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不死局 > 第28章 生死(1)惊世奇才
  吕清尘所在的问天谷,是江湖上一个非常偏僻诡秘的所在。他们这一门所研究的,是不同于这世间任一种奇门八卦的罕见秘术,用以测算眼前万物的古往今来。发明这种秘术的,是许多年前一位没有留下名字的奇人,他以当时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手段,算出了被问到的每一件事情,无论是人之生死,还是王朝更迭,都有如亲见,而事实也与他所说的一般无二。

  这样的本领自然遭到了不少人的垂涎,他们愿意花费巨资获取他的效忠,甚至不惜动用武力,而认为他是妖孽的人也为数不少,因此他最终逃离世间,隐居山林。那些被他的神技所折服,愿意跟随他的人们,也一起跟了过来。这位奇人凭借他的料事如神,躲过了所有人的追踪,也顺利地揪出了混在这些追随者中间的奸细,带领他们来到山间,建立起一处世外桃源。

  岁月更迭,多年以后,即使是无所不知的奇人也战胜不了死亡,终究撒手人寰。他的那些追随者们悲痛之余,拼了命地研读奇人留下来的著作,想要复原那如同神明一般的异能,却只能研究出一点皮毛。唯有在这其中研究得最深的那个人得到了十之一二的真传,被众人奉为问天谷主,建立起这样一个寒酸的门派。这个门派里的人不研诗书,不习武功,只是一心地钻研奇人的问天秘术,只希望有一天能让这种奇迹重现于世。

  然而一代又一代过去,不但没有人能够复活完整的问天秘术,接下来的几任问天谷主,连初代谷主得到的那点皮毛本领都未能习得。所幸每代谷主都注意保护那位奇人留下的典籍,为防典籍损毁还曾花费人力在山洞的石壁上刻下了原文,因此问天秘术固然无人精通,但也并未失传。历任谷主中也不乏才华横溢的人物,一度找到了正确的测算方法,其中甚至也有胜过了那位初代谷主的天才,然而几代过去,接任的谷主又是个庸碌无能之辈,之前好不容易走出的康庄大道就此再度荒废。如此循环,到第十九代时,整个门派已混乱不堪,门派本身也呈现分崩离析之象。

  这第十九代问天谷主是一个善妒之人。他因身为前代谷主的首席弟子,得以继承谷主位置,却不被谷内很多人认同,两个长老更是公然与其对抗,促使门派事实上已一分为三。然而乱世出奇才,问天谷一百多年来的头一号天才吕清尘,恰恰诞生在这最混乱的时代。

  吕清尘与第十九代问天谷主份属师兄弟,既无野心又无心机,一天到晚只知道看书,这种成日里研究古籍的作风在这一代早已被同门所厌弃,第十九代谷主也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位小师弟,成天都以“书呆子”称呼之。结果在其他人为争夺谷主之位搞得头破血流之时,吕清尘彷如得到了天启,曾经横空出世、震撼了整个江湖的问天秘术,竟在一朝之间重现。在同一天里,第十九代问天谷主遍体鳞伤地如愿坐上了谷主的位置,然后他得知了同辈里的另一个人——那个“书呆子”获得了门派真传。

  在此之后,针对吕清尘的打击接二连三地到来了。第十九代谷主先是指责他随意翻阅典籍,致使本门至宝遭到损毁;又公开称他的研究成果皆是伪造,亵渎了诸位先代们的圣明;最后更是在门派内制造他与前代谷主夫人有染的传闻。吕清尘有着那位奇人出世的天才,却没有那位奇人入世的智慧,他只想读书,只想知道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是对是错。然而整个门派无人替他说话,哪怕是那些知道他是对的的人,此时也选择了闭口。在一次谷内所有人都参加的门派大会上,吕清尘被迫公开宣称自己研究出来的东西都是胡说八道,只是自己为了博得旁人称赞而做出的哗众取宠之行。大会结束后,他没有知会谷内任何一个人,带着足够的钱财和衣物,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问天谷。

  他给遇到的每一个人算命,无论对方问什么样的事情他都来者不拒,而且不收分文。在第一天里,他央求遇到的第一个人让他算命,将身体弯得像是一个仆人;算完之后,他躺倒在一片沙地里,笑得像一个傻瓜。每算一个人,他心中的那份自信便更深一分,渐渐地他开始挺直了腰板,同人说话也变得不卑不亢。

  我是对的,他开始在内心里对自己说道,整个世界仿佛开始充满了光彩,当初在问天谷里遭逢的不公,与此时的心情相比,简直就是前世的事情。他将会用事实证明自己的正确,然后总有一天,他会回到问天谷,寻回自己的名誉。

  于是在出谷后的第十天里,在漫天大雨中的一所破庙里,满怀自信的他遇到了鲁真。

  刚刚构筑起的自信就此崩塌。在看到鲁真手心里的那枚铜钱的时候,吕清尘半晌说不出话来。在场的人,没有人能了解他此时的感受。

  我是对的。就在昨天,他还在梦里说着这句话。但是到了现在,他也不知道这句话还能不能再次说出来。

  鲁真却不可能知道这许多事。他只是按照前一天的约定,把证明自己胜利的那枚铜钱拿给对方看。吕清尘盯着这枚铜钱,始终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在场众人却不会人人都保持沉默。莫瑶看到这枚铜钱,首先说道:“真真古怪,竟是这小兄弟赢了。”莫云也讶异地道:“难以置信。”

  其实前一天晚上,鲁真便当众让吕清尘尝到了挫败的滋味,然而当时他的手段甚是取巧,因此众人内心里也并未当他赢了。可是这一次却不同,鲁真的的确确从悬崖底下找回了那枚铜钱,这样的结果丝毫没有取巧的成分,是实打实的胜利。于是这样一来,吕清尘的确又算错了一次,他在其他人那里感受到的无往不利,在鲁真身上再度受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