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逸没有在魔法世界多待,他把贺琮托付给了路易斯就回到了仙界,重新启动的选秀马上就要开始了,仙界还有一堆事在等着他。

  送到了萧逸,路易斯很快安排贺琮去休息,在确定了周围没有其他人后,路易斯沉着脸看向了理查德,飞快道,“埃德尔呢?”

  理查德早就想和路易斯分享他实验的胜利了,路易斯一开口,理查德就自恋般的嘎嘎笑了起来。

  “哦,路易斯,你也很关心伟大的理查德大人的实验对不对?让我告诉你,那真是一个奇迹。一个具有光明属性的亡灵,完美的试验品,伟大的创意,理查德大人真是一个天才。”

  路易斯很快从理查德冗长的自我吹擂中抓到了重点,“你已经完成了实验了?那埃德尔呢?”

  “埃德尔?那个老混蛋应该是回光明神殿了吧。路易斯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找他麻烦吗?”理查德不解的问道。

  路易斯没有回答理查德的问题,而是皱皱眉,“他的实力还剩多少?在转化为亡灵之后?”

  “有我理查德大人亲自出马,当然是和他巅峰时期一样,甚至更强。”理查德思及他在埃德尔身上动的小手脚,嘿嘿的笑了起来。

  路易斯的神情变得严肃,“理查德,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这也是我一直在找你的原因。我们关于神界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什么?”

  顶着理查德疑惑的眼神,路易斯将萧逸告诉她的神界情况给理查德讲了一遍,正如她最近给每一位主神讲述的一样。

  理查德脸上的笑容凝固,随即就像是地上有什么在抓他一样猛地跳了起来。

  “你说什么!现在就可以进入神界?只要抓住埃德尔那个混蛋就能进入神界?”

  路易斯点了点头。理查德暴躁的在屋内转起了圈子,“该死,该死!伟大的理查德大人原本有机会第一个进入神界的,都怪埃德尔那个老混蛋。”

  路易斯没有搭理理查德的抱怨,而是冷静道,“你确定埃德尔回到光明神殿了吗?当务之急找到埃德尔的下落才是最重要的。”

  理查德被路易斯的话提醒,很快停止了转圈,一指点在了手中的白骨法杖之上,低声的吟唱了起来。随着他的吟唱,一缕绿色的光芒从白骨法杖的顶端冒出,笔直的指向了西边的方向,那里正是光明神殿所在的地方。

  理查德满意的收回了手,“嘎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亡灵之神不知道的事情。”

  路易斯的重点显然和理查德不一样,她吃惊的看着理查德,“你在埃德尔的身上动了手脚?”

  理查德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她,“难道你没有在自己的试验品身上打标记的习惯?”

  路易斯,“……”

  遇到理查德,埃德尔真是太倒霉了。当然她要是看见埃德尔现在的样子,就会知道仅仅倒霉两字已经无法形容埃德尔了。

  找到了埃德尔的下落,路易斯要做的就是联络众神一起追捕埃德尔,她已经等不及要去神界了。

  魔法世界发生的这一切萧逸并不知道,此时他正带着林听海出现在了兽人世界。鉴于贺琮的语言问题,他没法保证在兽人世界再找一个“路易斯学霸”出来,只得去人界将林听海带了过来。

  林听海虽然是第一次来到兽人世界,但拜人界生活的经验,他对兽人世界的环境适应的倒是颇为迅速。他已经听萧逸描述过这里的情形,因此在看到明显不该出现的绿色后,小小的吃惊了一把。

  “那是什么?”

  出现在林听海眼前的是一片绿色的蔓藤,手臂粗细的蔓藤彼此缠绕在一起,占据了半个驻地的面积。

  “魔豆,是魔法世界的一种作物,也是目前唯一能在这种恶劣环境下生活的作物。”

  温柔的声音从背后传出,林听海下意识的转头,就看到一名容貌俊美的青年笑着走了过来。

  “小逸,这位是?”

  “林听海。”

  萧逸快步迎上了络绯,介绍完林听海之后示意魔豆,“它们长的很不错。”

  络绯点点头,这些魔豆是萧逸上次去魔法世界带回来的。他们并没有大规模的种植,而是选择了驻地当做了试验田。若是一年后魔豆的生长和预期一样的话,他们才预备在整个兽人世界推广魔豆。

  有幼童的欢笑声从另一边传出,络绯神色温柔,“现在这里是整个D区最受欢迎的地方。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出现在这里,关注着魔豆的生长情况。”

  萧逸想象着络绯描述的场景,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柔和起来。

  “对了,小逸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萧逸点点头,拉着林听海将拍摄纪录片的事情提了一遍。听完了萧逸的讲述,络绯促狭的眨眨眼,“需要我带你们去多拍摄一些露天的矿藏吗?比如随意丢弃在野外的卡洛晶石之类的?”

  萧逸无奈,“你是觉得盛狡一个人挖矿还不够吗?”

