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皇都内城中,金甲御林卫褚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浓眉一皱,对着身边的御林卫道:“皇都之内灵气减少,此事恐怕和龙脉有关,你带500御林卫去天阙山脉附近侦查一番!”

  “是!”

  褚恒身边的银家御林卫一抱拳,便迅速离开,褚恒坐在大院中,仰头看天,不由握紧了拳头:“皇都近来越发异常,究竟有什么我没有查到?”

  ……

  东城军营,四万余人整齐排列,站成方阵,此时郑远带着千户和数百士兵,走入了东城大营。

  东城侯尉钟永安站在门口,他的身后十人一字排开,在高台旁架有一高椅,上面坐着一个高帽华服的中年男人,此人便是此次的鉴证官,户部司侍郎,官封正三品,掌管皇都财政大权。

  江小凡走入军兵,就明显感应到了这次对手的气息,皆是玄武中期境界以上,这一点和西城军营差不多,不过双方之中都有一个吸引眼球的家伙。

  西城军营不用说,江小凡灵武后期,那能不吸引眼球,而东城军营之中却有一个地武境初期的参赛者!

  双方都感应到了彼此,此时郑远等人面色凝重,而对方却是神色轻蔑。

  崔龙一咬牙,死死地盯着对方那个地武境的参赛者:“丁磊果然还是来了!上个月我们就是输给了他!”

  原来如此,有这样的对手不输才怪,不过江小凡心里倒是未起波澜。

  “郑兄,你可算来了。”

  钟永安朝着郑远一抱拳,两人相视一笑,互相行礼,值得一说的是虽然东西两城军营是竞争对手,但是这两位侯尉大人的关系却是十分要好,他们年轻时都在一个什长的手下,一起打拼到现在侯尉的位置,也算是亦敌亦友。

  “永安,这个月你可要小心了。”

  “哦?那我们拭目以待。”

  两人相视一笑,随后来到了高椅前,朝着户部司侍郎行了礼,这场每月一次的比武,就正式开始了。

  侯尉双方站在高台两边,他们的面前摆放着十个木牌,上面刻着自家十个参赛者的名字,比赛赛制就是派人上台对战,输者下台,赢着继续迎战下一位,倒是有点卡牌回合制游戏的意思。

  十个参赛者站在侯尉的身后,此时郑远拿出一块木牌,往前一放,裁判接过两人的木牌道:“东城军营毛健和西城军营万和上台!”

  毛健为玄武后期实力,而万和却只是玄武中期境界,两者是有一定差距的,这也让西城军营所有人一皱眉。

  两人上台,抱拳行礼后,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战斗也随之展开!

  万和先发制人,一个跨步上前,猛然抬腿一个侧踢径直朝着毛健的面门打去!

  “哗!”

  毛健猛然侧身朝后微微一扬,万和的腿几乎贴着他的胸口就掠了过去,他伸出左手猛然抓住万和的脚踝,猛然朝后一拉,紧接着右手蓄出全力一拳轰去,万和被这一圈直接轰飞,跌出高台!

  几个士兵连忙上前扶住万和,他神色痛苦,捂着胸口,显然是输了这次比赛。

  郑远微微皱眉,他没想到钟永安居然上来就派如此高手,他一抬手,又一个木牌递出,他们这里只有两个玄武后期和一个玄武巅峰的存在,其余六人全部是玄武中期,江小凡则是鹤立鸡群的灵武境界,首战失利让目前的情况变得不容乐观。

  再派玄武中期之人基本还是会输,郑远派遣的则是玄武后期之人,境界相同,两人一攻一守,倒是打的半斤八两,虽然最后西城获胜,但是此时台上那位老哥,显然消耗巨大,已经无法再战。

  钟永安派出一个玄武中期的人就轻松将其击败,如今对方只损一人,西城十人中就少了一个高端战力和一个主要战力。

  接下来基本就是以人换人的战术,不多时西城仅剩五人,分别为玄武巅峰期和后期各一个,两个玄武中期者和一个江小凡。

  对方底蕴却是十足,一个玄武巅峰期和一个地武初期强者不说,更是有两个玄武后期和两个玄武中期,共六人,胜负此刻就已经注定。

  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是作为统治者都知道的,计谋有时也很重要,如今胜负几乎已经分出,战局也已经敲定,西城之人走向失败也只是早晚问题,没了士气,还有什么所谓热血可言?

  钟永安率先派出自己唯一的玄武巅峰期实力的队员,直接击退场上的那位老哥,此时西城再少一人。

  郑远别无选择,只有派出自家的最强战力上前迎战,而江小凡则是做了冷板凳,他这个境界上去就是当炮灰的,与其上去送人头,不如站在后面冲个人数起码心里能有个安慰。

  心境上的劣势,思维消极就容易出错,没走几招居然这次压上了所有人希望之人,居然十招都还没过到,就被对方直接锁喉动弹不得,最后只能拍地求饶。

  玄武境巅峰实力可不是说着玩的,接下来几人上台的两招就被打下了擂台,此时站在郑远身后的,就只剩江小凡和崔龙了。

  郑远看了看眼前仅剩的两块令牌,又看了看对面台上一人,身后五人,不由轻叹了一口气。

  他本想着江小凡虽然境界不高,但实际战力不俗,将其留作底牌,但是任凭他再强,对面一共五人,其中更是有玄武巅峰期和一个地武境强者,他根本无法战胜。

  随着郑远拿起木牌,崔龙领命而上,他双拳紧握,沉声道:“我今天就要送你下去!”

