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穿越之生如夏花 > 第二百七十八章 说动
  小慧见此,越发来了兴致。夏花告诉她们说想到了其他更好的主意,两人一听,跟着欢喜。

  虽说打那后夏花时不时还是会受邀去何府,只是总不见何三,那事也无从提及,颇为烦忧。

  话说,如今府城好些绣坊已将羌绣的针法琢磨出了门道,陆续推出羌绣,不过时日究竟不长,还未领略要领,多是依葫芦画瓢。尽管如此,光顾的客人依然不少。大街上佩戴羌绣饰物的人逐渐多起来。对此,夏花喜闻乐见。

  那厢,夏花估计映丁县城修葺进入尾声,这天,带着青叶、小慧起身前往。

  铺子的掌柜、账房、主厨、伙计等早已雇好,夏花只是将羊肉泡馍等吃食的做法交由主厨,余下都由曹怀诚负责,一旁的夏志安偶尔会稍加指点。

  或许是严冬,或许是映丁县城的人时不时会去府城,故而对夏记小吃有所耳闻,况之前的宣传,开业的这几日,饭点时刻几乎都是满座,余下时辰客人也未断过。如此以来,夏花一直呆到过了腊八,方才离开。因是新店,夏志安和曹怀诚暂且留下一段时日。

  夏花刚到绣庄,遇上了从里面出来的杨迎盈、李琳菲一干闺秀。

  “夏姑娘,你回来得正好,这次的双面绣还有几日完工?”杨迎盈道。

  “我近日不在府城,绣品问曹掌柜便是。”夏花道。

  杨迎盈冷哼,嘀咕着,还真当自个儿几斤几两。

  夏花并未听清,径直往后院去。

  杨迎盈望着夏花的背影暗恨,拂袖而去。

  那厢,文璐瑶颇为纳闷,近几回与何芸薇一处,察觉她待自己不如往常,且两人叙话不若先时愉快。莫非是因她待夏花的态度。倘若这般,真有些说不通,原先何芸薇不也不待见夏花吗?文璐瑶不禁恼怒,若不是想着两人有些情分,况日后她是要进何府的门,她才懒得理。

  “姑娘,你这是要去何府?”春梅道。

  文璐瑶点点头。

  “可是太太说让咱们这些天暂且不去那边。”春梅道。

  “对呀,我怎么给忘记了。那先不去了。”文璐瑶说着嘴角上扬。

  近日,文何两家正在商议她和何三的亲事,两人年岁都不小,说是待明年开春正式定下,年尾就成亲。为避嫌,这段时日两人暂且不见面。

  “我写个贴子,你送去何府四姑娘手中。”文璐瑶道。

  春梅应诺。

  何芸薇见贴子上并未写何要紧之事,说了句知晓了,第二日,方才去了文府。

  “妹妹最近不便去看望你,四姐姐也不来看我。”文璐瑶嘟嚷着。

  何芸薇见她语气亲昵,不禁想起往日,露出笑容。

  两人今日相处,一个有意讨好,一个出自诚心,倒也融洽。经此一事,文璐瑶觉着或许真是她多想了,也就丢开不提。

  话说,如今已是腊月十几,没有几日,夏花将要家去,可那事还没谱,连个人影也不没见着,总不会她上何府去找人,真是伤脑筋。

  “姑娘,文公子来了。”小慧进来道。

  夏花眼睛一亮,随即出了屋子,她刚进前店,就见文五向她挥手,她左右一看,眼神暗淡下去。

  “阿花,五哥在这呢,你在瞧什么?”文五见她心不在焉。

  夏花呵呵,道:“对了,五哥,你有没有出过海?”

  “我倒是想,府上不让,说海上意外多,有一年一条船的人回来就一半,慢慢地就歇了心思,不过,何三那人胆子忒大,他去了一次,得意得很,大年一过,他又要跟着去了。”文五眼睛冒着精光。

  若是换作文五,夏花还可直接说上一说,依着两人交情和文五性子,多是会应承她的,现下因是何三,虽说他俩已有银钱来往,但依然不熟呀,多闹心。

  “哦,何公子府上放心他去?”夏花道。

  “自然不放心,头一回何三磨了何府老太爷好些天,才应承的,那次他安然无恙地回来,府上见他见识增长不少,这回央求一番,也就应承了。”文五道。

  文五见夏花听得仔细,不禁问道:“丫头,不会你也想跟着去吧?”

  “听五哥说起,准是有趣,旁人听了,当然都想去见识见识。”夏花道。

  文五听闻,直摇头,道:“五哥一个大男人,府上都不放心,况你姑娘家,更是不便,你就甭想了。”

  夏花并不同他争辩,只是道:“五哥,麻烦你一件事儿呗。”

  “你说,不过若是这事儿可不行。”文五道。

  “怎会是这事儿,五哥又不出海,就是前些日子咱家手上紧,何公子好意借我周转,这会儿子我打算还他,不过总是不见人,五哥能不能请他来绣庄一趟。”夏花道。

  “你怎么不向五哥借?”文五道。

  “我本也是想着向五哥开口,不曾想那日在钱庄遇上了何公子,当时又急需,也就只好如此。”夏花道。

  “哦,行,我一会儿子就去,至多明儿他就过来。”文五道。

  “呵呵,多谢五哥。”夏花道。

  文五摆手,这点小事儿。

  果真第二日上晌,何三来了绣庄。夏花早已在前店等着,见其来了,忙向前福了福,请进里间。

  “夏姑娘,其实你不必这么着急,我并不急着用。”何三道。

  夏花尴尬一笑,“何公子,你先吃茶,我慢慢讲给你听。”

  何三眉毛上扬,愿闻其详。

  “其实今儿请你来,不是还你银子,而是另有一件事儿要拜托你。”夏花语气夹杂着一丝小心翼翼,一丝讨好,不仔细听是听不出来的,然,何三偏偏听出来,颇为好奇。

  夏花见何三一副等着她开口的模样,道:“何公子,是这么回事儿,前些日子在贵府听闻你年后将要出海,昨儿又听五哥说起其中趣事,这不,就想着,你能不能带着我?你放心,我打小在乡下长大,什么苦都能吃,且我有能力自保,若是我发生意外,家里人绝对不会找你或是贵府。我保证。”夏花一面说着,一面观察着何三的眼色,生怕他露出一丝不情愿。

  何三沉吟不语,似乎思索着这事儿的可行性。

  夏花见他并未立马回绝她,心中燃起希望,殷切地望着何三。

  何三察觉她的目光,回绝的话一时说不出口,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按理是没有一丝可行性的,就凭她生为姑娘,只是他直觉夏花不仅仅是觉着好玩。再者,倘若真要带着她,让她乔装一番,的确可以瞒过船上的人。

  “何公子,我是真的真的很想去,这对于我来说或是别的都很重要,我夏花一辈子都会感激你。”夏花言语恳切。

  何三一听,才刚所猜果真不错,“夏姑娘,你让我回去想想。”

  夏花见他有所意动,笑嘻嘻点头,道:“何公子,倘若你不肯带我去,我也会想法子跟着去。”

  何三一愣,随即一笑,“你如何自保?”

  “我是不是证明给你看了,你就答应我。”夏花道。

  何三略一犹豫,点点头。

  夏花瞬间笑了,立马打起精神,退后几步。

  “何公子,看好了。”夏花于屋子中央站立,舞起了拳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