他的道侣出手时气息隐约叫人瞧出,他原本是位木属的修士。

  只不过……

  郗景面色有些古怪。

  若是寻常人,如何讨好道侣皆是寻常,唯独这云剑仙,做出此举时正是理直气壮,偏生又让人觉得有些……奇特了。

  而云冽,他与徐子青也有多日未见,并不知道徐子青如今是要吞噬仙草仙木,来提升小乾坤里的万木品级。

  不过他却知道以他师弟那修炼之法,仙草仙木必然有用,既然来到荒岭绝脉,一路也有遇上,顺手取得,也是应当。并未有什么其他心思的。

  凌空道等人见徐子青收起匣子,再看一看云冽那冰冷的面容,实在生不出什么取笑调侃的心思,只好干咳一声,准备往那仙霞氤氲处行去。

  云冽与徐子青并未如往常那般并肩行走,而是分为左右,在两侧掠阵,另三人将那伤势仍未彻底痊愈的刘昀放在当中,凌空道与郗景一前一后,就做出了个四面皆有防御的阵型。

  在此时,也是攻守兼备的极佳阵型了。

  然而这一段路程里,却并不安稳。

  在草丛与地面之下,皆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出,啮齿啃咬之声不绝,显然是蛇虫鼠蚁之类,也在钻营。

  众仙听得清楚,也不肯放过,干脆各出手段,将那仙法透于地面之下,也把左右之地,都粗粗绞杀一番。

  徐子青借助丝絮种子看得分明,凡是接近众仙两尺之内者,俱是扬手以死之力灭杀,云冽更是每行一步,足底都透出一丝剑意,直冲地底。就有一些细碎嘶鸣声细细密密,乃是地面之下的小型妖兽,被剑意诛杀。

  渐渐地,一行人好容易到了一处山涧前。

  那山涧左右皆有山崖,下方溪水潺潺,景致颇美。但越是往上,两侧山崖越是靠得拢来,竟犹若一线天般,上方只得拇指粗的出口……这细细出口,却是把山涧里的霞光因此透出,在山涧上空,形成了那芝兰奇景。

  而在山涧内,左侧崖壁上,就生着一株奇花,其色呈九彩,色泽艳丽,光芒每一流转间,都喷吐出沁人芳香,叫人只嗅得一口,就好似身心通明,连悟性都要增长一分了。

  见到后,饶是以凌空道这般沉稳之人,都禁不住一声急促喘息:“……慧心奇花!”

  郗景与刘昀听得,眼瞳也是蓦然收缩。

  在这里,居然会生着一株眼看就要成熟的慧心奇花,这真是、真是不可思议——

  当是时,几人就立时警戒起来。

  慧心奇花乃是天地灵物,在天材地宝中,也属绝佳之品。

  它最大的本领非是其他,正是能提升仙人灵慧,吞服之后即可突破瓶颈不说,还能使仙人资质、潜力拔高,在日后的修炼中,一直到最后,都能缓缓进境。凡是吞服奇花之人,最后的成就必然能比原本可以达至的成就更高一筹,在领悟仙法和己身之道上,也都可以成倍加快。

  这样的宝物,无人不想得到。

  不论是仙人,还是妖兽。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然后,感谢所有留言砸雷和灌溉的宝贝儿,群抱群mua!

  蔷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00:18:02

  小昭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00:27:31

  金九爷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1-2600:32:44

  金九爷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1-2600:34:06

  joyc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01:57:09

  请叫我起名渣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08:13:15

  真君神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10:00:48

  安琪莉可.柯蕾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22:00:56

  yy无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23:47:46

  请叫我起名渣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623:54:43

  809

  除此以外,凌空道、郗景与刘昀三人的眼中,都不由显出几分贪婪。同时,他们在看向彼此与云冽两人时,神情亦是充满了更深的戒备。

  倘若,云冽与徐子青想要独占奇花,他们必然不是对手。而且,这慧心奇花,若是自己能够得到……

  但很快,凌空道就深深地呼吸了几口,面上的神情,飞快地变换起来。

  几乎在同一时刻,郗景和刘昀,眼神也充满了挣扎。

  随后,他们艰难地将目光自那奇花上移开,定在徐子青和云冽的身上。

  凌空道捏了捏手指:“云兄,徐兄,你们有什么见解?”

  郗景闭口不语,显然十分克制。

  刘昀的憨笑变作了苦笑,更是完全不敢再往那慧心奇花处看去了。

  而毋庸置疑,他们三人,都在等云冽两人——或者说就是在等候云冽的决定。

  他们深知云冽才是那拥有堪比大罗金仙实力之人,更是因着云冽,他们才能顺利来到这绝地较深处,发现这奇花。

  因此,就算忍得五脏抽搐,也不能自专的。

  此刻,徐子青对这三人,则高看了几分。

  诱惑当前,而且是能够造福自身一生的绝强诱惑,没人能不贪婪。但是能克制这种贪婪,不让贪欲蒙蔽本心,才称得上是有德行的仙人。

  徐子青更知晓这三人乃是于仙界成仙的俊杰,并未经过下界飞升时的心魔劫淬炼,他们能够做到如此地步,就显得越发不容易了。

  于是,他的面上,也就露出了一抹笑意来。

  云冽道:“若得,将其分开即可。”

  徐子青也是笑道:“这奇花将要成熟,当有三十三花瓣绽放,我等有五人,可分作五份,每人得上六瓣。余下三瓣,价高者得。”

  凌空道等人一听,先就松了口气,而后顿时满心惭愧。

  他们此时皆已发觉,云冽与徐子青两人并不与他们一般,最初既是贪婪,又是警戒,反而只将那奇花当作寻常天材地宝般,开口就是平分。

  ……想来也是,这奇花原本就是那花瓣有奇效,哪怕平分,能得到六瓣在手,于他们而言,也尽够用了。倒是贪婪者一见奇花就像全数据为己有,到后来多半是鸡飞蛋打,白白便宜了他人。

  想明白后,凌空道三人商议一番,正色道:“我等各得六瓣,已很是愧疚,还有三瓣哪里能够舔脸也来分一杯羹?自然是归了两位的,若是再作什么‘价高者得’,我等的面皮,就当真莫要了。”

  郗景和刘昀,也连忙点头。

  那贪婪之心压制之后,他们脊背皆是生出一层冷汗。

  刚才真是起了魔障,险些就要因此身死道消了……

  徐子青见他们心诚,也只好说道:“既如此,在下与师兄便不推拒。随后取花之时,我等必当多尽心力。”

  说来他与师兄对这慧心奇花虽有些兴趣,但此物却不至于扰乱两人道心。也是因着他们一路修行而来,历经艰险,悟性资质原本不差,潜力也是不凡,故而身外之物于他们而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并不及许多旁人那般急迫的。

  如今凌空道三人定了神,徐子青自也要好生留意周遭。

  旁的都在其次,却有一事,让他很是不安。

  分明来时还能见到许多妖兽在地底钻动、左右潜行,可是到了这山涧时,附近居然不见一头妖兽……这实在很不寻常。

  慧心奇花如此神效,周遭为何没有那守护的妖兽?

  若是依照常理,应当会有数头极强的妖兽在此地呈对峙之态才是。

  难不成,是那些妖兽在等待机会?

  又或者,是附近并无那十分强大的妖兽么?

