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最终进化 > 第五章 海盗的考验
  ~日期:~09月18日~

  因为领航员身上往往会笼罩着神秘的光环,所以他们通常在船员当中威望都很高,在有的海盗船上,甚至有领航员的地位与船长平起平坐甚至超过的现象。顺带说一句:加勒比海盗系列主角:杰克斯派洛的身份除了船长之外,也是一名非常非常优秀的领航员,这从他能够成功找到不老泉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他的船长地位不可动摇。在加4当中他尽管被逼登上了黑胡子的船,却还可以成功引发bào dòng也是因为他领航员的身份。

  显然在这艘铃铛与酒杯号上,这位领航员夏尔先生能力很强,却也是个不安分守己的家伙,偏偏海盗船上又离不开他。所以船长很聪明的推出了自己的心腹刀疤亨利来同他打擂台,自己则超然物外以旁观者的身份拉偏架。刀疤亨利找自己上船来,只怕也没安什么好心,多半还是削弱夏尔手下的主意-----自己死了无所谓,还能活着便是一个惊喜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方森岩也并不介意做一次别人手中的刀子。因为在来到铃铛与酒杯号的路上就可以明显的看到,那些招收人手的海盗船无论在大小,规模上都比这艘铃铛与酒杯号差得远了。在这种情况下退缩的话,那么对于方森岩无疑就等于是舍本逐末。为了可能存在的危险而放弃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所以听到了夏尔的话以后,方森岩马上站了出来,非常稳健的踏前一步,用左手抚在xiong前微微的鞠躬,强硬的道:

  “来自东方的水手岩,愿意接受铃铛与酒杯号的考验!“

  夏尔看了看方森岩,然后脸seyin沉着将目光tóu zhù向了旁边的水手长。水手长卡隆是一个独眼龙,里面穿着脏得看不出本se的宽袖束腕衬衣,外面披着一件亚麻布的坎肩,腰间是拉丁海流行的轻刺剑。面对夏尔的暗示,卡隆对着自己的亲信格特抬了抬下巴,这个袒lu着上身,梳着满头小辫的黑人便站了出来。

  方森岩为了慎重起见,也马上发动了洞察能力,获得了格特的信息。

  乱发格特

  铃铛与酒杯号水手

  身高6英尺四寸,体重108kg

  力量6点

  敏捷4点

  体力5点

  感知7点

  魅力5点

  智力5点

  精神5点

  基础近战lv2,基础耐力,与他示威式的脸脸相对了一会儿然后才退了下去,拔出腰间的锋利的刀子舔了舔,嚣张的叫嚣道:

  “oeon,孩子,我会帮你放放血的!“

  方森岩沉默着,在夏尔举起了手,即将示意开始的时候忽然大声道:

  “慢!“

  夏尔脸上立即lu出了讥刺的表情,连刀疤亨利都有些烦躁,心道莫非这家伙真的是银样镴枪头靠不住要临阵软脚?周围的海盗更是狂笑叫骂了起来,方森岩却是淡淡的道:

  “在我们东方,一旦使用了wǔ qì的决斗,那么一定会有一个人的生命会被献祭给天空。我若是死了,当然是没有什么话说,要是他死了那该怎么说?“

  方森岩的话就像是一阵吹拂而过的寒风,将所有人都ji了一个冷战。刀疤亨利心中却是一定,哈哈一笑道:

  “格特,你听到了没有,若是怕死的话赶快下去吧。“

  格特也是个亡命之徒-----做了海盗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以后,谁不是把脑袋提在ku带上hun的?他怪叫一声,举起刀子就对准方森岩当xiong刺了过来。

  方森岩一把就伸手攥住了那把常见的维京bǐ shǒu!

  鲜红的血立即顺着锐利的锋刃流淌了下来,但千万不要忘记,方森岩此时乃是置身于梦魇世界当中,他的天赋能力坚韧已被ji活!

  “你受到了35点伤害,你的天赋能力坚韧发挥了作用,你受到的实际伤害为10点!“

  格特怪叫一声,猛然想要回抽bǐ shǒu,却发觉这把bǐ shǒu竟像是被焊在了钢铁当中,纹丝不动!

  方森岩的眼神忽的似燃烧般闪了一下,他跨前一步,俯身,沉肩,前冲,猛顶在了格特的腹部!

  格特的脸se一下子就发了青,任何人的胃部被来上这么一下,产生的第一个生理反应就是剧烈的恶心感,然后才是难以形容的痛楚。而方森岩根本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双手平举曲肘横扫,重击在他的左右太阳穴上。然后敏捷的一个滑步迈到了其身后,已是一个公主抱将这家伙横搂了起来,然后对准自己屈起的右膝重重的摔了下去!

