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阿青剑 > 云飞之死
  不久之后,李秀莲收到了徐丁柴放来的信鸽,知道了山上的情况即刻动身。那幅“恶鬼之画”成了其**同的线索。现场情况的恶化让李秀莲颇为担忧:“恶鬼之画”作者空忆的死亡使案件更加扑朔复杂,萧云飞在山上患病也是不大不小的麻烦。

  现在徐丁柴那需要专业的验尸官,他找来自己的属下,一个验尸官和一个护卫。让他们立刻做好上山的准备,三人动身,踏上了进山的路。

  叫王铺头带着几个捕快,还有当地的山民。让他们去搜救坠崖者。李秀莲吩咐道。

  雪仍在绵绵地下着,没有收小的趋势。山路上那一层层的台阶早已被积雪淹没,只在表面留下浅浅如微浪般的痕迹。三人行走时不得不分外小心,每一步踩在雪上都得先悠着劲,确定踏实才敢压过重心,否则便很有可能被积雪下凹凸的石阶硌绊摔倒。在这种状态下,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三人才走了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

  其实速度慢些倒也没什么,李秀莲最担心的是能否顺利地到达五晨寺。他们武功不好,轻功又不会,遇到大雪封山险恶之路,也只能干瞪眼,前方不远处有一段位于山坳间的小路,长度大约百丈。这个路段即使在平日里也因陡峭而难行,这种天气下能否通得过实在是个大大的未知数。

  当他们转过一个弯,来到山坳的入口处时,李秀莲发现自己的担心绝非多余:夹杂着漫天雪花的山风突然从坳口中呼啸而出,逼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风太大了!先退一退吧!”护卫扯着嗓子喊道。

  李秀莲点点头,三个人暂时退回到了坳口外的避风处。

  “怎么办?继续走吗?”验尸官似乎有些支持不住了,他背专用的一套玩意,是三个人中最累的,简直要累哭了,风又大没吹下山谷已经命大了。”

  “怎么正好赶上这么个鬼天气!”李秀莲有些无奈地发着牢骚,不过片刻后,他又语气坚定地说道:“一会儿等风小些的时候,你们跟在我后面,往上冲!”

  “好吧。”段雪明咬咬牙,似乎在积蓄力量。

  李秀莲看着验尸官紧张的样子,“嘿”地一乐,拍拍他的肩膀,打趣说:“你跟自己的牙齿较什么劲呢?这样,你把箱子先给我,从现在开始,我们三人轮流背着。”

  “不用了李大人你要注意安全啊。”

  “也好。”李秀莲点了点头,从山坳中传出的风声似乎弱了些,他一挥手:“走吧。”

  三个人鱼贯进入了坳口,顶着风奋力前行。情况比他们想像的还要糟糕,由于山坳中小路两侧都是狭窄的山崖,因此路上的积雪在进入坳口后迅速加深,没走多远,便没过了大腿,再往上去,更加无法迈步攀登。

  李秀莲停下脚步,转头向身后喊道:“这个山坳里的积雪太深了!”

  “撤吧,现在根本上不去!等雪停了再想办法吧!”护卫答话说。验尸官看着李秀莲,显然也赞同护卫的观点。

  李秀莲肥大的身躯颤抖着,无奈地咽了口唾沫,做了个回撤的手势。

  徐丁柴从李秀莲信中间接了解到了案发时张云所看到的现场情况,“恶鬼之画”在这起事件中扮演的重要作用愈发凸现出来。不过此时的徐丁柴对案件的基本判断仍然持乐观的态度,他相信只要李秀莲等人到达现场,这两起死亡事件很快便会水落石出。在这个巴掌大的地方,数来数去也就30来个人,能藏住什么天大的秘密?

