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穿越电影世界旅行 > 第113章 107.歼灭它
  八路军晋察翼根据地总指挥部——

  收到消息的副总指挥和参谋们急忙展开相应调动,鬼子竟然有两个大队的兵力追着一支部队搞得鸡飞狗跳,这可是在晋察翼根据地,什么地方,八路军的地盘!

  “老总,现在我军独立旅三个团呈现三角形将日寇两个大队困在李家坡一带,将日寇困得动弹不得!”

  副总指挥哼一声,“我早说这个吴安搞起部队很有一套,怕是给他时间,这两个大队都跑不掉。”

  “那只能怪这伙儿鬼子运气不好,偏偏撞到独立旅怀里,我记得昨天独立旅报备的时候,编制已经有一万二千人,明显的战斗人员超标,加强步兵团都有四个(一个团000人),一个炮团一个工兵团,好家伙,这才三个步兵团,鬼子吃不消。”

  副总指挥对人员超标的事情绝口不提,说道:“他们的防区很大。这伙鬼子是从独立旅眼皮底下钻进了口袋,把口袋一扎,只需挥动闷棍敲死这伙日军。”副总指挥很有把握的说一句,又有些担心道:“我怕独立旅吃下这两个日军大队,伤到根基,要知道这可是两千人的日军精英部队。”

  副参谋长倒不担心这个,说:“两个大队被围,西北地区三个方向的日军大部队已经动起来,这不是一个人或者一支部队的战斗!”

  “19师和决死一纵加个旅配合地区县大队、区队,应该能支持一天,要是一天的时间吃不了这股日军,独立旅必须撤!”

  副参谋长

  副总指挥一笑,说道:“通讯员,立刻给独立旅旅长发报,告诉他,要是他能把这两个大队的鬼子吃下!一个师长是跑不掉的。”

  “什么!”副参谋长急忙撑着桌子急道:“不能这样啊,吴安军职升的太快,同志们已经有些不满情绪,如果将他升为师长,老总你叫那些老同志怎么想?”

  “哼,怎么想?用脑袋去想,谁都不准给我用屁股想,只要他能打出和吴安一样的功绩,拿出事实来证明,那他也可以做一个旅长!做一个师长!没有本事只会&b&b拍马屁的指挥员,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员,他蒋某人要这种拍马屁的,我八路军可不要!”

  副总指挥脾气是直,一个瞪眼扫过指挥部的人,说道:“这句话你们可以传出去:只要他有这个本事能砍下敌军将领脑袋送到我桌,能把敌人大队、联队给我揍趴下,那他离这个师长也不远了!没什么本事少给我冒刺头添麻烦,多找找自身原因,见着人家升官眼红个什么!”

  众人惭愧的低下头,在总指挥部工作的他们可知道这个吴安,这个大红人的发展史,整个华北唯一一支以一团之力在三天之内干掉个日军守备大队,夺下井陉县又拿下军列的团!

  这简直是是天神下凡。

  现在扩编成一个旅,收拾两个鬼子大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看来成为师长这件事情,是板钉钉喽。

  “老总,这件事情你可得给级汇报喽!这可是一个正规师,不是一个独立旅这么简单的,你要是这样任性,怕是面有些同志要说你作风不好啦!”

  副参谋长不折不挠的贴在副总指挥的身边,副总指挥却不当一回事的说:“这件事情你以为我说什么是什么嘛?没有头的首肯,我能这样做吗?”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是级……”

  副参谋长吃惊的看着一脸不是滋味的副总指挥。

  “吴安的事情已经被重庆方面的人知道,级怕重庆国民政府将吴安抽走,有意这样做。”副总指挥端起茶杯喝一口,“另外,你在指挥部也不是一天两天,知道我根据地极为缺少这样具有极高作战意识的高级将领,甚至像李云龙这样的人都爬出来戴罪立功。”

  副参谋长点了点头,“是,这件事情的确是我根据地的痛处。”

  “二一个,我军在华北地区战略胜利,吸引了全国下大批有志青年,光是华北地区游击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这些力量要是不凝聚成一个拳头,日军的一个扫荡能……”