  方森岩出手的动作清晰,简洁,明快,感觉格特在他的手上就像是一张折叠的凳子,三下五除二就被叠合了起来。只是凳子被折叠起来后还能打开,但一个人被强行反折起来后脑勺都碰到了脚后跟的时候,就注定是一个悲惨的结局。

  “咔嚓”的清晰骨裂声与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但方森岩的表情若hua岗岩一般冷酷,他深深的知道,在这些凶残的海盗面前,只有比他们更加凶残才能使他们敬畏,宽容与仁慈只能使人沦为被欺辱的对象!他顺手将一滩烂泥也似的格特抛开,心中暗骂了声穷鬼啥都没有掉落,甩了甩手掌上流淌下来的鲜血,若无其事的道:

  “下一个。”

  周围的海盗面面相觑,方森岩的凶残起到了非常明显的效果。他们的眼里流lu出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对于这群海盗来说,既然做了这行自然是要将脑袋别在ku带上面,但像是这样没有丝毫利益的拼命,却是没有半个人愿意做。此时不但夏尔的脸se难看无比,就连刀疤亨利的笑容都有些干涩了,他的目的也只是想要挫折一下夏尔的威风罢了,没料到这个水手岩居然下手如此狠毒!此时竟是闹出了这么一个骑虎难下的尴尬局面出来。<很厚,脑袋上面也没有头发,在阳光下显得精光明亮,显然是可以感觉得出来这家伙的双tui特别的长,长着一对凶光闪闪的三角眼,他直接就看到了格特在地上完全扭曲的尸体,顿时扑到了上面放声大哭了起来!隔了一会儿才直起身来,恶狠狠的望着方森岩道:

  “是你干的?”

  方森岩冷漠的道:

  “对于刚刚在公平决斗当中的失手,我很抱歉。”

  这个黑人一把撕掉脖子上的项链,这项链仔细一看,竟然是用人的牙齿hun合头发搓出来的绳子一只一只穿成的,然后抛到了方森岩的面前,稀里哗啦的散落了一甲板,然后恶狠狠的道:

  “对于我接下来的失手,我也很抱歉。”

  方森岩的脸se顿时变了,他倒不是害怕这家伙的攻击,而是已经收到了梦魇印记的提示:

  “你刚刚遭受到了伏都教的诅咒,你的个人基础属xing将会被临时随机抽取一点,加持到敌人身上。”

  “随机抽取中……..“

  “你减少一点精神值,该点精神值将会被加持到敌人的身上!”

  刀疤亨利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大声喊叫道:

  “第二场考验开始!由来自神秘的东方的岩vs我们的牙买加侩子手副水手长:瓦里瓦里卡!”

  此时夕阳正浓,将天边的晚霞都烧得若鲜血涂抹过一般。海面上也是bo光敛衽,粼粼夺目。两人遥遥对立,除此之外便没有了别人,在这甲板上,决定胜负的不是裁判,而是生…….或死,到最后能够活着站立在台上的,便是赢家。僵持了数秒以后,方森岩站在了原地不动,而瓦里瓦里卡已是矫健无比的弯下身体,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快的短斧徐步逼近。

  他行走的步伐很是奇特,就像是脚下踩踏的地面十分光滑,必须要前趟而行一般,给人以漂浮不定的错觉,这种步法乃是发源于那些原始的黑人部落庆祝胜利后的舞蹈,被称为是猎之舞步,衍生到了后世就是著名的巴西柔术,以诡异难测而闻名于世。

  骤的,瓦里瓦里卡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怪叫,震得所有的人耳膜都隐隐作痛,他的脚下交错一滑,脚下的步伐已经变得大了起来,将手中的短斧不停的从左手抛到右手,然后又从右手抛到左手!他看似气势汹汹,但脚下的步子却都是相当的虚浮,划出着一道一道的弧形,实质上其实是进一步后却会倒退半步的架势。若是方森岩乘势猛攻,那么做好准备的牙买加人自然可以乘势退避,消耗对方的体力进行拿手的游斗。

  方森岩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搐,此时的他战斗经验已经颇为丰富,面前这个叫做瓦里瓦里卡的家伙的意图在他的眼中已是洞若观火,他的眼里流lu出一丝嘲弄的神se,脚下加速对准了这个剽悍的牙买加人直冲了上去!