  说罢一跺脚,江小凡武气一荡,倒是颇有气势。

  下一秒他落在了高台之下,捂着自己的脸:“打人不打脸,你这样我可就要投诉了!”

  台下唏嘘不已,西城军营这一次简直就是惨败,还剩一个灵武境的渣渣而已,能做什么?

  郑远转过头,看向了江小凡,道:“小伙子,到你了。”

  江小凡一拍胸脯,笑道:“侯尉大人您放心,接下来交给我就对了!”

  随后江小凡三步并作两步,直接跳上了高台,对方看到江小凡严重尽是鄙夷,他摆出架势,道:“来吧!”

  “西城是没人了吗?这种垃圾也往上送。”

  “齐森被调到外城守城军当队长之后,西城几乎就已经废了。”

  “看看热闹,一会你们猜这个垃圾能撑多久?”

  “三秒都不到。”

  “兄弟过分了啊,你这么高估他,不怕他骄傲?”

  ……

  台下的议论声虽然不大,不过无一例外全部钻进了江小凡的耳中,他苦笑一声,直挺挺的站着,抬起右手,巍然不动。

  此时台下一片喧哗,没实力还敢装b,要不是军规不允许,这回臭鸡蛋烂菜叶估计已经飞上来了。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对方看江小凡似乎没有出手的意思,于是大步上前,右手化拳,径直朝着江小凡轰去!

  玄武境巅峰打灵武境后期,是个人都能猜出结局!

  就在有所有露出一副早就看穿一切的轻蔑神色,甚至有的人眯起眼睛,生怕场面太血腥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江小凡猛然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紧接着一个过肩摔直接将其扔出了高台,接着他这股冲力,对方飞了十几米这才摔在地上!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风声阵阵!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快到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

  这剧情压根没按照他们心里的剧本走!

  钟永安此时眉头一锁,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虽然有一些差异,但却并不印象他对胜利的信心。

  江小凡此时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唉,谁说我要和你打?扔下去也算赢,是不是傻。”

  崔龙此时面露喜色:“我早就看你小子行!摔得漂亮!”

  “啪!”

  一声轻响,此时一个玄武中期的存在,台下顿时传来一片呼声,自然不是为江小凡打all,毕竟这里是东城军营,台下那可是四万多东城军营的士兵。

  这次比武关系到他们的伙食和军饷,那自然是呐喊着让对方把江小凡扔下去。

  刚刚可能是运气,但这一次,他们一定要把江小凡打的落花流水!

  “呼!”

  战斗一打响,对方就直接冲上前来,他吸取了前者的教训,没有冲的那么猛,来到江小凡的身前,手臂之上武气萦绕,直接朝着江小凡横扫而来!

  江小凡朝后一退,闪开其手臂的瞬间,猛然上前,大拳紧握,对着他的眼睛就是一电灯泡!

  男人痛呼一声,连连后退,崔龙在下面吼道:“打的漂亮!”

  此时钟永安身后的那个地武境的强者道:“老四别轻敌,这个人的实力恐怕在玄武后期以上!”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惊了!

  灵武后期为什么会有玄武后期以上的实力?

  众人不知原因,但是这句话是他们的总旗林苍所说的,那就不会有假!

  第一轮交锋江小凡居然能赢,他就细心观察着江小凡身上武气的变化,果然发现在出手的瞬间,其能够爆发出与玄武境实力相当的武气强度。

  北疆之域,泱泱大国,常有能人异士,他不知道江小凡是隐藏实力还是有异于常人的爆发力,但是有一点可以确信,江小凡不能轻视!

  听到总旗大人的提醒,那男人眸子一凝,显然已经把江小凡当做是玄武境的对手了!

  战斗瞬间打响,江小凡的实力被识破,他也不再藏锋,交锋之中开始正式使用玄武后期武气强度!

  “蓬!”

  两人的拳头撞击在一起,同时后退半步,对方一咬牙,顿时挥拳朝着江小凡的脑袋砸来,江小凡一个侧身,避开了拳头,感受拳风从脸颊吹过,他嘴角一刚,一个欠身上前,大拳直接轰击在其小腹!

  男人被一拳击中,连连后退,而江小凡疾步上前猛然跃起,手臂一弯勾住他的脖子,身子掠至其身后,猛然朝后一拉!

  “砰!”

  男人仰面倒地,重重的摔到在地上,这大力一甩,他再也无力起身,此时裁判也是十分惊讶!

  太他丫的强了!

  随着裁判宣布结果,江小凡缓缓起身,他再次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笑道:“下一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