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现代都市 > 超武末世 > 第三十章:南天国柱(二)
  对于万妖之祖敖乾,为什么没在蜀山一役中出手,在有众多军事将领、相关专家出席的会议上,石应虎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毕竟蜀山一役,若是敖乾也出手的话,以其展现出来的恐怖实力,定然是更加十拿九稳的。

  “据我推断,应该是两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是力的使用效率的问题,没有任何一名合格的军事家,会在战场上的某个点,造成大量的力量溢出。圣祖是武道大家,您应该很清楚,同阶高手交手之时,力催于全身,集于一点,只要避过了那个点,基本上就等于避开了杀伤破坏力,任何武道高手,都宁可把余力留做三分做应变,也不会把这三分余力也投入进去,进一步加大攻击范围。”

  这名军事专家的意思,石应虎大体听懂了,整个异兽族群,恐怕也不过才不过十位四阶妖王而已,蜀山一役直接就集中了八个,甚至还挟带着两名穴居人王,这便是“力催于全身,集于一点!”。

  但,炎黄与异兽,是同阶强者,万妖之祖敖乾在决定出手之时,也会担心这一击出手,攻敌要害,会不会是对方的诱敌深入之术,若是的话,无论是炎黄以“天人齐聚”还是“核武轰炸”为应对,异兽族群都受不了,一次被干掉八位妖王,两位盟友,整个异兽族群就基本上亡了,全部沦亡也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因此,敖乾不肯出手,这叫留力三分,以作应变之力。以敖乾的能力再加上其隐蔽性,突兀出手之下,无论是“天人齐聚”还是“核武轰炸”,敖乾都可以以自身重伤为代价,带着逆天七妖甚至两大穴居人王脱身而退。它们虽然选择相信程萧这个人奸叛徒,但也并没有完全相信,更没有相信到可以压上举族之气运的地步。

  石应虎在与同阶高手交手时,往往更敢于出手,更敢于全力猛攻,是因为他拥有丹道人仙境带来的死亡直觉,拥有超强的横练体魄,若是没有这些,他也会出七留三,以作应变之力。

  “第二,据我们的研究报告显示,似乎肉身越强悍的异兽,它们转化人形的难度就越高,我非常非常怀疑,这位‘万妖之祖’敖乾,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人化的能力。”

  “之前的视频您也看过了,其它妖王大多出选择以人身攻入敌阵,尽可能避免被人类的大威力火力武器集火,而这位万妖之祖,却从未变幻人身过,固然展现出恐怖的能量储备与肉身强度,但却也侧面证实了,它似乎根本就没有人化的能力。”

  “原来如此吗?既得一利,亦受其弊,肉身过于强大,反而带来人化难度的大幅度提高。”石应虎在那名炎黄军事研究专家的面前,点了点头,似是完全认同了对方的说法。

  然而,事实上,石应虎心底里回想着那威严神圣的巨龙,心中却总是觉得隐隐间,哪里非常不谐调,那是一种心与势的不谐调。

  (明明理论推衍,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但我为什么总觉得,那个敖乾大则大矣,强则强矣,但带给我的心灵压迫感却非常非常低呢?)对于这个问题,虽然疑惑,但石应虎终究没有继续深究,想不通,就不要强行给自己一个解释,否则,那个解释仅仅只是让你自己心理舒服而已,反而与事实无关了。

  接下来,会议上,石应虎又与军事将领们,敲定了许多军事决议,镇压穴居人、防御异兽侵袭、清灭血月邪神信仰,全部都要着手去做,全部都刻不容缓。

  …………

  穴居人,白肤,体表少毛发,多数红瞳,男性多为光头,女性多为短发,与人类无生殖隔离。

  生活于大地深处,似是拥有漫长的历史。

  对于穴居人,国际主流学界分为三大派观点,主流观点之一穴居人为人类之异化变种,这就完美解释双方无生死隔离,尤其穴居人贵族几乎与人类无异的这一情况。

  就像异兽,是动物异化变种一样,在源能复苏的时代,部分人类异化为穴居人,似乎也非常合情合理。

  但是,这个观点的最大破绽在于,它无法解释清楚穴居人为什么会成为穴居人,即便它们是人类之异化变种,但它们怎么会生活在地下世界呢?人类,似乎并没有任何一支有记录的族群,是生活在地下世界的,了不起像爱斯基摩人,生活在冰雪世界,这就已经是最极限了。

  第二派观点,认为其是猴子或者猩猩,在源能潮汐的影响下,产生的变异进化,源能复苏,很可能是从星球内部开始的,那么,若是有生活在地底的穴居猿猴族群,那么在源能作用下先一步进化,进而发展成诺大族群,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第三派观点,也是之前最不为人认可的观点,则是认为随着源能复苏,地球内部先一步出现了空间裂缝,在漫长的衍变过程中,其实在与血月融合之前,地球已经与一个小型的位面世界完成融合了,穴居人是那个世界的原住民,它们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来到了地球。

  这个观点,原本相对最不被主流学界认可,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环球各地都出现穴居人的踪迹,再考虑到其似乎存在的悠久历史,这个观点,慢慢为世人所接受……如果穴居人并非是地球原住民,而是外星人,那么一切的一切就都能说得通了。

  至于外星人为什么是人形,为什么双方没有生死隔离……穴居人或许也疑惑,为什么地球人是人形,为什么双方没有生死隔离,血月世界出现之后更夸张,像巨龙这样布种天下的生物就不说了,掌握着高级变形术的高阶巨龙,可以同任何一种自己眼中“清秀可爱”的生物发生超越友谊的交流,即便是血月其它种族,也普遍存在着混血。