  当然,如果在李秀莲上山之前,自己便能够查出事实的真相,那会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毕竟在山上,还有一个曾亲眼看到过“恶鬼之画”的当事人———萧云飞。

  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事态正在向着一个无法控制的恐怖状态继续恶化……

  徐丁柴刚刚结束了和李秀莲的通话,便看见看人的小和尚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他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告诉徐丁柴:一定又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你们……你们快去看看吧……”小和尚说话都不太利索了。

  “慌什么?”法槐板着面孔,“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那个客人……他,他在流血。”顺和没头没脑地说着。

  流血?徐丁柴心中“咯噔”了一下,难道萧云飞不仅仅是生病,还受了伤?事不宜迟,必须立刻去看个究竟。他指指身后的小屋,吩咐牛牧之“你让法槐带你去看看,我随后就到。”

  “牛大人,我也一块去吧,有什么情况我好去叫住持。”法明主动请缨。

  牛牧之“嗯”了一声以示赞同,然后便转身向前院走去。

  法槐喉咙“咕”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把话咽回了肚里。眼中闪过一丝恼火的神色———自从徐丁柴出现之后,自己在寺里的权威好像一下子降低了,而他决不甘心成为一个让别人来控制事态的软角色。

  牛牧之的步伐很快,两个小和尚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他。

  “是什么地方在流血?”牛牧之一边走,一边询问顺和。

  “很多地方……眼睛……嘴……还有……还有指甲……”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走得太快的缘故,顺和说起话来有些喘不上气。

  “什么?眼睛流血?”牛牧之停下脚步,猛地转身盯着顺和,他怀疑小和尚是不是说错了。一旁的法明也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小和尚点了点头:“你们……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事实证明他没有说错,当牛牧之来到安置萧云飞的客房中时,在他眼前出现了一副可怖的景象。

  躺在床上的病人此刻已经醒了,发觉有人进屋,他猛地转过头。如同被人狠狠地揍过一样,他的两个眼窝高高的肿起,眼球密布着血丝,完全变成了红色,眼角则渗出着一丝细细的血流。

  遭受着可怕的折磨,萧云飞眼中透露着疯狂,看起来有些神志不清

  “不……不用了,你们……救不了我……”萧云飞抓住牛牧之的手以示阻止。虽然已经命垂一线,但他抓的这一下却孔武有力,在他的心中一定有着某种强烈的情绪。

  两个小和尚停在门边,犹豫不决地看着牛牧之,牛牧之也蒙了,居然是这副景象。

  “哈哈哈哈哈,你们怎么才来,想让我死吗,啊”萧云飞用充血的双眼瞪着牛牧之,牛牧之打了一个哆嗦“快去找徐丁柴,叫他快点,这人傻了”

  “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病状?

  萧云飞胸口起伏着,似乎已压抑不住那隐藏的情绪。

  “是我……是我打开了它……那封存着的魔鬼……我放出了它……它……它终于要毁灭我了……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萧云飞激动地说着。

  “什么?”

  “是我……是我亲手把它打开的……我躲不过的,不可能躲过的……”强烈的情绪甚至使萧云飞流下了眼泪,那眼泪混杂着血水,使他的脸庞显得更加可怖。

  “你是说那幅‘恶鬼之画’?那上面到底画了什么?”牛牧之急忙问道,在不问他感觉这人就要彻底疯了。

  此时,法明带着空海和徐丁柴急匆匆地回到了屋里。萧云飞被他们进屋的动静打断了思绪,他转过头,目光停在了法明身上。

  “无头鬼……”他冲着法明使劲地眨了几下双眼,突然悠悠地吐出这三个字来,同时诡异地一笑。

  法明被他这番行为吓得两腿一哆嗦,居然站立不稳,摔在了门边。空海看到萧云飞的恐怖面容,一时间也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

  “你说什么?”牛牧之问,“你是在说画上的内容吗?”

  萧云飞,突然探身而起,手划作抓向牛牧之击来,来势汹汹,根本应接不暇来不及闪躲,一下子掐住了牛牧之的脖子,牛牧之被掐的满脸通红,左手连忙抓住他的手,一用力,咯嘣一声,萧云飞的手被捏的粉碎,随之牛牧之下意识地向前猛推一掌,一招太极八卦掌砰地一声打在了萧云飞的胸口,萧云飞虽然练过武功,却全然不是对手,从床上被打飞

  一下了撞在了墙上,然后掉了下来,肋骨全断了,猛吐了一口血,瘫软在地上。

  牛牧之一看傻眼了,这下闯祸了,回头尴尬的看着徐丁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