  不对不对,荒岭绝脉中处处危险,哪里会没有妖兽……

  思来想去,也不知其缘由。

  徐子青更谨慎了,丝絮种子也好,他的仙识也罢,都未发觉妖兽踪迹。

  可他的心中,却并非没有危机感的。

  一边思忖,徐子青一边也将心中疑惑,对其他几人说出。

  凌空道闻言一惊,立刻将仙识释放,同样是不曾觉察什么,郗景和刘昀,亦是如此。在他们心中,也是警兆频生。

  他们看向那慧心奇花时,一时眼中灼热,一时心有疑虑,正是十分难熬。

  徐子青又看向云冽。

  云冽略摇头。

  他亦不曾察觉有杀气。

  几人面面相觑后,郗景性子急切些,立刻说道:“既然寻不到什么破绽,不如先取了那奇花再说。到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随机应变就是!”

  凌空道也下了决定,就对徐子青、云冽二人说道:“郗师弟说得是,我们师兄弟两个前去取花,刘兄在一旁戒备,请云兄与徐兄掠阵。只消我等处处防备了,就算遇上什么,总也有法子应对的。”

  两人这一番话,倒是有些道理。

  徐子青就轻轻点头:“既如此,你二人多多小心,若有不妥,就当立时退走,切莫有半点耽搁。”

  凌空道与郗景皆言:“我等知道。”

  说完后,就盯着那奇花,一瞬不瞬。

  过得有小半个时辰,那奇花上光芒流转更快,香气也越发袭人了。

  随即三十三片花瓣徐徐张开,顿时就流溢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就好似天上人间,再也寻不到这样一朵仙葩一般!

  凌空道立即开口:“就是此刻!”

  语毕,他与郗景一同跃起,一左一右,自两面包抄那奇花,将周遭诸方来路全都封锁。此刻纵使有人想要从他们手里抢夺奇花,也是万万寻不到路线的。

  也不愧是被送到这试炼之地的年轻俊杰,就算一些手段比不上徐、云二人,但本身的实力,也是半点不弱。

  对于时机的寻觅,亦是非同小可。

  让人诧异的是,那奇花被两人接近,也不见有什么妖兽、仙人偷袭,竟是让凌空道与郗景顺顺当当,就把那奇花采摘到手。

  他们小心捧着奇花,心里略有不安,但更多却是欢喜。

  莫非,他们此次当真是这般的幸运么?

  凌空道看着这奇花,神情有些陶醉,郗景亦然,不过两人还是很快回归,纵身就往同伴处急速而来。

  刘昀上前一步,就要相迎。

  但就在下一刻,突然一声风响!

  在那山涧后方,十多根血藤飞快窜出,居然分别将凌空道与郗景缠住了!

  与此同时,慧心奇花被另一根血藤轻轻一拍,它登时就飘飞起来,重新回到了那崖壁的缝隙之处。

  而凌空道与郗景的脸色,则变得惨白。

  刘昀清晰地看到,他们的四肢都被古怪血藤紧紧缠住,那血藤上的叶苞深深刺进他们的血肉里,有黏腻而殷红的血水,顺着叶苞被吸取过去,将那血藤染成了透亮晶莹又瑰丽的色泽……仿若血玉雕成。

  这才不过是一息工夫,凌空道和郗景就无法动弹,他们体内的血肉,像是在这短短时间里,就已经被吞噬小半了!

  刘昀的心中,不得不生出一种极深刻的恐怖来。他下意识地不再关注那奇花,而是马上出手,将仙法朝那血藤狠狠轰去——

  但是,那些血藤却是半点不伤。

  眼看着,凌空道与郗景就要没命了!

  这一刻,最惊骇的并不是刘昀,也不是即将丧命的凌空道与郗景,而是徐子青。

  他眼瞳蓦然收缩,心里震惊无比。

  此处、此处怎会有嗜血妖藤!

  徐子青分明不曾使唤容瑾做出什么,可那血藤的形态,毋庸置疑,与容瑾的形貌一般无二。

  也正是一株嗜血妖藤。

  云冽的动作也是极快。

  在刘昀出手时,他也是并指一点,八炼剑意迸发而出,分散数道,分斩那妖藤。

  那些嗜血妖藤虽是趁机刺破了凌空道与郗景的仙体,这也是因着他们的仙体并未时常淬炼之故,它们虽是坚韧,能抵住刘昀仙法,却还是比不上这些剑意的。

  于是很自然地,妖藤被斩断,凌空道和郗景,则飞快地落了下来。

  刘昀急忙要去接住。

  徐子青此时却出声了:“莫动手!”

  尽管先前他怔了一瞬,反应也是丝毫不慢。

  此刻他的小乾坤里,容瑾躁动不已,就像是遇上了什么天敌,满身的血煞之气,几乎要控制不住了。

  徐子青眉心一动,一株血藤也是飞快窜出,在眨眼间,已越过刘昀,去把凌空道与郗景缠了起来。

  刘昀眼见这熟悉的血藤,心里大急,不曾发觉这乃是徐子青放出,正要再度出手。

  随即新出的几株妖藤却在缠住郗景两人后,叶苞飞速地扎进那还咬住两人的断藤上,迅速将它们吸了个干瘪,又只剩了叶皮般地从两人身上掉落下来。

  徐子青松了口气。

  那空中的妖藤却是一把将凌空道两人甩进刘昀怀中,自己一扭身躯,就冲进山涧深处去了。

  刚才袭击他们的血藤,也正是从此处而来。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810

  刘昀来不及细想,接住凌空道与郗景就迅速后退,远离那险些害死他们的山涧。

  徐子青与云冽也立时抽身,来到刘昀身畔。

  紧接着,他们都取出许多丹药,由刘昀尽数塞进郗、凌二人口中,直至看到他们面上的血色肉眼可见地恢复,原本瘦了许多的肉身也逐渐饱满,才略为放下心来。

  然而就在众仙急于救人时,那山涧里就突然爆发出了极其强烈的血腥味道,那强烈的煞气冲天而起,把周围都几乎染成了血红的色泽。

  本来在那慧心奇花映照下犹若仙境的山涧,这一刻仿佛揭去了一重面纱——原来在那山涧的深处,本来有潺潺溪水流淌之地,与其共生的,乃是一株近乎成熟的嗜血妖藤!

  不错,乃是近乎成熟。

  嗜血妖藤为上古凶物,要想成熟不知得吞吃多少血肉,正是千难万难。若是在下界倒也还好,待到嗜血妖藤被人发现时,往往都已然是一界之内皆无敌手,所在之地也变成更加穷凶极恶的绝地,再无人敢踏入的。

  可是生于仙界的嗜血妖藤便不同了。

  成熟的嗜血妖藤,也只是能吞吃大罗金仙罢了,若是想要与九天玄仙乃至天君对抗,又不知要经过多少年的积累,吞噬多少生灵。

  因此,它们不仅数量极其稀少,而一旦被发觉,也会被天君亲自出手将其拔出、毁灭。如今这一株嗜血妖藤,在炼制至仙之宝时被意外投入进来,借助那慧心奇花掩盖自身,才得以成长到如今这地步。

  但依旧是未能成熟。

  只是,若再让它吞吃一些血肉,就难说了。

  此刻,山涧里,无数血色藤蔓爆发,仿佛无数根血红的触手,张牙舞爪,齐齐穿刺出来,遮蔽了好大一片天幕。

  这情景犹若炼狱,哪怕是有一丝呼吸的活物经过,都要被这些触手立刻穿透,吞吃得一干二净!

  刘昀的心里,骇然无比。

  郗景与凌空道到底都是仙人,补回了些血肉之后,意识就清醒过来。

  他们尤记得先前那不知是痛苦还是混沌的感觉,在看向那爆发的妖藤后,眼里的恐惧,也是一闪而过。

  ——这种藤蔓,当真是太可怕了!

