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客栈里,顾白和亓官锐直接被引到上等客房,就是这样,亓官锐还指指点点要求店小二各种收拾一番,看得那跟后面刘曼罗嘴角抽搐,娇媚笑容都僵硬脸面上了。

  ——就是姑娘家也没这么龟毛!

  亓官锐忙来忙去把刘曼罗晾一边,殷勤得这妹子实呆不下去了,才转身去了隔壁。

  辛婀亓官锐示意之下,也是立刻跟了过去。

  等两个妹子身影消失,亓官锐又打发走了店小二,他才停下手来。

  顾白:……哼。

  拿劳资来作伐子很开心伐?

  亓官锐凑过去,一把揽住顾白肩膀:“哥哥,那女子真是让人生厌。”

  顾白:原著里你推得很开心呢呵呵。

  亓官锐叹了口气:“还是我生得不够好,不然为何哥哥总是要看那些女子,却不肯多看我一眼?”

  顾白顿时累觉不爱。

  真特么冤枉透了,劳资写人物立体版粗线不过看一眼算毛啊,这也不行死变态圈地意识是不是太严重!

  何弃疗啊!

  亓官锐眼神幽怨:“也罢,只要哥哥心中有我,也就够了。”

  顾白汗毛竖起,他总觉得这变态越来越囧瑶,好像略为hld不住了。原著里变态虽然演技也能拿小金人但他不是这样肉麻啊!这到底是为神马……变态又变异,还让人活不活了!

  这样充分抒发过内心哀怨之情后,亓官锐正一正脸色,说道:“哥哥,我提议要出来做卧底,你不会怪我吧?”

  顾白一愣,然后也回归正事,摇头:“不会,我等也不可魔域岛长居。”

  亓官锐点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此去本是为了查明那些魔人如何作祟,如今那处我也安插了不少钉子,倒是不必让我们亲自过去了。灵武大陆高手众多,如今那魔域岛人口虽也不少,但若是想真正颠覆大陆,也是不能。那刘午衡虽有野心,却只是小聪明罢了,如此急功近利,定是不能成功。除非再有数百年筹谋,说不得还能有些希望。这一趟浑水,我可不愿让哥哥涉足其中。”

  咦这变态好坦率……

  顾白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原著中魔域五老要么是养料要么是后盾要么是小弟,根本没有一个能挑大梁,不然亓官锐也不会凭借血脉一跃成为魔皇了。而就算是原著里亓官锐,他也是谋划了几百年,才将魔人加发展壮大,又培养出很多高手,才对灵武大陆发起了总攻。这个时候,亓官锐明面身份灵武大陆也是强者中强者,凭借他后宫里女人聚合了许多大小城池作为他班底,又多方挑拨、计划,终于能引发那一次大战。

  现刘午衡想凭着他妹子什么隐藏魔气药物就挑事儿,哪儿那么容易?

  现虽然身边跟了个拖油瓶,但只要变态那拖油瓶就拖不了后腿。顾白又不是真变成了魔人,亓官锐也可以肆意变化,他天都城城主做得好好,擎天书院里也好多书没看完,武力值还有很大增长空间,寿命可以继续向后延长……就连变态,基本上大概也许或者也不会突然想要吃掉他了,这样日纸不要太爽,谁要跟魔人斗智斗勇啊!

  除了有时候啪啪啪会辛苦一点、下限掉得有点略低、节操碎得比较彻底外,顾白现生活,堪称是穿越以来没心理压力生活了有木有!

  顾白脑子里奔腾着无数念头,却依旧面瘫脸地说道:“先回天都城,将刘曼罗安置,再回擎天书院。”

  亓官锐温柔一笑,亲昵地挨着顾白脸蹭了蹭:“哥哥和我真是心灵相通……所思所想,一般无二。”

  这一夜,什么也没有发生。

  顾白跟变态从睡之前并肩而卧到睡醒时相拥而眠后,他森森地感觉到一种习惯不可逆性,为自己居然觉得酱紫早晨很温情而产生了森森羞愧。

  然后,他就变态拿衣服端茶倒水中起床了。

  正这时候,门口有人敲门。

  不出意外,就是已经取下面纱穿得光鲜亮丽刘曼罗带着跟她身后本来也很美丽却一下子被她比成了小丫头辛婀走了进来。她露出一个轻柔微笑:“两位昨夜睡得好吗?”