  副总指挥看副参谋长一眼,副参谋长心情沉重的低下头看着地图,不凝聚的力量怎么经得起日军的扫荡呢。

  只是这样,难免有人跳出来,给吴安同志穿鞋啊。

  火箭炮阵地——

  每隔十二米有一辆火箭炮车,由缴获的日军卡车改装而成,那扬起的发射器遥遥对着日寇阵地,5辆型火箭弹发射装置足足有100发火箭弹,这些威力极大的火箭弹能击碎1的泥石工事,近十公斤的高爆炸药一旦落到地方阵营,直径0任何地面生物都不能避免死亡降临,直径50围的任何物品都会承受爆炸弹射的高速钢珠撞击,它们的致命性甚至子弹更可怕。

  100发大威力火箭弹,如果平均分摊轰炸面积,那能让两个日军队四百多号人报销在战壕里!

  如果落到军营集合队伍,一个联队的日军将会无一人幸免。

  “点火!”

  命令发出,指挥红旗挥下的瞬间,也是电击装置被启动一刻,“噗——”尖啸的火箭弹激射而出,带着毁灭的气息冲向日军的阵地!

  直到最后一发火箭弹打完!

  “转移!转移!”副团长抓起地图神色慌张,像是下一刻日军火炮会打来似的,副手跑着端起桌子丢到弹药车后。

  “咔咔咔——”卡车屁股喷出一串黑烟,载着发射装置和士兵摇摇摆摆的消失在雪地里,只留下被炽热气流吹出的干燥泥土,和几行轮胎印。

  “嗤——”

  缩在一个山坡后的大野君快气炸,他已经看到了敌方炮火阵地,但令人失望和气愤的是,敌方炮火阵地特么占领了一个高地,自己的九二步兵炮除非推进一公里!才能够着对方。

  “八嘎呀路,敌人怎么会有九四迫击炮,照这个距离来看,我们的指挥部都可能遭受火炮打击,传我命令,指挥部向后撤离半公里!”大野君想着这种火炮的各种参数,说完,不经意瞟了一眼参谋长,见到这个家伙昂着脑袋看着天空,大野心不由生出一股怒火,前是一巴掌抽在参谋脸,将其抽倒在地。

  “混蛋!你知道我刚才说了什么吗?我的部队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混蛋!”

  面对一脸怒容的大队长,参谋捂着脸十分委屈,老实说道:“我听到怪的声音在天。”

  “嗤——”

  好像是有怪的声音,大野君凝神细听,零碎的枪声里有着喷气的哧哧声,像是海军战舰的锅炉烧的蒸汽。

  天空多出数十条云带,新型推进燃料在空气留下淡淡的白雾。

  “这是什么东西?”大野一脸疑惑拿起望远镜昂着脖子像是一只雄鸡,却看不清天空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只能看到淡淡的白烟飞过头顶,扑向前方阵地。

  大野和参谋面面相觑,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10阵地的日军紧缩在散兵坑或者战壕里,一个背着同伴尸体的日军嘴里正努力的一颗糖做斗争,这样的战斗对他而言像是家常便饭,完全不会像那些新兵一来吓得尿裤子,如果炮弹真的巧合落到战壕里炸死自己,那怪自己运气不好吧。

  敌人的火炮好像停止了,但这个日军士兵依旧没有起来的意思,依旧津津有味的嚼着嘴里的糖。

  “喂!你在吃什么呢?牛奶糖?还是硬糖,请给我也尝一颗吧!”

  吸着嘴里馨香奶糖,士兵看了这个爬过来的同伴一眼,是个四等兵,脸一块黑一块黄的,开口说道:“你能拿出什么东西给我换呢?我这一颗糖,可值5根烟!”

  “喂!你这要价也太高了!现在国内烟也很值钱,如果是支那烟的话,五支勉强。”

  两个日寇趴在一段战壕,在各自的背背着一具尸体作为掩体,正在讨价还价的时候,有烟的士兵忽然抬着脑袋,“喂,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

  “可能是空军的飞机吧。”

  “别骗人,空军飞机的声音哪有这样的!”

