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厂公 > 第九十一章 雨来,业火消
  一个人,牵着马,腰间系着酒壶,一把铁枪系在马上,缓缓的行走在官道,此时去的方向是郓城,再往前走,可能就是东京汴梁。在那里有一处思念,魂牵梦绕,他林冲满腔愤怒的仇恨,不惜落草为寇也要报仇,如今,却在别人手上轻描淡写的完成了。

  他灌了一口酒,辛辣在体内流淌,心里却是空荡荡的再无牵挂一般。

  抬起头,望向汴梁的方向,那里曾经有一个叫贞娘的女子在等着自己,一颦一笑,仿佛就在眼前,如今,恐怕妻子尸骨早寒,此去一路,扫榻墓地,在坟前再陪她说一些话语,再帮东厂做一些事,此生或许就这么过了。

  忽然他停下来,回头望向身后,那梁山的方向,笑了一下,像是在告别。或许从今往后再无‘豹子头’林冲这个人了,有的只是东厂教头林冲,或者林驰。

  一人一马,悠然淋着细雨。

  走了。

  ………………

  春雨绵绵,一滴一滴的落着,偌大的禁军军营在一场大胜过后,却挂起了白番,早间太尉高俅被要犯林冲当场行刺的事传了出去,但…并未多少人哀伤,因为死的人太多了。

  需要做的事也很多,在高俅死后,击破梁山水寨,尽剿残余梁山匪众的队伍此时回来了,营地中,白慕秋低着头看着抬到自己面前的人,骂了一句:“真是一头猪。”

  那人脸上做了包扎,一只眼睛是没有了,凶悍的脸上嘿嘿直笑着,“督主,一只眼睛换三个人的命啊,也算值了。可惜让那个叫裴宝姑的娘们给跑了,不然那就是四个了。”

  “滚下去好好休息。”

  白慕秋挥挥手,让人把金九抬下去,随后问高断年:“那裴宝姑是谁?”

  “好像是‘铁面孔’裴宣的妹妹,马麟的妻子。”高断年那张阴沉的脸,犹豫了一下,还是道:“督主,其实我等并未尽全功,那裴宝姑最后突围出去,带着一部分梁山家眷从后山逃走了,是否让属下去……”

  “无妨,一些老幼孤寡而已,要是他们还有胆量,本督再杀就是了。”

  说着,他举目望去,被捆成一串的梁山俘虏,脚跟脚进了军营,队伍当中,有一个矮小的身影,人五人六的吆喝着,驱赶着他们。

  远远的,那人看到山坡上监军营帐前的白慕秋,使劲的摇着手臂,高呼:“兄弟……”

  “这是,本督的兄长?”白慕秋皱起了眉。

  龙生九子各个不同,白益老实但也算身强力壮,相貌粗犷也看的过去;三姐模样其实挺俊的,和自己有六七分相似,只是历经操劳,苍老许多。可眼下这个兄长,个子矮小不说,一张小圆脸,獐头鼠目。

  简直就是武大郎和武松的相似度。

  高断年沉默着,点点头,牙关紧咬,似乎憋着什么。

  “和本督小去看看。”

  于是两人下了山坡的监军营帐,朝着那堆俘虏过去,听高断年之前汇报,除了当场战死的孙二娘三个外,乱军中还死了几个,眼前当中的俘虏里也就没多少厉害的头领。其余全是降卒。

  “兄弟!”

  对面那矮小的身影,一身白色褂子,脚下穿着麻鞋跑过来,丝毫没有顾忌,拍着白慕秋的手臂,仰着头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侧旁的高断年直皱眉头,下意识的去握背后挂着的一对离别钩。

  “哈哈,俺从未想到自家还能飞出一只金凤凰来,要是早知道俺兄弟才宫里头当大官儿,鬼才和晁盖那帮子杀才去劫什么生辰纲,就坐家里都够俺两口子吃喝不愁。”

  “对了对了,兄弟,俺还没给你介绍一个人。”白胜冲俘虏那边招手,一个穿着普通的妇人早就翘首以盼的望向这边,见到自家丈夫招手,急忙奔了过来,待近了,白慕秋见那女人长相一般,算不得漂亮,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些轻佻。

  “兄弟…这是你嫂子,快快叫人。”白胜大大咧咧的叫道,却并未注意到周围几名皂衣番子和高断年的神色在变化,甚至有些刀柄都抽出一小截。

  白慕秋冲他们挥挥手,那些人这才重新将刀柄插回去。不过他还是开口冲那女人,叫了一声‘嫂嫂’只是声音有些清冷和疏远,并未与叫白益和白娣时那般自然。

  那妇人直愣愣的盯着白慕秋的脸看着,恍然听到在叫她,随即连忙回道:“叔叔。”

  “大哥、大嫂先去一旁休息。”白慕秋转过身,脸冷着,“本督先去处理一下这些俘虏。”

  “好好,叔叔去忙吧,这里我们会当自己家一样。”白胜的媳妇,抢先回道。

  此时,白慕秋却是已经走了很远,来到那群俘虏面前的高台上坐下,十来名番子在他背后一字排开,其中一人将纸伞撑开,为他遮挡雨水。在侧旁已有登记造册的番子过来,将名单一一报给他听。

  “停。”

  听到几个熟悉的人名,白慕秋冷漠的视线扫过人堆里,冷冷说了三个人名,“把‘金钱豹子’汤隆、‘轰天雷’凌振和‘神医’安道全这三个人带到本督面前来。”

  随即五名番子冲进俘虏队伍里,领着三个人来到台下跪着。白慕秋往前倾了倾,盯着右侧第一个人,那人蓬头垢面,那身甲胄破烂不堪,嘴有短须,“凌振?”

