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暮云悄无声息地观察了几天,通过数个触发阵摸清了那些守卫的路数,基本上能确定哪个入口最可靠了。

  他虽要去抢无上丹方,但却不想把自己摆到明处。

  自个儿这张脸太有问题,哪怕并非冰灵兽的魂魄,也难免那俩变态不起心思。

  到时候别是渔翁得利了,只怕全是麻烦。

  楚暮云这般埋伏了几天,夜蛋蛋是被塞进了一个宠物袋中,情况和零宝宝差不多——吼破嗓子也只有一个人听见。更不要提夜蛋蛋不会说话只会打字,所以……他只能安静如鸡了。

  君墨是从来不多问的,但楚暮云这次提前告诉了他,毕竟这是个需要两人配合的事,前期做足了解才能默契十足。

  意外顺利的潜入了秘境,楚暮云并未放松警惕。

  这里可不是楚暮云时常去扫荡的那种低级秘境,伴随着宝物的越发高级,这里头的出没的妖兽也就越发危险。

  无上丹方堪称逆天秘宝了,这里头到底暗藏着何等凶兽,简直无法想象。

  楚暮云一路谨慎,收拾了几个偷袭他的五阶隐兽,又砍翻了一个找上门的八阶凶兽,雷风厉行的行动力加上颇为残暴的斩杀手法,让不少觊觎他的魔兽都暂时偃旗息鼓。

  虽说一下子安静不少,但这鬼地方,安静和安全可不对等,不仅不对等,更多的时候还是悖逆的。

  越是安静,越是危险,平静的湖面下往往隐藏着暗涌的吃人漩涡,踩错一脚,便是万劫不复。

  楚暮云不会在这种时候出差错,所以在他和君墨走了约莫一刻钟之后,忽然眉心紧拧。

  “阿墨,闭眼!从现在开始你看到的一切都不要相信!”

  说完这句话,楚暮云快速对零说道:“绝对清醒!”

  零宝宝连忙释放了技能。

  虽说如此,但楚暮云还是身处于幻境之中。

  这儿是处天然形成的幻阵,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所以很难被人发现。

  而且幻阵很庞大,身处其中便是身在局中,很难做到旁观者清。

  楚暮云之所以会发现不对,却是得益于他对阵法极为熟悉,熟悉到窥一处便得全景的地步。

  入了幻境,周围的一切都不能做真,楚暮云在绝对清醒的辅助下能很清楚的分辨出真实与幻境。

  所以他眼睁睁看着面前一幕一幕闪过,却无动于衷。

  无论是君墨的受伤倒地,还是夜蛋蛋壳碎蛋亡,他都面不改色地看着,连心跳都平稳至极。

  幻由心生,大约是意识到这些欺骗不了他,一阵扭曲之后,楚暮云忽地眼前一片空茫。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消失了,这种诡异的空寂感他不是第一次体会,可每次碰上了,情绪总会有些波动。

  感觉不到零的存在,感觉不到一切的存在……不……也许是反着的。

  楚暮云怔了怔,忽然间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很想你,回到我身边好吗?我……”

  话未完,楚暮云蓦地发现了白芒中的一抹黑点,接着零零的声音响起:“是出口!”

  楚暮云毫不犹豫地向前,硬生生撕裂了这个妄图囚困他的幻境。

  陡然间落到了现实中,楚暮云略微松了口气,方才那虚渺的声音也被彻底遗忘。

  紧接着他一转头,看到了失神站着的君墨。

  幻境这东西若是有外人干涉,很容易就能破掉,楚暮云方才是自顾不暇所以没法帮他,但这会儿却是轻而易举就能将他拉出来。

  君墨回神后,看向他的视线还有些恍惚。

  楚暮云问道:“看到什么了?”

  君墨的面色很平静,只是素淡的唇似乎颜色更浅了些,他摇了摇头说:“没什么……都是假的。”

  “嗯。”楚暮云拍拍他肩道,“你明白就好。”

  君墨没再出声,只是落在他身上的视线略微深了深。

  楚暮云察觉到了,但他也没再说什么。

  幻境会放大人们心中最激烈的情绪,一般都是比较害怕的事情。

  君墨大概还是看到他离开了,所以情绪有些低落。

  两人正打算走出这处丛林,楚暮云却忽地闻到了一阵血腥气。

  他走了没多远便看到了那满地的血腥和怔怔站在那儿的男子。

  他生得极美,一身衣饰华美,却也仅是衬托了那容貌的倾国倾城,只是此刻他失神地站着,一柄长剑横在了自己的颈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