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大山部落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来了,出乎意料的是,并不见兽潮后的冷清,据曾经来过的角说,似乎比以往还热闹了一些。这显然有违常理。

  虽然野兽一般很少往人多的地方去,大山部落还是在周边安排了兽人巡逻。当值巡的兽人看到百耳一行人时,显得很高兴,打了声招呼便飞快地跑回去报信了。

  “看来漠在这里干得不错,以前可没见过哪个部落来换盐,还有人通报的。难道还要大山族长来迎接?”歧笑呵呵地开玩笑。

  事实证明,他这随便一说,倒是让他给说中了。不过最先到的不是大山族长,而是红狮子漠。虽然认识了不少兽人朋友,但终究不是自己的部落,于是漠也终于有机会体会了一把思乡游子的心境,得知百耳他们来后,哪里还坐得住。

  “功夫可停下了?”百耳看着差点扑到自己身上的大狮子,忍笑拍了拍他的头,沉声问。

  “没,天天都在练,不信你问修他们。”漠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回答得迅速。不得不说,他这真是把百耳当师父看了,不见的时候想念,见到后一听到问话又觉得紧张。

  百耳唔了声,自然不可能真去问旁人,只是说:“你阿帕也来了,在后面。”

  因为亚兽和老幼都走在中间,所以漠之前并没注意到,此时闻言不由大吃一惊,但随即又高兴起来,一边跟其他人打着招呼,一边就急着跑向后面去找他的阿帕。而这时,大山部落的族长炎和族巫谷带着人也迎了过来。众人简单地寒暄了几句,便往大山部落的山洞走去。

  路上不时能够看见各种各样已经建好以及正在搭建的帐篷,还有来来往往正在交换物品的兽人,他们这一行人的到来立即引起了不少注目。不过因为有大山族长族巫陪着,故并没有惹来围观。

  “兽潮似乎对其他部落没造成太大影响?”百耳疑惑地问。以前听允他们说过,黑河部落还是蓝月森林北边最大的部落,都落得那样的下场,怎么其他部落反倒像是没事一样,难道兽潮其实只是发生在森林中部到北部?

  “怎么可能!”因为那道土阵,大山部落后来再没少过人,所以炎对于百耳他们心中是十分感激的,虽然看到他们竟然带着一批老弱残还有亚兽来部落集会,有些不解,但却没有多问。“到今天为止,有很多以前的部落都还没有人来,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了。就算来了的,人数也少了很多。你们现在看到这样热闹,那都是从南边来的客兽。”

  “客兽?”百耳早就从允他们那里知道客兽是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兽潮刚过这些客兽就跑到森林里来,能够换到什么?

  “是啊,这一回那些客兽带来的东西你们绝对想像不到。”炎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表情,既像笑,又像怒。说起来,这次兽潮,他们部落因为地理条件以及后来百耳他们的相助,损失算是最小的。原本他该为此感到自豪或者得意,但他的神色并不是这样说的。

  “是什么?”百耳留意到他的表情,莫名地觉得那一定是好东西,但在兽人眼中又可能不该算是好东西。

  “南方同样遭到了兽潮。”炎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娓娓道出了一段才发生不久的事。“他们那里因为到处都是空旷的平原,没什么藏身的地方,所以损伤比我们还惨。如果只是这样,其实跟我们也没太大差别,多养些时间总能恢复元气。但是,那里有一个鹰族,因为生活在悬崖之上,在兽潮中几乎没有损伤,当兽潮一过,他们的族长戈竟然率领族人,趁机用武力将草原上的部落全部清扫了一遍,合并了整个南方草原。以后除了鹰族,南方再也没有其他纯族部落了。”说到这,他的语气里不自觉带上了些许愤怒和惆怅。

  百耳微讶,没想到在这片兽人大6上竟然也有如此野心勃勃之人。至于其他兽人,反应则比他要强烈百倍,因为在他们的心中,族长那种鸠占鹊巢的行径便算是最可恶的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趁人之危侵略别人部落的行为,这在蓝月森林里简直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

  “那些客兽是不是来帮着鹰族族长贩卖俘……兽人和亚兽的?”百耳思索了一下,终于明白了炎之前那样的表情是为什么。

  这一回轮到炎惊讶了,“是亚兽。你怎么知道?”毕竟亚兽那么珍贵,以前谁舍得拿来贩卖。就算是有,那也只在南方,他们这边想都别想。

  其他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百耳却只笑不语。有战争,就会有俘虏,俘虏的作用是什么?不是当苦力奴仆,自然就是贩卖以获得财物,难道还白养着?

