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影如画,灯火阑珊,傍晚的风微有凉意却清明爽朗,吹得人心里也透亮。

  他站在溪边,似无欲无求,无悲无喜,忽一阵风掠起他的衣衫,勾勒出他瘦削的身形。阿牛被这风迷了眼睛,再看陈赫时,他长发轻扬起,素色的衣袍似要融入那一山的绿色之中。

  阿牛尽力压低呼吸,不知出于何目的,或许是不想打扰了他罢,况且他也不敢面对他……

  不知过了多久,陈赫抬头望望,已是月华如练,星河流转,他微微吐了口气,终于回头轻唤那个一直站在身后的人。

  阿牛愣了几愣,似是不相信那人还会跟自己说话。

  “风凉了,我们回屋吧,阿牛。”

  听到他再唤他的名字,清清亮亮的声音,阿牛再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想转身往回走却一时滞住,迈不开腿。

  “哈哈,愣着干什么?”陈赫突然很庆幸自己曾经当过演员,可以假装笑得出来,可以掩饰自己的情绪,可以在内心波涛汹涌的时候伪装上一副波澜不惊的外表。

  “赫赫……”

  “回去再说吧。”陈赫打断他的话。

  又走了几步,阿牛似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侧步挡在陈赫面前,“对不起,赫赫,你赶我走吧。”

  “我知道我傻,脑袋有问题,你照顾我,对我好,我拖累你,我还对你那么不好……我不,不跟你在一起了,对不起。”阿牛挠着脑袋,表情痛苦。

  陈赫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韩晟是在屋里撒了催情的迷药的,也怪他当时过于慌乱没有注意到。

  他实在不想纯善如孩童的阿牛就这样带着遗憾与愧疚永远离开他。

  “阿牛,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这么喜欢你,你看,带你来这么美的地方来住,天天吃好吃的,我教你做那么多事,你学得那么好,我们在一起这么开心,我怎么可能嫌弃你?”他略一思索,踮脚在阿牛的额头上认真印上一吻。阿牛头顶上,挂着盈盈满月,熠熠生辉。

  若说前面陈赫的话还让阿牛半信半疑,后面那一个吻便让他无法再用自己简单的头脑思考任何事,乖乖地跟陈赫回家了。

  “阿牛,答应我不再想那些事了好不好?”

  阿牛躺在床上,很乖很乖地点头答应:“赫赫,忘了~”

  “那就好,睡吧,早睡早起。”

  “好——做个好梦。”

  这是阿牛对陈赫说的最后一句话,他带着笑沉沉睡去了。他的笑灿烂而纯净,嘴微微咧开,质朴地露出牙齿。

  李晨的笑不是这样的,只有嘴角往上扬,眼底却有着在陈赫眼中掩饰不了的阴霾。

  李晨,不知是谁欠了谁的债……

  邪风异动。

  倒很准时,陈赫起身理了理头发……

  清风霁月,楼台高筑,天幕开阔,一望无垠,郑恺感觉伸伸手便可摘到夜空中的星辰——然而他真的伸了伸胳膊,才发现他连身前那人因风鼓起的衣袍都摸不到。

  “恺恺,明天你就走吧。”

  “太子……”

  “叫超哥。”温和却不容拒绝的声音。

  “……我欠的钱……”犹豫了很久,郑恺才试探地问他。

  “你是因为欠了我那么多钱才留下来,才保护我吗?”

  郑恺一时愣住,当然他们的故事是从欠债还钱开始的,只是后来,动机、关系、情感,一切都变了……

  “算了,”轻叹一声,邓超似在安慰自己,“晚风凉了,你回屋吧,我再站会儿。”

  然而直到万籁俱寂,两人仍一前一后立在宫阙楼台之上。

  宫人得了邓超的禁令不敢靠近,只能立在远处默默祈祷这不好伺候的主儿赶紧回去为好。

  于是他们目睹了太子将郑恺打横抱起走下楼台的全过程。

  “可以吗?恺恺,可以吗?”

  反复得到郑恺的确认之后,邓超才敢放下珠帘。

  “答应我,要一直相信我好吗?”

  意乱情迷中,郑恺紧抓着锦被,胡乱地应了。

  于邓超,却贵如孩提时得到的第一次赞赏,诚惶诚恐,如饴如玉。

  于是一夜红绡罗衾,尘世似也颠倒……

  翌日,平南军中传来捷报——李将军那痴傻之症被一郎中治好,将士一鼓作气,已收回此前被夺的两州。

  很快,就有人至军中接陈赫入京。

  李晨自然不会记得被唤作“阿牛”的那段日子,却在其他人怀疑陈赫对两人失踪的解释的时候,坚定地选择了相信他。

  临行前,陈赫问李晨为何相信他,李晨心情不错,将小盅里的清酒一饮而尽,很自然地就回答说他从不觉得陈赫会骗他。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烁着慈母般的光辉,圣洁地照耀大地,陈赫沐浴着光芒,庄严肃穆地接受了晨妈的爱的洗礼。)

  洗礼毕,陈赫才艰难地从喉咙挤出一句话:“即使我瞒着你来到苏陵?”

  陈赫说完这句话才觉嘴里干渴,于是也将酒仰头喝完,没有看见李晨黯下来的眼神。

  “别喝了,要赶路。”李晨按住陈赫要拿酒壶的手,“你的手好凉,还未入盛夏,天气阴晴不定,路上多带几件衣服。”

  陈赫感觉李晨比在德阳的时候更像是他的妈妈了,这让他很难问出那句话。

  试了几次,终于还是失败了,陈赫翻身上马,身后李晨笑得俊朗又温柔,“在京都等我得胜回去啊~”

  其实李晨想说的是“在将军府”。

  其实陈赫想问的是“晨哥会一直相信我吗?”

  但是等李晨回去的陈赫不在将军府,而陈赫的问题也被他自己否定了。

  幸好没有问出口,平复了心情的陈赫自嘲,自取其辱呢……

  他大概,再也不会相信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