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穿越电影世界旅行 > 第326章 321.吴老师开课了
  “你!你!”黄搏虎听闻一张胖脸气的通红,吴安故意口误将黄搏虎和胖壁虎混为一体,自然将这壮汉气的不轻!

  黄搏虎直接从身后腰间摘下一个黄葫芦,吴安一眼看到,葫芦上似乎刻着不少密密麻麻的蝌蚪文,想来是粗糙手法制作的器皿。黄搏虎打开葫芦盖子,一挥撒,葫芦口喷出一道血柱刷刷刷喷到十八纸人身上。

  “有意思……”吴安敏感的精神感受到,地底下十八道煞气自四面八方而来,落在染血诡异的纸人身上!好家伙!每一个纸人就像是气球一样膨胀起来,化作一个个红彤彤的人形怪物手持长矛,一股股浓郁血腥味绝对会让普通人晕死!

  “实在是有意思!”吴安一眼就看出这纸人的核心本质。

  “给我杀了他!”黄搏虎一声大吼,十八位血人立刻化作疾风血影扑向吴安,相当于十八位上忍的对手吴安还真是有些看不下去。

  太弱了!

  浓郁腥风血雨刚刚近身,那携裹深深戾气的血人像是装满水的气球,啪啪啪接二连三的炸响化作一地烟灰随风飘散!

  “这!这咋可能!”

  看着吃惊的黄搏虎,吴安一笑,在阴阳笔录中有着相关记载,缚灵术与吴安先前叠纸鸟用的赋灵术有同工异曲之妙。

  “你用的是虎血吧!”吴安开口看着手足无措的黄搏虎。黄搏虎知道今天自己是遇到高人,点头就是一副要剐要杀随你便的硬气模样,把脖子一挺:“没错!不曾想被你看出来了!尊下要杀要剐随意。”

  “呵呵,以血为引,作法成为血食,召集喜食血食的鬼怪上纸人身,鬼怪遇到这施法后的血食,一时半会只能为你所用。可虎血本身有着很强的戾气,一般鬼怪根本难以把持的住,疯狂起来的它们威力自然有着一虎之力!”

  吴安看着已经色变的黄搏虎,接着吐露道:“至于为什么不养些鬼怪作为奴仆使用,一个是鬼怪并不好养,要知道无门无派的人根本没有足够资金来养这些小鬼,所以有人就想到吸引野生原味儿的鬼怪为已用。”

  “厉害!不愧是酆都悬赏榜上人,一眼就看出我师门所传,我黄搏虎甘拜下风!是咱自不量力了。”黄搏虎一脸敬畏的说完,扭身就离开。吴安也不阻拦,轻飘飘的开口说道:“如果这些狂暴的鬼怪没有在血食用完时间内杀死敌人,那么他们便会抽取召唤人的精血继续战斗到死。也就是噬主。”

  黄搏虎的背影消失在林中,声音却远远飘来,“我师父,正如你所言,被恶鬼给撕碎的!”

  吴安耸了耸肩,如他这么妖孽的,来了这么多世界,总共也就两人,雲和瑾。如天赐之物,完美无瑕,虽然从男孩子主动变成女孩子这种事情有些匪夷所思,但吴安认为适应了就好,以两人身体成长速度,很快就可以么么哒。

  顺着这条道路继续下去,吴安兜里揣着那张三角形的平安符隐隐发烫,显然前方又有小道拦路。

  “舰长!虽然很是不想打扰您,但是瑾和雲小姐身体发生新的变化,进入沉睡之中,战舰会程序为她们提高足够的能量,这点应该记录在超级生命档案库,来自计算机生命欧瑞斯向尊贵主人提交报告。”

  “嗯,收到。”吴安在脑中默想,超级生命在人类世界观中,就是零蛋的认知。若说异形也算的上超级生命的话,也过于拖超级生命的后腿。

  再往前走百十米,拦路上躺着一个穷酸肮脏的乞丐人,他竟然横着身子睡在路中。吴安想看看他有什么妙招时,智脑欧瑞斯发言。

  “先生,您似乎一直以可见光作为信息收集来源,如果您释放大脑精神,可以收集更多的宇宙信息,其中包括磁场、粒子束、不可见光等等……当然,这样做也会增加您的大脑负担。”

  “我知道,在没有得到你之前,我就试过了,抛开可见光的世界,更高层次的视野观察世界就是五颜六色,空气中充斥着各种奇特的光子,就如同进入彩虹的体内,宇宙包含信息量太大,哪怕是我平常也不好开启。”

