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楚暮云:“……”

  零宝宝:“万万没想到懒惰大大竟然这么喜欢暴食大大。”

  楚暮云:“……”

  零宝宝:“……”好吧,他不问哪里不对了,大概是哪里都不对……

  楚暮云当然了解君墨的心思,这孩子觉得自己还没个蛋蛋重要,怕他跑了,所以绑了个人质……啊不,是蛋质。

  然而他如果真想跑……唔,楚暮云忽然想到,君墨是个少年模样,但却并不是个少年,几千岁的年纪,又遭遇这般坎坷,心智远非常人能比。他可不是小狼犬那种睡了几千年的白纸一张,他外表没颜色,可内里却背负了大半个月世界的恶意。

  这样的君墨会不明白‘留住个蛋也不可能真正留住人’这个道理吗?当然是懂得。

  可是他却提出了这个要求。

  为什么呢?楚暮云嘴角微扬,明白了——这是在撒娇呢。

  这么久了,其实楚总的喜好也已经非常明显了。

  ——遇强则强,遇弱则宠。

  对待莫九韶、晏沉、谢千澜这些强者,他从头算计到尾,演戏演的炉火纯青,虐渣虐得毫不手软。

  但对待沈水烟、凌玄、君墨的这些因为各种原因而洗白白的未来魔尊,他便厚道多了,各个都是宠上天的节奏,而且有越演烈之势。

  就连作死作到那个地步的夜剑寒,在他变成夜蛋蛋之后,楚暮云都对他也改观不少,虽然时不时还会来点儿恶作剧,但总体来说还是宠在手心。

  所以君墨这样的三无少年撒娇了,楚总就有些把持不住。

  他含笑看着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害怕?”

  君墨知道自己的心思暴露了,但也没什么扭捏之态,仍是那副平静模样,声音也舒缓动听:“是。”

  竟是直接承认了。

  楚暮云来了兴致,他走到他面前,温热的手指擦过他的额间,将那落下来的银发拨到了他白皙的耳后。

  这动作亲昵熟稔,两人的视线胶着间又有些情紊暗生。

  君墨又不是不通人事的少年,哪里会察觉不到楚暮云的暗示。

  他伸手,将他拉低一些,浅色的唇按了上去。

  楚暮云微怔。

  君墨却顺势分开了他的牙关,带着与他表面神态截然不同的火热气息缠住了他的舌。

  两人吻得有些气喘吁吁。

  楚暮云很受不了君墨的碰触,他的肌肤对他有股强烈的吸引力,两人紧密相贴的时候,那种从每个毛孔扩散而来的舒适真是让人心醉神迷。

  其实这与情|欲的关系不大,只是单纯地感官享受,硬要形容的话,大概是那肤质极为敏感、连纯棉都会过敏的人,遇到了恍若云朵一般轻柔无害的布料,裹在身上的满足感让人喟叹。

  为什么会这样,楚暮云也分析过,大概不是单纯的身体因素,而是精神上的。

  修罗域对楚暮云造成的伤害不小,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君墨几千年的悲惨遭遇塑造了他异于常人的心性和强悍的无可比拟的精神力量。

  而精神力过强是能够感染他人的,君墨急切地想要帮楚暮云缓解痛苦的,所以……他做到了。

  两人开的时候,君墨顺势在他锁骨上亲了下,仰头看他:“做吗?”

  楚暮云有些心痒。

  最初两个月他们仅是在修罗域开启的时候,借着缓解痛苦的名义来缠绵互慰,可从上个月开始,也分不清是谁先主动的,总之是很自然的过了那个线,不再需要借口,想上床就上床。

  当然他们一直没有做到最后。

  至于原因是什么,却是彼此都有思量了。

  但总归……和天灾之体脱不了干系。

  君墨这一生都没有如此亲近过谁,诚然楚暮云很强大,可天道无情又善变,谁知道下一刻又会做出什么幺蛾子事。

  楚暮云从温泉里出来,看着正在穿衣服的君墨,忽然说道:“你和我一起去吧。”

  君墨抬头看他。

  楚暮云想了下说道:“去采买些东西,然后见一个朋友,之后就回来了。”

  君墨说道:“会不会伤到你的朋友?”这担忧可真是很有必要。

  但楚暮云想想小狐狸那银运体,不禁笑道:“没事。”

  这天底下唯一一个不会被君墨干扰的,恐怕就是那只狐狸了。

  只要他不停地和人做|爱,银运体就不会消失,而有这样的体质在,那狐狸只会自在的过上一生。

  君墨当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只以为楚暮云会小心提防,护住了他们。

  楚暮云也不便解释,顺着他的想法说道:“左右不过几天时间,有我在,没事的。”

  话到这里便是敲定了行程。

  他们俩人要出去,夜蛋蛋自然也会跟着,只不过如今他吃的肥圆,个头实在不小,抱着出门已经是不太可能的事了。

  楚暮云琢磨着怎么将他带出去。

  君墨问道:“这是枚什么蛋?”

  三个多月了,只见他长个头不见他孵出来,实在是让人看不透。

  楚暮云摸了摸蛋壳,笑道:“一个小坏蛋。”

  君墨:“……”

  楚暮云抬头,对他眨了眨眼睛:“等他出来了你就知道了。”

  君墨没再多问,其实他不太喜欢这枚黑蛋,尤其不喜欢楚暮云看向它的视线。

  那种带着浓浓期盼的神态额外的扎眼。

  君墨说道:“不如将他留在洞里,反正很快就会回来。”

  楚暮云不放心:“带着吧,他胆小,一个人会害怕。”

  夜蛋蛋不服,但却碍于君墨在场,不肯露出马脚。

  君墨没有再出声,只是视线下移,盯住了这枚黑皮蛋。

  他心中蓦地升起了一个念头:楚暮云会改变主意带他离开山洞,大概同这枚黑蛋有关系,他不想将黑皮蛋留在洞里,索性就提出了一起出门的要求。

  君墨神色不变,只是藏在宽大袍袖中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

  楚暮云最终施了术,给夜蛋蛋做了个‘小型飞行器’,夜蛋蛋稳稳地蹲在上头,瞧着倒也挺洋气。

  三人出了山洞,去往暮光城的路意外地顺遂。

  小狐狸在这座城里待久了,估计是‘雨露均沾’,所以整座城的气运都好了很多,欣欣向荣不说,还越发的风调雨顺。

  当然……只要君墨一出现,再光鲜的城也得黑上一黑。

  楚暮云心头一挑,忽然觉得有些不妙,神识外散后,他眉峰扬起。

  这城里竟是有个老熟人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