  亓官锐笑得比他轻柔:“托姑娘福,睡得很好。”

  于是一行人一起去楼下用餐。

  这客栈二楼,有屏风隔开很多相对僻静雅间,下方一楼则是人来人往,贩夫走卒常常混坐。

  因为店小二乖巧,他们无声无息地就入了座,并没有引起他人注意。

  当然——既然是魔人客栈,对他们这些魔域岛贵客,招待食物也都是好美味。

  刘曼罗就再度有幸见到了亓官锐是怎么伺候顾白吃饭,而顾白又是怎么各种挑剔各种洁癖各种难伺候。

  她笑容又僵了。

  不过刘曼罗姑娘没有僵太久——凡是有主角出没地方,就注定了永远得不到安宁。

  自然而然,作为事件高发地点·客栈·一楼,就理所当然地出现了有人砸场子场面。

  只见一个人影高高飞起,他横穿了好几条长桌,然后砸到了另一条长桌,将桌面菜全部掀翻,并且把吃菜人也弄了个乱七八糟。吃菜人愤怒不已,一拔剑就站了起来,而与此同时,打翻人那一群人,也都和拔剑者相对而立,一脸嚣张跋扈,通身纨绔风范。

  拔剑者怒气值p,其他吃饭小老百姓作鸟雀散。

  “弄是什么玩意儿!给脸不要脸!”为首纨绔趾高气扬,“连个唱小曲儿都没有,算个什么客栈!”

  到这时,显而易见,被砸出去人影就是店小二了。

  然后纨绔看到了拔剑者,很轻蔑地哼了一声:“小子,爷掀你桌子是给你面子,老实点一边儿呆着去,不然爷就……”他目光落了拔剑青年身边身形玲珑俏丽少女身上,“嘿嘿”笑了起来,“识相点让那小妞来陪爷乐乐,爷就不追究你这小子大不敬之罪了!”

  这简直是将仇恨值拉到了大,拔剑者怒气值爆棚,俏丽少女杏眼含煞,一张面容越发美丽。

  紧接着,就是常见场景。

  纨绔一边“诶嘿嘿”地带着一群人往前走,拔剑者把少女护到身后,加警惕地跟纨绔对视。

  下一刻就要天雷勾动地火,打得天翻地覆,客栈毁坏无数——

  顾白默默地看了过去。

  剧情特么果然都是围绕着变态来……

  下面纨绔、拔剑者、少女,组成了一个经常触发事件铁三角。

  缺少任何一个,都将要改变事情发展。

  那纨绔,通常情况下都是身份很高,打手不少,但可惜是家族里很不入流一位,进一步能改邪归正成为主角忠心小弟,退一步就成为炮灰变成主角抖抖手消灭对象,同时如果是前者那么家族也会跟着主角得到莫大好处,如果是后者,那家族也就是炮灰之后大炮灰。

  这一段剧情里,纨绔名叫丁志,一个中型武城城主同族嫡脉子弟,被父母宠爱胸无大志没本事,不过野心不小,是听到了某个消息而出来寻宝准备改善自己体质,途径小镇吃饭时对食物不满意,顺便找茬抒发心头闷气,再顺便找个小妞来刷一下存感。

  拔剑者与少女,常见兄妹关系,并且属于同门中人。

  加凑巧是,他们手里掌握着那寻宝必备通关钥匙,本来准备前往宝物所地早早取宝,没想到吃个饭还能这么倒霉,年轻人心气难抑,就跟人杠上了——当然,少女对觊觎自己美色人没好感。

  此时局面,一触即发。

  然后果然就发了。

  纨绔一声令下,打手们群起而扑之,对青年与少女实行围攻政策,对青年出手狠辣,对少女各种围堵,其目就是把青年弄死,把少女拖回去给少爷暖床。

  青年本来也出于名门,武力值也算不错,但他单挑水准再高,面对群殴时候,也有些难以支撑。

  很青年落入下风,少女看到纨绔表情,也有些恐惧起来。

  正心中分析呢,顾白耳边忽然响起了低柔男声:“哥哥看什么呢?”

  顾白面无表情:“女子何辜。”

  亓官锐似乎有些无奈:“哥哥心肠越发软了。”

  顾白继续面瘫脸。

  是啊劳资自己设定世界自己当然知道就算女孩纸也是很凶残救下来以后说不定还会反水但是!如果劳资不救下他话剧情肿么办那奇遇里面有很多资源不要白不要好吗!

  何况!里面重要是一种天材地宝吃了以后可以噌噌噌武力值往上涨好吗!劳资武气卡很久了也很想窜一窜啊!

  原著里,作为只很称职种马男,亓官锐见到如此剧情下当然是直接跳下去英雄救美,也立刻就得到了兄妹俩中哥哥追随妹妹献身,又顺理成章得到宝贝增加小金库外带大爆武力值。

  然而变态已经突发变异现,顾白从来没发现变态对妹子有什么推倒**——如果是搅基错,那也只怪子车书白壳子太完美╮╭

  所以认出那对兄妹时候,顾白也只能自己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