  “明白了先生。不过对于[精神]方面我们有新的发现,需要些活体来做实验,如果是人类当然最好不过。”

  “听着就有种反人类的感觉,不过鉴于各国都不会浪费死刑犯,我们入乡随俗就好。”

  “好的长官,入乡随俗。数量稀少的高级生命靠着悠长的寿命来积累知识;数量庞大的普通生命靠着人口数量来积累知识,跟着您已经让我积累了许多知识,但我真希望用这些知识来帮助您。”

  “嗯,自有用到的时候,帮我整理好阴阳笔录里的见闻篇就好。”

  “乐意效劳先生。”

  吴安向那横躺路中的人走去,脚下的地上泛起一圈圈带着淡金色的光芒,兜里的平安符也越发炙热。

  没出几步吴安成功靠近那男人,蹲下身便是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看来还不是扮演的,看其睡得很香,吴安抬脚就从他身上跨过去,应该会触发点儿什么。

  果然一股阴风忽然从林间刮起,数十根藤蔓从林中抽来,而吴安脚下的乞丐,已经是一个巴掌大的稻草人。

  “用的是替身术?”

  一把银白色唐刀显现在手,吴安疾刀飞舞如风团将所有木藤通通暴力斩断。平安符虽能防范一般妖魔鬼怪,可这有点儿道行的法术故意加害,那就难说。

  林中一邋遢乞丐神色震惊的看着披刀竟然挥起劲风的男人,“我的乖乖,还好咱没上去硬碰硬,不然这会儿已经挂了!不行,木行藤撑不下去,虽然有点儿心疼,但总比赔本好啊!”邋遢乞丐脸上嬉笑立刻手掐法诀,“黄土生,土中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走!”

  那道法诀被打入地下,一股波动散开,依旧是单手劈刀虎虎风声,哪怕眼前树藤密不透风,凭借一刀吴安也能游刃有余漫步其中。

  乞丐施完法术笑眯眯的看着吴安,心中难免有些坎坷,想到:“这酆都虽然有悬赏榜一说,可他们从不出动一兵一卒主动捉拿榜上人,这榜上大都是私人出费悬赏,一块镇宅石符福泽后人,着实让人心动的很。”心中如此想着,可看那乱刀挥舞的身影迟迟没有沉下地里,乞丐中一惊张大嘴巴,“怎么这土行术法失灵了!”

  失灵了?

  吴安感受着土行和木行术法,觉得无趣,浑身一震雄厚的原力调动涌入刀身,那举起的一瞬长刀仿佛携带风雷!“轰隆隆!”刀气滚滚宛如风暴将近亩面积的树林全部摧毁殆尽!恐怖的威势震得乞丐两耳轰鸣眼睛瞪得像是两个铃铛,“这这还是人吗?”

  “都太弱了,充其量也就法术入门的学徒,想必有趣的应该在后面才是吧!不知道传闻中的撒豆成兵术,是何等的模样。”吴安收起长刀,脚下一发力便跃起百米高,法力涌入眼中,看到前方路上有不少的气息,可他们都是太过于弱小。唯有最中间的似乎是个合击阵法。

  “嘿!看样式前面的都是送菜的,就那几个独行侠想要吃下这口肉,恐怕是眼大肚皮小。”披头散发的中年道人细细双眼中闪过不可察觉的喜色,一张略长的脸上皮肤黝黑,又长着好些麻子,那比眼睛还粗的眉头不时跳动。

  “不可大意!看看这动静,我估摸着就是咱们这阵势也不好说;不论是黄搏虎的血灵咒,还是精通小五行的臭乞丐,都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人。”黑衣红脸的魁梧大汉浓眉大眼,声音粗阔洪亮开口说,“虽然比不上名门正派的弟子,可咱们对上也是要费一番功夫,我们将他们当个探路石,又何尝没有人将我们当做探路石。”

  壮汉这一句话,令旁边的四人眉头一皱,神色不免担忧起来;这其中正有跟踪吴安的独眼龙和那背阔刀的汉子,还有一位像是个算命的先生白白净净的脸,鼻梁上戴着小墨镜儿。

  “哈哈哈!”一道爽朗笑声自林间传来,五人齐齐戒备,为首壮汉高呼:“来者何人,为何鬼鬼祟祟不献上一步说话!”