  郗景声音微颤:“我等,快些离开罢!”

  凌空道虽不曾多言,但神色之间,也是如此念头。

  徐子青却是阻止了:“且慢。”

  郗、凌二人一震,急忙问道:“为何?”

  那头刘昀渐渐冷静下来,回想起之前的情景来。

  郗小弟与凌兄弟两个,似乎是被血藤送回来的,而那些血藤,似乎与最初的不同……是出自徐兄?

  他愣了愣,安抚住郗、凌二人:“你们看——”

  郗景与凌空道也是被刚才那一瞬似乎要活活被妖藤吸干的感觉震慑了,如今定下神来,也不再如先前那般,有强烈的逃离*。

  他们深知彼此皆为同伴,若是必死之地,哪里会仍旧停留于此?

  于是,两人也随刘昀之言,强打精神,朝着那山涧处、无数血藤看去。

  仍旧是一片刺目的血红,然而……那些血藤,好像是纠缠在一处的?

  待到再来细看,几人便瞧得清楚。

  在那无数的血藤中,有足有缸口粗细的,亦有犹若桶口粗细的,前者将后者死死缠住,叶苞彼此撕咬,终究是前者的利齿更锋锐些,正是生生地咬碎了后者的叶苞,啃进了对方的蔓身之中!

  更庞大的血色藤蔓上,无数叶苞都咬进了那稍小些的藤蔓里,大口大口地吞噬着。原本那耀武扬威的血藤,如今通身的汁液都被更可怕的血藤吸收,而它自身,蔓身就逐渐变得干瘪……哪怕它不断拍打身体,不断试图离开,却还是被紧紧缠住,半点也挣脱不得。

  自然,那稍小血藤不甘坐以待毙,立时释放出更多的藤蔓,不断抽打,意图闯出一条生路,可更大的血藤也同样释放出更多藤蔓,把之前那些,也再度缠住。

  如此反复,正是牢牢地将对方控制住了!

  刘昀倒吸一口凉气,看向徐子青:“徐兄,这是怎么回事?你——”

  郗景与凌空道并未见到徐子青放出容瑾之事,此时听刘昀如此说法,也不由满面疑惑。

  徐子青此时,正看着容瑾。

  他自是能够认出,那更为粗壮的确是容瑾所化,如今已然将另一株血藤彻底压制,似乎在将其吞噬。

  此事倒也并不奇怪。

  天地间那极珍奇之物,若是生在一处的,待到成熟之前,必然会有一株最强者,将周遭左右全数吸收,才能生出那一等一的天地奇物。否则若是天地奇物亦能生成个成百上千的,又哪里还能称得上一个“奇”字呢?

  嗜血妖藤就更是如此了。

  以一株妖藤之力,能使方圆千万里化作一片藤海,若是血食足够,甚至能扎根一个世界,亦不足为奇。

  身边左右,凡是活物皆为血食,凡是草木皆为泥土。

  即便是被徐子青收服的容瑾,在小乾坤里时,也是独霸一方天地,为本命之木。其他次木从木,全数听它使唤,加上徐子青的颜面,这才被它勉强认同。

  一山不容二虎,容瑾连比它弱小的草木都不能容忍,更何况还是这能够威胁它地位的,另一株嗜血妖藤呢?

  什么同族之情,同脉血缘,可不被这等凶物放在心上。

  于是,在察觉这一株嗜血妖藤存在时,容瑾几乎要被本能控制,下意识的,就是要将其也吞吃了去。

  而容瑾已是成熟,这一株却尚且不足……却也是容瑾的机缘了。

  徐子青眼见容瑾大占上风,放下心来,听到刘昀之言后,便应声答道:“此为嗜血妖藤,与慧心奇花共生,想来是借助奇花之能,遮蔽了自身的凶煞之气。”他顿了顿,续道,“先前察觉奇花的妖兽或是仙人,恐怕已然被这株妖藤吞吃了。”

  刘昀三人闻言,心头一阵后怕。

  是了,若非如此,这慧心奇花周遭之地,哪里会是那般清净,竟无人前来争夺的?

  再回想先前的情景,那奇花被他们采摘时,妖藤并未阻止,可一旦他们被妖藤缚住,奇花自然飞回。

  如若不是徐仙人与云剑仙及时搭救,再过个几息时间,他们的血肉全数被妖藤吞噬,之后元神怕是也同样被吸干了。

  这又是一遭救命之恩。

  不过,凌空道等人看向另一株嗜血妖藤时,心情就有些复杂起来。

  刘昀已然传音给郗、凌二人,他们这才知道,那正在与妖藤缠斗的另一株,原来是徐子青所掌控。

  这徐仙人好大的本事,竟然连这等凶物,都能收服!

  只不过……徐仙人看起来温和从容,怎么却如此深藏不露,与凶物为伍?

  深思之后,他们心里也难免忌惮起来。

  随后一转念,三人亦有庆幸。

  能与云剑仙结为道侣的,有这等本事,似乎也不当大惊小怪。

  而且,徐仙人非是敌人,而是同伴,有他与云剑仙掠阵,他们也更加安全。这般想来,心中便又安稳下来了。

  凌空道与郗景见两株妖藤还在死斗,知晓彼此安全得很,放心下来后,就觉出自己此时,其实还极为虚弱。

  旋即他们对另三人交代一声,自己就盘膝坐下,取出仙丹吞服,极力调息起来。

  如今,正该是能多恢复几分实力,就多恢复几分实力了。

  之后,徐子青细细观看容瑾吞噬同族,不曾分神。

  云冽则晃身而出,去把那慧心奇花取了过来。

  另一株妖藤本是不乐意的,可它如今自身难保,拼命抵抗容瑾亦不可得,乐意不乐意,自也阻碍不了什么。

  于是,云冽此行,极为顺畅,不多会,就用了一个玉匣,将这慧心奇花盛住。

  刘昀等三人,皆无异议。

  方才吃了那样大的亏,一时之间,他们就更冷静了。

  左右在云剑仙手中总比被他们取着安全,也就如此罢!

  大约过了有一个时辰左右,越来越多的较细妖藤,都被容瑾吃得干干净净。山涧深处,突然就传出了“轰隆轰隆”的响声。

  众仙心里一动,纷纷看去。

  只见那处有极粗壮的一根主藤,就如同生着双足般,一步一步,从中跋涉而出。原来是此地的嗜血妖藤被激起了凶性,竟是不欲逃走,要同容瑾殊死而搏了!

  它化作一条血红巨蟒般,冲天而起,用尽潜力,再度生出许多血藤,就此张开了好大一张巨网,一面扑向容瑾,一面却是往徐子青等人之处袭击过来!

  那株嗜血妖藤乃是狡诈的,虽意识模糊,可隐约之间,倒知道徐子青等人同容瑾有些关系,想要先行占个便宜。

  可它却不曾想到,此举乃是极大的失策……

  容瑾与徐子青心灵相通,徐子青心念一动,已放出数十根血藤回去防护,云冽已然剑魂八炼,那剑意锐利无匹,纵使用罗天上仙的仙元催发,却也能斩落大罗金仙的仙体。

  同样的,甚至能伤及容瑾——那不及容瑾的另一株妖藤,又哪里能够全身而退?

  云冽出剑,银白剑光化作剑网,笼罩而去。

  徐子青十印合一,化作巨大印章阻挡了藤蔓一瞬。

  紧接着,容瑾的藤蔓逼迫而来,把另一株妖藤整个卷走,它也放出本体,甚至无需化作完全之态,就自上而下,彻底将其压制了!

