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吧,哈哈!”简小乔看着狼狈的顾以深,哈哈大笑。

  身上一丝不挂的呈现在顾以深的面前,让人浮想联翩。

  顾以深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然后才对着简小乔说道:“小乔,别玩火!”

  简小乔傻傻一笑,“这里都是水,没火,你要是想玩火,我下次带你去马戏团哦,那里有火,吹一下,就有火!”

  “算了!”喝醉酒的简小乔,根本没有任何的理智。

  哪怕是现在顾以深把她给怎么样了,以她现在醉酒的程度,她也应该是配合的。

  “小乔,赶紧洗澡,洗完了睡觉,不然你会感冒的!”

  顾以深说着,给简小乔擦着沐浴乳,然后给她和自己洗完澡,这才拿着浴巾把她包裹了出去。

  收拾完房间,将被单全部的换完,等到顾以深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简小乔已经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掀开被子躺在了简小乔的身边,顾以深是真的累了,抱着简小乔在自己的怀里,然后睡了起来。

  *********

  “啊……”第二天一早,顾以深就在简小乔尖叫声中醒了过来。

  满脸倦意的他看着简小乔,问道:“你怎么了?”

  “你禽兽!”简小乔啪的一巴掌就打在了顾以深的脸上。

  “简小乔,你能不能有什么事情让我睡醒了再说!”

  昨天晚上他洗床单都洗到了凌晨四点多,好不容易睡下了,竟然就被吵醒了,这还不算,还被打了一巴掌。

  紧捂着被子,简小乔看着顾以深,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睡意全消,顾以深将简小乔抱在怀里,轻声说道:“对不起小乔,我不是故意凶你的,你别哭了!”

  简小乔哪里想的是这个,一大早醒过来了看着浑身光溜溜的自己和上半身****的顾以深,她以为昨天晚上顾以深趁着她醉酒,把她给……

  “顾变态,你禽兽,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晚上那叫强——奸!”

  “你说什么?”顾以深看着她,他昨天晚上?

  “你禽兽,我还没有成年啊,你怎么可以对我做这样的事情!”

  简小乔捂着胸口,对着顾以深骂道。

  “不是的小乔,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要打电话给我爸妈,我不要和你住在一起了!”

  顾以深急忙拉住简小乔的手,看着她手上的被子滑落,露出那一截白皙的皮肤,还有若隐若现的胸——

  “还说你不禽兽,你现在还想解释什么!”

  “小乔,我昨天晚上没有碰你,我发誓!”

  “那我的衣服怎么脱光的?”

  “昨天晚上你喝醉了,我帮你洗了个澡,把你抱回房间的时候忘记给你换衣服了!”

  解释着,顾以深说道;“我真的没碰你!”

  拿着被子捂着胸,简小乔裹着被子在身上,然后看着洁白的床单,再看着顾以深,“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浴室就把我给……那什么了!”

  顾以深扶额,早知道简小乔会这样说,昨天晚上他就应该把这个罪名坐实了,今天也不用在这里和她解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