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寒气呼呼地来到铺子里,吕同与付思雨已经等了许久。

  付思雨是想跟着江寒一起去看看,但吕同又是为什么要跟着?

  江寒疑惑着,付思雨见状,主动解释道:“我姨母后日要回府城,想让吕同去县城看看,可有什么能随礼的特产。”

  特意去县里买特产

  若说某些高档商品只能县城有,江寒是相信的,但是特产什么的,落霞镇可不缺。

  江寒瞅了瞅略有些别扭地站在付思雨身后的吕同,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

  付思雨受不了她暧昧的眼神,尴尬地补充道:“姨母她本是要一起去的,但这几日火锅吃多了,肠胃不适,只能留在衙里休息了。”

  “哦哦,那敢情好,我请求搭个便车,到了之后,我去饭铺看桌椅,你俩自去逛。”

  “我也要去那饭铺看看。”

  “本少爷也要去。”吕同手一抄,话说得毫不留情,“你这人眼光太差,本少爷要去掌掌眼,要是东西太破,不如直接从县城里买新的。”

  江寒意味深长地看看两人,刚要开口,刘小妹进来了。

  “喂,惹祸精,我娘刚来找你,你跑哪去了”

  江寒微愣,撇下吕付二人,问道:“婶子找我做什么?”

  刘小妹绷着脸,语气别扭:“不是你要我娘帮你找处地方,做什么辣酱作坊吗?她找到了,房东这会正好有空,让你回来之后,赶紧去咱们隔壁的石牌巷。”

  江寒十分无语,这事还能更赶巧些吗?

  她稍一犹豫,笑嘻嘻地道:“这会我得去县里看桌椅,小妹,你帮我跑一趟,跟你娘说,我午后回来再去看……”

  刘小妹一脸不耐:“你这人耳朵有问题啊,我方才说了,人房东只这会有空,午后、明天都没空。”

  江寒看看她,又看向吕付二人,征询地问道:“要不,你们俩稍等我一会,我去一趟,马上回来。”

  吕同不悦道:“你跟人约的是巳时吧,现在已经辰中了,再等,到县城得几时”

  “哼,没那能力,就别包揽这么多事。”刘小妹一抱胸,风凉话便出了口。

  江寒瞪她一眼,赔笑着与付思雨说道:“要不你俩先县城逛吧,待会我自己搭车去,你们要是也想去那饭铺看看,午时在保通街口等我就是……”

  吕同见自己被忽略,当即不高兴了:“为何要等你,我们不能自己去吗难道他们只认你?”

  付思雨白了他一眼,对江寒道:“不如你去忙你的,桌椅的事让我去谈,有吕同在,我不会吃亏的。我们多赶一辆车去,要是东西好,就直接拉回来。”

  就是因为有吕同在,江寒才觉得不靠谱。

  但是,吕同却被付思雨的话说得高兴起来,立马拍了板:“行吧,就这么决定了,本少爷觉得这安排非常好。”说着拽了把付思雨,就朝门口去,“还磨蹭什么,咱们这就走吧。”

  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江寒跟上去,不放心地跟付思雨说了个底价,又交待了下注意事项,直磨蹭得吕同与刘小妹,都不耐烦起来。

  她只好作罢,与吕付二人告了别,往石牌巷而去。

  走到青石桥边,她忽然顿住脚步,奇怪地打量着跟着去的刘小妹:“你做什么跟着我一起去邱大夫知道吗?石牌巷只那么长,你怕我找不到”

  刘小妹脸上闪过可疑的红晕,撇嘴道:“我为何不能去我娘让我带你去呢”

  真是稀奇,平日里只要是她的事,这丫头有多远便躲多远,今日怎么忽然听话起来了呢?

  江寒摸摸下巴,露出一脸坏笑:“你不会是,想跟着我学做生意吧?”

  刘小妹的脸唰地一下彻底红透,恼怒道:“谁,谁要跟你学做生意了你,你不过是最近走运而已,又不是真的有什么本事,我,我等着看你倒霉呢!”

  “嘿,你这坏心眼的丫头,你不想学,我还不想教呢,我要被你咒得倒了霉,一定没你好果子吃……”

  闻言,刘小妹心虚地叫道:“你走不走人家在等着,你却不紧不慢的,有这样做生意的”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掏钱的是我们,猴急猴急的,还怎么讲价,拖一拖,万一人家急着出手,咱们就看准机会压价……”

  一高一矮两人,边说边吵着往石牌巷而去,吕同与付思雨也领着丫鬟小厮,及一队吕府的护卫,赶着三辆马车,往青河县城大采购去了。

  出了落霞镇门,护卫们一甩鞭,车架便绝尘而去,不过盏茶时间,青河县城的青石城墙就已近在眼前。

  付思雨心里隐隐有些小激动,江寒没来,这趟县城之行,某种意义上便成了她跟吕同两人的约会,这种感觉与两人领着丫鬟小厮,在落霞镇里闲逛是不一样的。

  这日确实不一样,只是这不一样太过了,“过”到令她终身难忘。

  ……

  落霞山脉连绵不断,起起伏伏地蔓延了方圆数百里,但再如何庞大宽广,总有山势渐缓,接入平地之时。

  “那么,咱们就在此分开吧。预祝这次计划,顺利达成。”

  一位身穿青黑短打,头包布巾,留着两撇八字胡的而立男子,对另一位方脸宽颊的浓眉汉子拱了拱手。

  浓眉汉子身材很健壮,眉眼间带着几分戾气。

  他没搭理八字胡,而是恭敬地对另一位容长脸三角眼,气质略显阴柔奸邪的男子,一抱拳,说道:“二当家,您放心,这一次我必不会再失手。”

  那被叫做二当家的男子,笑了笑,面上流露出十分的信任:“四喜啊,上次是意外,不要再放在心上,专心办事,你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

  原来这方脸男子,便是要为曾启报仇的丁四喜。

  “多谢二当家的信任。”丁四喜再瞥了眼八字胡后面的一位高大男子,沉默稍息,欲言又止:“牛二根……好自为之吧。”

  牛二根轻笑:“四哥,你放心,马总旗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只要你的前阵打好,事情一定能成。”

  丁四喜无声点头,再一抱拳,领着一大群人,头也不回地下山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