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紧接着, 狂风骤雨般的弹幕袭来。

  直播屏幕上让一连串[cylishg]刷了屏,观众们用尽全力, 试图唤醒姜念的回忆。

  姜念愣了两秒, 瞬间想起了上一把被爆头之仇, 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我他妈……¥%@#”

  举报这种事情, 一回生二回熟, 这次姜念的动作更迅速,不假思索地再次举报了[cylishg]一次。

  这人不仅开挂,还他妈欺骗她的感情!不要脸!!!

  提交好举报信息, 姜念皱皱鼻子, “以后这人我见一次举报一次, 绝对不跟你们开玩笑。”

  *

  海外,美国时间早上730分, 一身睡袍的男人坐在电脑桌前, 屏幕上还是“大吉大利晚上吃鸡”的画面。

  晨光熹微, 透过酒店的落地窗玻璃打在男人脸上, 映射出他棱角分明的下颚和英挺的鼻梁,双眸深不见底地盯着电脑屏幕;许是刚洗过头,男人发间带了些湿意,一头乌黑短发与他健康的肤色相得益彰。

  一阵尖锐的铃声响起,温楚一看了看来电显示上“卫晗”的名字,接起了电话,“嗯?”

  “你在吃鸡?”卫晗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幸灾乐祸。

  温楚一懒散地抬了抬眼皮,“有屁快放,再打一把我要赶飞机了。”

  “那我长话短说,”卫晗的好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你被人举报开挂了,还被举报了两次,下把结束就算你不赶飞机估计也玩不成了。”

  温楚一一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在鼠标垫上划着圈,似是在思考什么。

  半晌,他轻笑一声,“现在的玩家素质极差,打不过就举报。”

  “到底是谁素质差?”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卫晗听不下去了,“刚刚几百万人都看到你背信弃义,开车撞死人家小姐姐了,能有点原则吗你?”

  温楚一也不问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不紧不慢地接受了队友的邀请,“我这个人没有原则,我就是原则。”

  卫晗难受得不行,满以为温楚一怎么也得问问他来龙去脉,不想这人这么沉得住气,就是不肯先开口。

  只想了一瞬,他忍不住了,“刚才那个连续两把被你杀了的小姐姐,她是个游戏主播,几百万粉丝的那种,你摊上大事了我跟你说,现在几百万粉丝都在骂你呢哈哈哈哈哈。”

  卫晗滔滔不绝地说着,温楚一却是越听越不对劲。

  女主播玩吃鸡的不多,能有几百万粉丝的就更少了,他说的不会是……

  “那主播叫什么?”温楚一切出游戏画面,手脚麻利地打开飞猫直播网页,点进了自己唯一订阅的直播间。

  刚一点进直播间,他便看到了飞速滑过的弹幕内容,。

  紧接着,屏幕上飘过只有伯爵等级才有的金闪闪入场横幅:。

  温楚一心下一沉,不会这么巧吧?

  卫晗不明所以,老老实实说出主播名字,“飞猫的moon。”

  ——给予温楚一以致命一击。

  老观众们看到熟悉的账号进入直播间,纷纷给他打招呼,

  尽管还在气头上,姜念也没有错过这金光闪闪的入场通知,对着镜头摇摇手,“稀客啊,最近腊肉兄去哪爬墙了?”

  温楚一看着屏幕上歪着头浅笑的女人,刚才的爆炸消息在这一瞬间已全被他抛诸脑后了,心跳有些失控,随即一声低叹从喉间溢出“操……”

  电话那头的卫晗一惊,“怎、怎怎么了?”

  “这也太他妈好看了。”温楚一捂住额头,有点接受不来。

  温楚一有一个喜欢的女主播,这是熟知他的人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只要是没有比赛的时间,她的直播都会一场不落地看完。

  就卫晗所知,温楚一至少在这位女主播身上砸了六位数rmb礼物,甚至还不肯告诉他们这人到底是谁。

  几个玩得好的兄弟一起讨论过很多次,几乎把所有平台玩吃鸡的主播都排查到了,却也没成功试探出来这位神秘女子的身份。

  因为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让温楚一迷恋了一年多的神秘女子,会是一个直播不露脸的技术流女主播;他们更加不会想到,温楚一的直播间昵称,居然是骚里骚气的[老腊肉]。