  因为领航员身上往往会笼罩着神秘的光环,所以他们通常在船员当中威望都很高,在有的海盗船上,甚至有领航员的地位与船长平起平坐甚至超过的现象。顺带说一句:加勒比海盗系列主角:杰克斯派洛的身份除了船长之外,也是一名非常非常优秀的领航员,这从他能够成功找到不老泉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他的船长地位不可动摇。在加4当中他尽管被逼登上了黑胡子的船,却还可以成功引发bào dòng也是因为他领航员的身份。

  显然在这艘铃铛与酒杯号上,这位领航员夏尔先生能力很强,却也是个不安分守己的家伙,偏偏海盗船上又离不开他。所以船长很聪明的推出了自己的心腹刀疤亨利来同他打擂台,自己则超然物外以旁观者的身份拉偏架。刀疤亨利找自己上船来,只怕也没安什么好心,多半还是削弱夏尔手下的主意-----自己死了无所谓,还能活着便是一个惊喜了。

  不过在这个时候,方森岩也并不介意做一次别人手中的刀子。因为在来到铃铛与酒杯号的路上就可以明显的看到,那些招收人手的海盗船无论在大小,规模上都比这艘铃铛与酒杯号差得远了。在这种情况下退缩的话,那么对于方森岩无疑就等于是舍本逐末。为了可能存在的危险而放弃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所以听到了夏尔的话以后,方森岩马上站了出来,非常稳健的踏前一步,用左手抚在xiong前微微的鞠躬,强硬的道:

  “来自东方的水手岩,愿意接受铃铛与酒杯号的考验!“

  夏尔看了看方森岩,然后脸seyin沉着将目光tóu zhù向了旁边的水手长。水手长卡隆是一个独眼龙,里面穿着脏得看不出本se的宽袖束腕衬衣,外面披着一件亚麻布的坎肩,腰间是拉丁海流行的轻刺剑。面对夏尔的暗示,卡隆对着自己的亲信格特抬了抬下巴,这个袒lu着上身,梳着满头小辫的黑人便站了出来。

  方森岩为了慎重起见,也马上发动了洞察能力,获得了格特的信息。

  乱发格特

  铃铛与酒杯号水手

  身高6英尺四寸,体重108kg

  力量6点

  敏捷4点

  体力5点

  感知7点

  魅力5点

  智力5点

  精神5点

  基础近战lv2,基础耐力,与他示威式的脸脸相对了一会儿然后才退了下去,拔出腰间的锋利的刀子舔了舔,嚣张的叫嚣道:

  “oeon,孩子,我会帮你放放血的!“

  方森岩沉默着,在夏尔举起了手,即将示意开始的时候忽然大声道:

  “慢!“

  夏尔脸上立即lu出了讥刺的表情,连刀疤亨利都有些烦躁,心道莫非这家伙真的是银样镴枪头靠不住要临阵软脚?周围的海盗更是狂笑叫骂了起来,方森岩却是淡淡的道:

  “在我们东方,一旦使用了wǔ qì的决斗,那么一定会有一个人的生命会被献祭给天空。我若是死了,当然是没有什么话说,要是他死了那该怎么说?“

  方森岩的话就像是一阵吹拂而过的寒风,将所有人都ji了一个冷战。刀疤亨利心中却是一定,哈哈一笑道:

  “格特,你听到了没有,若是怕死的话赶快下去吧。“

  格特也是个亡命之徒-----做了海盗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以后,谁不是把脑袋提在ku带上hun的?他怪叫一声,举起刀子就对准方森岩当xiong刺了过来。

  方森岩一把就伸手攥住了那把常见的维京bǐ shǒu!

  鲜红的血立即顺着锐利的锋刃流淌了下来,但千万不要忘记,方森岩此时乃是置身于梦魇世界当中,他的天赋能力坚韧已被ji活!

  “你受到了35点伤害,你的天赋能力坚韧发挥了作用,你受到的实际伤害为10点!“

  格特怪叫一声,猛然想要回抽bǐ shǒu,却发觉这把bǐ shǒu竟像是被焊在了钢铁当中,纹丝不动!

  方森岩的眼神忽的似燃烧般闪了一下,他跨前一步,俯身,沉肩,前冲,猛顶在了格特的腹部!

  格特的脸se一下子就发了青,任何人的胃部被来上这么一下,产生的第一个生理反应就是剧烈的恶心感,然后才是难以形容的痛楚。而方森岩根本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双手平举曲肘横扫,重击在他的左右太阳穴上。然后敏捷的一个滑步迈到了其身后,已是一个公主抱将这家伙横搂了起来,然后对准自己屈起的右膝重重的摔了下去!