  正是大快朵颐……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然后,感谢所有留言砸雷和灌溉的宝贝儿,群抱群mua!

  蔷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00:04:01

  蔷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00:05:11

  梓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00:20:08

  pdzsz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700:21:23

  梓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00:49:38

  joyc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02:22:18

  秦时雨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03:10:29

  金九爷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1-2703:27:32

  金九爷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1-2703:27:49

  金九爷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1-2703:28:55

  cq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05:00:54

  浅若行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09:20:11

  2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17:21:32

  2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17:21:45

  2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17:22:20

  安琪莉可.柯蕾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22:03:10

  我的妹妹是个闷骚怪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22:10:22

  幽紫无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722:29:18

  811

  就在凌空道等人有些惊悸的目光中,容瑾扑在那嗜血妖藤身上,成百上千的藤蔓一起吞吃,只有那“咕叽咕叽”的声响,接连不断。

  约莫只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那偌大的嗜血妖藤,就化作了一张巨大的藤皮。

  从内到外,都全数被容瑾给吃空了。

  之后,容瑾绽开无数藤蔓,一瞬充盈了大半天幕,形成了一重极其强烈的血光。

  无边的煞气冲天而起,仿佛释放出一种极欢愉,极受用的情感。

  徐子青摇头失笑:“容瑾,回来!”

  于是,在疯狂地舞动一瞬后,那无数的藤蔓,又迅速地缩了回来。

  它们不断地并起支蔓,最终只化作了一根鸽卵粗细的血色妖藤,一扭一扭急冲而回,就像是一条小蛇般,径直缠在了徐子青的手臂上。

  那藤蔓上的叶苞在徐子青探出的手指上蹭了蹭,亲昵说道:“吃吃饱……容瑾、消化去……娘亲想、想容瑾!”

  徐子青如今早已习惯容瑾称呼,闻言微微笑道:“也好,容瑾自去消化,我必然想念容瑾。”

  那细细藤蔓似是有些满足了,怯生生将叶苞扭过,转向云冽处:“父、父……”

  云冽略点头,稍稍摊开手掌。

  这细细藤蔓登时伸长数尺,在云冽的掌心飞快地蹭了两下,而后就“嗖”一声,径直回去徐子青的小乾坤里了。

  这一番相处动作,便又让凌空道几人吃了一惊。

  之前那般可怕的妖藤,在另一株更可怕的妖藤手下几乎不能如何挣扎,就给吃了个空,可见后来那株更是强大,恐怕也更为嗜血。

  而这般嗜血的凶物,居然在“进食”后变得如此娇小,又对徐仙人与云剑仙做出如此亲密举动……他们可不敢当真以为容瑾就是这般可爱了,同时,对徐、云二人的本事,也更有些敬畏起来。

  徐子青倒很坦然,对那几人说道:“容瑾一如我与师兄的孩儿,自下界时便跟随我之左右,娇养至今。虽说它本性是凶戾了些,但胜在乖巧听话,平日里也并不会任意妄为的。”

  郗景后怕之后,也有几分羡慕:“若我能得到一株这般的凶藤,再行走四方时,可就安稳得多了。”

  徐子青笑而不语,不曾反驳。

  事实上,若不是他在下界时经历颇多,几度参战,更是遭遇天地大劫,容瑾也无法这般快地成熟起来。纵使随他境界增加而渐渐成长,但凶性怕是不够的,也不会当真有今日这般的赫赫之威。

  嗜血妖藤,自然要用无数的血肉浇灌,才能真正成熟。

  但这些话语,就不必对郗景说了。

  此时这里的嗜血妖藤已伏诛了,慧心奇花也到了手,就该再做下一步打算了。

  刘昀素来憨厚,这时眼见两位交情更深的同伴受到如此重创,也难得首先出了主意:“郗小弟与凌兄弟这身子还得好生补补,咱们便不再往深处去了。如今有慧心奇花在手,所得已然远超预想,还是先行回去,多调养一番再说。”

  郗景与凌空道也没什么意见。

  徐子青便笑道:“在下正有此意。”

  容瑾乃是他的本命之木,如今吞噬了一株实力只比自身相差一线的同族,之后消化时,必然对他有所反馈。若是不突破还好,要一旦突破,可不能在外头进行。

  自然还是先回去为妙。

  云冽知晓徐子青的根底,亦无不允。

  而既然都有了决定,众仙便有意,先将所得之物,分上一分。

  兽核、其余天材地宝等物都好分配,不多会就依照各自出力情景,分了开去。因云冽出力最多,那三人心怀感激,就让他一人足足占了一半去。

  云冽性情果断,也不会有所推拒。

  这分好之后,就是那朵慧心奇花了。

  凌空道三人稍一对视后,开口说道:“两位兄台虽说好了各占六瓣,但我等方才若非两位相救,怕是连性命都捡不回来,不敢再占那许多了。如今我等商定,各取三瓣足矣。”

  徐子青怔了怔:“诸位不必如此。”

  凌空道有些虚弱,却是笑道:“两位若是出手稍慢一步,我等就此陨落,便是一瓣奇花也不必分出。我等觍颜各取三瓣,已是心中不安了。两位也莫要拒绝。”

  这话半点不假。

  慧心奇花一瓣便有奇效,原本若得六瓣,多半还有剩余,如今他们算上一算,三瓣就能将自身资质提升一筹,足够得成九天玄仙,而九天玄仙至天君原本便非是单纯资质可以成就,这不过是堪堪够用的奇花花瓣,更能促进他们勇猛精进之心,比起得到六瓣后反而或许会不思进取,说不得于他们而言更有用处也未可知。

  若是徐子青与云冽再冷酷一分,大可以不对他们施以援手。嗜血妖藤于两人而言没有半分威胁,于他们来说,却是生死危难。

  若非是他们也借此得知自己的本事还相差太远,就连三瓣,原本也不该分取才是。心中惭愧,确是难言。

  徐子青见状,心念转动间,已知他们所想。

  随即他便看向云冽:“师兄,既然他们执意如此,便如此罢。”

  云冽也不多言,就将玉匣打开。

  那慧心奇花上,三十三枚花瓣皆如玉片,美丽至极。

  他并指一点,那花茎之上,已然徐徐飘飞起数片花瓣,略一数,正是九片,分作三方,就各自往郗景、凌空道与刘昀处飞去。

  那三人也急忙取出自己的取宝之物,将那自家的三枚花瓣收了,妥帖放好。之后,他们面露喜色,心情都是愉悦起来。

  就算是重伤的两人,此刻也放下了那些伤势。

  一旁,那株将要成熟的嗜血妖藤藤皮,还在地面铺展。

  此为容瑾所得,自也都归徐子青所有。

  他一眼看去,本要收起,而后却心中一动,一指点了出去。

  霎时间,那庞大的藤皮上,分出了三张颇粗的藤皮,每一张都有数十丈长,有数尺之宽,色泽艳丽,很是柔韧。

  然后,徐子青就将这三张藤皮,也分别送到那三人面前,说道:“相识一场,如今出得这荒岭绝脉后,就要暂别。在下借花献佛,将这藤皮相赠诸位,还望诸位莫要嫌弃才好。”

  凌空道三人听得,都有些惊讶,但他们见到徐子青含笑神情时,顿时明白几分,也有几分感激:“既然如此,我等便不推辞了。”