  两个日寇心里惴惴不安,未知的东西永远是最可怕的,一发火箭弹终于飞过近三公里的路程狠狠的砸在日寇阵地。

  “轰!”天地一声惊雷,烈焰和钢珠轻易撕碎几个站起身来的日军,可怕的气流更是将被爆炸震死的日军尸体卷天空。

  大野君神色惊恐的看着升腾起十多米的泥土和尸体,又一巴掌抽在参谋脸的,参谋当即被抽得晕头转向。

  “八嘎呀路!你确定我们在和一群土八路作战吗?”

  “看看这爆炸、看看这爆炸!!我们能坚持几波这样的打击!”大野君惊慌失措的跑向指挥部,他心里明白,仓促构建起来的阵地根本防御不了这样的炮击,挖的再深的战壕,到头来只会在撼动大地的爆炸成为自己的坟墓。

  大威力炮弹是这样,一言不合摧毁一段战壕,将活人掩埋在下面。

  唯有水泥永备工事才能抗住这样的猛烈炮击!!

  正是脑子里有着清楚的认知,大野君才撒开双腿急于去想出对策,空军!空军那群混蛋快来啊!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依旧持续,这是一个让人头脑极为清醒的声音,狠狠地击破日军对八路一直以来的缺乏重武器的认知,或许这根本不是八路军,而是某个列强派遣至国的实验性军队。

  地躺着的参谋脑袋终于清醒的急忙爬起身,看一眼被剧烈爆炸笼罩的阵地,也跟疯狂跑向指挥部的大队长。

  “团长!团长!这是炮兵的支援到了!”

  “他娘的还用你说。”许明神色激动的推开警卫员,钻出团部掩体看着一片浓烟笼罩的日寇阵地,阵阵惊雷如在耳绽放。

  “快!立刻命令一营、二营集合全部兵力,炮击结束后,立刻夺下10高地!”

  “是!”

  “嘿,奶奶的鬼子,也晓得我军炮营是有多强悍了吧!”许明出一口气的叉着腰,神色满是自豪。

  老兵们看着日寇阵地凭空拔高几十米(爆炸烟雾),听着轰隆隆的惊雷声不绝耳,脸出现不敢相信的神色,先前的轰击又算是什么?什么时候,我们有这么强大的火力压制?

  ……

  临时医院,已经停满了伤员,吴安正在一个隔离室给战士取出子弹,血色一块的大腿有着一个血洞,好像有什么从里面钻出来,皮肤轻轻蠕动着,很快钻出一些骨头渣和一颗子弹,淤血从伤口流出,吴安仅用01能量点加速战士伤口的愈合程度,至少不会动不动流血感染什么的,能量点用来消毒可厉害了。

  “旅长,总部电报,命我旅最迟明天黄昏,务必歼灭这股日军,撤离战场,还说您要是能歼灭这两支日军大队,给旅长提升师长。”

  吴安缝针的手停顿了一下,眼闪过喜色,说道:“告诉总部,一切都在掌握之!”

  “是!”外面应了一声。

  “下一个。”吴安叫着声,看着士兵将担架连同完成手术的伤员抬离手术室。

  又抬进来一个腹部弹的伤员,吴安熟练了麻药,运用着异能控制着战士体内每一块血肉。

  异能不仅能逆转人体血流,还能束缚血液流动方向,哪怕没有血管的存在吴安也能让血液如同原来一样运作,吴安是一个在手术室里,将异能运用的熟练的超能力者!

  坏死的内脏被异能隔离,挤压成肉酱从伤口流出,像是粘稠的脓血一样,能量点化作人体内脏的一部分弥补缺失,子弹和非人体组织碎屑也被排除,消毒伤口,缝针。

  一件手术对于吴安来说像是切一块蛋糕一样轻松。

  “下一个!”

  又进来两个士兵将伤员抬出去,他们好像习惯了这样的手术速度。

  这次抬进来一个断腿的士兵,像是被地雷炸的,吴安神色波澜不惊,好在爆炸同样的干涸了伤口,不至于流血而亡。

  麻药,一柄冰冷的手术刀飞到断腿方,将坏死的肌肉和皮肤狠狠切割下来,连带着骨头。

  吴安给战士包裹好断去的大腿,叫一声:“清理手术室。”便钻出隔离室,一眼看到童柔柔捧着一杯热水,她娇嫩的身子裹在厚厚的冬衣,脑袋也被包裹的掩饰,剩一张脸冻得发白,鼻尖粉红粉红的,被她如秋水的眼眸望着,吴安笑着。

  能在这混乱的年代,身体和心灵都有一个互相依靠的存在,真是一件欣慰的事情。

  “给你水!”童柔柔前递给吴安,看着他咕噜咕噜的喝干净,天气还真冷,开水不一会儿凉了。

  “参谋长,前线战况如何!!”

