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身为一个写手,脑补是基础技能。

  所以在这电光火石的空挡里,楚暮云的脑中完美勾勒了一个八点档肥皂剧热播的狗血桥段:

  家破人亡的小可怜死里逃生后,遇到了一个多才多艺幽默风趣有担当有魅力成熟英俊的兄长,在短暂的相处中,迅速沦陷,从兄弟情变质成了搞基情,可是却因为自己的特殊体质而没法靠近对方。

  但越是碰不到越是思念,越是得不到越是渴望,日积月累之下,这种情感如陈年酒酿般越发浓郁……终于一次意外,得到了一个可以抵消他体质的东西,这股勃然而发的感情再也无法压抑,他半夜来到了兄长的寝室,对着那渴望已久的人用力地吻了上去……

  零:“好感动!”

  楚暮云:“……”

  零:〒△〒

  楚暮云:“所以……我现在应该接过主动权,将他拉入怀里,让这个唇碰唇的吻更深入,吻得他七荤八素,再一起滚到床上,做些让彼此都舒服,彼此都喜欢,彼此都爱做的事?”

  零:害羞jpg

  楚暮云:拿什么拯救你,我蠢萌的零零……

  虽然自家系统忘了要攻略七个变态这种任重道远的大事,但楚暮云还是没忘的。

  他当然没有像饿狼扑虎一样的压倒这个自己送上门的可爱童养媳,而是非常冷静地思考了一下现状。

  这不是燕君卿,毫无疑问。

  之所以会这么肯定,是因为楚暮云对自己写出来的东西非常自信。

  且不提燕君卿是个笔直笔直的直男,即便不是,以他的性格也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

  说什么感情深沉,压抑太久,一经迸发才一发不可收拾,全是扯淡。

  当年正文里,主角就是个‘天然基’,热血升级的空闲,什么撩人的事没干过?燕君卿为他生生死死数十载,都没有半点跑歪,绝对不可能在和他相处了这么短时间之后就无法压制‘基情’了。

  除非……

  楚暮云:“00,你如实告诉我,这个世界不是《魔界》同人里的世界吧?”

  零:“同人?”

  楚暮云:“主角提枪就上,收了小弟,攻了七魔尊,每天都是啪啪啪,一个月不重样,今天3p明天8p后天群p,大后天还可以玩玩……”

  零:“绝对不是!”

  楚暮云放了心。

  过了千分之一秒,零又问:“你为什么对‘同人的世界’知道的这么清楚?”

  楚暮云:^_^

  零:看过吧,一定是看过吧!

  脑中扯半天,现实一秒钟,摸清了状况的楚暮云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位八成是某变态在玩cos,从动机来看,不会是嫉妒,那么就只能是傲慢了。

  难怪饭后会那么贴心地送他一枚可以接近燕君卿的珠子,感情就是为了晚上来偷袭?

  呵呵,这独特的口味,果然很变态。

  楚暮云用了极大地毅力才离开了这柔软香甜的唇瓣,只见他猛地后退一步,脸上全是惊骇:“小卿?”

  ‘燕君卿’有些不安,还有些紧张,一副情窦初开,难以自持的模样。楚暮云一想到这是莫九韶那假正经装的,分分钟硬了。

  当然,戏得演下去,他似乎是真的受到了惊吓,说话都破音了:“你这……这是……”

  ‘燕君卿’清脆的声音里含满了依恋:“云哥,我终于可以碰碰你了。”

  说实话,听到这话的楚暮云头皮都酥了酥,他自发将眼前的人替换成莫九韶,想到那高冷的傲慢帝尊喊他一声“云哥”,楚暮云觉得自己受到了挑战。

  再这样撩下去,他真想干死他。

  显然,莫九韶玩得不亦乐乎,他上前了一步,环住了楚暮云的腰,白皙的面容贴在他胸膛上,裸|露在外的白皙脖颈像上好的美玉一般光滑细腻。

  楚暮云看着,喉结耸动了一下,但他是坚持地将他推开:“小卿,我不知道你对我是这样的心思。”

  ‘燕君卿’抬头,看到的是一双深黑中透着墨蓝的眸子,如同春夜里安静地海洋,孕育了无数的生命力……心脏蓦地一动,那股露|骨的征服欲猛然膨胀,几乎要宣泄而出,但他面上仍旧是带着些羞涩和赧意的少年情怀:“云哥,我以为我永远都没机会靠近你,但现在真是太好了,有了尊上给的珠子,我们……”

  楚暮云在脑中把叫着他云哥的小浪货干了千百遍,但表面上还得死命撑:“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燕君卿’猛地一怔,漂亮的眸子陡然睁大,里面藏满了不可思议。

  楚暮云觉得,在小白花这个演技课堂里,他能拿100分的话,莫九韶也是能拿到9999的……

  这么的旗鼓相当,可真是让人……‘干’劲十足啊!

