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轻响,巴掌大的黑石被抛进火堆,压断了几根枯枝后,便架在了交叠燃烧的木柴上面,被熊熊燃烧的火苗舔舐着。火堆两侧用带枝桠的粗木棍搭着架子,上面架着只剥皮去内脏抹盐的软骨兽,烤得黄亮的兽肉散出诱人的香气,随着兽人的翻动不时掉落几滴油进火中,出滋滋的响声。另一边,几个兽人还在处理一只獠兽,一只猬兽,准备到时一并烤了,明早上还能吃上一顿。

  百耳仍靠在兽形图的身上,虽然已勉强能动,但腿上被那草勒得太深,只怕几日内行动都不会方便。他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过,过于宽大的兽皮衣裤松松地套在身上,并不舒服,上面还带着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却什么也没说。有的事既然已经生了,再去计较反倒着了痕迹,便当不在意就是。

  “这石头烧来有什么用吗?”虽然是按他的吩咐扔了块黑石进火中,塔看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异常,还是没忍住问。

  “不知道。”百耳回,他其实只是想试试看,这个跟上一世的石炭极像的东西能不能燃烧而已。如果不能,那也就排除了一项可能性。如果能,他们自然就捡了大便宜。不得不说,他对于鹰主戈大量换取这种黑石的动机始终耿耿于怀,只是苦于这个世界交通不便,无从查知。

  对于他总是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兽人们都已经习惯了,就算他这样回答,也不会觉得是在浪费东西,只是更加用心地注意黑石的变化。可惜直到软骨兽烤好,后两只弄好的兽肉也烤好,众人都吃过东西,又加了无数木柴,那块石头除了黑得更加深沉外,也没显出任何不同寻常来。然而当百耳让人将它从火堆里掏出来的时候,终于还是让人现了异常。

  “冷的。”图本来是看着觉得有趣,忍不住伸爪子去刨了一下,然后便惊诧地喊了出来。接着像是要证实不是自己的错觉,直接将爪心的肉垫按了上去,而且还一直按着,目光古怪地望百耳。

  谁都知道,哪怕是冰冷的石头,放在火里烧了这么久,也不是能轻易可以碰触的。图的动作充分说明了是真的不烫,而且似乎……还有些冷,收回的爪子碰到百耳足背上j□j的肌肤,透骨而入的寒意让百耳得出这个结论。

  越烧越冷的石头,如果要打造成兵器,似乎会有些麻烦。百耳下意识地握住那只搭在他兽皮裤腿上的粗大爪子,一边慢条斯理地给揉搓着冰冷的肉垫,一边思索。是那个鹰主找到了冶炼这种石头的办法,还是其实为了别的用途?

  图被揉得舒服,不由半眯了眼,虽然有点担心冻到百耳,但是又舍不得这短暂的温柔,矛盾间便没有抽出爪子。

  其他兽人听到石头竟是冷的,都不由好奇地你来摸一下,我来抓一下,然后啧啧称奇,议论纷纷。

  “我得留一块,等天更热的时候,烧烧就挂在身上,肯定会很凉快。”漠反应最快,在确定真是冰的后,立即侧身在旁边装黑石的藤筐里翻找起来,最后找出一块扁薄圆形的,叼到一边用爪子想要在上面戳个洞,好挂兽皮索。

  其他人见状,也都动了心思,更有脑子灵活的,已经开始打百耳的主意,想让他在上面刻字了。可惜漠弄了半天,后来又换成尖硬的兽刺,还是没能在黑石上凿出一点痕迹来。

  “百耳,你是怎么把石枪j□j那块大黑岩里的?这么硬,根本弄不动啊。”漠迷惑了,凑到百耳面前,给他看自己努力了半天的成果。

  百耳刚才否定了鹰主换黑石是为了靠它越烧越冷的特性熬过苦夏的想法,被漠一提醒,立即想起一事:“我的枪呢?还有弓箭?”醒过来后因为手脚无力,一直没怎么动弹过,所以没现他不离身的石枪和弓箭都不见了。

  “你那石枪插到黑石里,我们根本拔不出来。”闻问,漠无奈地摊摊手,他们也不是没努力过,每个人都试了,拔不出来有什么办法。“你力气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大?”因为相处时间不短,他们对于百耳的身手也有些了解,知道他虽然灵活而勇猛,但是力气跟兽人相比,顶多是差不多,还有可能不如,所以那石枪竟生生j□j黑石中一大截,这比邪灵的身份更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百耳仔细看了眼那块没留下丝毫痕迹的黑石片,再想漠的话,也觉得没办法解释这种情况,难道是生死攸关,所以力量爆?就像前朝某位将军,曾以草中石为虎,箭而射之,竟中石没镞,后来现是石头,再射便不能入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便听到漠出言安慰。

  “石枪不难做,等回去再让老拓帮你做一个更好的吧。还有你的弓箭,不怎么结实,给那怪草绞断了,也让老拓帮你再做一副好了,免得以后遇到野兽也突然这样断了可不得了。”

