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2 章

  夜剑寒要破蛋而出了?

  楚暮云没养过蛋,所以并不清楚他的生长规律和发育情况。网值得您收藏 。。

  不过壳破了的话……

  应该是准备出世了吧?

  很快,零宝宝就给他另一个可能:“暴食大大的蛋碎了!”

  楚暮云:“……”

  零宝宝:“/(tot)/~~他这几天这么安静,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跳水没跳好撞到石头上,一头撞……撞……”

  楚暮云:“……”

  夜蛋蛋这跳水的爱好还真是……有目共睹。

  楚暮云认真道:“撞死不可能,撞伤有可能。”

  零零:qaq!

  楚暮云算了算日期,这才几个月的功夫,夜剑寒不至于这么快出世,应该还得等等才对,尤其他和修罗域的融合并没有抵达那个临界值,夜蛋蛋还得安静地当一阵子蛋蛋。

  至于这道裂缝……

  楚暮云叹口气,准备先出一趟门。

  夜蛋蛋的食物就是灵魂,想要验证他是受伤还是要破壳,去捕猎些灵魂给他吃是最简单的判断方式。

  而这天底下总不缺作恶多端死上千百次都不足惜的垃圾,楚暮云前些阵子弄了个拘魂环,能拘住新鲜的灵魂一个时辰,虽然时间短暂,但足够他回到山洞了。

  带了一堆新鲜的灵魂回来,一动不动的夜蛋蛋明显晃了晃。

  正是有奶就是娘的年纪,哪怕再有想法也还是个小孩子,楚暮云养他这么久也养出些心得了,仔细分辨下也能看出他的情绪。

  看来……破壳是假,受伤是真。

  吃饱喝足后,黑色蛋壳上的裂缝消失不见,整个蛋都精神抖擞了。

  楚暮云摸摸他脑袋,语重心长道:“说吧,是怎么回事?”

  夜蛋蛋:“……”

  楚暮云:“摔石头上了?”

  夜蛋蛋:tat

  楚暮云被噎了一下,他已经没法将这枚蠢蛋和那智商吊炸天鬼畜到极点的夜剑寒划上等于号了。

  “以后不准去跳水。”

  夜蛋蛋:“……嗯。”

  整个蛋的花纹都成了委委屈屈的波浪线,楚暮云瞧他那可怜模样,又松了下口风:“等我有时间,带你去温泉玩。”言下之意就是,有大人看着,你还是能跳一跳的。

  夜蛋蛋何其聪明,立马领会到,连忙用蛋壳凑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楚暮云颇为受用,虽然蠢了点儿,但这枚蛋比那个鬼畜暴君要萌多了。

  第二天就是与修罗域融合的日子,本来是极为痛苦的,因为有君墨在,别说是痛了,简直算得上爽了一夜。

  而且这滋味很奇妙,就好像他整个人都站在了钢丝绳上,向左是绝望的深渊,向右是极乐的天堂,而楚暮云就走在正中央,体会着彼此相接时的巨大刺激。

  这样的感官冲击比单纯的性|爱还要夸张得多。

  也让人沉醉得多。

  楚暮云平安无事地过了一次月圆夜,睡到隔日半夜才醒过来。

  君墨就在他旁边,单手拥着他,银发自肩颈处滑下,像窗外的月光般耀眼夺目。

  楚暮云忍不住勾了一束在指尖把玩。

  君墨倏地睁开了眼。

  楚暮云看他:“吵醒你了?”

  君墨却没说话,怔怔地看着他,失神的银眸闪过一丝不安,接着他垂首,用力地吻住了他。

  楚暮云有些讶异。

  君墨却翻身向上,顺着这个姿势便强硬地占有了他。

  半夜三更做这事倒也无可厚非。

  从温泉中出来,楚暮云随意披了件外衣,问道:“怎么,做噩梦了?”

  君墨也从池中走出,他如今的身材极有看头,虽然肤色仍白得像凝脂,但却宽肩窄腰,一双腿秀修长有力,赤身站着,实在是让人血脉沸腾。

  楚暮云毫不客气地上下打量着。

  君墨也没急着穿衣服,他拿了根柔软的浴巾递给楚暮云。

  楚暮云笑了笑,明白了。

  他坐在宽大的软榻上,拍拍自个儿的腿道:“来。”

  君墨睡在他腿上,银发如瀑般垂到了地上。

  楚暮云慢条斯理地给他擦着头发,非常享受这样温馨静谧的时光。

  就在他以为君墨不会给他答案的时候,君墨开口了:“的确是做了噩梦。”

  楚暮云:“嗯?”

  君墨的脸朝向他腰间,所以没法看清他的神态,只听那声音却也比平常要悠远缥缈了些。

  “很琐碎的画面。”

  楚暮云并未在意:“梦里有我?”

  “对。”君墨的声音似乎低了些,“梦里你走了,我想尽办法留下你,但都没用。”

  楚暮云擦着他头发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但也仅是一下,很快他就恢复了舒缓平和的动作,轻声道:“只是做梦。”

  “阿沐。”君墨问他,“你会走吗?”

  楚暮云很轻松就可以给他答案,但这时候却有些不愿说。

  不会如何,会又如何?有些事从来不是一句承诺就能算的了数的。

  楚暮云笑了笑:“当然要走,明天我们一起走。”

  君墨的后背明显的僵了僵。

  这是句模棱两可的话,给了答案可其实又根本没给。

  君墨听得明白,可即便如此,心底极深处还是有一丝丝期待在生长,哪怕环境如此坎坷,哪怕连赖以生存的水源都没有,可是这颗幼苗却执拗地不肯就此枯萎。

  没什么逻辑的,君墨又说了一句:“我总觉得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

  楚暮云没听明白。

  君墨自己说完这句话其实都觉得很荒唐。

  欺他、辱他、囚禁他……他从未做过,为什么要有这么深愧疚感?

  甚至会觉得,阿沐是因此而离开他。

  之后君墨并未再多说什么,楚暮云只觉得这是君墨骨子里的不安在作祟。

  毕竟遭遇了那么多,经历了那么多,一直生活在地狱中,忽然触碰到了天堂,会觉得不真实以及害怕都是很正常的。

  又休息了一天,楚暮云开始手把手的教君墨炼丹术了。

  不得不说,这家伙天赋实在太高,与其说是楚暮云在教,不如说楚暮云只是充当了书本的功能。

  他将丹药的炼制方法说出来,君墨便能完美无瑕地操作成功。

  半年时间,君墨已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炼丹的成功率比楚暮云还要高上许多。

  而就在此时,暮光城的小狐狸带来了好消息。

  “哥,霸道美人打道回府啦!暮光城解禁啦!”

  楚暮云略有些疑惑:“走了?”

  小狐狸兴奋道:“好像是有个千年难遇的秘境开启,里面有个稀世珍宝出世,那美人大概是去夺宝了。”

  楚暮云凝眉:“可听说过是什么?”

  小狐狸:“好像是个什么丹方?”

  无上丹方!正是那里面记载着还魂丹的制作方式。

  作者有话要说:  节日快乐么么哒~过节开心玩!三更在九点半-十点,早睡的就不要等啦,明早一起看,么么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