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灵回到房间,立马换上夜行衣,让雪伏苓感应悬铁龙的位置。不一会儿,就到了城郊,看着眼前的郁郁葱葱,蓝灵按着记忆的路线走进了别院。“灵儿!我可想死你了!这段时间你都去哪儿了?可让我们好找!”一进别院就被飞奔而来的墨迹宇抱住一顿抱怨!一旁的楚陌轩看到蓝灵也是惊喜不已,看到墨迹宇的举动即是无奈又是五味杂陈。“你们怎么在这里?”看到他们两个蓝灵疑惑的看了看四周,除了他们还有悬铁龙貌似没人了,心里不知道怎么的感觉空落落的!

  “其实我们也是刚到,这段时间联系不上你,也是这次过来取药才正好碰到你,你怎么会来这里?是,来找夜魅吗?”楚陌轩试探性的问一下,心里并不想听到确切的答案,他也很矛盾,明明看到她很开心却因为是在这里遇到的她而难过,原来她第一个要找的人并不是自己!“取药?为什么取药?谁生病了吗?”蓝灵这些天也一直在担心夜魅,那天密室离开的时候刚好毒麻解了,他放下自己的时候,自己不小心碰到了一下夜魅手的脉搏,若有若无,十分的不正常,等毒麻劲缓过来的时候夜魅却早已不知所踪了,这些天也一直没有消息,如今能出动他们两个来取药的难不成是南宫凛!

  “皇室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不过不用担心,我们都已有对策!”楚陌轩笑着说道。“什么不用担心,灵儿又不是外人,我们应该把事实说给她听,其实夜魅他就是南。”“就是难伺候是吧,墨迹宇,好啊你,趁我不在又在我背后说我坏话啊你!”墨迹宇话未说完,夜魅从外面搭话进来。银色面具下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三个人都没有想到此刻他会出现,都看着夜魅忘了搭话,三个人眼中的担忧也都是尽显眼底。“哟,我一来都不说话啦,啧,这不是巫山国曾经的御用药师蓝灵吗?怎么上次比赛输了不好好在家修炼跑这来做什么?”夜魅弓着身体与蓝灵对视着,说出来的话却有点伤人,一点都不像以前的夜魅!

  楚陌轩和墨迹宇也是不敢相信说话的人就是夜魅。都惊讶的看着他。“上次在密室谢谢你救了我,我很担心你的身体,我帮你把把脉吧。”蓝灵说完准备拿过夜魅的手。夜魅甩开了蓝灵伸过来的手:“你干嘛!就你这种医术和欧阳先生比起来,你们谁更厉害?”夜魅完全陌生的语气和一副嫌恶的态度让蓝灵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因为夜魅他是不会如此说话更不会做如此嫌恶的表情的。他应该是因为生病的原因吧!“自然是欧阳先生。”蓝灵回答。“对啊,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既然如此你刚才又凭什么要给我把脉,我告诉你,你没有资格!”冷漠的话语刺痛了一下蓝灵的心。原来自己一直不想去在意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能让自己如此难过,自己这是怎么了?这些话不是一直听都听腻了吗!蓝灵脸色开始有点难看。“够了!夜魅,灵儿只是关心你而已,有必要说话这么难听吗!”墨迹宇过来扶着蓝灵怒视着夜魅,要不是看在他刚刚伤好的份上他一定揍他一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