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野兽因为体型庞大,所以肩胛骨也很宽大,若钻孔柄端绑上长骨,做出来东西倒像大铲子一样。大山部落近吃完兽骨都是堆空置山洞里,以免扔出去惹得野兽加狂躁,也幸好如此,不然就算想出办法也没用。

  不止如此,他们还想出用嘎嘎兽干硬爪子将泥土刨松以便挖取,再用很久没用过陶罐陶锅接水,把泥弄湿和匀铲到坑道两边夯紧,筑成厚厚名副其实土壁,以免被野兽一挤就垮。总之你一句我一句,确实比漠一个人苦想弄出来东西好得多。只是这样一来,漠承诺烤兽肉就不够了。终跟漠要好角,以及后来赶来图等人都把自己那份也给捐了出来,反正当天食物百耳已经打了出来。相较于吃烤兽肉,他们倒是愿意吃鲜生兽肉。

  大山部落有七八百人,因为只洞里挖土没有危险,只要能动都下来帮忙了。亚兽和老人们力气小,又没有工具,就量不影响兽人们动作情况下用手捧湿泥,速度虽然慢,但也胜于无。

  看到此景,百耳也不好再袖手旁观,于是指点了漠几下,让布出阵不至于不堪一击,否则就真是要将这些满怀希望大山族人心中后一线生机都给剥夺了。而他自己则内力稍复之后,便又去猎了两头兽。够不够整个大山部落吃,他是不知道,但起码饿不死。小古闲不住,看他捕了猎之后,也跟着跑去挖坑筑土墙。

  百耳无聊,正想着回去练功,却被一个突然冒出老兽人拦住。那老兽人手中拿着根兽头杖,脸上褶子密得能夹死蚊子,百耳一见便想到了族巫,不自觉皱了皱眉,却还是捺住了性子静静地等对方说明来意。说实话,有黑河族巫前车之鉴,他对跟巫扯上关系人都有些反感。

  “孩子,跟我来。”出乎意料,这个老族巫表现得很友善,开口之后并没有黑河族巫那种阴冷感觉。

  百耳只是略微迟疑了一下,回头跟图等人打了个招呼,才跟上去。他倒不是担心这样一个行将就木老人能把自己怎么样,但是毕竟是人生地不熟,自己又表现出了射杀野兽能力,有点防备总没错。

  老族巫颤巍巍地走前面,从说了那句话后便再没回过头,骨质拐杖跺地上发出一声声沉闷笃笃声,安静洞道中仿佛砸人心上。百耳步履从容地跟后面,还有闲暇顺便研究一下这奇异洞穴。

  没走一会儿,后面传来匆匆脚步声,图赶了上来。

  “谷巫长,我跟百耳一起去。”大概跟百耳一样,对于族巫这一类人心中忌惮,加上百耳本身就有古怪,同来兽人们都有些不放心,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让图跟着。无论怎么样,有兽人陪同总会好些。

  族巫谷没有回头,只是抬起皮肉松驰青筋盘结手摆了摆,算是答应。

  百耳看向大步走到身边图,有些意外。

  “大伙儿怕你再迷路。”图简单地解释了下,暗指他来是大家意思,没说是担心百耳那妖邪附体说法被对方族巫察觉,引起麻烦。

  百耳没说什么,心里却有些感动,他很清楚因为自己毫无掩饰,这些兽人应该早就看出了他异常,却不仅没排斥害怕,反而需要时候会想到保护他。

  事实上,从他附魂于百耳这具身体起,直到现,环境恶劣现实残酷根本容不得他有一丝半点隐藏能力机会,哪怕是拼全力,也不过勉强保得性命罢了,又怎顾得上会不会被别人当妖孽看。而如今,有了足够与兽人一拼能力他,自然不会乎别人会怎么看。但同行兽人维护举动,仍让他感到了一些欣慰,让他知道自己确实获得了他们认同,而不是一个游离于众人之外存。

  半暗半明山腹通道里走着,直走,往上,拐弯,直走……百耳感觉到他们越走越高,因为大部分人都到了下面去帮忙,所以路上几乎没看到什么人。偶尔遇到一两个,也是半死不活躺靠通道旁边,看着透进光线进来洞口发呆老人,听到声音,眼珠会转动一下,便又恢复了之前样子。那一瞬间,百耳竟莫名生起自己正走牢笼里感觉,而那些老兽人是正等死死囚犯。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不由抿紧了唇,暗暗发誓,以后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住这种地方。

  “你怎么了,百耳?”图注意到他脸色由初轻松,到渐渐变得沉重,忍不住问。

  百耳摇了摇头,低声回:“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个地方……”让人喘不过气。后面这句话他当然不会明明白白说出来,相信兽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牢笼,不会明白被囚牢中失去自由感觉。而他也希望,兽人世界永远都不要出现这样两个字。“希望兽潮早点过去。”后,他说了这么一句。到了这里这么久,他还没有机会好好看过这片大陆呢,等兽潮过去,他们建立起部落,想必那时就能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了吧。