  方森岩出手的动作清晰,简洁,明快,感觉格特在他的手上就像是一张折叠的凳子,三下五除二就被叠合了起来。只是凳子被折叠起来后还能打开,但一个人被强行反折起来后脑勺都碰到了脚后跟的时候,就注定是一个悲惨的结局。

  “咔嚓”的清晰骨裂声与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但方森岩的表情若hua岗岩一般冷酷,他深深的知道,在这些凶残的海盗面前,只有比他们更加凶残才能使他们敬畏,宽容与仁慈只能使人沦为被欺辱的对象!他顺手将一滩烂泥也似的格特抛开,心中暗骂了声穷鬼啥都没有掉落,甩了甩手掌上流淌下来的鲜血,若无其事的道:

  “下一个。”

  周围的海盗面面相觑,方森岩的凶残起到了非常明显的效果。他们的眼里流lu出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对于这群海盗来说,既然做了这行自然是要将脑袋别在ku带上面,但像是这样没有丝毫利益的拼命,却是没有半个人愿意做。此时不但夏尔的脸se难看无比,就连刀疤亨利的笑容都有些干涩了,他的目的也只是想要挫折一下夏尔的威风罢了,没料到这个水手岩居然下手如此狠毒!此时竟是闹出了这么一个骑虎难下的尴尬局面出来。<很厚,脑袋上面也没有头发,在阳光下显得精光明亮,显然是可以感觉得出来这家伙的双tui特别的长,长着一对凶光闪闪的三角眼,他直接就看到了格特在地上完全扭曲的尸体,顿时扑到了上面放声大哭了起来!隔了一会儿才直起身来,恶狠狠的望着方森岩道:

  “是你干的?”

  方森岩冷漠的道:

  “对于刚刚在公平决斗当中的失手,我很抱歉。”

  这个黑人一把撕掉脖子上的项链,这项链仔细一看,竟然是用人的牙齿hun合头发搓出来的绳子一只一只穿成的,然后抛到了方森岩的面前,稀里哗啦的散落了一甲板,然后恶狠狠的道:

  “对于我接下来的失手,我也很抱歉。”

  方森岩的脸se顿时变了,他倒不是害怕这家伙的攻击,而是已经收到了梦魇印记的提示:

  “你刚刚遭受到了伏都教的诅咒,你的个人基础属xing将会被临时随机抽取一点,加持到敌人身上。”

  “随机抽取中……..“

  “你减少一点精神值,该点精神值将会被加持到敌人的身上!”

  刀疤亨利微微的叹了口气,然后大声喊叫道:

  “第二场考验开始!由来自神秘的东方的岩vs我们的牙买加侩子手副水手长:瓦里瓦里卡!”

  此时夕阳正浓,将天边的晚霞都烧得若鲜血涂抹过一般。海面上也是bo光敛衽,粼粼夺目。两人遥遥对立,除此之外便没有了别人,在这甲板上,决定胜负的不是裁判,而是生…….或死,到最后能够活着站立在台上的,便是赢家。僵持了数秒以后,方森岩站在了原地不动,而瓦里瓦里卡已是矫健无比的弯下身体,从腰间拔出一把锋快的短斧徐步逼近。

  他行走的步伐很是奇特,就像是脚下踩踏的地面十分光滑,必须要前趟而行一般,给人以漂浮不定的错觉,这种步法乃是发源于那些原始的黑人部落庆祝胜利后的舞蹈,被称为是猎之舞步,衍生到了后世就是著名的巴西柔术,以诡异难测而闻名于世。

  骤的,瓦里瓦里卡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怪叫,震得所有的人耳膜都隐隐作痛,他的脚下交错一滑,脚下的步伐已经变得大了起来,将手中的短斧不停的从左手抛到右手,然后又从右手抛到左手!他看似气势汹汹,但脚下的步子却都是相当的虚浮,划出着一道一道的弧形,实质上其实是进一步后却会倒退半步的架势。若是方森岩乘势猛攻,那么做好准备的牙买加人自然可以乘势退避,消耗对方的体力进行拿手的游斗。

  方森岩脸上的肌肉微微一搐,此时的他战斗经验已经颇为丰富,面前这个叫做瓦里瓦里卡的家伙的意图在他的眼中已是洞若观火,他的眼里流lu出一丝嘲弄的神se,脚下加速对准了这个剽悍的牙买加人直冲了上去!

  ............

  求三江票,后面已经追到了两位数之内!!!十万火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