  卫晗是温楚一以前的队友,前几年手伤复发退了下去,就成为了温楚一的挂名代理人。

  温楚一是首个在国际上夺冠的fps选手,年少成名,技术过硬,早已成为了电竞圈里的神话,如今在役选手的传奇,更被人们亲切地冠以“大魔王”的称号。

  稍微了解电竞圈的人其实都心知肚明,中国cs在经历过04年那段光辉岁月后就一直沉寂了下来;不论是cs在国内没有代理的原因,或者是中国cs职业圈青黄不接,后劲不足的原因;与国内热度一直颇高的dota2、lol不同,直到前两年,中国cs职业圈都还是一片死寂。

  打破这滩死水的人,就是温楚一。

  在cs个人solo赛中一战成名后,他带领着qp战队连续两年击溃了曾经一足鼎力的世界冠军ks,这才重新唤起了国人心中的那份热血,国内射击类游戏的电竞俱乐部也才逐渐走向正轨。

  只是好景不长,卫晗手伤复发退役后,队里的另外两个老队员也心生去意,整个俱乐部的支柱就变成了年龄和状态仍在巅峰的温楚一,和刚从青训队升上来顶替卫晗的马克。

  昨天结束的全美公开赛,也可以说是qp另外两个老队员的退役表演赛,他们以这最后一场完美战役,结束了他们的职业生涯。

  因为是最后的比赛,两个老队员决定结束后顺便在美国旅旅游,而还有训练任务在身的温楚一和马克却不得不赶早班机回国训练。

  温楚一和马克的作息本就不规律,要是睡过头误了机,后面的安排就都泡了汤,于是温楚一就拉了马克一起吃两把鸡打发时间。

  一开始那把马克电脑出了些问题没有参与,温楚一单排将姜念爆了头惨遭举报,第二把和马克双排,又一次……让她惨死于自己的车轱辘之下。

  温楚一悔不当初,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不会装这个比。

  电话那头的卫晗云里雾里,听到温楚一夸了一句主播好看后就没了下文,急得不行,“什么玩意儿?你说啥??”

  温楚一的思绪叫卫晗拉了回来,毫不犹豫地改口,“我去给人道个歉,挂了。”

  说完也不等卫晗反应,直接挂断了电话。

  正在基地看直播的卫晗看着手里已经黑屏的电话,下巴都快惊掉了。

  这人字典里居然还有道歉一说?操,翻脸比翻书还快。

  直播中的姜念迟迟没有等到老腊肉的回应,正想开口询问,游戏界面突然出现一则邀请通知:[cylishg邀请你加入游戏]。

  姜念只愣了一秒,随即拒绝了他的邀请,嘴里还不忘念叨两句,“都举报两次了怎么还没被封,我要和steam客服投诉了啊!”

  虽然姜念的粉丝很多,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直播期间她一般只会单排,给她发再多邀请都没用;就是刚才那个还没落地就死了的小姐姐,也只是因为是姜念三次元的朋友。

  一开始不死心的观众还会试试,时间长了姜念从未改变过自己单排的习惯,试图邀请她一起游戏的人自然而然也就所剩无几了。

  这也是姜念能第一时间看到温楚一邀请信息的原因。

  只是姜念没想到的是,这个杀了自己两次的开挂狗居然会这么执着,一连被自己拒绝了十次都还没放弃。

  直播间的观众看热闹不嫌事大,

  姜念对此嗤之以鼻,“你们以为我是什么人?这种没有电竞精神开挂的人,我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是在浪费生命。”

  话是这么说,但在此人第二十五次邀请自己的时候,姜念突然觉得有点意思了。

  刚刚这个挂比想都不想就撞死了自己,是什么让他在短短十分钟内改变了态度,她有些好奇了。

  但是刚才自己那番义正言辞的话言犹在耳,这么快就动摇也实在不符合她说一不二的风格……

  这么想着,她看着分屏上不停劝说她接受邀请的弹幕,终于开口,“你们说这人能坚持多久?”

  温楚一一听,立马觉得机会来了,马不停蹄打字。

  [老腊肉:看这架势怎么也得拉你一百来次吧,你还是进去看看他到底想说什么吧。]

  因为是尊贵的铂爵用户,他的弹幕被自动放在了彩色横幅里,在一众白色弹幕中极为显眼。

  姜念看到这条弹幕,斜着眼笑了笑,“好,就一百次。”

  温楚一脸一僵。

  “你们数着,等他邀请满一百次,我就进去会会他。”

  虽说平时看姜念直播的人大多数只是消遣,但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决定,弹幕上依旧是一片鬼哭狼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