  嗜血妖藤如何厉害,为他们亲眼所见。

  这三张藤皮虽是因着另一株妖藤撕咬,许多地方已是有些碎裂了,但大多处却还是完好的。若是拿去精心炮制一番,佐以一些炼材,就可以炼制出极强大的仙甲来,作为护体之用。

  若是穿上这般的仙甲,日后再遇上如嗜血妖藤这般强悍之物,就多了一重防护,不至于如今日这般,轻易就被破开了防御,险些丧命了。

  徐子青的好意,凌空道几个,都是领会。

  随即,三人分别又将藤皮收下,这才一同行动,往荒岭绝脉之外赶去。

  因着荒岭绝脉中许多山峰都是一般形态,地形诡谲,出路难料。众仙进来时,就分别使出手段,将路线标记起来,分别也曾刻录了地图。

  徐子青堪称万木之主,对仙界的草木虽不及在下界时那般操纵圆融,可要想借个路,却是没什么困难的。

  于是,一行五人有惊无险,也是顺利离开了这绝地。

  此次数度磨练,众仙皆觉有所长进,彼此之间的交情,自也是深刻一分。

  凌空道沉吟片刻,还是相邀道:“若是日后还有机会,不知两位是否还能与我等一同进入这绝地探索一番?”

  徐子青看一眼云冽,见他略略点头,便温和笑道:“几位品性气度俱佳,自是没什么不成的。不过如何约定,却是个麻烦了。”

  郗景听得,也很欢喜:“若是如此倒不必担忧,我等晋入两百重云层之人,可以用功绩点换取一种传讯之石,只是有些昂贵,之前不曾换得。如今我等大有收获,分出一些,换上一块,也就是了。”

  凌空道与刘昀,也是深以为然。

  徐子青亦很心动。

  他与师兄虽是在同一重云里,却难以交流,这传讯之石,正当得用。

  因此,他也答应下来。

  众仙有这约定,心情更好,也互相道一声别,各自离去了。

  徐子青与云冽,也进去传送仙阵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812

  师兄弟两人各自回归石屋,也各自入定修炼。

  徐子青刚刚盘膝坐下,面上就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来。

  此刻,在他的小乾坤里,正是掀起了恐怖的血浪!

  在偌大的地域当中,一株无比巨大的血色藤蔓拔地而起,支蔓无数,重重延伸,不多时,就形成了浩然藤海,每一根妖藤都无比粗壮,每一个叶苞都利齿森森,可怖异常!

  而藤海上,好似有血海降下。

  那恐怖的血浪正是由血海而出,一波一波,在无数藤蔓上拍打起来,而每一拍打,都有许多力量融入那妖藤之内,使其外皮犹若滴血,殷红得惊人。

  血浪拍过一轮会,就渐渐退去,但又有另一重血浪,复又卷来。

  一重接着一重,一浪高过一浪,每每循环几次,都能带来更多的力量!

  在这样的循环里,无数的妖藤都变得更粗壮了,且在这样的粗壮中,又有许多的杂质化作黑色的烟雾弥漫而出,在血光的喷吐之下,消散得无影无踪。

  随后,这些妖藤的力量,也更为凝练。

  同时,那沸腾的血海在源源不断地血浪抽取下,也终于慢慢缩小了几分。

  ——嗜血妖藤容瑾,因吞噬同族,得了几乎倍于自身先前的力量,使得它此刻消化时,也生出无边异象!

  而在那妖藤不断吸纳血光的时候,徐子青的丹田里,那被捆缚的青龙,也是仰天长吟,挣扎得更为凶狠了。

  那些锁链在不断地、肉眼可见地变得更为粗壮,青龙自身,也在不断的挣扎中变得更加英伟雄壮。

  无数的流光在锁链上转动,青龙的气息,锁链的气息,都在以某种不可言说的气势,疯狂地涌动——

  容瑾与徐子青根本相连,容瑾如今连连晋升,徐子青的实力,也在不断地攀涨……

  仙体之外。

  只见那一道道血色纹路在徐子青身上蔓延,在血气不断地冲刷下,他的肌肤上沁出无数血丝,筋络骨骼,也是寸寸断裂。

  比寻常罗天上仙更强悍几分的仙体,居然受不住那庞大力量的积蓄,如今满溢出来,似乎要让他爆体了!

  容瑾反馈回来的力量太强,如若要阻止它,就是错过了极大的契机。

  仙人虽比下界修士自在,可前方仍有渺渺前路,绝不能因一时迟疑,而又在如今的境界上逗留千万年。

  总该要奋勇一争的。

  徐子青深吸一口气,身形一晃,径直就坐进了那涤仙池里。

  虽只是中品,但此时用来淬炼仙体,磨砺自身,倒也是足够的。

  待他入得涤仙池后,刹那间,一股剧痛急袭而来,席卷全身,使得周身无数穴窍都刺痛难当,每一分血肉,都好似在被乱刀劈砍,有无尽苦楚。

  徐子青面色微微泛白。

  他修炼多年,也曾受过重伤,几经生死,更是常常借助师兄云冽的剑意打磨自身,诸多苦难,全都经受。

  但如今感知到的痛苦,之前那些与其相比,却好似只如清风拂过一般了。

  然而,在这样的痛苦中,仙体因容瑾实力暴涨而有些支撑不住时产生的疼痛,又显得微不足道起来。

  此时他的仙体破坏得更快,又有更多的涤仙池水进入其中,一点一点,将其重新补回。而每多吸收一点涤仙池水,那仙体也就更牢固几分,随后,又在池水的强硬冲刷下,在力量的不断挤压中,重新被破坏,重新被修补。

  一次复又一次。

  徐子青的仙体不知被撑坏了多少次,也不知吸收了多少池水,更不知被修补过多少回,力量循环过多少次。

  但毋庸置疑,在这样的强力磨砺下,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了。

  与此同时,徐子青不由自主地,开始回忆自己曾经修炼过的仙法,在识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演练。

  好似有无数个徐子青,都在使用仙法,而那些仙法有些复杂,有些简单,有些与他己身之道相合,有些大略相合,却有偏离。

  突然间,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降下。

  那些正在演练仙法的、属于徐子青的念头,好似醍醐灌顶,演练出来的仙法,也骤然变了一个模样!

  它们不再有分毫偏离,而是就仿佛从徐子青己身之道中衍生出来的那般,有着与徐子青极其契合的力量!

  这便是顿悟。

  也许是因着博览仙法,也许是因着多次有所领悟,在这一刻,徐子青从前的领悟,全数化作了顿悟的养料,从前不通之处,此时俱通,从前不解之法,此刻俱解。

  顿悟之事可遇而不可求,乃是万千机缘巧合,方能拥有。

  徐子青能拥有,乃是多方作用,内外兼修而来。

  在这顿悟之中,他能坚持的时间越长,对己身之道就能理解更深,实力也会增长得更快——从前每有顿悟者,都为天资绝艳之辈,而那些顿悟者最终的成就,也绝不仅限于九天玄仙!

  这时候,那缠绕着青龙的锁链,忽然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青光。

  青龙的身形,陡然涨大了一倍!

  这并非是与刚才那般徐徐变动,而是很突兀的成倍暴涨。

  因着这暴涨,那捆缚住青龙的锁链们,虽也在迅速加粗,却是被惊了一惊,居然有些宽松起来,锁链碰撞,发出一阵阵大道乐音。

  但就在下一刻,这些锁链也更加粗大坚韧,数十锁链死死缠住青龙,每一根,都几乎勒进了肉里,叫那原本有些扬眉吐气的巨龙,也不得不发出一声悲鸣,再度被紧缚起来。

  锁链的色泽,更广润了。

  青龙的束缚,也更是稳固……

  之后,青龙突然张口,喷出青色光团,直冲而上,通于紫府。

  徐子青的眉心发热,那浅金色的金印,色泽一瞬化为了纯金之感。

  他突破了。

  由罗天上仙,一瞬化为了大罗金仙!

