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乐文,乐文小说网,最好的乐文小说阅读网 > 游戏竞技 > 最终进化 > 第六章 脱衣舞厅与黑市
  第六章 脱衣舞厅与黑市

  三角洲特殊反恐部队的出现令方森岩意识到一件事,本世界当中很可能潜藏着大量的x因素,这些x因素是电影的本来剧情没有呈现出来的,可能会对自己有所帮助,但同样也可能造成多种的限制。同样可以推定,若是仅凭电影剧情来推定终结者的实力的话,很可能就会导致非常致命的后果!因为根据电影的剧情来说,女主角最后能活下来不无幸运的成分:

  如果莎拉康纳在终结者初次袭击的时候恰好在家,如果终结者打出的整整数千发子弹哪怕有一颗能准点儿,如果在男女主角**的旅馆外面没有狗叫声来预警,如果终结者没有顽固到非要用油罐车来撞死他们,如果被炸掉了下半身的终结者爬行速度能再快一点点,如果……

  对于方森岩来说,他自问绝对没有电影主角这么好的运气,也不可能在冒险的经历当中有这么多的巧合发生,所以他必须小心一点,谨慎一点。而他此时查看电话本的目的,并不仅仅只是想寻找到那个正牌莎拉康纳,而同样将电话薄上那两个倒霉女人的地址也记忆下来。

  他的目的其实也很是简单:这两个女人的住址同样也是终结者必然前往的地方。若是能够预先在这两处进行探查布置,第一时间占据地利,尝试与本世界的最大反面角色t——800进行试探性的接触,只要能够掌握到它的各项能力数据,那么毫无疑问会占到极大的先手。

  正式确定了今后的行动方向以后,方森岩便开始着手准备购买武器的问题。在美国虽然可以合法持枪,也有相应的武器商店,但那里购买枪支不仅手续繁杂,需要经过警局调查你的不良记录以后才能拿到,而且购买到的都是被“阉割”了的民用枪支,很多方面性能会有所下降,厂家会把膛线变浅,减少子弹的射程,或把自动连发改为单发等等……说实话用这里出售的东西来保护自己几乎就在拿生命开玩笑。

  方森岩当然不准备去这种商店购物,他瞄准的是当地的枪械黑市,这里只要舍得付出足够的金钱,那么就一定能够拿到好货。更重要的是,方森岩不认为这些贩卖黑枪的家伙遇到突发状况后会有报警的念头……这会省掉无数的麻烦,所以他现在欠缺的就是一个向导,一个能够顺利带他进入到黑市的地头蛇。

  所以方森岩上了一辆出租,抛出二十美元对司机说要去当地最大的夜总会,司机带着一种心领神会的男淫微笑踩下了油门,十分钟之后,他就站在了这个叫做“狂欢“的夜总会的舞厅当中。

  这个舞厅估计有数千平米之大,刺耳的音乐声震耳欲聋,空气里面充斥着酒精和汗臭的味道,在舞厅正中的露天台子上,一个的女人几乎全裸,依靠着一根钢管作出各种充满性暗示的动作,旁边围满了男人,在方森岩的头顶有一个徐徐旋转的光球,这球应该是用玻璃制成的,将各种五颜六色的光芒投射到四面八方。

  方森岩很是随意的坐在一个角落的沙发上,左手拿了一罐啤酒半举在面前,微微的眯缝着眼睛,看起来很像是在寻找单身女人的猎艳者。似这种地方通常都有拉皮条卖大麻的掮客,这些人消息灵通且见钱眼开,就像是无孔不入的蛆虫,正是方森岩心中最理想的向导。

  很快的,就有一个人不请自来的坐到了方森岩的旁边,却是一个女人。这女人一头蓬松的金色卷发,上身穿着件白色的露脐装,裸露的腰间纹了一朵青色的玫瑰,下身一条紧身黑色皮短裙,露出了两条修长的美腿,她叼着一支女士香烟,斜眼看着方森岩道:

  “第一次来?以前从来没见过你。”

  方森岩此时哪里有搭讪猎艳的心情?直接挥了挥手,将罐子里面的啤酒喝干然后倒过来放在桌子上,然后点燃一支烟。这一套在方森岩的世界里面是含蓄的表示拒绝,这女人虽然看不懂这一系列的肢体语言,却感觉到对方的漠视,冷哼了一声站起来就往旁边走掉了。