  所以说他现在是没有防身的武器了。百耳抬眼看了眼变得小心翼翼的漠,唇角扯出一丝微笑,“无妨……没什么。”现在就算抱怨也没用,何必让其他人跟着烦恼。只是全靠老拓一个人,做出来的武器终究供不应求,所以是该考虑给他找几个徒弟了。

  见他好像并不那么伤心,漠松了口气,给这样一岔,倒忘记了自己过来找他的目的,于是又跑回原处,慢慢琢磨自己那块石头去了。

  百耳因为想尽快排除体内残留的毒素,所以喝水比较多,这一会儿登时觉得有些不自在了。动了动身,想撑着去解决。如果是以前,他定然会随意地叫一个人扶自己去,但是自生了图的事之后,他便彻底意识到了自己亚兽的身份,行事间不免多了一分顾忌,以免再惹些不必要的麻烦。倒不是他自以为多么有魅力,只是觉得防范于未然还是有必要的。

  “你做什么去?”图见他动,也不由半撑起趴伏的身体,问。

  百耳轻咳一声,脸微热,现因为图出声,原本在研究把玩黑石的兽人们都望了过来,不免一阵尴尬。说什么?说自己要去更衣,如厕,小解?估计没一个词他们能听得懂。

  “有点闷,去走走。”虽然知道这里不需要讲究什么文雅粗俗,但他终究还是没能抵过三十多年的礼仪教养,将撒尿这两个字在众目睽睽下宣之于口。

  “动都动不了,还走什么?而且外面黑漆漆的,也不安全……”图有些不解,口中不赞成,却还是随着他的动作慢慢站起身,以便他能扶靠着。

  “百耳是要去撒尿吧?”还是喂了他不少水的布先反应了过来,很憨直地问了出来。

  百耳一僵,脸上热度增加,但并没反驳,而是垂着眼低低地嗯了声。暗忖这些兽人如此大大咧咧,看来其实还是没把自己当亚兽吧,若是这样,自己也不必表现得太过明显,反让他们多了心,倒是此地无银了。

  “撒尿就撒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听到他的回答,兽人们都笑了起来,“让图扶你去吧,你现在这样子,只怕走不了几步就要摔了,可别让伤加重。”事实上百耳对于自己亚兽的身份还是存在着一份掩耳盗铃的侥幸心理,却不知以图那样明显的占有欲,兽人们就算再傻也该看出来了,何况兽性的本能中还有一项是敏锐,对周遭一切,比如环境变化,人的情绪变化等等的敏锐感知。

  百耳知他们说的是事实,不好再拒绝,加之也觉得太过忸怩不像男人,因此目光含笑看向图,说了句麻烦。

  虽然刚才被人点破真正想法的时候,他垂眼的动作很轻微,面上表情也尽量保持在平静的状态,图仍从其中察觉到了一丝羞赧,正觉得可爱得不行,也就没及时主动提出帮忙。这时见他并没有舍弃自己向其他人求助,更加高兴起来,忙去找了块兽皮,然后才化成人形裹在腰间。自那天说清楚后,他又何尝感觉不到百耳隐隐的排斥,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心里其实始终是忐忑不安的。因为他知道百耳不同于那侬,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绝不会耍手段吊着人,但同时更明白如果他表现得太过明显强势,也一定会把这个亚兽推得更远,所以宁可示弱减低对方的心防,以能有机会徐徐图之。

  “我抱你去。”走到等待的百耳面前,他说,没等对方拒绝,已弯腰将人打横抱起往外走去。

  百耳猝不及防,忙伸手攀住了图的肩以稳住自己,等反应过来时,脸都要青了。

  “放我下来,我自己走。”他垂眸掩去眼中的怒气,沉声道,语气中带着不容反抗的威严。

  他很少在兽人们面前露出这一面,但一露出来,还是很让人憷的。图迟疑了下,便照做了。他几乎可以预料,如果自己不照做的话,以后都别想再近百耳的身。

  脚踏上地面,百耳微微松了口气,对于图近乎搂抱的扶持便不再那么抗拒。到得外面暗处,要解决时,不用他开口,图自动避了开。等他完事后出声,才再走过来。不得不说,图这样识趣的做法,让他心中的戒备减消了不少,回去后便没想到换地方休息的事,仍由着大白兽将他圈了一晚。

  次晨出,为了不拖慢行程,当图提出驮他的时候,百耳无法拒绝。有着骑马的经验,且骑术精湛,跨坐在快奔跑的雄壮大白兽身上,百耳并没有觉得不习惯,感受着疾风掠过面颊,看周遭树木迅倒退,反升起一种久违的纵横驰骋的畅快感,与自己施展轻功与他们同行,又别是一翻滋味。

  图也是第一次驮人,而且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许是想证明自己的能力,许是单纯地想要从那双明澈深邃的眼中看到赞赏,奔跑起来是卯足了劲,从来没有的快和稳。他的能力在兽人中本来就是佼佼者,这样一来,其他兽人跟得就颇为辛苦了。两天半的路程,竟足足省下了半日,跑得他们直想吐血。等到达大山部落,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力气了,只怕他免不了一顿群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