  比如说,半兽人、半精灵乃至于一切乱七八糟的混血生灵,据说血月历史上还出现过一头名为“极恶之龙”的巨兽,名唤悲风,它以一已之力,创造出上百种新种族,被n多神灵视之为必杀生物,却硬是逍遥法外没被干掉。

  石应虎,了解,但并不关心穴居人的起源以及文明进程,他是个很纯粹的人,在他眼里,死掉的穴居人,才是好的穴居人,连大量转化为奴隶的必要性都没有。

  穴居人是魔武文明发展体系,虽然科技水平不高,但全民习武全民战士,其中上位者往往还掌握着威力不俗的种种异术乃至于诅咒能力。

  炮火轰隆作响,不断轰击砸落在地面上,将山林化为火海,甚至将丘陵碾为平地。

  炎黄古国因为曾经与美利坚合众国正面交手过,曾经因火力不足而吃过大亏,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与代价,后来逐渐有条件了,就开始疯狂弥补自身火力输出的不足。

  这并没有什么,比较有意思的是,那一战之后美利坚合众国开始疯狂弥补自己夜袭能力,战术包围与切割能力,全军全员一套夜视仪,包括炊事班,恨不能把夜视仪套悍马前灯上面。

  许多许多年之后,炎黄古国与美利坚合众国隔海相望,彼此冷哼一声,转身而走,却都活成了自己当年最讨厌模样。

  虽然弥补了自身火力输出的不足,但炎黄古国原本看家的夜袭战能力,战术包围与切割能力却并没有放下,事实上很可能变得更加强悍了,但在应对穴居人的战争当中,这些能力却是最后的选择,因为穴居人久居地下世界,天生夜视能力,并且本身魔武文明近战能力卓越强悍,同它们他们拼夜战拼战术切割能力,毫无疑问是非常不蔓延的,更何况,虽然已经开始全力训练了,但南越军人的军事素质依然还无法与炎黄军人的军事素质相比肩,好处是士气旺盛,具备东方传统的决死精神。

  至少目前为止,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炎黄支援过来的高层军事将领,更愿意采取美利坚合众国的打法战术狂轰滥炸,能用炮火填平的,就尽量别用人命去硬填。

  在这种军事思想的指导下,万炮齐发,将远方的一切都化为火狱世界,甚至穴居人藏入地下,藏得浅了都会被震死,当然,穴居人在隐藏更深,硬扛等等方面,都更有其优势性。

  …………

  “将军未免太过珍惜兵力了,将士们不见血,是难以获得实质成长的,面对未来不断可能出现的强敌,纯凭火力,而无气血之勇,终究还是不行的。兵器再强,也是由人来操控的。”坐在前线上闭目修炼,锤炼体内真气,两个小时后,石应虎睁开眼睛,见还是狂轰滥炸而无实质性进展,他不由得微微地皱眉。

  身旁那名炎黄高级将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石应虎挥手阻止了。

  这名炎黄高级将领心是好心,尤其初来乍到,一开始主持战争,想要打出相对比较好的战损比,这一点可以理解。

  然而,石应虎却非常清楚,炎黄古国那边的军事支援也不是无限的,在源能日益浓厚,武道日益昌明的当今之地球,人类固然不可以放弃科技武器之优势,但也不能放弃军事武道之锤炼,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尤其是对于像南越这样的小国来说。

  “烈儿,叫新四营压上去,到了该让他们见见血的时候了。”

  “遵命。”

  随着身旁的王烈传令下去,南越的军人也非常的亢奋,一方面是想在圣祖面前展现自身之武勇,另一方面,炎黄军人那来自于美利坚合众国的超火力覆盖打法,让南越军人既不适应,也不理解。

  对于小国穷国来说,人命未必比钱值钱,很多南越将领宁可支付抚恤金,也不想像炎黄军人这样“败家”。

  “还是让我们两个炎黄战斗团也入场压阵吧?两个小时的火力覆盖,未必清洗得足够干净。”穴居人魔武文明,全民习武,他们的抗性,比普通人类强太多了。

  徐将军心里非常清楚这一点,但他更清楚“圣祖”在于南越的威望,因此根本就不敢置疑反驳石应虎的话,只能尽可能的做出挽救。

  石应虎坐在那里想了想,权衡了一下值不值得投入炎黄军团,他比那位徐将军,更加珍惜这些炎黄精锐军人的生命。

  “罢了,一起上吧。”

  就这样,以坦克为前驱,以大量步兵为掩护部队,南越军团与炎黄军团分别踏上了石头都几乎被打化的战场。

  这些经过初步训练的南越军团,清一色的中械装甲,周身中型甲,突击步枪,背负“血浪”二号型长刀,近有三分之二已经练出真气了,两名强三阶宗师级强者作为副团长,一位传奇武者作为团长,若非是如此精锐,若非是以此军团迎战镇压穴居人,石应虎也不会亲自到场。

  随着天地源能的日益充溢,地球武者的数量比率提升了,甚至异能者都更多了,整个世界,都在发生着变化。

  “石先生,这样就把军团派下去,恐怕会让军团因此损失惨重啊。”炎黄古国支援过来的徐将军凑到石应虎一侧,这样俯身言说道。

  “本座,倒并非是不相信徐将军的判断,但也请将军像我相信将军在军事上的判断一样,相信本座在武道上的判断,杀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的敌人,是很难有什么获益的,杀人就要杀强人,杀弱鸡又有什么意思?”石应虎低头磨了磨自己的指甲,发出铮铮得声音,龙虎绝灭手渐渐成型之后,石应虎就只能用自己指甲互相磨了,用传奇高阶兵器磨指甲太奢侈了,并且磨损率也太高。

  注视着眼前的男子,徐将军脑海中莫名闪过一句古代的诗词“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