  炎见他不答,只当他是胡乱猜到的,于是继续说:“在兽潮中,兽人为了保护亚兽,死伤很多,现在草原上亚兽数量远远超出了兽人。而鹰族为了维持血统的纯正,是不会让其他族的亚兽当他们的伴侣的。所以除了留下少部分外,其他都让客兽带到了其他地方换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说到这,他看了眼跟百耳他们一起来的亚兽,忍不住问:“你们不会也是想把亚兽换出去吧。”

  亚兽们本来正被他们的谈话所吸引,心中升起兔死狐悲的感觉,乍闻此言,脸色倏变,惊恐地看向百耳,就连部分兽人也不由升起了些许怀疑。

  “当然不是。他们是我们部落的,很能干,我哪里舍得换给别的部落,只是带他们出来长长见识罢了。”百耳微笑道,并没有去看其他人的反应。

  因为有了百耳的前例,炎一听到能干两字,登时两眼放光,正想着是不是要自家部落的兽人去拐两个回来的时候,就听到百耳继续道:“炎族长莫要打他们的主意,我是一个都舍不得放的。”

  炎讪讪地笑了两声,此事便也作罢。亚兽们的心终于定了下来。相信任何见过了他们现在所住盆地的人,都不会再看得上像笼子一样的山洞。他们现在虽然没有以前轻闲,但却胜在过得充实,加上看着部落在自己手中一点点建立起来的巨大成就感,就算百耳真给机会让他们离开,他们也舍不得。何况,除了训练外,只要不偷懒耍滑,平时百耳还真没怎么管他们。

  “对了,百耳,你那弓箭,能不能教给我们?”炎记得谷巫曾经跟他提过这事,不管百耳出于什么原因答应,他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百耳当然记得自己说过的话,笑道:“我的弓箭是拓老做的,你想学,便去跟他请教吧。”然后叫上星,古,还有穆,对一直笑眯眯跟在旁边没说话的谷巫道:“正好,我也把人带来了,以后就要劳烦巫长了。”说罢,让三个小兽人上前叩头拜师。

  在兽人大6,只会对着兽神叩拜,所以百耳此举倒是吓了谷巫和炎一跳,谷巫忙不迭将三个小兽人拉起,古他已经见过,而其他两个小兽人又乖巧聪明,他登时高兴得不得了,当下就要带着人回他的草药洞屋,恨不得立即将自己肚子里所有的货都倒给他们。

  “巫长请等一下,这几个孩子还没看见过部落集会,不如先让他们见识几天,等我们离开后,您再慢慢教他们。”百耳拦住了他。学草药不是一时片刻的事,完全用不着这么赶,还不如让小孩趁此难得的机会见见世面。眼界阔了,学习能力自然也会有所提升。

  显然谷巫也知道自己表现得太过心急,抓了抓稀疏的头发,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几声,没有反对。星和穆以往认识的都是稳重慈祥的老人,开始还有些惶恐不安,此时见到他这样子,反觉得亲近了不少,对于要在这里住上不短的时日也没那么害怕了。

  因为已是傍晚,其他部落的人大都收了摊子,开始准备晚食,所以炎直接让人给百耳他们安排了住处,打算明天再带他们去逛集会,同时因为食物不像兽潮时那样紧缺,这几日的饭食自然也是由他们大山部落包了。让百耳遗憾的是,他原本以为也许能换换口味,但是在看到那烤得油亮的兽肉以及飘散着淡淡腥味的肉汤后,希望再次破灭。

  吃过晚食,看着时间还早,百耳想着那些来自南方的亚兽,决定出去探探情况。从蓝月森林中部到南方草原,大概要走不下半个月的时间,若是换兽肉的话,一是不好运输,再来就是天热无法保存。那么,对方想要的会是什么?蓝月森林里又有什么是草原上所欠缺的?

  抱着这样的疑惑,百耳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便独自出了山洞。

  因为两个太阳的关系,兽潮来临时的云层一散,整片大6的温度便急骤升高,因此现在哪怕已经入夜,也很少有人愿意呆在帐篷里,大都是在外面东一堆西一堆地升起篝火,或烤东西吃,或无事闲聊。百耳经过时,大部分兽人都只是扫过来一眼,便没了兴趣。

  出来时问过大山部落的人,知道客兽是在西边,所以他穿过起伏不平的乱石以及分布在乱石间的帐篷,直接找了过去。离着一段距离,能看到密集明亮的篝火以及来往喧嚣的人群,可见生意还在继续,并没有因为夜幕降临而变得冷清。

  说不定能在里面找到几个有手艺的。百耳暗忖,然而还没等他走到那边,半路上突然窜出一个人来,嘭地声扔了个兽皮袋在他脚边。

  “够不够?”略带沙哑的声音,里面有着一丝拘禁和羞赧。

  以百耳的听力,竟然没发现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惊讶之余,不免生起几分警惕。借着不远处的火光,仔细打量了面前之人两眼,发现是一个没见过的兽人,身形在兽人中算是瘦小的,但五官清秀,如果不是一头短发以及只系了半腰的兽皮裙,百耳几乎要以为那是一个亚兽。

  但是不管对方是亚兽还是兽人,就这样突然冒出来,还说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未免……

  也许是认错人了。百耳脑海中冒出这个想法,正待开口,身后突然传来响动,一头银白色的野兽带着逼人的煞气从黑暗中窜出,迅猛地扑向正有些不安地等着他回答的矮小兽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