  然而,小乾坤里的容瑾上方,偌大血海还剩下过半。

  容瑾晋升尚未停止,徐子青自然也不会停止。

  此时,徐子青仍旧沉浸在顿悟之中。

  可也许是冥冥中有所感,他虽说意志沉溺,但潜意识里,却不愿意就此醒来。

  只是……原本的那些积累,却在突破之后,即将告罄了。

  这一刻,徐子青的小乾坤里飞出一个匣子。

  随即盖子打开,从里面飘出一片色泽瑰丽的奇花花瓣,一瞬就没入到他的口中去了。霎时一股清凉沟通上下,他识海里的无数仙法,演练得更快了!

  就好像在这一刻,又有无穷无尽的感悟袭来,能够在这顿悟的状态下,支撑着他的实力再度增长!

  而且,小乾坤里,那血海也被抽取得更快。

  容瑾此刻通身都好似被鲜血铸成,虽有无穷血煞之气,但血煞之气却是纯净无比,根本不会冲击徐子青的意志,让他被这血煞之气影响。

  那妖藤所占的地域,也是扩展了数倍有余。

  而徐子青既然突破了品级,那小乾坤自也扩充了数倍,一眼看去,广袤浩瀚,根本望不到边际。

  其中的万木也借助这突破的契机,把之前徐子青收纳其中的仙草仙木,各自择取,飞快吞噬……这一回,借由那些顿悟中领会的道理冲刷,万木之中,如今有三千余株,都有所蜕变了!

  徐子青也沉浸在极其美妙的享受中。

  无数大道乐音在耳边奏响,仙体因涤仙池而产生的疼痛,早已化为细雨,不被他有半分在意。

  他能感觉到,在这样混沌的,好似不知周遭万物的情绪中,他所获得的好处,堪比独自修炼千年、万年,甚至还有更多。

  不知不觉间,徐子青忘却了一切。

  他不曾见到,那偌大的中品涤仙池,里面的池水只剩下浅浅的底子,还在不断被他的仙体摄入进去。

  他也不曾见到,原本遍布身上的血色纹路,此时如同潮水一般,逐渐消褪。

  他更不曾感觉到,淬炼仙体时,那疼痛消去后,之后接踵而来的麻痒……

  慢慢地,一切异象,都消失了。

  整个石室里,都弥漫着一种极玄奥,也极空灵的感觉。

  一切沦为沉寂,唯独徐子青眉心那一点仙印,此时正焕发着淡淡的金光。

  又不知过去了几日。

  徐子青睁开了眼。

  他眼中黑白分明,极是澄澈,只倏然闪过一丝红光,旋即敛于深处去了。

  然后,徐子青一伸手,将浮在身子周遭的玉匣取回。

  荒岭绝脉之后,他与师兄同得二十四奇花花瓣,两人各取十二,用以修炼之用。

  如今,匣子里还剩下十瓣。

  徐子青此时也知晓发生了何事。

  在容瑾吞噬同族的作用下,他也由此实力大进,而他本身如今刚飞升不久,潜力虽是极大,可积累还是不足。

  但他也是运道不错。

  早先为了自创仙法,他也研究诸多与己身之道相似的仙法,那些感悟虽是杂乱,却早已铭记识海之内。在容瑾反馈的力量催化下,他潜意识里自发地规整仙法,压榨了自身的潜力,居然巧合入得顿悟之境,一瞬间,就把根基可能不稳的情况压制下去,让根基扎实起来。

  而更巧合的是,他不仅有涤仙池可以缓解爆体之危,还有慧心奇花,可以提升资质——偏偏他正在顿悟。

  那慧心奇花一出,就延长了他顿悟的时间,也让他更进一步地参悟了那些仙法,得到了许多适合自身的感悟。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然后,感谢所有留言砸雷和灌溉的宝贝儿,群抱群mua!

  kitt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00:54:15

  蔷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01:56:03

  蔷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01:57:28

  卷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02:33:12

  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03:57:56

  戒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05:01:33

  溜小白的小九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1-2811:19:47

  香菜年糕好好吃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14:27:27

  香菜年糕好好吃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15:57:30

  沉浮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16:28:23

  香菜年糕好好吃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18:11:53

  ♂かい┣━→りん↘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819:22:32

  安琪莉可.柯蕾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22:04:06

  香菜年糕好好吃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22:12:28

  卿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22:30:35

  jun136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22:52:32

  哈密瓜先生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823:30:48

  晶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1-2823:39:35

  晶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11-2823:41:10

  请叫我起名渣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23:47:22

  幽紫无悔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23:57:06

  joyc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823:58:12

  洵扔了一个手榴弹

  813

  因此,徐子青不仅顺利突破到大罗金仙,甚至在大罗金仙这品级里,也有了极浑厚的积累。若是他愿意,还可以再服食数片奇花花瓣,一跃进境到九天玄仙品级!

  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根基就显得薄弱了,对他日后的修炼,也是极为不利的。

  徐子青暗暗想道:看来这涤仙池果真名不虚传,若来日要突破至九天玄仙,应当再换取一口上品,以便行事。

  想定后,他就将那古册翻开,要查阅关于上品涤仙池的代价。

  这一看,徐子青也有些怔住。

  ……三百万功绩点?

  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哪怕是在试练塔中以弱胜强,每一对战至多也不过只能得到数百功绩点罢了,若是与品级相当者对战,所得功绩点更少。

  如今他已突破至大罗金仙,在这试炼之地中,已然属于极高的品级——凡是投入到此地的仙人,最多也只是大罗金仙而已。

  再过得一段时日,或者有些大罗金仙便能突破至九天玄仙,可对此时的徐子青而言,他若是与人对战,所得的功绩点不知要经过多少场,才能聚集到两百万之数了……这实在是极不划算的。

  更何况所得功绩点却不能全数用来换取涤仙池,更要换取其他天材地宝,供给修炼之用。

  但一转念,徐子青又觉得这并不奇怪。

  诸方天庭虽有涤仙池,但既然开放稀少,自然很是珍贵,尤其上品,若是寻常时间,那皇族以外之人,恐怕根本无路可得。

  而且三百万功绩点看似很多,可要从大罗金仙突破至九天玄仙,所需要的时间更是不少,在这些时日里,只消极力修炼,未必不能积攒足够。

  那诸位天君如此定价,也是要促使众多仙人莫在试炼之地逗留太久。

  只要众位俊杰愿意多多前往各处绝地,磨练自身,所得到的一应资源,皆可拿来换取功绩点,比起在试练塔中与人对战,所得更多。

  想明白后,徐子青也就心中有数,决定要依照众天君的意愿,先把那些绝地都走过一遍,在生死之间磨练,进一步提升自身。

  只要将这些做到,资源滚滚而来,功绩点亦源源不绝,到那时,待他积累足够,可以突破至九天玄仙时,想来换取上品涤仙池之事,也是水到渠成了。

  然后,徐子青将在荒岭绝脉中所得资源,取了出来。

  在绝脉中,他去的时间不多,那些仙草仙木已然皆被万木吞噬,留下来的,大多便是一些妖兽的兽核、外皮骨骼等,他意念转动,将其尽数付诸虚空,拿来交换功绩点了。

  妖兽与红沙恶兽不同,它们实力更加强大,兽核的价值,也比红沙珠高多了。

  徐子青之前杀死的两头妖蛙,一头罗天上仙级,它的兽核可得三千功绩点,而另一头大罗金仙级的妖蛙,则可得八千功绩点。

  它们的外皮骨骼血液之类,总数也能换取三四千功绩点,还有一些其他的资源,凡可用者,皆可换来,零零碎碎中,又是数千。

  自然,如同嗜血妖藤藤皮、慧心奇花花瓣这般极珍贵的物事,徐子青却是不会拿出来的。前者他如今无用,将来却可以赠予同门与弟子,后者于他有大用,为天地奇珍,不仅不能换取功绩点,更不可泄露一丝出去的。