  “是罪将。”那人被缚着双手,点头承认。

  白慕秋脚下撇了一个外八字,下面的番子当即便凌振绳子解开,才说:“听闻你善于造火炮、火器,可惜朝廷和梁山都很少用你。”

  凌振点点头,不搭腔。

  “那来东厂吧,刚好本督很欣赏你,同时也有一些关于火炮的想法,咱们有空可以探讨探讨。”白慕秋冷眼盯着他,“同意吗?”

  能不说同意?凌振已经看到有番子抽出半截刀子,当下磕头道:“凌振愿降。”

  “这就对了,你原本就是朝廷的人,重回朝廷也算不得丢人。”说完,白慕秋挥手,让人带他下去清洗换身衣服,随即又看了一眼剩下两人,“汤隆,你原本是自愿落草,是留不得的,但念你姑表哥徐宁的面上,到可饶你一命,正好你与凌振搭档,来东厂火器监做事,好处自然少不得你,如何?”

  汤隆此时早已六神无主,梁山已破没了去处,早些年的家业也丢了。如今东厂招揽,不去就是和自己命过不去,随后,便拜伏道:“汤隆愿去东厂督造火器。”

  随后,最后一人,便是安道全,这人未上山之前,与妓子李巧奴相恋,却被张顺一刀给宰了,不得已被胁迫上的山,除了宋江死亡的消息还未送过来外,如今,已然是梁山垮塌,白慕秋只说:“到了卞梁,你看上哪家青楼的妓子,本督就送与你。”

  安道全不再犹豫,当即便拜入东厂衙门,专为衙门内伤者治伤养病。招降了三人后,再看一眼名单,全是匪类,随即一丢,起身离开,淡淡道:“活埋。”

  说完,便回身朝山坡上的监军行营过去,半途上,白胜夫妇在旁等了许久,见他出来连忙跟上来,一口一个‘兄弟’‘叔叔’的叫着。

  进的监军营帐时,外面一个矮胖的身影窜了上来,红着眼睛,喘着粗气,哀求道:“提督大人…俺王英答应…的事都做了…把三娘还给俺吧…”

  “嗯。”

  白慕秋扫了他一眼,招招手,“很不错,干掉花荣和孙二娘,又赚开关隘,是该奖赏你,去吧,你媳妇在里面,领上就走吧。”

  “谢谢提督大人,谢谢提督大人。”矮脚虎王英当即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冲进帐内,就见到扈三娘被捆的结实,慌手慌脚给她解开,“三娘…受苦了,相公来带你走…俺们走的远远的。”

  出了营帐,天还下着细雨。

  扈三娘失魂落魄的走着,仰起头让冰凉的雨滴落在脸颊上,嘀嗒嘀嗒……像是很多人在哭泣,雨帘中,似乎听到了小巧儿甜甜的声音。

  她身旁,王英扶着她,着急的催促着。

  忽然,扈三娘看向王英,露出凄美的笑容,一只手伸过去摩挲着他圆圆的脸,另一只手掏向了他腰间。

  下一秒,短刃掏出,斜斜插进王英的肋腔,搅动。

  凄美的笑容依旧笑着,却是笑着带泪,“是我害了祝家庄妇孺,也是因为我,花荣哥哥不会死,山上众位哥哥也不会中朝廷奸计下山。”

  王英脸在抖动,一股股鲜血顺着刀刃流淌出来,流了一地。

  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俺…王英…见色忘义……死有余辜…不关娘子的…事。”

  身子抽搐一下,脸上的笑停留下来,轰然倒在了雨水里。

  “你这憨货……”

  扈三娘蹲下来伏在他胸口上,“……常把牡丹花下死挂在嘴边,今日牡丹花便陪你这风流鬼一起枯萎了吧,如有来生,你投个好人家,再来寻三娘。”

  白皙颈上,一条红痕沿着冰冷的刀锋延伸。

  猩红,流淌。

  俩人依偎着,静静的在雨里。

  ……

  雨越来越大了,营地外面的大坑,拥挤着想要爬上来的人。

  然后,一捧捧土开始掩埋,哀求和叫骂在宁静的上空凄厉徘徊,风刮着雨点,似乎也在为这些人的生命画上了句号。

  ps:梁山副本完结,散花散花!然后今天就只有两章了,因为等会儿要加班去了,就没经历在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