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吸血鬼骑士同人]君王の骑士 > 15.[第十五夜] 将临的烦恼
  [第十五夜] 将临的烦恼

  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旧约·诗篇》

  清晨的夜之寮,安宁而又静谧。

  晨曦的微光透过窗户投射在了室内的地板上,空气中夹杂着露水的湿润,呼吸都带着微微柔软的意味,偶有早期的小鸟鸣叫两声。

  一派沉静。

  可是偏偏就有人要来打破这美好的场景。

  「宿舍的突击检查?!」

  蓝堂英陡然拔高的声音猛然传入云霄,惊得补眠的小鸟以为遇到攻击,扑扇着翅膀急急忙忙地飞离。

  「原来如此,劳驾了,星炼。」玖兰枢了然,对紫灰色短发的少女点头示意。身穿中国式旗袍的星炼将手臂曲起置于胸前,恭敬地弯腰行礼,动作潇洒利落。

  「真是的,那个理事长的行为方式真让人摸不着头脑。」早园琉佳慵懒地倚在扶梯上,双手抱臂,口气有点烦躁。

  「不过又没什么不能见光的东西,随他去吧。」支葵千里有些困倦地打了个哈欠,语调随意地说道。

  说的也是。玖兰枢在心里赞同地想着,夜间部成员在他管理下还是挺守规矩的,不会私藏什么违禁物品。

  「就是就是。」一条拓麻优雅地举着白瓷茶杯,轻快地接口,「正是这种突然袭击才能检验出平时的作风呢。」

  支葵千里瞥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揭短,「一条桑,你脱在床上的内裤好像还没收拾好吧。」

  一条拓麻愣了一下,随即绽放出温柔的笑容,「呵呵,没关系的。那是一流的裁缝用最高级的丝绸缝制的,在什么场合出现都不会丢脸的内裤哟。」那样的表情看起来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似的。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玖兰枢眯起眼看了他一瞬,有些头疼地扶着额,他还是第一次知道一条的脸皮有这么厚。

  「重点好像不是这个吧。」早园琉佳说出了在场众吸血鬼的心声。

  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玖兰枢看到架院晓拉着蓝堂英离开了大厅,想起他正好有事要和蓝堂英谈一谈,便跟了上去。

  要是没有这次的突击检查,他怕是永远也不会知道,每次他运用力量时破坏的东西都被蓝堂英给偷偷收藏了起来。

  破碎的书籍,残缺的画像,折弯的叉子……

  正在室内争辩的蓝堂英和架院晓不经意间发现站在门口的玖兰枢,霎时僵硬在那里,尤其是蓝堂英,他都可以预见自己悲惨的下场了。

  「蓝堂,我想跟你谈谈,关于夜之宿舍的个人隐私保护的问题。」精致无瑕的脸庞似笑非笑,低沉优雅的嗓音似乎比平时更加温柔。

  但蓝堂英深知其温柔之下所隐藏的极度不悦,他抖了抖身体,不用自主地后退了几步,结结巴巴地开口,「不、不是……宿舍长,这是……」

  玖兰枢微微勾起一抹魅惑而又危险至极的弧度,下一秒,天花板上挂着的水晶灯的玻璃骤然破碎。

  架院晓无力地扶额,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身侧,蓝堂英的身影早已不见。视线下移,就看见那个家伙一脸幸福地捧着地上的玻璃渣,陶醉地自言自语。

  这个白痴!

  借着指缝,他偷偷瞄了眼玖兰枢的表情,果不其然看到自家宿舍长的脸色更阴沉了。看来是躲不过去了。他在心里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忍直视般地离开了这个房间。

  紧接着,蓝堂英的惨叫声响彻苍穹。

  「全部搬出来。」

  玖兰枢穿着整齐地抱臂靠在落地窗上,脸上还残留着不悦的阴沉。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背着他藏这么多东西,这种类似被跟踪狂跟踪的感觉还真是不怎么美妙。他看了眼趴在地上大哭的蓝堂英,又补充了句话,「一件都不要剩。」

  「他看起来身心俱疲啊,一会儿还要被办事处训。」支葵千里面无表情地抱着一个纸箱走过,轻描淡写地在遍体鳞伤的蓝堂英身上补了一刀。

  紧跟着的一条拓麻噙着一脸无害的温柔笑容,放上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模范人物今天还真是不容易呢。」

  「我的收藏——」

  「怎么觉得刚刚风纪委员回去了……」

  「看来突击检查中止了呢。」

  玖兰枢斜靠在窗前,看着离去的两人的背影,夕阳的余晖倾洒在他身上,投下的阴影遮挡住了他的脸庞,神色莫名不清。

  时间,也快到了吧。

  一碗佐料丰盛的咸味拉面伴随着店长大叔豪爽的声音被摆到了锥生零面前,刚想动筷,他猛地发现拉面里多出了一个卤蛋,微愣地抬头。

  「小哥,一脸阴沉的样子嘛,这个卤蛋是特别赠送的。」店长大叔背对着他,所以锥生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分明听出了他言语里的担忧与关切。

  来自陌生人的关心让他一时间有些怔然,那样真切的关心,带着点长辈似的口气,让他几乎要忍不住落下泪来。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被渴血的痛苦所包围,突然而至的暖流几乎一瞬间就冲破了他的屏障,才会令他有些失态。就连刚才被黑主优姬差点发现身份的恼怒都因此平息了些。

  黑主优姬是个善良的好女孩,在他无助的时候安慰鼓励他,他也很喜欢她。但那只是对于妹妹或者朋友的喜欢,对于她不知制止的好奇心,他实在觉得自己有点被冒犯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没有人希望自己的一切都剖露在他人面前;而作为朋友,此时就应该不闻不问,尊重对方才对。

  锥生零这样想着,觉得已经平复的焦躁又将涌上来,他晃了晃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想。他还是很喜欢她的,所以即使有些不喜也不会去斤斤计较,只希望她不要再这样了。

  况且她是玖兰枢在意的女孩子,他也不会去为难她。

  玖兰枢……

  这个名字再次浮出脑海,锥生零只觉得烦恼。要是在平时他倒是挺希望多接触他的,但现在的状况,他只恨不得玖兰枢离他越远越好,免得自己丑陋的姿态被他发现。

  玖兰枢。

  可爱又可恨的名字。

  「玖兰枢……」

  ——i will also show you a sweet dream next night

  ——下一夜,我还将给你展现一个甜美的梦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