  “鬼鬼祟祟?”那声音响起,壮汉循声望去,看到一穿着道袍头上扎冠的年轻人,其神色傲然炯炯有神的目光坦坦荡荡,薄嘴唇上张扬的八字胡翘起。

  这可不是咱们要等的人啊!最近任家镇牛鬼蛇神少不了。壮汉一想,警惕的开口问道:“你又是何人?”

  “连我都不认识?”张洛水眼睛惊诧的瞪大像是看着五个土包子。

  那壮汉身后的汉子急不可耐的上前一步,叫道:“我说管你谁,做过一场不久知道了吗!”

  张洛水看着形同一人,五个面部阴沉的家伙,发出一声怪叫,“好!这可是你说的!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说完双掌合十狠狠一撮,双掌缝隙之间竟然喷出滋啦滋啦电花闪烁。张洛水看着面色凝重浑身戒备的五人,嬉笑道:“嘿嘿!看我掌心雷!”

  “什么?”

  张洛水嬉笑无正经,哪管眼前这有眼无珠之辈,双掌连番挥舞,只闻电闪雷鸣之声络绎不绝,那五人不过江湖二流角色,哪里躲得过这掌心雷!

  “目不识人该打!口出狂言该打!强占道路该打!看我打得你老妈都不认识!”

  “轰!轰!轰!”如有战鼓雷动,出掌约摸十数下,张洛水便畅快的叫着打完收工,场中烟尘滚滚待他定睛一看,卧槽!

  五个人是目瞪口呆呆若木鸡完好无损的站在路中间,其身周边一个个脸盆大小的黑色坑洞冒出黑烟来。

  张洛水一脸阴沉似乎如乌云盖顶,心中直愤怒的咆哮又他娘的打偏了!掌心雷难道打人就这么没准头吗!最后只得绷着脸怒道:“你们还不快滚!”

  五人如蒙大赦,心中震惊竟然遇到名门子弟的同时,又庆幸对方是手下留情,头也不回的消失在树林间!

  “哼!算你们跑得快。”张洛水对着林中吹胡子瞪眼,一扭身,就看到吴安站在林中,一时只觉得那神采飞扬的双目实在是炽热,烫的人脸都发烫。

  “咳咳,阁下真是心胸开阔,掌心雷下还叫人有生还。”吴安很给面子的说道,眼前这个道人,凭借一手掌心雷怎么也得是大门派内传弟子,叫人不可小觑。

  张洛水听了只觉得很不好意思,把袖子一挥拱手道:“阁下谬赞,在下龙虎山张洛水是也,一手掌心雷不成气候,让阁下见笑。”

  “吴安,无门散人。不知道张兄是为某而来,还是为这任家镇宝贝而来?”

  无门散人!我信你个鬼嘞!又是五雷轰顶又是请神动灵,没个老祖宗罩着谁信你。张洛水在心中冷笑,对吴安直言道:“两样都有!”

  “哦!你可不是我对手!”

  张洛水一听叉腰不服气叫道:“你我无冤无仇,我可没说要跟你打!只是看看酆都悬赏榜上排名的家伙是怎样个人而已。”

  “悬赏很令人心动?”

  “落入你我眼中自然有些不足为道!”

  笑话,张洛水既然是龙虎山上会掌心雷的弟子,身份地位自然就造就了丰厚的身价和高超的眼光!

  “嗯,这人你也见了,那你就不要拦我路喽!”吴安笑着说完,抬步挤开张洛水,“诶!你这个人!”张洛水急忙跟上吴安。

  “你这个人这么妙,我要不多看几眼,我总感觉我很吃亏。”

  吴安回应道:“你这人人别有用心,我怕忍不住砍死你!”

  “诶……”张洛水一愣,瞪大眼睛看着吴安走远的身影,急忙又跟上去,“你这人说话怎么带着刀子!”

  吴安答:“我这人说话不仅仅带刀子,还带了招数的。”

  “嗯??招数?什么招数?”张洛水闻言戒备的远离吴安三步。吴安一笑道:“你还真信了?”

  张洛水两眼一翻,随口叫道:“术法者不可口出狂言,不可花言巧语,不可言不由心,不可欺骗他人。不然怎么做到天人合一言出法随呢!”

  哦!原来还有这一回事!吴安心中记下了,抬步朝着义庄走去。

  张洛水看着眼前吴安背影,好奇跟上去,叫道:“诶,你到底是何方高人啊?我在镇子外可见着你用五雷轰顶灭杀一直厉鬼啊!”

  走到这一步的请回个“1”好么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