  ‘燕君卿’不傻,楚暮云曾告诉过他,自己在千鸾峰上住了整整六年,人生里除了帝尊在没有其他人了,所以……楚暮云这时候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

  他震惊问:“你喜欢尊上?”

  楚暮云听到这个问句,视线躲闪了一下,按照剧本,他应该满脸羞涩,支支吾吾地不好意思承认,但临近关头,楚暮云忽然心思一动……

  他大大方方地看着燕君卿,眉眼轻扬,露出了一个真挚的,充满着向往的美好笑容:“对,我喜欢他。”

  气氛伴随着他这一句话说出而陡然陷入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凝滞中。

  楚暮云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莫九韶,试图从他的神态中发现异样,但可惜的是,这位伪装的功力太强,竟是没有流露出丝毫属于莫九韶的神态。

  只见‘燕君卿’由震惊到失落,最后整个人如同被乌云笼罩一般,失望极了。

  楚暮云不忍心,轻唤道:“小卿……”

  ‘燕君卿’的手指攥入掌心,整个人都微微颤抖着,楚暮云很想知道他是不是兴奋了,可惜看不到他的眼睛。

  “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好吗?”‘燕君卿’声音闷闷地。

  楚暮云顿了顿。

  ‘燕君卿’似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继续说道:“……是我冒昧了,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你还是我的云哥,只是……哥哥。”

  楚暮云微叹口气,声音低了点,墨蓝色的眸子里一片温和与包容:“小卿,等以后你就明白了,这不过是……”

  他话没说完,‘燕君卿’忽然又亲了上来。

  楚暮云呆了呆。

  这次的‘燕君卿’却不是唇瓣轻碰了,他几乎是霸道的侵占到他的口腔里,灵活的舌头攻城掠地般的席卷了他,那激情的热流如同被点燃了引线的**,砰地一声爆炸,刺目的光芒下,巨大的气流,全都冲进了血液里,让身体瞬间沸腾起来。

  楚暮云几乎要伸手扣住他的脖颈了,几乎要回吻他了,几乎恨不得把他推到墙壁上,在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贯穿他。

  然后,‘燕君卿’后退了一步,他垂着眸,遮住了眼睛,声音微颤地说道:“……我走了。”

  话音落,单薄的少年身影消失在门外。

  楚暮云去冰泉泡了泡才冷静下来。

  他刚披了件衣服出来,莫九韶便推门而入。

  男人一袭清冷的白衣,容貌皎洁如玉,周身的气质都与情|欲这两个字没有丁点儿关系,可是他在看见楚暮云的那一刻,伸手将他抱住,一个炽热的吻落了下来。

  楚暮云今天是真被撩起火了,若是往常他还会装装样子,但只要想想莫九韶颤抖地样子,想想他哭着喊他‘云哥’,想着他禁欲的面容上一片绯红……那股子邪火彻底压不住了。

  楚暮云伸手附在他细滑的脖颈上,微微转头,换了个角度让这个吻更加深入更加毫无保留。

  这不是一个单方面给予的吻,这不是一个被动享受的吻,这是两个人之间的角逐,是一次对战,一场厮杀。同样的高傲,同样的强势,同样的不肯退让……可在这样的碰撞下,得来的是超乎想象的快感,那种滋味让人忘记了伪装,只凭借着本能来攻占对方,欣赏着对方的挑衅,并且兴奋地期待着。

  这一次,楚暮云是真爽到了,哪怕没能做到底,可也得到了美好到让人不断回味的体验。

  莫九韶抱着他的力道很大,他的声音里满是隐忍:“小云……快些长大。”

  听到这句话,楚暮云心脏咯噔了一下。

  他想起来了。

  莫九韶迟迟没有做到底的原因。

  傲慢帝尊与se欲帝尊是同胞兄弟,但两人于千年前因为某些事反目,离开千鸾峰的se欲给了傲慢下了一个禁术。

  行鱼水之欢时,倘若对方修为低于他七成以上,那对方便会遭到巨大反噬。

  轻者伤筋动骨,重者从此成为废人,再也无法修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