  临时医院紧挨着旅部指挥帐篷,吴安这一嗓子把树的雪都震落,一个年轻的参谋长走出来,满脸喜色的说:“旅长,虽然日寇飞机对我军阵地施行过三次轰炸,给我部造成不的伤亡但战况一直朝着好的方面转变,一点时分炮团对10高地施行饱和式火炮打击,一团长许明及时反攻,现已经夺下10高地,正狙击日寇反冲锋部队。”

  “下午二点时分,二团打退日寇冲锋后,日军阵地到现在也是没有一次动静,三团方面在三点时分遭到日军一次大反攻,好在炮团及时火力压制,火箭炮真是厉害,并未丢下阵地,到现在除了一团,另外两个团均无动静。”

  吴安看了看手表,已经5点过,天要黑了啊!

  “特务营准备的如何?今晚一定要一举拿下这两个大队!”

  “放心吧,特务营已经待命。”

  ……

  周卫国手拿着九五式自动步枪,这东西可了不得,按照现在的国际局势来看,连德国都没有这样技术成熟的步枪。

  充足的弹药,先进的枪械,随叫随到的炮火支援,让人有种出入欧洲绞肉机的紧迫感。

  “营长,今晚咱们十个人是不是少了点?要不要再去找些人?”

  周卫国看着神情紧张的徐虎,平静的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找人还不如不要,十个人也够了,要什么有什么还打不过这群鬼子么。”

  徐虎憨憨一笑:“我这不是怕鬼子仗着人多欺负咱嘛。”

  “只需潜入,不许强攻!”

  周卫国深深的看着徐虎,把后者的脸瞪得僵硬,“明白我的意思理念吗?”

  “明白,明白。”徐虎急忙的点头,反正周卫国不信。

  ……

  “所有人给我听好,今夜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谁要给我搞出问题,我得把他枪毙了!”

  “是!”

  赵子彬最后看一眼自己的队员,不是什么豺狼虎豹,而是要旅长眼的幽灵,看不见摸不着的,能在必要行动致命一击!

  “检查武器弹药,三分钟后,出发!”

  “是!”

  ……

  一个人的帐篷内,吴安拿起桌的手榴弹,给自己身都插满,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搞人体炸弹,而实际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身为旅长怎么能在后面看热闹呢!

  到关键时候,用这些手雷给鬼子来个天女散花,心开花,一举救下特务营的士兵,那得多爽!

  走出帐篷,吴安像是个木桶一样,左右看了看,“我前线去看一看,有谁来了叫他等着!”

  吴安说完,在警卫的眼走进一片树林,一个端着一碗热粥的柔弱身影,在暗处看着吴安离开。

  “他又去了……说好的娶我,说话一点也不算数。”童柔柔鼓着腮帮,眼里隐隐有泪花打转,走向吴安的帐篷,两个警卫一见到她,将吴安的话转达给童柔柔,心苦闷的童柔柔点了点头无神的走进帐篷。

  “报告参谋长,各团已按照旅长指示进入各阵地。”

  年轻的参谋长浑身下充满了朝气,点了点头叫声好,今天谁也别想拦着这个些日寇作死。自己能来到这样一支充满活力,干劲和创造性的旅级部队,一点儿也没有亏待自己在延安学到的知识。

  当然,还有更多的方面要向吴安同志学习!

  静静地表针走到了整点,一支部队悄悄的摸向日寇的炮兵阵地,那里有日寇仅存的火炮,布置在一个山沟里无法被我军炮火覆盖。

  而另一只更的部队,则悄悄地摸向日寇的指挥部,只要能歼灭日寇的首脑,那么剩下的日寇也都是桌的菜。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