  “会过去。”难得看到他这样情绪低落,这让图不由想起盆地里那一晚,他坐树上仰望星空样子,心中微软,要努力克制才没伸出手去安慰对方。

  “当然。”百耳微笑,暗忖能点过去自然很好,如果不能,那么自己也不会坐以待毙,定要带着山洞众人迁进那盆地中。

  图见他唇角终于浮起了惯常笑容,松口气之余,又不由有些发怔,心想这人明明长得那么丑,为什么偏偏笑起来会好看得让人舍不得移开眼?

  感觉到他目光,百耳挑眉,有些好笑地回望,“还有什么想说?”他倒真没往别处想,因为这张脸确实没有能够吸引兽人地方。雪季过后,他河中洗澡时曾看到过自己这具身体脸,倒不是想像中那么难看,虽比不上上一世,但也算硬朗英俊,只是近于兽人,加上那一道明显异常疤痕,以阴柔漂亮为主亚兽中未免太过突兀。就像一个女人长了张粗犷男人脸,就算再英俊估计也会吓到人。对于长成什么样子,他倒不是很介意,因为骨子里是他,无论长成什么样子,相信别人能看到就只能是他,而不会因为外貌粗犷或娇柔而有所区别。不过,这样终究省下了不少麻烦,至少他不用头痛地应付兽人追求。

  “你笑起来为什么这么好看?”听到他问话,图下意识地就回了一句,等话出口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耳根不由一阵发烫,忙转头看向前方,作出一副若无其事样子。

  这算是赞美还是调戏?百耳愣了下,失笑,倒也不恼,因为除了单纯赞赏外,他并没感觉到对方说这句话时有其他不好心思。

  “只要心怀善意,每个人都能笑得很好看。”想了想,他如是解释,也真是这样认为。哪怕长得再丑,只要心中坦荡,笑起来也会让人觉得舒服。

  心怀善意……图默默地琢磨了好一会儿,却还是似懂非懂。倒是一直走前面谷巫回过头来,充满智慧目光看向百耳,带着淡淡笑意和赞赏。

  “到了,进来吧。”谷站一个洞口外面,说。

  百耳注意到旁边与自己肩膀平高地方有一个几尺见方天然洞口,光线从那里洒进来,让所处位置比之前经过地方都要明亮。他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眼,一眼看到带着残雪莽莽原林,绵延起伏远山,以及玉带一样河流。清空气从洞口处扑进来,让他心胸一畅,再没了之前涩滞难受。

  “从这儿可以看到我们是怎么过来。”他对图低声说了句,便迈步走进了谷洞屋。

  图走到那个位置,也往外看了眼,浓眉不由皱了起来。正如百耳所说,也许他们来时候,谷或者大山部落人已经看到了。两个竹筏子从那条明晃晃水中滑下来,相信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何况是呆山洞里早已闷得发慌这些人,只怕一天大部分时间都会站这里往外看吧。

  不过,就算他们知道了又怎么样呢?他抓了抓脑袋,虽然是这样想,仍有些烦躁,因为他想起炎曾问过他们是怎么穿过兽潮过来。如果大山部落人已经知道他们是从水上过来,那么等兽潮过后,会不会也会想办法顺水而上,然后发现他们先找到那个地方?

  他这边烦恼,百耳却已经把问题抛到了脑后,正站谷巫洞屋里惊讶地打量着,然后很判断出,这里并不是谷巫住地方,因为里面摆满了乱七八糟东西,却独独没有可供睡觉平石和兽皮毯。

  各种各样骨头,红红绿绿颜砂,晒得干枯各种植物和昆虫……浓烈草药味充斥不大空间里,让百耳突然觉得有些亲切,还有一丝不明显喜悦。

  “你过来看。”一进这里,谷巫登时像是年轻了二十岁,眼睛里亮起让人吃惊狂热和激情。他拿起一支奇怪虫子尸体,“这个是爬爬虫,我们有个兽人被软骨兽毒液喷中,后来躺地上等死时被这个虫子钻进肚子里,然后就好了。不过爬爬虫不好找,要到雨季热时候才会出现。还有这个,这是鬼手藤,我把它弄干了……”

  鬼手藤百耳知道,雨季刚来时他差点就死它手中,故而对于这种神出鬼没比动物还狡猾植物印象深刻之极。

  “鬼手藤能做什么?”对于大山族巫显然早已经开始收集药材这个事实,他有些意外,不由怀疑其实黑河部落族巫也知道这些。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爱睡觉猫地雷。

  *d^_^b*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