  络绯忍不住笑了起来。萧逸敢打赌,要是仙人们知道在他们眼中珍贵异常的矿石,在兽人世界都是没人要胡乱丢弃的杂物,一定会和盛狡一样哭喊着要来兽人世界挖矿。不过,络绯的提议也不错,兽人世界矿藏蕴藏丰富的消息传到仙界,对解开封印的提议通过肯定会有帮助。或许他可以让盛狡现身说法,讲述一下他在兽人世界的幸福挖矿经历。

  远在科罗拉山谷正埋头挖矿的盛狡狐疑的四处看了一眼,就在刚刚一种莫名的感应在他的心底闪过,不是危险,但依然让他忍不住汗毛倒竖,仿佛他正被谁在算计一般。

  已经从白狼变成灰狼的游泽看着盛狡停下了动作,戳了戳他,“怎么了?”

  盛狡神色古怪,“有种不好的感觉。”

  游泽四处看了一眼,确定周围没有感应到危险后,不甚在意道,“快点挖,马上就要挖到晶胎了。有了它,随便将它埋在什么地方,过个几年又是一座矿。”

  游泽的话鼓励了盛狡,他想象一下自己坐拥一座移动矿藏,日后雇佣文鳐他们帮他挖矿的情形,忍不住小激动了起来,当下再次埋头开始了新一轮的卖力挖矿。

  D区驻地,除了络绯,萧逸熟悉的几人都不在。魔法世界一行对兽人世界的影响是最明显的,在魔豆之外另一个重大的改变就是中央区和D区达成了停火协议。据络绯表示,战神的祭祀们已经开始准备撤回魔法世界了。没有了他们的支持,中央区只能选择同D区和谈。他们已经联络C区和B、A三区协商改变兽人世界世袭的王族统治,转为联邦制了。

  萧逸虽然在政治方面是个小白,但王族世袭统治和联邦制的区别还是能分的清的。他看着络绯神采飞扬的脸,拍了拍他的肩,“恭喜你们!”

  络绯笑了起来,诚挚道,“这一切的改变都是从遇到小逸你开始。”

  这是络绯的真心话,也是路他们共同的想法。如果没有当初阴差阳错的救下萧逸,也根本不会有日后的这一切。萧逸微微的笑了起来,视线却是落在了心口的方向。他不知道是否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如果上一世他平安的活下来,终其一生他可能只会是一名普通的仙人,靠着外公的庇护衣食无忧的生活在仙界。除了人界他不会知道其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也不会认识楚墨,认识络绯甚至认识理查德、路易斯他们。命运似乎对他开了一个玩笑,在他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之际,他又重新活了过来,靠着神格彻底的改变了他的生活。

  这天晚上,也许是因着白天络绯的话,萧逸又一次梦到了上一世的事情。自从灵虚境选秀遇到迟哞一族之后,萧逸已经很久没有想过上一世的事了。

  同以往梦境的身临其境不同,这一次的萧逸完全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上一世发生的一切。一幅幅画面在他眼前铺展开,让他第一次注意到以前从没注意过的细节。

  从迟哞的出现到金吾卫的现身,萧逸意识到他一直以来的疏忽。迟哞并非是他所想的那样慌不择路逃到灵虚河底,而是一直就藏在灵虚河底。金吾卫的出现更像是事先就知道了迟哞的落脚处,甚至是金吾卫将迟哞困在了这里。

  萧逸的视线落在了迟哞紧握的右手上,有淡淡的金光从他的右手中溢出,一个念头猛地在他心里升起,那是神格,迟哞右手中紧握的是神格。即使是在梦境,萧逸也能感觉到他的心在砰砰的跳,迟哞手中的神格就是他体内的神格。

  萧逸的目光越过了迟哞落在了一旁萧家的大船上。他看到自己面色苍白的站在船首,身后不远处是同样面色惊恐的萧阳。萧阳显然和他一样对迟哞的出现十分意外,飞快的转身朝着身边的萧克大声的呵斥着什么。

  断断续续的话语随着风声落在了他的耳中。

  “你这个蠢货……听了你的建议出来……灵虚河怎么会有迟哞……萧逸……”

  萧逸努力的想要听清楚萧阳和萧克的对话,他隐隐觉得上一世的死因似乎就在他们的对话中。可随着萧逸心绪的波动,梦境开始变得模糊。萧逸只看到迟哞重重的摔到河底,卷起的蛇尾将他一起带了下去。梦境的最后,一点金光从迟哞的右手飘出,顺着水波飘到了萧逸的面前。

  “呼!”萧逸猛地坐了起来,心砰砰的跳着,心口的太极图似乎也受了刺激,慢慢的溢出了浅金色的光芒。

  梦境中的一切清晰的印在脑海,萧逸疲惫的将脸埋在了手中。他正试图回想着萧阳对萧克说的那句话,一道荧光在房间中央亮起,繁复的六芒星图像出现在地上,楚墨一脸担忧的从中走了出来。

  “小逸?”

  萧逸茫然的抬头,意外的睁大了眼,“楚墨……你怎么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萧逸茫然的抬头,意外的睁大了眼,“楚墨……你怎么回来了?”

  感谢每天行走扔了一个地雷 万分感谢,抱住狠狠╭(╯3╰)╮一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