  她走得如此干脆倒是有些出乎方森岩的意料,方森岩吸了口烟,反而有心情从后方欣赏起这女人扭动的腰臀曲线来。在这样的环境里面,他倒是如鱼得水,很快就看到二十余米外的吧台上,有一群男女在电话卡摊上一些白色的粉末然后凑上去猛吸。他心中微微一动,便站了起来向那边凑了过去。

  这些男女虽然正在吸食毒品,但其中的两个人还是相当警觉,一看到方森岩靠近便站了起身来,双手抱在胸前堵了过来。很有敌意的道:

  “嗨,你走错路了,洗手间在那边。”

  方森岩哼了一声,掏出了一把美元道:

  “哥们,我刚好断了档,匀些货给我。”

  这些k粉的瘾君子又不是中间的卖家,准备了足够的毒品来这里开派对正准备好好的嗨一番,怎么可能转卖给方森岩?被扫兴了的这群人纷纷挥着手不耐烦的道:<滚蛋滚蛋”

  方森岩此时已经注意到,周围有好几个隐藏在黑暗当中的人盯上了他——准确的说是他掏出来的那叠美元。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回到自己那个角落坐下,不久就有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走了过来,冷冷的道:

  “朋友,这里可是老哈里的地方,我不管你是条子还是钉子,都他妈给我安分点。”

  条子的意思估计大家都很清楚,钉子则是对其余的黑势力派来踩点的人的简称。看来这个“狂欢“夜总会也是块肥肉,几大黑帮也都是想要咬上一大口。

  方森岩深吸了一口雪茄,喷出大团淡蓝色的烟雾后才淡淡道:

  “什么条子钉子?我他妈才从底特律飞过来,听说这地方很不错才特地来看看,狂欢夜总会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

  那家伙脸色阴沉了下来,深深的望了方森岩一眼,然后去旁边拿起了一个对讲机似乎在请示什么,最后大概得到了上面的指示,很是不甘的再望了方森岩一眼这才走开。这个家伙走了以后,才有一个梳着鸡冠头穿着骷髅装的瘦弱小个子上来搭讪:

  “听说你要买货?”

  方森岩淡淡的道:

  “有没有快克?”

  将盐酸可卡因与小苏打和水混和加热去除氯离子后就得“快克”,之所以这样称呼是因为在抽吸时常听到爆裂劈啪声音。这种毒品见效快,成瘾性强,价钱也很贵,利润顺理成章的巨大,当然……被抓到以后的量刑也是奇重。

  鸡冠头听了以后脸色一变,似他这种小角色只敢卖点麻古,冰度,摇头玩之类的。快克这东西他也不敢沾手,听方森岩这么一说心中顿时有些打退堂鼓了。不过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方森岩却丢了一百美元在桌子上:

  “我在底特律犯了事儿被人追杀,现在急着找些家伙来防身,如果你能带我去采购些好货,那这一百美元就是你的,当然成交以后还会给你10的佣金。”

  鸡冠头贪婪的盯着那一百美元,吞了口口水道:

  “按照规矩,你得先亮亮底我才能带你去。”

  方森岩不耐烦的一手将他揪了过来按在沙发上,从怀里掏了一大叠厚厚的也有好几万,马上就放了心点头哈腰起来。他却不知道方森岩此时身上的现金也就两千多美元,那一叠钱只有上面的几张是真的,下面的都是用一幅扑克牌弄的障眼法,不过这里灯光昏暗,射得人眼花缭乱,鸡冠头被骗也在情理当中。

  在鸡冠头的带领下,方森岩来到了二楼然后拐了个弯儿向下,又反反复复的绕了不少路下了好几层楼梯,最后来到了应该是地下二层的地方。看得出来这里明显戒备森严,一路上经过了两三处拐弯的走廊,角当中都有两到三名大汉站在墙边,双手抱在胸前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打量着他们。

  最后他们经过了简单而专业的搜查,确认没有携带枪支和刀具以后,来到了一处堪称是枪械陈列博物馆的地下室当中。这里的武器琳琅满目,不过以散乱摆放的手枪居多,半自动武器和自动武器就那么寥寥几把,而方森岩最想要的散弹枪却只有两把。

  在电影剧情当中,终结者的血肉仅仅是一层掩护,其主要作用有二,一是可以更方便的蒙混在人群当中。二是可以使它能够进行时空旅行——纯金属制品无法通过时间机器。

  所以若是与终结者战斗的话,普通的手枪冲锋枪子弹看似可以打出鲜血横流震撼无比的视觉效果,其实对终结者的金属骨架是完全无可奈何,根本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伤害作用。倒是近距离威力惊人的散弹枪能够在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冲击力,使终结者产生行动上的停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