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科幻灵异 > 成为星际锦鲤之后 > 198 你也尝尝被震晕的滋味
  白术眼疾手快接住尹伊,他冷厉的瞳眸化作寒冰刺进一脸得意的顾长生心脏,冰冷的俊脸出现裂纹,愤怒从裂纹里张牙舞爪的冲出将顾长生的镇定撕成碎片。

  顾长生脚心一凉,手中的钵仿佛变成两块通红的烙铁,烫得他一哆嗦根本拿不出。

  白术抱着尹伊,面如寒霜,冷酷道“关门!”

  阿玉等人被这场景弄得手忙脚乱,他几乎没有反应时间,本能的遵循白术的命令走到门外,从外面将音乐厅锁死。

  尹伊有高频声波病在宇森娱乐不是秘密,当初有个疯子闹场,曲筱筱恶意为难她的时候大家就知道了。

  患有高频声波病的病人最忌讳的就是声音,若是有人突然病人面前大声说话,他们会紧张。

  严重的会晕厥,甚至造成心脏停跳猝死!

  因此他们一般都带着能阻隔声音的特制耳塞。

  尹伊没有这种病,但是她的情况和这些病人类似,都是基因突变后的缺陷。

  硅基帝国的公民大多数都患有这种病变。

  因此,他们生活的环境大多是低声低噪的地方,硅基帝国的武器都是自带消音系统,这也是硅基帝国与碳基联邦交战伊始占上风的原因。

  正因如此,白术给尹伊听音乐的时候将耳机的声音调整到最小。

  “boss白,音乐室的人不明不白的被关在里面肯定不行。”阿玉缓过神来,急忙道“里面还有几个星际音乐家呢。”

  白术抱着晕厥过去的尹伊,冷声道“让保安带新型麻醉枪来,目标顾长生。”

  阿玉紧张道“顾总是顾少将的儿子,boss白”您冲冠一怒为红颜也要考虑情况啊。

  白术冷漠道“他是谋杀!”

  “顾长生也未必清楚尹伊又高频声波病。”剩下的话阿玉看着白术冷得将人冻成寒冰的眸子,瑟瑟的缩起脖子,将绕在舌尖的话活吞进肚子里,呐呐道“我这就报警。”

  “不用。”白术嘴角一抹冷笑,“找二十大力士戴上隔音耳机,每人手里拿一对钵不间断的在他耳边敲二十四小时。”

  阿玉瞪大了眼睛,他定定的看着白术,目瞪口呆道“这么搞,顾长生耳朵不得废了?!”

  “boss白,我们这样做犯法啊”

  白术的眸光不带半点起伏,冷漠下令道“开门。”

  阿玉脑袋没反应过来,手已经按下了开门的开关。

  被关在音乐室的顾长生听见开门声,他策反乐团成员,让他们起诉白术剥夺他们人身自由的计划戛然而止,他看着还未离开的白术,嚣张一笑道“关啊,怎么不继续监禁我了?”

  顾长生箭步冲到门口却被阿玉堵在他和白术之间。

  隔着阿玉,顾长生看到晕过去的尹伊,满足道“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

  听到尖锐的声音就会紧张,手脚无力,晕厥。

  看来张雪茹没骗他。

  白术抱着尹伊的手收紧,他泠然道“警告你,别打尹伊的注意。”

  “我就是打了那又怎样?”顾长生森冷的目光在尹伊身上流连忘返,恨不得用目光撕碎她的衣服,淫邪道“我不仅要打她注意,还要睡她,更要她哭着我放过她,你能拿我怎么样?”

  顾长生和顾少将不对付,但他终归是顾少将唯一的血脉,顾少将不倒,他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能剁碎了喂狗。

  顾长生肮脏的手一伸,妄图触碰尹伊的脸蛋。

  白术单手搂住尹伊,冰冷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顾长生的中指向一掰,“这是前奏。”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一股剧痛像电流一般猛地窜到顾长生的大脑。

  他惊恐的看着诡异弯曲的手指,震惊得你说不出话来。

  顾长生没想到白术说来真的就来真的。

  “白术,你,你竟敢!”

  白术眼皮都没抬,抱着尹伊就走。

  火辣辣的疼痛从掰断的手指瞬间流窜到心脏,顾长生疼得冷汗迸溅,他眼神一狠,正要反击却被闻讯而来的保安团团围住。

  在拒绝保安送自己去医院的建议后,顾长生将车设定成自动驾驶模式,按照导航找到就近的医院。

  一进医院,医生笑眯眯的给他打了一针麻醉剂,等顾长生醒来的时候正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密室。

  一股令人呕吐的腐臭味扑面而来,熏得顾长生连连作呕,他吐得胃部痉挛也没见到一个人。

  顾长生挣扎间发现自己的手被手铐拷在一根生锈的凳子上,凳子与水泥地板连在一块。

  很快,他发现不仅仅是手,连脚踝都被拷住,别说逃跑,就是动一下都困难。

  “嘭!”

  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在顾长生耳边响起,他吓得心脏一紧,还没反应过来,第二声接踵而至。

  一连两声过去,顾长生才分辨出那金属乐器的声音就是钵。

  顾长生被刺耳的声音震得发蒙,他觉得脑袋好像被重锤狠狠的敲了一棍,胀痛得厉害,加上空中难闻的腐臭味,熏得他恶心干呕,胃酸都吐出来。

  “草!谁?出来!”

  顾长生气得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他牙关紧咬,像一只暴露的狮子怒吼道“白术,d玩阴的!”

  能想出这种报复方式的,除了白术,顾长生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回答顾长生的是接连不断的金钵敲击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震得他两眼昏花,痛疼欲裂。

  在极强的噪音下,顾长生坚持了一个小时候,疯狂的扭动身体从椅子上站起来,然而手铐却残忍的将他固定在原地,他只能被迫听金属敲击出来的尖锐声音。

  冰冷的手铐深深嵌入顾长生的手脚,将他磨出血的伤口弄得更深。

  顾长生只觉得魔音穿耳,他闹到疼得快爆炸了,金钵的声音渐渐的在他耳朵里变成了一个个有形的幻想,那刺耳的声音就像阴魂一样死死的束缚他的心脏,越擂越紧,越来越痒。

  “啊啊啊啊啊啊!白术!白术!!!”

  连续被声音折磨六小时后,顾长生的承受力到了极限,彻底晕过去。

  敲击金钵的人看着被折磨得不成人样,身上满是呕吐物,已经不省人事的顾长生,撤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