  另外,徐子青走过之地,有丝絮种子记录地图,被他刻录出来后,居然有近千里,十分清晰。其中外围之地居多,但近乎内围处,倒也有些。

  因着荒岭绝脉比红沙绝地更为危险诡谲,这地图也涨了价钱,外围处的路线,每一里可得三百功绩点,中段五百,内围高达上千。若是能标注途中山峰、野地里的妖兽巢穴,每一处都是奖励丰厚。

  于是,饶是最珍贵的东西都自己留着,单单只凭借这一趟进入荒岭绝脉,徐子青所得的功绩点,也有近三十万。

  徐子青毫不犹豫,就把这三十万功绩点挥洒出去,直接换取仙草仙木,再度让万木吞噬起来。

  ——虽有三成已然更进一步,但还有七成,绝不能怠慢。

  待一切准备停当后,徐子青阖眼运转己身之道,继续入定起来。

  境界还需稳固,不能小觑……

  ·

  云冽回归石屋中后,微微弹指,就将一柄银白长剑,释放出来。

  这长剑在他面前悬浮,剑气吞吐,更有一道似有若无的男童虚影,十指穿梭,演化无数剑道真意,打在那长剑之上。

  正是容止。

  冰冷的杀气流泻而出,将整个石室都仿佛冻结起来,有无数剑意自云冽眉心迸发而出,在周遭交织,形成森然剑网,寒光迸溅。

  同时,这些剑意不断地冲撞,最终都要落在那银白长剑之上,而长剑上的流光,也在每一次的冲撞中,不断流转。

  云冽双眼微阖,分心二用。

  一面用那剑意打磨仙剑,使自身与其更为融洽,一面却在识海里演练无数剑典,从中领悟,要自创一部剑典来。

  如此不知不觉间,就过去许久。

  突然,他心神一动,好似有一种玄而又玄的意境,降临自身。

  身前仙剑光芒大放,眨眼间已变得极其刺目起来。

  丹田里,银色长龙身负锁链,龙尾连甩,好似要挣脱开去,龙游四海——然而那锁链骤然变粗,将其狠狠拖回。

  云冽能感觉到,他的己身之道运转得极快。

  比之前,快出了数倍。

  在这隐约的感觉中,他仿佛能够窥见一道通身青光的人影,气势正在连连攀升。

  他顿时明了,这是他的师弟,将要突破。

  因两人早已气机相连,云冽虽仍在打磨剑道,却也在此时,要随师弟一般突破了。

  云冽目光微动,手指一弹。

  玉匣腾空而起,一片奇花花瓣骤然飞入他的口中。

  此后,好似有无数长剑在他识海中纵横劈斩,而每一柄长剑又都被一道虚影接住,在竭尽全力,将剑道真意,也演绎出来。

  无数的剑法,由繁至简,由简至繁,再度轮换起来。

  这仙界的剑典要想如在下界那般转化,也是千难万难!

  同时,云冽也进入了顿悟之中。

  原本他不该在此时突破,但剑仙只消剑道境界足够,就如同下界的剑修那般,是没有太多桎梏的。

  而云冽的剑道造诣,早已是剑魂八炼,比起许多九天玄仙,都要更胜一筹。

  只是云冽对剑道的野心,却不止于此。

  既然不得再来压缩积累,那就将从前未及领悟诸多剑典,许多剑道感悟,也都熔炼起来,化为一炉!

  因此,云冽好似心有所感,吞服了奇花花瓣。

  而这奇花花瓣好似与徐子青也发生了若有似无的关联,才使得两人齐齐顿悟。

  在此刻,就连之前云冽所得的,天君的杀戮大道传承中的感悟,也立刻如同被融化的金水般,全数汇聚起来,又被不断地参悟。

  如今云冽的识海里,只有剑道,剑意,剑法……他心境澄明无比,七情冻结于心,再没有其他念头了。

  同样的,他的剑道造诣,也在这样无数的感悟中,开始蜕变。

  在无声无息间,云冽丹田里的银白长龙与锁链沸腾不已,他眉心的仙印,也由淡金,化为了较为浓郁的色泽。

  品级突破!

  云冽亦为大罗金仙。

  那银白长剑微微震动,发出声声细微的龙吟。

  在这样的龙吟里,一种无情无心,无惧无怖的意境笼罩出来,整个石室里,所有的剑意,都化作了一团璀璨的杀气。

  让他整个人,都变作了一柄冰冷的长剑般,没有了半点为人的气息。

  顿悟深处,人与剑合。

  ·

  徐子青修炼多时,原本心境圆融,气息无缝,正沉浸于大道的奥妙之中,从前诸多仙法俱已体悟,此时再想使出什么与己身之道相合是仙法,就是信手拈来,一些以前晦涩之处,也都通达。

  照理说,他应当能入定更久才是。

  然而忽然间,徐子青的心底生出了一分躁动。

  他骤然睁眼,眉心里,一团血光突兀而出,轻盈地砸在他身前的地面上。

  徐子青眉头微动,看向那血光:“……容瑾?”

  随后,果然细细的童音传来:“娘、娘亲……”

  徐子青微微一笑。

  那血光扭捏般的动了动:“父、父亲……哪?”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814

  徐子青温和笑问:“你寻师兄作甚?”

  他自身,却在仔细打量这一团血光。

  容瑾原本只能以本体妖藤之态现身,如今在吞噬一株同族后,竟是能够化作如此姿态了,倒也是个进展。

  只不过,那血光仍旧模模糊糊,看起来约莫是个二三岁的幼童大小,可眼耳口鼻、四肢身躯俱是不见,显然是不曾真正化形的。

  那血光左右颤了颤,像是走动两步。

  随后,容瑾声线复又响起:“娘亲……看!父亲……也看!”

  徐子青不由莞尔。

  果然意识仍是孩童,既是如此爱娇,又是如此童稚可亲。

  他素来宠爱容瑾,而容瑾这小小要求也不过分,加之他思及之前自己入定总有三五年之久,确是多日不曾见过师兄了,如此便联络一番,聊解相思之苦。

  想定后,徐子青就将那身份令牌取出。

  若要与师兄传讯,需得有传讯之石,之前他为修炼并未换取,此时忽而忆起他自罗天上仙突破为大罗金仙时,试炼之地当有奖励,正可瞧上一瞧。

  果然,那身份令牌上,除却他先前胜不得几十的功绩点外,另有一笔十万功绩点,就是突破时所得奖励了。

  而后,徐子青果断耗费一万功绩点,换取了传讯之石,又将那传讯之石取出,一指点在其上,轻声道:“以此,唤凌天宫云冽。”

  旋即,这传讯之石上,光芒大作。

  容瑾看得稀罕,满心欢喜,一跃而来,那一团血光,也登时落在了徐子青的膝头,像是凑近那传讯之石,好奇打量起来。

  徐子青见状,以手轻拍那血光“头颅”之处。

  容瑾依恋,血光轻颤,又蹭了好些时候。

  徐子青看那传讯之石已是可以传音,口中便是唤道:“师兄……”

  ·

  静谧的石室中,身着雪白锦袍的冷峻剑仙盘膝而坐,身前剑芒吞吐,周身杀气暴涨,四面墙壁,皆结冰霜。

  这般恐怖的杀意,若是有人试图闯入其中,怕是稍微逊色些的,都要立刻被冻结七情,从此大道偏离了!

  而这剑仙,神情冰冷,却是散发出一种天下间万物万灵皆杀的气息。

  已然是无情至极了。

  随即,这石室里,忽然有一块白光氤氲、拳头大小的玉石落下,径直悬浮在云冽身前,使得光芒大盛。

  此刻,有雄浑声线响起:“凌天宫云冽,有传讯之石相召,可换取同类之物否?”

  那玉石里,也倏然传出声音来:“师兄……”

  这声音,便是徐子青。

  那被杀气与剑意包裹的冷峻剑仙,原本已化作万载玄冰一般,毫无动摇。而这一声传入之后,那顽固的剑光,似乎却微微动了一动。

  就犹若镜生细缝,漫天的杀机,都在这一刻,渗入了一丝微暖之意。

  登时冰融,剑解,杀气消退……

  冷峻剑仙睁开眼来,正是满目银白之色。

  不多时,这些色泽缓缓退去,他开口说道:“换取传讯之石。”

  而后,这剑仙身份令牌上,顿时划走一万功绩点,而这传讯之石,也落于他摊开的手掌之上。

  剑仙目光略为缓和:“子青。”

  ·

  徐子青唤了一声后,不见其中有所应答,便静静等候。

  传讯之石虽妙,但师兄那边或者正在修炼,不能及时应答,也是理所当然。

  果然,只过了数息时间,那传讯之石就犹若共鸣般,无尽白光升腾而起,在前方化作了一片光幕,显露出对方的影像来。

  同时,那极冷声线唤出一声“子青”,也落入他的耳中。

  徐子青微微一笑,视线落在那光幕上。

  容瑾往徐子青处挨了挨,也往那光幕里面看去。

  那光幕中,云冽正端然而坐,与往日修炼时,一般无二。

  只是待徐子青看清之后,心里却是一惊。

  师兄此刻……似乎有些不对?

  还未及徐子青细想,容瑾已迫不及待,急急嚷道:“父、父亲!好了!”

  徐子青一怔。

  光幕一侧,云冽已是开口:“方才入道太深,大道几近偏移,若非你等唤来,恐有后患无穷。”

  师兄难得说这许多……徐子青稍一思忖,却发觉师兄异状,他之前竟是并未觉察。莫非是因着他也在顿悟深处之故?不对,他分明比师兄更早清醒,又因他与师兄气息相连,理应早有觉察才是。

  那边云冽道:“分居两重云,空间相异。”

  徐子青恍然。

  他与师兄这般情状,当是十分罕见的,而越是接近,越是身处同一界中,越是气息交融,对彼此异状,感知也会越发清晰。

  而虽说他和师兄像是比邻而居,也能见到师兄所居石屋,但其实并不在一处空间之内,才要用传讯之石传音,也才难以感知。

  但是,为何容瑾却……

  徐子青低头,抚了抚那团血光。

  容瑾很是欢快,再亲昵蹭过一回后,快声道:“容瑾,可以去!神通!”

  徐子青有些惊异:“容瑾,你能将妖藤刺入师兄所在云层?”

  虽说容瑾言语仍旧简略,他与其意识相通,倒是瞬间就明白了。

  虽因空间相异,徐子青并未窥见云冽不妥之处,但容瑾在突破之后,却领悟一种本命神通,能无视那空间之别。

  因此,徐子青不曾察觉的,容瑾反而察觉,他晃身而出,提醒“娘亲”,虽有炫耀此时进境之意,更多也为关切“父亲”了。

  上古凶物能被养成如此之态,徐子青当居功至伟,云冽亦功不可没。

  如今,则是确有回馈了。

  那团血光再颤,跳了两跳后,开口道:“可、可以!试试!”说着,他“歪头”转向那光幕之处,娇声道,“父、父……试试?”

  徐子青见状,那些惊异化作了笑意,也看向光幕:“师兄,不若便让容瑾试上一试,如何?”

  云冽身处光幕另侧,周身气息,比之先前来,也已缓和不少。

  随后,他略略点头,已然是答允了。

  那传旭之石两人也并未收回,徐子青轻拍容瑾,待他自膝头跳下后,那血色光团里,便怯生生分出一条胳膊似的光芒来。

  徐子青不由失笑,略略俯身,将那光芒虚虚握住。

  随即这一大一小,一仙人、一血光,倒是如同长者牵住幼童般,一齐走出这石屋去了。

  他们足底所踏之处,就是那犹若地面般的云层。

  对面,一道冰冷身影静立,与此间遥遥相对。

  云冽也已走出石屋了。

  容瑾见到云冽,越发欢喜,他身形一个弹跳,那血光之内,就探出了好长一根血藤,好似一柄长枪,又如同一条长鞭,径直朝那云冽所在的云层上,狠狠刺去!

  所过之处,仿佛有许多细碎的空间裂缝,密密麻麻地显现。

  而这些空间裂缝在那妖藤穿过之后,又纷纷聚拢过来,像是弥合一般,形成了一种无缝的存在。

  就好像……它们变得好似胶质之物,柔韧而光滑了。

  那妖藤还在继续。

  但穿行时,却是慢了些许。

  似乎越是往前,那前行也越发困难起来。

  徐子青早知或许会是如此,只是微笑等候罢了。

  容瑾却眼见自己越来越慢,十分不甘,卯足了劲儿,非得要穿透不可——他用劲到了极处,正是心无旁骛,就连本来牵住自家“娘亲”的“手”,也不知不觉地,被他收了回来。

  徐子青看他这般努力,目光也更柔和。

  容瑾喉中发出细细的哼声,一下放出另一条藤蔓来,顺着之前那藤蔓的去路,猛然穿了过去!

  这一回,比刚才更快,比刚才更猛!

  很快,两条藤蔓相会,倏然化作了一条,借着后面那条的冲力,这新的藤蔓就像满弓射出的箭矢,破开一切,狠狠冲向了那前方的滞碍!

  “乒——”

  只听得一声琉璃破碎的声响,那封住另一处空间的隔膜,当真就像是琉璃一样,生出了许多细长的裂缝,好像再多出一把力气,就会彻底毁掉一样。

  那条长长的藤蔓,也终于对准了某个弱处,奋力钻出了一个孔洞……

  然后,那藤蔓瘫软下来,就要落在地面上。

  云冽身形微晃,已然站在那藤蔓之前。

  妖藤突然好似又有了些力气似的,猛地一个扬身!

  之后,它就软软地搭在了云冽的左臂上:“父?”

  这边的容瑾,血光颤动好几下,显然是累得狠了。

  徐子青见到,便轻轻一抚,笑着说道:“容瑾可是辛苦了。”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更~

  然后,感谢所有留言砸雷和灌溉的宝贝儿,群抱群mua!

  洵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11-2901:43:45

  蔷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909:56:31

  蔷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909:57:41

  卿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910:41:29

  香菜年糕好好吃呀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923:38:24

  藜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11-2923:53:49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